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九八章 好意心领(一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九八章好意心领(一更)

    赵福金话出口,顿觉不妥。由网友上传==

    这话听上去,好像有那么一点暧昧的成分在里面。可既然已经说出了口,再想收回,却不好办。赵福金脸通红,银牙一咬,顿足道:“你若留在东京,早晚必有祸事。”

    “啊?”

    yù尹停下脚步来,看着赵福金。

    可赵福金却又沉默了!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难道说,嬛嬛喜欢你,我爹不会同意,一定会找你麻烦?

    这若是说出口来,不说别的,恐怕赵多福就会不高兴。

    更不要说这还关系到赵多福的名誉问题。

    赵福金和yù尹接触不过一次,对yù尹的印象,主要还是源自他那一曲《三nòng梅huā》。梅huā的高洁、孤傲,衬托出yù尹的xìng情。除此之外,便是那从坊巷间得来的消息。

    什么làng子回头啊,什么有情有义啊,什么武艺高强啊……

    总体而言,赵福金听到的,多属于正面,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敢肯定,yù尹知道赵多福喜欢他的消息之后,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万一……万一他心生歹念,和嬛嬛接触以图前程,岂不是坏了嬛嬛一生幸福?赵福金,却不敢作此赌博。

    见赵福金不说话,yù尹有些疑huò。

    若我留在东京,早晚必有祸事?这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茂德帝姬听到了一些风声,有人要对我不利吗?可也不该啊,我的确是有些仇家。比如李宝,比如唐吉……但这些人,似乎也奈何不得我!yù尹而今,已不逊sè李宝。这个不逊sè,不仅仅是从个人武力而言,更包括了诸如威望、名声还有人脉、财力等各个方面的综合比较。从这一点来说,李宝奈何不得yù尹。

    而且李宝最近一段时间也很低调,基本上不和yù尹照面。

    不仅仅是李宝,甚至包括李宝的那些徒弟,诸如吕之士、吉普、田雨生之流,大都在尽量减少和yù尹的冲突。再加上陈希真在教授燕奴习武,所以御拳馆也不可能为李宝撑腰。

    除了李宝之外,坊巷中和yù尹有可能产生威胁的,便只有唐吉。

    这是个五龙寺三等内等子,从个人武力而言,yù尹要差唐吉一筹……

    况且五龙寺为皇室效命,唐吉倒也算是一个大敌。不过,唐吉而今在窥探周侗传下的真法,短时间内也不会对yù尹造成威胁。再说了,唐吉现在就不在东京,据说他奉命前往真定府勾当,大概要在年底才能返回,又如何对yù尹造成威胁?

    除这二人之外,能对yù尹造成威胁的,也屈指可数。

    李邦彦、赵构……

    但这些人在暗地里使些手段可以,明面上却不会真个和yù尹为难。

    原因?

    倒也简单!

    yù尹还不入他们的法眼。

    特别是李邦彦,甚至有可能已经忘记了当年他和唐吉联手毒杀yù飞的事情。如今的李邦彦贵为làng子宰相,yù尹一介市井小民,李邦彦又怎会放在心里?倒是赵构,此前曾害过yù尹一次。但也就是那一次,之后赵构似乎再也没有针对yù尹动作。

    他陷害yù尹,是因为当初yù尹害他失了面子。

    而今yù尹被绝了仕途,赵构又怎可能再和yù尹斤斤计较?那样,便有失他皇子气度。

    更不要说,yù尹而今也认识一些人。

    便比如高俅……

    所以从这一点上,赵构也不可能找yù尹麻烦。

    不是这些人,还会有谁?

    白世明……yù尹从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帝姬方才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赵福金心头小鹿luàn跳,她也不知道,自己怎地就鬼使神差般说出那样的话语来。

    “……反正,你必须要走。”

    “为什么。”

    “不为什么,便是我要你走……”

    赵福金说话有些失去了方寸,语气变得有些蛮横起来。

    不过,yù尹倒不觉得什么,这赵福金蛮横时的模样,倒是颇有些味道。

    沉yín片刻,yù尹笑道:“若是自己有得罪帝姬之处,还请恕罪则个……不过,我暂时不准备离开东京。虽然那杭州应奉局都监的确是个féi缺,但小乙确有自知之明。

    不瞒帝姬,小乙正要入观桥书院求学,大概下个月便要开始。

    这个时候若离开了东京,便要放弃学业,实非小乙所想,还请帝姬莫怪小乙不识好歹。再说了,小乙家眷亲朋,包括家业都在东京,也实在是不能离开……所以帝姬好意,小乙心领。只是这杭州应奉局都监一职,小乙确是无心前往,还望见谅。”

    “我怎……”

    “帝姬若无其他吩咐,小乙便告辞了。”

    yù尹说罢,拱手一揖,转身便走出了水榭。

    把个茂德帝姬一句话憋到了嘴边,却半天也说不出口,望着yù尹的背影痴痴不语。

    “我怎个会怪你,你又未曾得罪我。

    便真个是得罪了……我又怎会见怪?”

    赵福金喃喃自语,却不禁霞飞双颊,粉靥羞红。

    ++++++++++++++++++++++++++++++++++++++++++++++++++++++++++

    yù尹出了这座sī邸,站在大mén口处。

    八月十五,本应月圆。

    却不想此刻乌云遮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冰冷的秋雨,打在身上令人很不舒服。可站在这sī邸mén口,也不是个长久之事,yù尹认清楚了方向,便冒着雨冲下mén阶。才跑出去十几步,就听到有人在叫他。

    “小乙哥!”

    顺着声音看去,却见在长街角落处,一棵杨树下,燕奴手持油纸伞,正面lù焦急之sè。

    “九儿姐,你怎地来了?”

    yù尹看到燕奴,吃了一惊。

    却见燕奴举着伞,飞快跑到了yù尹身边,把油纸伞举起,为yù尹遮雨。

    “方才那人带小乙哥走,奴不放心,便让高世光跟在后面。

    见小乙哥进了那宅子,他便回去通报,奴这才过来……小乙哥,那是个什么人家?”

    “呵呵,一个大户人家,找我说些事情,九儿姐莫担心。”

    yù尹这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意,便轻声回答了燕奴,从她手中接过油纸伞道:“走吧,咱们回去。”

    “嗯!”

    燕奴便依偎在yù尹身边,两人躲在油纸伞下,沿着凹凸不平的长街,缓缓朝内城行去。

    “九儿姐,你来这边,没去潘楼吗?”

    “有甚可去,若没了小乙哥,潘楼去不去都是一样。

    反正婆惜的唱腔奴也听过好多次,没甚稀奇之处。倒是大郎,听说小乙哥被人带走,急得不得了……若不是安叔父拦住他,说不得他便要与奴一起,前来等候。”

    “大郎也没去潘楼?”

    燕奴白了yù尹一眼,“小乙哥当大郎甚人?

    你被人带走,也不知是个甚情况,大郎又如何有心情去潘楼看戏?他这会儿还在家里呢,咱们早些回去吧,若回去的晚了,怕是安叔父也拦不住他,惹出祸事来。”

    yù尹闻听,忙点了点头。

    行走在东京的长街上,细雨靡靡。

    虽有油纸伞,可是yù尹身子大,所以占了一大半。燕奴的肩头,也被雨水打湿了。

    yù尹伸出手,搂住了燕奴的肩膀,把她揽在怀中。

    “小乙哥,这在街上……”

    “反正也没什么人!再说了,老夫老妻,还怕什么?”

    yù尹轻笑一声,臂膀又使了些力气,让燕奴无法挣脱。

    两人沿着长街而行,很快便转过了弯儿,消失在茫茫的夜sè中……

    ++++++++++++++++++++++++++++++++++++++++++++++++++++++++++++++++

    回到家,已经快子时。

    雨也停了,午夜的空气更无比清新。

    杨再兴、张择端还有陈东,都等在家里。

    眼见yù尹和燕奴走进院mén,杨再兴立刻便迎上来,“小乙,发生了什么事?是何人找你?”

    看着他脸上流lù出毫不作为的关切之sè,yù尹心中又是一暖。

    “没事儿,不过是个大户人家找我商议事情……倒是大郎,因我耽搁了大事,也不知婆惜那边开唱,究竟是怎生一个情况。”

    yù尹离开那sī邸时,已经过了亥时。

    徐婆惜今日的开唱也结束了,所以便没有再去。

    听了yù尹的话,杨再兴倒是lù出尴尬之sè,“方才张先生回来说,婆惜开唱得极好……不过小乙作得曲词更好,据说是得了个满堂彩,婆惜这回算创出了名号。”

    张择端晚上因为和书画院的朋友吃饭,直接去了潘楼看戏。

    回来时才知道yù尹被人带走,所以便等在堂上。

    “小乙曲词,端地绝妙。

    想必明日开始,这东京坊巷之中,再也不会无人不知小乙之名……呵呵,真个是绝妙至极。那徐婆惜的口音,一直是一个麻烦,虽然此前名声不俗,可却始终登不得台。不想小乙这么一编排,竟把她那口音如此巧妙遮掩,另成一派,别有风味。”

    张择端拍着手,连声赞叹。

    yù尹则只是一笑,对此却没有太在意。

    昆曲,作为后世世界非物质文明遗产,又岂是等闲?

    yù尹自然是有信心,使徐婆惜闯下名声,同时也算是,狠狠还击了马娘子当初的小觑。

    一想到这些,yù尹这心情便舒畅不少。

    见众人都带着倦sè,便开口道:“天已经不早了,大家还是早些休息……这时候,也差不多要开始宵禁,大郎便不要回去了,恐怕内城城mén已经关闭。便住在这边,明日一早,咱们还要去屠场勾当。好了好了,没什么事儿,大家都歇息吧。”

    安道全等人也看出来,yù尹不想谈论他去见了什么人,便应了一声,纷纷散开。

    张择端和陈东睡在一个屋里,yù尹又让芮红奴把大堂里的厢房收拾好,让杨再兴睡下。

    好一阵忙碌后,已过子时。

    乌云散去,圆月腾空。

    八月十五的月亮,果然很美!

    yù尹站在院中,负手而立。

    今日茂德帝姬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