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二零四章 风波渐起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燕奴的确知道黄裳这个人。

    只是,她对此人的了解,大都是通过周侗只言片语而来,具体的情况也不太清楚。

    “玉家和黄裳似乎是三代交情,阿翁在世时,便和黄裳认识。

    阿舅出生之后,据说黄裳当时刚中了进士第一,曾有意要阿舅长大后随他读……可后来,阿翁过世,阿舅却迷恋了相扑,离开东京四处走访高手,令黄裳极为不满。再加官家登基,百废待兴,黄裳外放出京,与阿舅的联系便少了。

    小乙哥出生时,黄裳回京述职。

    当时阿舅便找到他,恳请他为小乙哥赐名,黄裳便给小乙哥取了玉尹这个名字……

    听阿爹说,黄裳当时对阿舅还是颇有责怪。

    只是木已成舟,也无法改变,便让阿舅去五龙寺选了内等子。

    阿舅过世后,黄裳似乎很自责,曾对我阿爹说:是他害了阿舅……若不是他当时一定要阿舅去五龙寺当内等子,也就不会有后来献台争锋的变故。之后,他便辞了官,离开东京,下落不明。”

    燕奴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让玉尹感到万分吃惊。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家怎会和黄裳有如此亲近的关系?

    不过,从燕奴口中他也知道,这个黄裳差不多长他两辈,所以应该也不会对他不利。

    “小乙哥若是能拜入演山先生门下,倒也是一桩好事。

    阿爹在世的时候。便说演山先生的学问好,而且涉猎博杂,无一不精,是当世真正名士。”

    玉尹听罢。总算是放下了心。

    如此说起来,自己倒真个算是遇到了贵人?

    只是有这么一个长辈盯着,他想要在观桥院混日子的想法,恐怕也不好实现……

    ++++++++++++++++++++++++++++++++++++++++++++++++++++++++

    就这样,玉尹开始了他重生之后的求学生涯。

    第二天玉尹前往院,向黄裳行晚辈之礼,也算是正式入了黄裳门下。三代交情,黄裳和玉家可谓缘分不浅。他当初来东京求学时。正逢王安石变法。党争兴起,新旧两党之间,可谓是冲突不断。面对当时极为复杂的环境,黄裳也颇为困难。

    而当时。他便借宿在这观音巷,玉尹家中。

    和玉家的渊源,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玉飞出生的时候,黄裳以进士第一入仕,意气风发。

    于是便和玉尹的祖父约定。等玉飞长大了,让玉飞拜黄裳为师,将来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谁想到。玉飞却不是个好读的人。

    他一心痴迷相扑,为了学习扑法。甚至蒙骗了黄裳,四处游历。

    后来被黄裳知道了真相。一怒之下便和玉飞断绝了关系,从此便不再来往,如同陌路。

    绍圣元年,黄裳出知杭州。

    也就是在这一年,苏东坡被贬惠州……

    黄裳此一离去,便是整整八年。崇宁元年,因宋徽宗命童贯在苏州、杭州开设造作局,时黄裳为苏州知府,听闻此讯之后,便立刻徽宗皇帝,言造作局劳民伤财,绝非善举。官家你而今登基不久,正逢内忧外患,怎可以玩物以丧志?

    徽宗因此,对黄裳心生不满。

    但那时候的黄裳,已经是天下闻名的名士,宋徽宗初登基不久,也不敢太过放肆。

    于是在数月之后,徽宗皇帝诏黄裳回京述职。

    时玉尹出生,玉飞听闻黄裳回京,思及幼年时黄裳对他的教诲,也是非常后悔,便登门请罪。黄裳回京不久,便被罢黜苏州知府,任太常寺卿。这便是一个明升暗降的手段。黄裳在苏州主政一方,可是回了东京之后,手中却无半点实权。

    最可恨的是,徽宗皇帝前脚把黄裳调走,后脚便命童贯开设苏杭造作局。

    黄裳当时,是心灰意冷。

    玉飞登门请罪,黄裳便回想起当初,和玉飞父亲交往的情义,也就原谅了玉飞……

    随后,黄裳给玉尹起了名字,又让玉飞入五龙寺,让他莫再混迹坊巷。

    哪知道……

    黄裳说着,眼圈便红了。

    “大郎走后,我实懊悔。

    加之官家最终还是决意要联金灭辽,也使我心灰意冷。

    此后我辞了官职,便离开东京,四处游历。今年初时,我重回东京,本想去找你,可是却听人说,你这些年来整日游手好闲,与人争强斗狠……心中不免失望,便没去找你。直到后来听人说,你招惹了祸事,我才不得已,找了燕瑛帮忙。”

    “燕府尹,是受了叔祖所托?”

    黄裳眼睛一瞪,“不然你以为谁会睬你这混小子!

    和人打架便打了,居然还与人作扑……后来我听人说,你这小子倒也振作,而且还凭借一曲嵇琴,得了偌大名声,更老老实实的营生勾当,也算是浪子回头。

    若不是这般,我必不管你死活,任由你自生自灭去了。

    不过,你这小子那嵇琴,又是与谁学得?我怎听人说,你的琴技似是蜀山琴派所传?据我所知,蜀山琴派自唐以后,便渐趋没落,更没有听得有什么大家出现。”

    便知道,黄裳肯定会询问此事。

    好在玉尹早有准备,便把他之前编好的一套说辞拿出来。

    什么小时候玩耍,偶尔遇到了一个老道士,便与他一顿饱食。那老道士后来传了他琴艺,便飘然离去,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反正这说辞已说了不下十数遍,玉尹也说得非常顺口。这年头。开封城里的和尚道士不少,谁又能分出真假?

    黄裳也只是好奇,并没有询问太仔细。

    他考校了一下玉尹的功课,那千字文、百家姓。倒是难不住玉尹。

    便是说起四五经来,也能说出个一二来……这倒是让黄裳感到非常吃惊。

    玉尹把这些东西,也推到了那不知名的老道士身,黄裳问过之后,也没有在意。

    “你这小子,却比你阿爹晓事。

    当初我教你阿爹时,他死活不肯学,还编了谎言。跑出去与人学扑……你能识文断字,倒也是一桩好事。此前你能作登岱,还能为李娘子解词,说明也下过功夫。

    只是……

    你这功课却不踏实。若吟风弄月,糊弄别人还好,可如果说考取功名,还远远不成。不过,算你有心。知晓轻重,跑来院就学。如果你不来,我断不会去找你,咱爷俩也不会相见。这样。从明天开始,你每天晚。来我这边读两个时辰的。”

    “啊?”

    玉尹闻听一怔,“那白天我不用来院吗?”

    黄裳捻须而笑。“你这小子,莫以为我不知你心思。

    白天你晌午在观音院与人学武,晌午后还要去下桥园教人学琴……你老实与我说,若不是我在这观桥院把你抓到,你时不时便打算在这院之中,混个日子?”

    “我……”

    玉尹的心思,被黄裳说穿,顿时面红耳赤。

    黄裳倒也没有生气,反而叹了口气道:“而今是读人的天下,若没个读人的身份,也难有作为。你的心思,我倒是明白,也不想责怪你!至少有一点,你比大郎要强,你知道给自己披一层读人的皮……小乙,你老实与我说,你日后究竟是什么打算?若你肯好好读,我便豁出去这张老脸,为你谋个荫补之身。

    若你……我也不会强迫你。

    你能够有今日成就,便说明你有心思,有手段,想必日后也能做些事情出来……不过若这般,我就不费心思。你愿意学便学,不愿意学,我一样认你这个学生。”

    这番话,触动了玉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他感觉得出来,黄裳是真的关心他,甚至愿意为他谋求荫补的身份。

    眼睛一下子红了!

    这种感觉,只在前世,父亲活着时有过。

    那种如同父亲一样的关爱,前世自父亲过世后,便再也没有过。重生之后,虽然也交了不少朋,也认了几个长辈。但这种如同父爱般的关怀,却还是头一遭。

    强忍着内心中的感动,玉尹轻声道:“我愿意听从叔祖安排。”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黄裳的眼中,闪烁泪光。

    他曾结过一次婚,但后来,他的妻子却早早过世,更没有给他留下子嗣。

    不管他表面如何,内心里,却是把玉家人当成了自己的家人看待。曾经,黄裳把一腔希望,寄托在了玉飞身。哪知道后来,玉飞却让他失望,因此离开东京。

    玉飞,死了。

    可现在,玉尹还在。

    在黄裳的眼中,玉尹就如同他自己的孙儿一样。

    “读做学问,可不是一桩容易事……小乙你要想清楚,若是答应了,便不能反悔。”

    “小乙绝不反悔。”

    “那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非常开心。”

    黄裳努力的做了几次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

    “那就如方才所言,你日间便做你的事情,晚来我这边读便是。

    对了,你是不是还有个朋,被安排在了舍?明日开始,便让他一同过来读。”

    “叔祖是说,杨大郎?”

    “当然……”黄裳笑道:“既然你这么看重他,说不得将来也能做你一个好帮手。”

    黄裳人老成精,哪能看不出玉尹的心思?

    听黄裳这么一说,玉尹顿时面红耳赤。

    “羞个甚,大丈夫做事,若没些手段,焉能立身处世?

    你拉拢那小子,并不算错。但要他成为一个好帮手,还需要多加打磨,否则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个莽夫而已,做不得好帮手。既然小乙你有心做事,那叔祖又岂能袖手旁观。告诉那小子,让他好好读……来年开春若能得一个舍乙等,我便想办法,为他谋一个出身。”

    黄裳,说的是轻描淡写。

    但在玉尹听来,却感觉不可思议。

    谋个出身?

    听去很容易,可做起来,又谈何容易!

    封况想谋个出身,立了多少功劳,到如今也不过是殿前司一个押官。

    高尧卿说,等过些日子,会帮着封况求一个将虞侯的身份。以他殿前都太尉之子,却只能求来将虞侯之职。按照高尧卿的说法,封况想再升迁,便只能熬资历。

    待来年,再设法为他求取副兵马使的职务。

    可是听黄裳说话,却似乎非常简单。

    只是不知道,黄裳说的出身,究竟是怎生状况。

    便是如此,玉尹也是连连道谢。

    黄裳一摆手,“咱爷俩就不用这般客套,我而今虽然已经致仕,但朝中也有些人脉。

    大郎的事情,便这么说。

    倒是你这小子,着实有些麻烦。先前官家给你敕命,你辞了倒也无错……毕竟那太乐署博士,更是个混日子的勾当。一旦你得了那敕命,这辈子也就是个乐正。

    可你薄了官家的面子,却着实不好办。

    这件事我自会私下里操作,你不必担心。你而今便好好读,好好营生……其他事情不必理会。有我在,虽不见得能保你如何,但至少不会让你随意找你麻烦。”

    这一句话,端地是霸气外漏。

    也许,在后世黄裳声名不算显赫,但是在北宋末年,他却是一个了不得的宗师。

    其实,自宣和年来,名士凋零。

    在经历过一番党锢之争后,所谓的名士,大都是些趋炎附势之辈。

    玉尹听了黄裳这一番话,也是信心大增。

    他有钱,也有人脉,可苦于没有一个出身,让他始终无法,真真正正的站在台前。

    也正是因为此,大宋时代周刊他出钱出力,更出谋划策。但是真正得到大好处的,却是李逸风高尧卿和朱绚等人。甚至连李若虚陈东徐揆他们得到的好处,也远远大过玉尹……玉尹便是将来能得了分红,但也只能隐身幕后,看别人风光无限。

    现在,有了黄裳,一切似乎都要发生改变了。

    玉尹心下犹豫,要不要把大宋时代周刊的事情告诉黄裳。

    忽然间,却听黄裳说道:“小乙,你们那大宋时代周刊,做得甚好……不过你要记住,必要把大宋时代周刊牢牢掌握在手中。这当中,你必须把朱绚拉拢过来。只要朱绚站在你这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影响到你对这周刊的掌控。”

    “叔祖,你也知道大宋时代周刊?”

    黄裳哈哈大笑,起身从架,取来了三期大宋时代周刊。

    他把报纸往桌子一放,犹豫一下之后,突然轻声道:“小乙,当多小心李若水李若虚兄弟。”

    ++++++++++++++++++++++++++++++++++++++

    卡情节了,写的很吃力。

    今天便只有一更……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