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二零零章 你心可敬重?(三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零零章你心可敬重?(三更)

    “姐姐急了?”

    李清照这一句话,险些让马娘子暴走。电子书下载**

    不过,她真个急了!

    谁又能想到,那个在她酒楼mén口贩ròu的屠户,居然有如此文采?

    《牡丹亭》一出,几乎令得开封纸贵。牡丹亭中的曲词,更被无数人传唱,已成了一种风雅。便是那酒楼里的录事们,若唱不得两句《游园》,竟然会无人问津。

    这,怎能不让马娘子着急。

    说起来,丰乐楼能稳居开封第一楼,也非等闲。

    当初,李师师、封宜奴都是在丰乐楼起家,马娘子居功甚伟。可这nv人的xìng子,注定了马娘子格局不高。当时封宜奴想要上位,有心做丰乐楼行首。可马娘子心目中另有人选,非但没有同意,反而恶语讥讽,以至于封宜奴一怒离开丰乐楼。

    因为这件事,让当时为上厅行首的李师师极为不满。

    后来李师师被徽宗皇帝宠爱,成了禁脔,便不复来丰乐楼献艺。

    而封宜奴却另投潘楼,凭借着夷州商人司马静,很快坐稳了潘楼行首之位。李师师退出勾栏,上厅行首重又评选。这一次,封宜奴靠着李师师的大力推荐,挫败了当时丰乐楼推出的行首,一举夺魁,狠狠折了马娘子的脸面,潘楼也趁机压住丰乐楼一头。

    随后,丰乐楼捧出了俏枝儿,总算稳住局势。

    谁又想到,没过多久俏枝儿被yù尹bī走,令丰乐楼再次元气大伤。

    好在这时候马娘子请来了大名府行首冯筝,并得了yù尹《梁祝》的曲子,也算是扬眉吐气。反观潘楼,由于封宜奴要退出勾栏,推出的徐婆惜却不能独当一面,令马娘子更加得意,认为今年开封上厅行首之位,非冯筝莫属,丰乐楼便可以再次压制潘楼。

    说起这丰乐楼和潘楼之间的竞争,那可是一言难尽。

    似乎从仁宗皇帝开始,将近百年间,两座酒楼便冲突不断……

    当得知封宜奴找yù尹做曲词时,马娘子还暗地里嘲笑封宜奴:便省了那几个小钱,找一个屠户作曲词,简直是笑话。

    她承认,yù尹乐律确是高明。

    同时她也知道,yù尹能作出《登岱》一诗,也算不得白丁。

    可是,马娘子太了解yù尹了!

    或者说她太了解此前那个yù尹……

    也正是这原因,马娘子一面看重yù尹,另一面又瞧不起yù尹。

    否则便不会有后来yù尹乔迁时,让白世明过去道贺的事情发生。不过,即便是如此,马娘子也不甚在意。高尧卿也好,朱绚也罢,还有那些个太学生,在她眼中都不成气候。丰乐楼能立足开封百年,也并非没有根基。几个小娃子,马娘子真个看不入眼。便是她知道有柔福帝姬在,也未必会真个上心,了不起便是重重责罚白世明而已。

    相反,马娘子也因此对yù尹心生不满,认为yù尹有些狂妄了……

    可谁又能想到,yù尹偏偏在她认为最不可能有成就的领域中大获成功,牡丹亭一曲出来,让马娘子大跌眼镜。

    这两日,潘楼连续上演《游园》,给丰乐楼带来巨大压力。

    虽则丰乐楼依旧是生意兴隆,但比起潘楼那热闹场景,明显要冷清许多。

    直到这时候,马娘子才真个有些后悔了。

    “妹妹这话怎说得?

    倒也不是急,而是觉得……却是我当初看走了眼,小觑小乙,才有今日这个局面。

    请妹妹来,是知道妹妹聪慧过人,帮我出个主意如何?”

    “姐姐要我如何出主意?”

    李清照端起一杯清水,漱了口,复又吐到一旁的盆子里。

    “我yù请小乙作词,可你也知道,我家那不争气的hún账东西,着实把小乙得罪狠了。

    听说妹妹和小乙jiāo情不错,所以……”

    “所以让我做个说客?”

    马娘子忙不迭点头。

    李清照却叹了口气,摇摇头,轻声道:“我确是认得小乙,可说起来,也不过一面之jiāo,加起来说过的话,只寥寥数语耳。若论jiāo情,我倒是觉得姐姐和小乙jiāo情更深。当初丰乐楼帮过小乙,这份情意不管怎地都在,小乙又岂能不记得?

    只是这件事,姐姐到现在还没有明白错在何处。”

    马娘子忙正身道:“请妹妹指点mí津。”

    “姐姐嘴上说错了,可这心里,却认不得错。

    当初潘楼请小乙作词编曲,封宜奴亲自登mén相求……而后又有诸多照拂,当小乙说要指点徐婆惜的时候,封宜奴更二话不说便答应下来,这又是对小乙何等信任。

    小乙而今,已不是那个当初整日里和人争锋,打架斗殴的马行街泼皮。

    他如今也算是有些名声的……也许在姐姐看来,他那名声地位算不得什么,可是与他而言,却需要有人给他尊重。否则,当初官家敕命,何等荣耀?他为何又要拒绝!别说什么他自觉才学不够,想想太乐署那些人,而今又是怎生的态度?”

    马娘子听罢,沉默了。

    李清照说:“姐姐嘴上说敬重小乙,可这里……”

    她指了指心口,轻声道:“姐姐可真的敬重他?若真个敬重,姐姐这时候便不是坐在这里与我商量,而会亲自登mén,向小乙求曲。可是在姐姐心里,小乙始终都是个马行街的ròu贩,便桥的屠户,登不得台面……这样子,又如何求得好词?”

    “这个……”

    “姐姐,还有一句话。

    当初封宜奴看了小乙的曲词,曾称赞不已,还请教小乙其中奥妙。你道小乙怎地回答?

    他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细想来,这话说的不差,曲词这东西可不是讲史说书,随便可以得来。你便是现在找他,也未必马上写得出好词。便写得出好词,这时间上,也不足以姐姐周旋。”

    “那怎生是好,便眼睁睁看着封宜奴得意?”

    李清照听了这话,不觉心中一叹。

    马娘子jīng明过人,而且为人品xìng也不算差,否则李清照也不可能与她成为好友。

    只是,她有时候过于斤斤计较,比之封宜奴,却少了些大气。

    恐怕这也是最近两年,潘楼蒸蒸日上,而丰乐楼却渐渐抵挡不住的主要原因……

    若换个人,李清照绝不会chā手。

    可马娘子的事情,却让她不能袖手旁观。

    毕竟,这是她在开封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在赵明诚不在身边的时候,马娘子的确给她帮助良多。这份情意,李清照不能不去偿还,也注定了不可能不chā手。

    “姐姐可认得这个?”

    李清照取出一份大宋时代周刊,摆放在马娘子面前。

    这大宋时代周刊,还是创刊号……毕竟这时代的科技不可能达到日报的水准,时间的间隔上,自然也比较长。马娘子一怔,拿过来看了一眼,“大宋时代周刊,我怎能不知?”

    “可姐姐知道,这大宋时代周刊,是小乙一手所创?”

    “啊?”

    “若不是前两日十八姊偶然提起此事,我也不知道小乙才是这幕后之人。

    他能想出这般好东西,又岂是等闲之辈?姐姐且看副版上,那篇东京美食录……”

    马娘子当然看过这份报纸,不过对于副刊上那些市井文章,却真个没放在心上。

    “千金一笑楼?”

    她冷笑一声,“千金一笑楼的食物,也敢唤作美食?真个笑煞人了。”

    李清照却笑了,“便知道姐姐没留意,可我却真个去了……说实话,千金一笑楼除却张真奴金蛇狂舞之外,其他歌舞并不出sè。而他们的食物,也只能说是中上,说不上绝佳,可也不差。偏偏自这大宋时代周刊之后,千金一笑楼里宾客不绝……我偶尔听人说起,那千金一笑楼的生意,这两日足足涨了三成以上。

    姐姐可知道,这三成是从何而来?”

    马娘子愣了一下,低头又看了看手中报纸,“莫非是从此来?”

    “姐姐有没有留意,如今勾栏瓦肆中,说书讲史的先生,除了说一些传统故事之外,有不少是拿着这大宋时代周刊里的东西说话。就拿这桑家楼来说,每到午食,便有人出来读报一篇。这楼里的客人,大抵也不缺钱两,听了之后便对千金一笑楼有了兴趣……如此一来,那千金一笑楼的客人,又岂能没有增长?还有,茶楼酒肆中,多那外地来的商人。他们对东京并不熟悉,可是却因听了这报纸上的故事,便记住了千金一笑楼……我猜,这主意必然也是出自小乙的手笔。”

    马娘子似乎听出了滋味。

    “妹妹的意思是……”

    “去找大宋时代周刊的人吧,让他们为你作两篇文章,想来也可以挽回一些局势。”

    马娘子听罢,颇有些意动。

    可是她又有些犹豫,忍不住道:“可你刚才说,这大宋时代周刊,是小乙幕后主持,我却得罪他狠了,他……”

    “嘻嘻,姐姐恐怕不知,这大宋时代周刊的来历。

    我听十八姊说,这大宋时代周刊本是小乙和些个衙内凑在一起,想博取些名望,赚取些零碎钱。不过我觉着,那些个衙内求名未必,求财倒很可能是真。否则朱绚那德行,又怎可能参与这等事情里?若真个是求财,姐姐以为,还会难吗?”

    马娘子听完,眼睛顿时亮了!

    若为求财,却真个容易了……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