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10章 暗战(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210章暗战(一)

    屋外,燕奴银铃般的笑声传来。由网友上传==

    yù尹和陈希真两人坐在屋中,却一言不发。

    气氛显得有些沉闷,让yù尹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师叔,那善应究竟是何来历?”

    终于,yù尹忍不住问道。

    却见陈希真面sèyīn沉,许久才回答道:“善应本名珊蛮善应,号称nv直第一高手。”

    珊蛮善应?

    yù尹愣了一下,“这么说,他是珊蛮家子弟?”

    珊蛮,是nv直贵族姓氏之一,论及地位,甚至比完颜氏还要高一筹。这是个巫师姓氏,据说自nv直人出现以来,便一直在nv直人当中占居重要地位,世代巫师。

    此前,yù尹和陈东在‘yù东讲史’当中,曾提到了nv直人十二贵族姓氏。

    这珊蛮姓氏,便是十二姓之中排名第一,仅次于而今金国皇帝的完颜氏姓氏。但若论历史,珊蛮姓氏远比完颜氏更早,而且地位更尊崇,堪称是nv直第一尊贵姓氏。

    珊蛮善应!

    yù尹再一次念出这个名字。

    “师叔yù如何应对?”

    陈希真抬起头,苦笑一声道:“还能如何应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珊蛮善应早就对我大宋江湖虎视眈眈,此次前来,目的恐怕不简单。当初虏人和辽人开战之前,珊蛮善应也曾多次挑战辽国高手,杀得辽国各路好汉,都不敢轻举妄动。

    此次他来东京,怕是想要震慑我大宋的江湖人士。

    自家在江湖中也算小有地位,他来找我,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小乙,你说的不错,nv直人狼子野心,绝不会与我大宋相安无事。这一战,早晚都是要来。”

    陈希真说的这一战,即包括了他和善应之间jiāo锋,也有大宋和nv直人之间的战争。

    便是民间百姓,都能看出nv直人的心思。

    为何朝堂上那许多jīng英,偏却看不透彻?

    联想到李观鱼和冯筝之间的谈话,yù尹眉头紧蹙,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没错,李观鱼丢了百万贯财货,短时间内也难有大行动。不过从他之前的举措来看,只怕是已经买通了不少朝中官员。若不是这样,白时中怎可能为他来出头?

    大宋朝堂,而今又剩下几多忠良!

    yù尹这心里,却沉重起来。

    他说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只觉得有一种窒息感受。

    良久,他突然抬头,轻声道:“师叔,我想杀了唐吉,你可有主意?”

    “杀唐吉?”

    陈希真一怔,却不解道:“为何要杀唐吉?那厮可是五龙寺内等子,虽然无甚实权,却好歹是官家的人。你可要想清楚,若真个与唐吉动手,只怕会惹来麻烦。”

    “我不喜欢惹麻烦,奈何麻烦总来找我。”

    yù尹深吸一口气,犹豫片刻后轻声道:“师叔当知我前些时候,曾西行可敦城……师叔可知我当时遇到了什么人吗?便是十年前,辽国使者耶律大石。他与我说当初我阿爹战死擂台上的事情,更与我知晓,真正害死我阿爹的人,便是唐吉。”

    “啊?”

    陈希真听了一惊,看着yù尹,半晌说不出话。

    yù尹把耶律大石与他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讲述了一遍。

    包括当时耶律大石买通李邦彦,而后又通过李邦彦找到唐吉,下毒毒杀yù飞真相。

    陈希真听得,唏嘘不已。

    “未曾想当年事情,居然有这许多周折。”

    “唐吉,一直窥探我丈人留下的八闪十二翻。

    只是他并不清楚,我已经知道了他便是我杀父仇人。那八闪十二翻若求之不得,唐吉必然会对我动手。师叔也知道,他是五龙寺的内等子。虽说没甚权力,但颇有人脉。若真个要找我麻烦,我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所以思来想去,唯有先下手为强!只要干掉了唐吉,放能让我安心,更不必整日介,提心吊胆。”

    陈希真闭上眼睛,沉yín不语。

    片刻后,他突然道:“你打算何时动手?”

    “尚未决定……不过总要赶在他向我动手之前。

    如今我尚有缓冲时间,会着人打听清楚,这唐吉平日里的习惯。一旦确定下来,便会动手。思想来,总要在nv直使者离开之前动手,否则的话,我怕没有机会。”

    意外听闻了冯筝和李观鱼的对话,让yù尹顿时下定决心。

    看起来,萧庆似乎看中了他cào办周刊的能力,更看出了那周刊中,所蕴藏的能量。

    所以,萧庆要试探他。

    在yù尹最终没有答应这件事之前,便要解决了唐吉才行。

    否则一旦等到唐吉掌握主动,yù尹便有麻烦。

    如今,yù尹在暗处。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和唐吉之间的恩怨。所以,便是唐吉出事,也不会猜到他头上,便可以méún过关。可是一旦唐吉要对付他……他有宣教郎的补身,唐吉对付他会费周折,但是yù尹若干掉唐吉,也会惹来嫌疑。所以,现在动手,机会正好。

    陈希真点点头,“若这样说来,要尽快动手才是。

    唐吉的情况,我不甚了解,因为我回来开封后,和那厮并无太多jiāo集,更没见过他出手。不过,我馆中地字房的周凤山倒是和他有过jiāo手,说不得会有所了解。

    这样吧,这两日你打探他消息,我会设法从周凤山那边,nòng清楚唐吉的身手,而后再出手也不迟。只是,唐吉毕竟到了内等子的功夫,你一个人,恐怕不好应对。”

    “那怎么办?”

    “让大郎一起,你二人联手,如果再nòng清楚他的身手,说不得更有胜算。”

    yù尹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

    陈希真犹豫一下,让yù尹在屋中等着。

    片刻后,他从内屋走出来,手中还拿着一本册子,“这是我当初行走江湖时,与偶然中,从一对雌雄大盗身上得来的合击之术。你不妨试试看,说不得能有用处。”

    陈希真虽说是yù尹的师叔,但这种杀父之仇,他却不好代为出手。

    江湖,自有江湖规矩。

    若yù尹请他帮忙,陈希真也不会拒绝。

    可是yù尹根本没想过要陈希真帮忙,陈希真自然也不会主动提出来。

    “师叔,珊蛮善应那边……”

    陈希真微微一笑,“你放心,珊蛮善应虽然厉害,但要想胜过我,还没那么容易。”

    yù尹,顿时安了心!

    ++++++++++++++++++++++++++++++++++++++++++++++++++++++++++

    从齐龙腾家中出来,已经过晡时。

    yù尹先是把燕奴等人送回家,而后便匆匆赶到屠场。

    他把黄小七找来,神sè凝重道:“我有一桩事情与你们,却不知你们可愿意接受?”

    “小乙哥,有甚事,吩咐便好。”

    “小七,手下可有信得过之人?”

    黄小七想了想,轻声道:“我本家兄弟黄文涛,颇值得信任。

    他而今便在铺子里做刀手,之前是外城西左二厢的泼皮,手下也有几个能使唤的。而且,他对开封城内外极为熟悉,人也非常机灵,眼皮子也活泛,可供差遣。”

    yù尹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可黄小七却看出端倪。

    “如此,甚好。”

    yù尹想了想,便附在黄小七耳边低声细语起来。

    黄小七先是点头,旋即lù出一抹古怪神sè,眉头也随之紧蹙起来。

    “与你兄弟知,此事若办得好,我自有重谢。

    他若是害怕,不想留在开封,我也可以给他一笔银子,让他在外面过的逍遥快活。”

    黄小七沉默片刻,突然开口道:“小乙哥,自家也不要你好处。

    我听大郎说起,你准备走西域商路?若信得过小七,能否让小七揽下这单勾当呢?”

    “你想闯西域?”

    yù尹愣住了。

    要知道,此前他曾问过黄小七,是否愿意离开东京。

    当时黄小七的回答,充满了对东京的留恋。

    而今,他却突然提起了西域,多少出乎yù尹的意料之外。

    黄小七叹了口气,轻声道:“当初小乙哥落魄,而今已有好大家业;那罗德被书院赶出来,却在太原做了团练使书记;还有封况,因为失手打死了人,背井离乡,可如今已经做到了禁军承局,听说不久便能做到将虞侯……小乙哥,小七真个有些眼红。便是当初在州桥做脚夫苦力的十三,也强过小七,这心里怎能不羡慕?

    而今听说小乙哥有了新mén路,小七虽才疏学浅,却也想闯一回。

    别的不说,为小乙哥跑个tuǐ,做些事情总还可以,还请小乙哥看在往日情分,能提携则个。”

    yù尹,沉默了!

    想一想,他还真个有些对小七不住。

    当初他最难的时候,连罗一刀都弃他而走,惟独黄小七带着人,留在了他铺子里。

    事到如今,他转了运。

    便是连王敏求霍坚这些后来的人,hún得都比黄小七强。

    自家帮了很多人,却偏偏忘了一直跟随自己,算是忠心耿耿的黄小七,实在有些惭愧。

    yù尹深吸一口气,拍了拍黄小七的肩膀。

    “若小乙哥为难便算了……”

    “不是为难,只是有一桩事情,很麻烦,也很凶险。

    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想要找个可以贴心的人帮我,却一直没有找到。若非小七今日提起,我险些……这件事若做的好,你我兄弟日后,便财源滚滚,有使不尽的银子。可若是出差池,nòng不好你我兄弟,都会人头落地,你可敢担下来?”

    黄小七眼睛一亮,xiōng脯tǐng起大声道:“哥哥只管吩咐。”

    “好!”

    yù尹沉声道:“我要你走一遭西州,代我去寻一个人……小七,你可愿意走这一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