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二零二章 内舍教授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八月十五已经过去,然则牡丹亭的传唱,却把玉尹推到了风口浪尖。

    人言小乙,必言牡丹亭。

    一时间,开封城的酒楼正店,纷纷重金邀曲,只是大都被玉尹婉言谢绝。他只答应了千金一笑楼的邀请,而且也没有明言,什么时候可以交出曲谱和曲词来。

    戴小楼倒也理解,这种事不是说有就有,莫说那曲谱难求,便是那曲词,也要看机缘。只能说当初封宜奴选了好机缘,才得了《牡丹亭》,若不是丰乐楼的轻视,恐怕也不会让玉尹生出创作《牡丹亭》的冲动。再说了,玉尹哪怕当初把牡丹亭给了千金一笑楼,没有徐婆惜这么一个存在,恐怕牡丹亭也不能造成轰动。

    天时、地利、人和……

    缺一不可!

    戴小楼要的,只是玉尹一个承诺。

    说起来,千金一笑楼在玉尹这边着实得了不少好处。

    且不说当初那《金蛇狂舞》是免费得来,便是后来鸥鹭忘机,也让张真奴名声大噪。

    最重要的,莫过于《大宋时代周刊》的美食专栏,让千金一笑楼收益颇丰。

    戴小楼找玉尹,一来是为一个承诺,二来便是为了在大宋时代周刊的第二期面,继续刊载千金一笑楼的内容。为此,戴小楼非常爽快的付出了五千贯,要求一个月的刊载。只这一笔收入,便让大宋时代周刊的所有人,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有这笔钱。倒也不担心周刊出现资金问题。

    虽说高尧卿、玉尹都不是那种缺钱的主,可若是一直往里投,见不到成果,怕也很难坚持。

    在戴小楼签了契约不久,丰乐楼的马娘子前来拜访。希望能够在周刊中刊载丰乐楼的内容。为此。丰乐楼同样愿意每月拿出五千贯来。这意外之财。让玉尹颇有些吃惊。他没想到,这广告效应,居然这么快便被人察觉,实在是出人意料。

    怪不得后世评价,宋代是一只脚已经迈入近代资本主义的时代。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商业头脑极其灵活,对于这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也出乎玉尹意料。

    只是,这样一来。却有些麻烦了。

    已经答应了千金一笑楼,便如何再为丰乐楼广告?

    宋代人的商业头脑虽然灵活,却又有些呆板。换句话说。他们恪守着一家女不许两家人的原则,万分纠结。对此,玉尹倒没什么感触。大宋时代周刊只是一个载体,你愿意出钱。我便可以为你广而告之,又算得什么大事。后世一份报纸,同时刊载几家广告的事情司空见惯,所以玉尹在思忖良久之后,便想出了一个提案。

    让千金一笑楼和丰乐楼打对台,并举办征文大赛。

    这题目,便叫做舌尖的开封,若获了奖项,便可以获得一百贯的奖金。

    而这一百贯,则是由千金一笑楼和丰乐楼共同担负。

    “羊毛出在羊身,便让他两家斗去……他们斗的越狠,自家便越是轻松。到时候在请些国子监,太学的博士来点评,便足以把这个活动给哄起来,岂不更好?”

    高尧卿等人听了玉尹的主意,禁不住连连赞叹。

    便有高尧卿和李逸风两人前去联络丰乐楼与千金一笑楼,以戴小楼和马娘子的聪明,又如何不明白这其中的奥妙?想来,促成此事,并不是一桩难事。

    可没等这两家有回信,潘楼的封宜奴便登门而来。

    不过,封宜奴并非是要玉尹为她酒楼做广告,而是希望借由周刊,推一推徐婆惜。

    而今潘楼的所有精力,都集中在花魁大会面。

    封宜奴虽说精明能干,却毕竟精力有限,以至于倒忽视了这广告效应,更没有留意到其他两家酒楼的举措。对此,玉尹也没有刻意提醒,只告诉封宜奴说,让她找人,写一些《游园》点评,对徐婆惜那独特的唱腔做一些评价,而后在周刊刊登。

    玉尹和封宜奴,也算得熟悉了。

    可熟悉归熟悉,这毕竟是牵扯到年底花魁大赛。所以这一刀下去,足足砍了潘楼两千贯,而且还只是一期。若继续推动,则潘楼必须要继续支付费用,算下来若每期都要刊载,每月便要八千贯的费用。当然了,这潘楼广告所占据的版面,也好过其他两家。

    到这时候,李若虚等人才算是真个服了玉尹。

    想当初他们办开封邸报的时候,是作一期便赔一期,赔得是血本无归。

    哪知道玉尹方一手,便让这大宋时代周刊扭亏为盈,也使得这几人感到万分羞愧。

    正如玉尹所说,李若虚等人写文章可以,但若说头脑,却远比不玉尹。

    对于大宋时代周刊的前程,也似乎更有信心。

    ++++++++++++++++++++++++++++++++++++++++++++++++++++

    时间飞逝,转眼间便进入九月。

    随着观桥院的开课,玉尹和杨再兴,便成了观桥院的学子。

    对于他的这个选择,有人称赞,也有人迷惑。

    李逸风高尧卿,更在玉尹入观桥院的第一天陪同前往,算是为玉尹赚足了面子。

    观桥院的教授,本来并不同意接受玉尹和杨再兴。

    可这两人是柳青点头,教授们虽然不愿意,也不敢扫了柳青的面子。

    更不要说后来,玉尹的名声越来越大……虽说那不是什么好名声,却也足以震慑那些个教授。

    这可是个连御拳馆都敢闯的狠角色!

    玉尹和杨再兴,手底下有几十人。堪称实力雄厚。

    院的教授,大都是开封人。哪怕是他们对玉尹和杨再兴并不放在眼里,却也不敢得罪了二人。这两人万一惹恼了,让一帮子泼皮到家中闹事,恐怕会更麻烦。

    既然是东家介绍来。便让他们进了院又有何妨?

    只是。谁也没想到。《牡丹亭》一出,玉尹声名更盛。

    谁个不知,小乙曲词双绝,更操得一手好琴?等到他正式入学,院的教授们才知道,这小乙不仅仅是精通音律,拳脚无双,曲词双绝,交更不是等闲之辈。

    那高尧卿、李逸风。可不仅仅是太学生,还是两个衙内。

    再加一个跑来凑热闹的朱绚,玉尹入学的声势。可着实不小。

    以至于观桥院的院长,也要跑出来接待,言语中谈及《牡丹亭》,更是赞不绝口。

    “小乙今入观桥。必可使院声名大噪。

    不如这样,以小乙之才,便不必做那外舍生,便入舍如何?”

    民间院,其结构大致效仿太学。

    有外舍和舍之分,其教授的内容,也不相同。

    外舍,多属于一些基础教学,其主要目的,是教授人识字,与各地村学颇为相似。

    而且外舍招收的学子,大都是些贫苦家庭的孩子。

    他们识字的目的,不是为了求取功名,只为识字而来……外舍大部分学子,在学了千字文、百家姓之后,便不会继续进学,而是到坊巷中寻找生路。当然了,也有那外舍生成绩好的,可以进入舍,学习更进一步的知识,甚至追求功名……

    哪知道,高尧卿却眉头一蹙。

    “小乙之才,便入了你们内舍也不为过,何以让他入舍?”

    内舍,比舍又高一级别。

    也就是那种确立了目标,决心要考取功名的学子,才可以进入内舍。

    进入内舍之后,多有两条路,一是科举,二是入太学,做天子门生,等待太学登第。

    这院的内舍生,便如同后世的高中一样。

    而舍,大体更接近于职业高中的性质……

    玉尹倒是不清楚这观桥院里的弯弯绕,听高尧卿这么一说,他才知道院中也有内舍和舍之分。

    只是,这院长何以要自己入舍,而非内舍呢?

    从他方才的语气可以听出,他对自己,还是颇为看好。

    听高尧卿这么一说,院长顿时哭笑。

    “小乙能作《登岱》,更写出《牡丹亭》,才学自不必赘言。

    以他才华,入内舍也是天经地义,便是院中的教授们,也颇没有任何意见……只是,今次授课,内舍却请来了一位教授。他之前便已经圈定了内舍生人数,小乙若早几个月,便是三四月时报名,必可进入。可是现在,却着实不好解决。”

    李逸风闻听,顿时不高兴了。

    “你观桥院好大架子,小乙能入你院,本是你们福气,却这般刁难,是何道理?

    以小乙才学,入内舍也是轻而易举,便与那教授知,难不成还能拒绝?”

    “衙内有所不知,这位教授,来头颇大。

    若非柳大官人之前以重金相请,更托了许多门路,那位教授也不会前来。而且他一入院便交代下来,外舍和舍的事情他不会过问,但内舍,便他一人做主。”

    “那柳青也同意了?”

    “正是。”

    院长说话间,露出几分敬重。

    而玉尹这心里,可就有些忐忑起来。

    自家本事自家知道,这位内舍教授既然如此强势,想来也是个有本事的人。

    万一……

    他刚要说,舍生便好!

    哪知道高尧卿却怒道:“那鸟厮何人?竟敢如此?我便领教一下,看他有甚本领。”

    话音未落,却听大堂外传来一个清雅的声音,“也好,便考较你高三郎,可有长进。”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