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08章 开宝寺偶遇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208章开宝寺偶遇

    从黄裳家出来,已过亥时。[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天yīn沉沉,yīn云翻滚,透着一股子压抑气息。

    yù尹在桥上停下,扶着桥栏杆,用力吐出一口浊气。不知为何,这开封虽然繁华,却总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在可敦城时,yù尹思念东京的繁华和喧嚣。但当他身处这繁华和喧嚣之中的时候,却感到一种莫名的虚幻。所有的歌舞升平,所有的纸醉金mí,所有的繁荣昌盛,说穿了不过是海市蜃楼,是一场虚幻的梦!

    东京梦华录?

    yù尹突然觉得,孟元老这个书名起的真贴切。

    梦华,梦中的繁华吗?

    “小乙,怎地兴致不高?”

    杨再兴站在yù尹身边,见他情绪低落,忍不住开口询问。

    yù尹róu了róu鼻子,突然一声苦笑:“大郎,若有一天要你离开东京,你可愿意吗?”

    “离开东京?去哪儿?”

    杨再兴愣了一下,但旋即醒悟过来。

    yù尹没有再开口说话,因为从杨再兴的眼中,他看出了一丝不舍。

    是啊,杨再兴在开封城里,有牵挂……

    虽然yù尹知道,如果他真要开口,要杨再兴随他一同走,杨再兴一定会答应。可是,他却没有开这个口。杨再兴有牵挂,yù尹何尝没有牵挂?若不是这样,怕他早就离开东京。其实,这世上每个人,都有牵挂,难以割舍的牵挂!高宠有他的老娘牵挂,耶律余里衍有她的出身牵挂,陈东有他的理想牵挂,便是黄裳,也有牵挂。

    便是这千丝万缕的牵挂,让人总不得快活。

    yù尹笑了笑,轻声道:“没什么,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对了,方才离开的时候,叔祖与我说,也为你办了个荫补,只是官阶不大,承信郎。”

    黄裳连yù尹迪功郎的荫补都办下来了。

    虽说这里面也有李纲等人在暗中使力的因素,却不可否认,黄裳自身的能力不弱。

    承信郎,政和六年徽宗皇帝设武散官五十三阶,下班祗应最低,承信郎次之,为五十二阶武散官。当然了,这还是个虚职,并且杨再兴永远也无法补缺的虚职。

    这承信郎,是借旧官三班职衔,和杨再兴关系不大。

    为从九品职官,理论上也可以领县尉、参军、主簿等职务,不过大都只是个期望,根本无实现可能。唯一不同的,便是身份变化。至少得了这承信郎的官阶之后,杨再兴便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市井小民。若他愿意,也可以在军中做个十将或者都虞候的职衔,位在将虞侯之上。如果对比的话,类似于后世军中的排长。

    听上去,似乎不甚显赫,却已经是个质的飞跃。

    如果杨再兴现在去投军,最多得一个效用的身份,也就是个兵头。

    似岳飞,便是效用出身,经过无数次大战的磨砺,最后才算飞黄腾达;而杨再兴,可以从一开始,便免去那军中小卒的历练过程,以一个低级军官的身份从军。

    这个,远非岳飞或者封况可比,甚至比凌威还要优渥几分。

    只是,杨再兴并不清楚这承信郎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当yù尹说完之后,他居然傻乎乎问道:“这劳什子郎,做甚用?”

    yù尹突然失去了和他继续讨论的兴趣,淡然道:“没什么,不过是个身份而已。”

    “呃!”

    杨再兴似懂非懂。

    yù尹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黄裳会教杨再兴武经总要的内容。

    恐怕从一开始,黄裳就有意让杨再兴从军,所以才会让他学习一些行军打仗的基础知识。

    “对了,和屠场的伙计们都说好了吗?”

    “说了!”

    “他们怎么说?”

    杨再兴咧嘴笑道:“有钱拿,如何不肯?”

    “大郎,需好生cào练,若书本上不懂的地方,便向人请教。

    这关系到你的前程,如果真个能学成,他日必然受益匪浅,婆惜姑娘更不在话下。”

    “我省得!”

    关系到自己一生幸福的事情,杨再兴怎可能掉以轻心。

    yù尹见他回答的斩钉截铁,便不再赘言。

    叔祖,为自己,为杨再兴都安排好了路子,但他是否知道,开封府灾难,便在眼前?

    +++++++++++++++++++++++++++++++++++++++++++++++++++++++

    第二日,下起了小雪。

    yù尹呆在家中,颇有些意兴阑珊。

    打了会儿拳,又看了一会儿书,便坐在楼上书房里,调试那张枯木龙yín古琴。

    一下子清闲下来,似乎非常不适应。前些日子过的太充实,以至于清闲下来之后,竟不知做些什么才好。反倒是燕奴,却兴致勃勃,拉着yù尹要出去看开封雪景。

    雪huā纷纷扬扬,极富诗意。

    yù尹耐不住燕奴的恳求,最终只好答应下来。

    自从那周刊和牙刷都开始cào办起来后,已有许久未与燕奴一起出去散步。

    便走一回,在雪中散步,也是桩làng漫的事情。

    可谁知道,穿好衣服,换了靴子从楼里走出来时,却看到燕奴拉着高泽民和芮红奴,正在庭院中等候。

    呼!

    yù尹顿时无奈了。

    如此美好时光,偏带两个小拖油瓶在身边,实在是大煞风景。

    可是看高泽民和芮红奴两个人眼中的期盼之sè,yù尹又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才好。

    两个小家伙来到开封,已有两个月了。

    两个月来,几乎都呆在家中,根本没有机会出去玩耍。

    罢了,便当作是个假日好了!

    yù尹想到这里,便没有阻止燕奴的举动。四人走出观音巷,站在大街上举目四顾。

    “小乙哥,咱们去哪儿?”

    yù尹灵机一动,笑道:“便去御街吧,听说今天有虏贼使团来,不如去看个热闹。”

    “虏贼?”

    燕奴愣了一下,旋即便明白了这两个字的含义。

    “小乙哥说的可是那nv直人?”

    “正是!”

    本以为燕奴会有兴致,哪知道她撅着嘴道:“不过是些穷凶极恶之辈,有甚可看?”

    “那去哪儿?”

    “嘻嘻,我们去开宝寺如何?”

    “开宝寺?”

    yù尹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于是,他和燕奴便带着高泽民和芮红奴,朝开宝寺走去。

    马行街上,行人不多。

    便是yù家铺子的生意,看上去也有些冷清。

    yù尹四人路过铺子的时候,只看到三三两两的客人,黄小七所在棚子里烤火,看上去无jīng打采。

    “小七,怎地这般清闲?”

    yù尹走上前,笑着打趣道。

    黄小七和几个刀手见yù尹来,顿时振奋。

    “今日忒冷清了些,好似都去御街看虏贼使团。

    你说,这开封人忒好热闹,不过是些虏贼,有甚可看?却苦了自家这边,进许多生ròu,到现在只卖出了一半。方与二姐说,若有剩下时,便送她作坊,做成熟ròu。”

    黄小七发着牢sāo,可是他那双眼睛,却出卖了他的心思。

    其实,这厮也想去凑热闹!

    yù尹笑了笑,安慰黄小七几句之后,便和燕奴走了。

    “小乙哥,你说这虏贼来,究竟何事?”

    yù尹微微一笑,轻声道:“能有甚事,反正不会为了好来……那些虏贼,最是贪婪。”

    “是啊,也不知官家怎地想,竟待他们这般优渥。”

    这天子脚下的百姓,多好议论几句朝政,以昭示他们的优越感。

    燕奴虽是nv子,也是这般习惯。

    yù尹不知道该如何说,难道告诉燕奴,那帮子nv直人来,是想要抢占咱大宋地盘?

    “如此雪景,休谈国事,忒煞气氛。”

    燕奴吐了一下舌头,嘻嘻一笑,便不再谈论这话题。

    四人一路直奔开宝寺而来,却发现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开宝寺,在这漫天小雪中,格外宁静。

    行人稀少,寺院安静。

    想来大都是跑去御街看nv直使团去了,以至于如此jīng致,却无人欣赏。

    yù尹突然庆幸,幸亏是听了燕奴的话来这开宝寺。若真个去御街,只怕是人头簇拥,挤都挤不进去。那比得上眼前这一派悠然肃穆的景sè,铁塔在雪中更显巍峨。

    “小乙哥,我们去登铁塔吧。”

    燕奴牵着高泽民和芮红奴,兴致勃勃说道。

    yù尹重生之后,已不止一次登过铁塔。

    加上他今日的情绪并不是特别好,便摇头拒绝道:“算了,我去烧两柱香,保佑智深长老一路平安,便不去爬铁塔了。倒是小高和红奴从未来过,你便带他们去,我在大雄宝殿等你们便是。”

    燕奴也知道,yù尹和智深长老之间的关系。

    于是便应了一声,嬉笑着领着高泽民和芮红奴,朝铁塔行去。

    开宝寺内,颇为冷清。

    yù尹走进大雄宝殿,先烧了三炷香,为鲁智深祈求福泽之后,便起身在大殿中闲逛。

    前世,他也曾登过宝塔。

    只不过那时候,开宝寺早已不复存在。道光二十一年,黄河水困开封,时已更名为大甘lù寺的开宝寺被拆毁,填做城墙,大量古碑也被抛入水中。所以,yù尹前世,开宝寺只存有铁塔,而不存寺院。而今行走在这大殿中,yù尹感慨万千。

    这开宝寺大雄宝殿所用的转,和铁塔一样,都是专mén烧制而成。

    砖面huā纹图案多达五十余种,有bō涛祥云,有飞天,有仙姑,有云龙,有坐佛……等等,每一副图案,都极为jīng美,栩栩如生。立足于大殿中,举目四望,恍若梦幻一般。

    yù尹感慨这宋代匠人们的高超技艺,便走便发出感叹。

    却在这时侯,大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yù尹转头看过去,却见从未免进来一人……

    李观鱼?

    yù尹愣了一下,正要过去招呼。

    却不想紧随其后又走进一个人,yù尹看到这个人,又是一怔,忙停下脚步,转到了廊柱后面。

    怎会是她?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