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二零一章 黄公子(一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零一章黄公子(一更)

    阳光,洒在校场上。[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下桥园里,两队蹴鞠队正鏖战一处,高尧卿和黄公子各代表一边,跳脚大声叫喊。

    “铲他,铲他!”

    黄公子挥舞着小拳头,脸涨的通红。

    场边的比分牌上,写着刺眼了8:1,高尧卿一方占居上风。

    yù尹在黄公子身后看着,脸上带着笑容。

    教导黄公子已经两天了,只是这小家伙好像对学琴并无太大兴趣,反而对那蹴鞠比赛,兴致勃勃。不过,相比较高尧卿手下那支经由黄如意和范老儿点拨过的蹴鞠队,黄公子手下显然抵挡不住。yù尹发现,黄公子的手下,身体素质很强!可是脚下的技术,却明显比不得高尧卿的手下,以至于比赛时根本抵挡不住。

    8:1的比分,让黄公子有些恼羞成怒。

    一旁高尧卿似乎并不在意,反而笑嘻嘻看着赛场,连连点头。

    他忽而坐在场边,一副姜太公钓鱼的模样;忽而站起身来,走到场边手舞足蹈一番,美其名曰指挥。其实他那些手势是什么意思,恐怕连高尧卿自己都不清楚。

    若放在后世,他这样的举动就两个字:装bī!

    太尉队的球员技术好,也不需要高尧卿指挥,很快便形成了攻击。

    本来,yù尹并不想掺和进来,可是看到高尧卿那作死的装bī范儿,实在是受不了。

    “谌公子,这样踢不成。”

    yù尹突然开口道:“你这些队员,明显比不得衙内手下默契,而且技术也很生硬。

    这般踢下去,只可能输得更惨。”

    黄谌一听,立刻转身,“小乙,那你说怎生是好?”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黄公子愣了一下,lù出疑huò之sè。

    这孩子平时倒也聪明,可毕竟还是个孩子,又怎可能明白这八个字之中的含义?

    yù尹笑道:“你的队员技术比不上他们,可身体却强过对方。

    而且我看你这些队员,都是有功底在身的,这便是你的优势。在合理规则之内,可以使出各种手段。既然你拼不过技术,便和他们拼身体,难不成也拼不过他们?”

    太尉队,就好像后世的拉丁技术派。

    yù尹便让黄公子的手下,学习欧洲力量型打法。

    站在黄公子身后,yù尹侃侃而谈,黄公子顿时明白了yù尹的意思。

    他连忙召唤队员过来,一番指点之后,他那些手下便立刻改变了打法,开始以身体的优势和对方接触,冲撞。场面顿时变得húàn起来,到处都是人仰马翻的镜头。不过,如此一来,也确实产生了效果,至少太尉队的技术优势被削弱许多。

    这一回,高尧卿可坐不住了。

    他站在场边大声吼叫,可他那些手下,却一时间难以适应黄公子队的这种风格变化。

    黄公子那张小脸,不再yīn沉。

    他挥舞着拳头,大声为他的队员加油,兴奋的小脸通红。

    当全场比赛结束时,比分定格在9:7……黄公子虽然输了,可是却显得很高兴。

    从8:1到9:7,特别是最后一段时间,几乎是他的手下压着高尧卿的手下打,这种场面上的变换,又如何让他不感到兴奋?yù尹抱着胳膊,脸上也带着灿烂笑容,似乎在为黄公子感到高兴。高尧卿在最后一段时间里,上蹿下跳,紧张至极。虽然最终是他获得了胜利,可是这胜利实在太凶险……如果一开始黄公子便采用这种打法,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样子,还真个说不过。所以,高尧卿也是出了一身冷汗。

    “皇……黄公子好本事。”

    高尧卿走过来,连连称赞。

    不过,听他的语气,好像总有些阿谀的成分在内。

    yù尹看了他一眼,心下不免觉得奇怪。这家伙刚才比赛的时候,可是下的狠手……

    “是十八姊要我这么踢,她之前输给了黄公子,故而……”

    yù尹闻听一笑,旋即便把这事情抛在了脑后。

    比赛结束了,黄公子随着yù尹走进了水榭之中坐下,开始学习琴技。

    说实话,黄公子别看聪明,可是在音律上确实没有天份。他甚至对学琴似乎有一种抵触,一种他自己并不知道,却又发自内心的抵触。yù尹这两日,主要教他指法,而且是那种相对容易的指法,可是黄公子依旧没有长进,显得极为生涩。

    古琴指法,在北宋时期,大约有一百多种。

    然而到了后世,经过jīng简改进,还有一些人为因素造成的失传,便只剩下三十余种。yù尹便是从这三十余种指法中,选择了最基本的十二种指法,可可以说是基本功。然而黄公子内心里有抵触,这指法没学会不说,反而生出了厌烦之意。

    “谌公子,且先停下。”

    黄谌一怔,按住了琴弦,脸上lù出愧疚之sè。

    yù尹端了一盏茶,放在他手边,而后在他对面坐下。

    “谌公子可否告诉我,你为何要学琴?”

    黄谌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我阿翁琴棋书画,无一不jīng,偏我在这琴艺上,始终没有进步。阿翁甚疼爱我,我实在不想让他失望……而且,阿爹和阿翁的关系不好,阿娘说,如果我学好了琴,说不定能使阿翁和阿爹之间的关系,得到缓和。”

    原来是这个原因!

    yù尹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水榭窗边。

    也许,不是黄公子抵触,而是他背负了太大压力,以至于让他不自觉的产生厌恶感。

    “谌公子,可喜欢学琴?”

    “我……”

    “呵呵,咱们今日便不学琴,权作说话聊天。

    嗯,比如说,谌公子喜欢什么?”

    “我,我,我……”黄谌脸通红,半晌后轻声道:“我喜欢争跤……可是阿爹和阿娘都不同意,便是阿翁也不想我去学习相扑。可是,每次看人争跤,便很是欢喜。

    小乙,我听姨娘说,你是个相扑好手?”

    “呃,倒是会那么一些。”

    黄谌撅着嘴,叹了口气,“别人都可以学相扑,偏我学不得。

    以前,宫……府里有位力士,曾教过我一些拳脚,可后来被阿娘发现,便把那人赶走了。”

    却真没有想到,这小家伙居然会喜欢相扑。

    不过想想,似乎也没什么奇怪,这相扑是北宋时期,民间极为流行的运动。便是在勾栏瓦舍里,也有那种专mén表演,供人观赏的相扑,堪可算得是全民运动。

    但似黄谌这种人家的子弟,可以喜欢,可以欣赏,却未必同意他去学习。

    被迫放弃自己的喜好,却又要背负重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学习其他技艺。莫说黄谌只是个小孩子,便是yù尹,遇到这种情况,嘴上或许不说,心里面也会厌烦。

    要想让黄谌用心学琴,就必须要让他重新拾起对音律的兴趣。

    可这也不是一桩易事,毕竟这孩子内心里非常抵触,偏又不自知。

    如此一来,他便越学越没有信心,越学越没有兴致,乃至于到最后,越学便越烦。

    “谌公子,想学扑法吗?”

    黄谌闻听,眼睛一亮。

    “我可以学吗?”

    “为什么不能学……”

    “可我阿爹和阿娘都说,那扑法是鄙夫之艺,当不得大成就。”

    yù尹眉头一蹙,对黄谌的爹娘,顿有些反感。

    但他又不好当着黄谌的面说他父母的不是,于是犹豫了一下,便轻声道:“其实世间技艺,没有高下之分,只是因为人们给它定了高下,所以才有了这种观念。

    我不敢说你爹娘不对,但圣人所传六艺之中,驭和shè是圣贤之艺。

    可现在,shè礼已经没落,便是在国子监,所学到的也不过皮máo;至于驭礼,更成了贩夫走卒之艺,难道说圣人也是鄙夫不成?谌公子你想要学扑法,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能有防身自保之力,也可以强健身体。自古以来,美人爱英雄的例子很多,可若是一个病怏怏,手无缚jī之力的书生,却未必会得美人的喜爱……”

    黄谌听yù尹说的有趣,忍不住笑了。

    “这样吧,咱们来做个jiāo易。”

    “什么jiāo易?”

    “你每掌握三种指法,我便教你一手扑法。

    若你能把这十二种基本指法学完整,我便教你一着真法……是真法,可不是那勾栏瓦肆之中,卖艺表演的huā把势!呵呵,你要是同意,我现在就可以教你一着扑法。”

    “真的?”

    黄谌的眼睛,顿时锃亮。

    yù尹笑道:“骗你作甚,只是我传你扑法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若被人知道了,传入你爹娘耳中,自家便是想要教你,恐怕你也没有这机会来学习。”

    黄谌立刻如小jī啄米般,连连点头。

    yù尹当下站起来,把桌椅摆放在屋子边上,让出一块空地。

    他先传了黄谌几手步法,而后又教了他两招手上的功夫。说来也怪,黄谌似乎在相扑上面颇有天份,居然很快便掌握了。此后,他再学琴,好像也开了窍,居然一下子把那三种指法掌握。

    天,已经昏黑,眼见酉时便要过去。

    yù尹见天sè不早,便起身告辞,黄谌依依不舍,把他送到了下桥园mén口。

    两人约好,明日再来。

    yù尹这才告别了黄公子,踏上了回家的路。

    一路上,他便想着,该如何让黄公子对音律产生真正的兴趣?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突然停了脚步,站在路旁,lù出沉思之状。

    也许,可以试试?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