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九七章 与你一个前程(二)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今天还是一更!

    装修结束了,好累……

    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欠下的章节,俺会补上,一共八更,俺都记着呢。

    +++++++++++++++++++++++++++++++++++++++++

    赵福金出现在水榭门口。

    灯光下,她头戴时下东京最为流行的团冠,身着一件印花缎子罗摺裙,外罩一件红sè团花蜀锦背子,于端庄之中,更透出妩媚之sè。没有刻意的装饰,却别有一番朴素风韵。

    一名宫女挑起竹帘,赵福金走进水榭。

    她朝外面摆摆手,示意宫女们全都退下,而后移步来到琴桌旁坐下。

    一切看上去是那么自然,没有丝毫做作之处。

    玉尹拱手唱了个肥诺:“小底玉尹,见过茂德帝姬。”

    赵福金,却没有出声。

    玉尹心下奇怪,抬头向赵福金看去。

    却不想,赵福金正打量他,两人目光相触,赵福金心里一慌,脸一红,忙低下头。

    这厮,忒无礼!

    我没有让他抬头,他怎这般胆大?

    赵福金心里面嘀咕着,深呼吸几口气,恢复了平静。

    “小乙,咱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

    “正是。”

    “你可知道,我找你来是什么事?”

    玉尹一怔,便摇摇头,“却不知茂德帝姬唤小乙来有何指教。”

    赵福金没有回答。出乎玉尹意料之外的沉默了。

    一双妩媚的眸子紧盯着玉尹,好像要看穿玉尹的内心一样。玉尹也没有闪躲,便和茂德帝姬对视。刚开始的时候,赵福金尚能保持平静。可这么一直对视着,渐渐她这心里。小鹿乱蹦。有些慌乱起来。脸一扭。赵福金不敢继续这么对视下去。

    玉尹的眼睛很有神,五官也非常漂亮。

    不同于她所见过那些风流才子的文弱,却平添了一股子英武之气。

    那种气质,风雅与阳刚糅合在一起的奇妙气质,让茂德帝姬也有点承受不住。

    当下咳嗽了一声,赵福金轻声道:“我听说小乙你……前次辞了官家的敕命,可是觉着那太乐署博士太小,配不得你的才学,委屈了你吗?”

    玉尹回道:“帝姬这话怎说来?

    小乙不过市井中一介屠户。本就没什么追求。官家敕命,天恩浩dàng,只可惜小乙生的贱命。当不得如此厚恩。再说了,小乙一无功名在身,二未立下寸尺功劳,更无德行窃据此位。;所以思来想去。只能辜负官家好意,在这市井中逍遥快活。”

    玉尹可不会说什么那太乐署博士委屈了自己的话。

    若真个这样说,只怕立刻便会冠以狂妄之名。

    他而今在开封府勉强立足,也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更何况,茂德帝姬突然把他找来,究竟是什么用意?在没有弄清楚赵福金的心思之前,玉尹必须要保持冷静。

    赵福金却笑了。

    “小乙才华,我心里清楚。

    李娘子何等高傲之人,对小乙琴艺也是推崇不已。

    说实话,一个小小的太乐署博士,的确是委屈了小乙,便做个乐正,也算不得事。

    不如,我赠小乙一个前程,如何?”

    “啊?”

    玉尹大吃一惊,有些惊讶的看着赵福金。

    见他如此表情,赵福金这心里面,总算是有些平衡了。

    这厮从见到我之后,就一脸平静之sè,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这一下,总算是让你失了仪容。

    赵福金眼中闪过一抹狡佶,然后从旁边的案子上,端起一杯茶水。

    “小乙可听说过苏杭应奉局?”

    苏杭应奉局?

    玉尹又怎可能没听说过。

    便是他不知道苏杭应奉局,也听说过‘花石纲’。那是北宋末年六贼之一朱勔一手设立,专门为讨好徽宗皇帝,搜集这种奇花异石。而那朱勔,更因为这‘花石纲’而甚得徽宗皇帝所喜,一路青云直上,而今官拜宁远军节度使,可谓风光无限。

    只是这苏杭应奉局,却把个东南折腾的民不聊生。

    当初方腊起事,便以‘诛杀朱勔’为口号,令东南为之振dàng。

    只是玉尹不明白,赵福金突然提起苏杭应奉局是什么意思。便疑huò看着赵福金,等待她的说辞。

    可是,赵福金脸上却lù出一抹无奈之sè。

    “小乙既然知道苏杭应奉局,想来也清楚这苏杭应奉局的名声。

    此前方贼谋逆,朱勔逃离杭州,苏杭应奉局也因此而关闭。然则年初时,官家又起意,重启苏杭应奉局。只是朱勔而今官拜宁远军节度使,便不好再前往苏州。

    加之方逆谋乱时,苏州也遭受了牵累,而今元气未复。

    所以官家决意,在杭州设立应奉局,重启花石纲……如今,那杭州应奉局里尚缺少一个都监,是个正八品武官的职衔。若小乙愿意,我可以设法为小乙举个承务郎,差遣应奉局都监,如何?”

    玉尹本一脸轻松,可是听完了茂德帝姬的这番话,却着实吃了一惊。

    承务郎,实即员外郎,秩从八品。

    这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职官,便是放在其他朝代,对一个普通白身百姓而言,也极具yòò。更不要说那应奉局都监,还是个正八品的实缺,无疑更具yòò力。

    有宋以来,入仕途径无非三种。

    科举,包括太学登第等方式,考取功名入仕;荫补,凭借父辈所立下的功劳入仕,也就是俗称的衙内;除此之外。北宋入仕还有一个途径,便是特举制度。通过一些极有权势的士大夫推荐,从而入仕获取官职,但走这条路的人,并不算多。

    盖因那些但凡有名望的士大夫。多爱惜羽毛。

    他们不会轻易推荐。也是保存自身的一种态度。茂德帝姬说的。便是‘特举’途径。

    对于其他人,可能有些麻烦,对于茂德帝姬来说,却并不算太难。

    如果茂德帝姬出面,便是白时中也不会出面阻止。不仅仅是因为赵福金是徽宗的女儿,更因她还是蔡京的儿媳fù。白时中便是出自蔡京门下,哪怕蔡京而今不得意,他也要给茂德帝姬几分薄面。所以说,赵福金说出这番话。倒也不突兀。

    杭州应奉局都监?

    玉尹一直在寻找一个入仕的途径,却不想这门路居然到了跟前。

    不得不说,承务郎。差遣应奉局都监,的确是极具吸引力。可玉尹却没有因此而利令智昏。相反,当赵福金说出这一番话后,他反而冷静下来。便直勾勾看着茂德帝姬。

    那目光清澈,恍若能看穿赵福金的内心。

    赵福金本来说得颇为得意,可是在玉尹这目光的注视下,竟不由得心里一阵慌乱。

    她忙借着吃茶,低下了头。

    可是心里面,依旧砰砰直跳。

    “我,要付出什么?”

    “啊?”

    这一回,轮到赵福金愣了神。

    玉尹语气平静,但却带着一丝冷意,“帝姬有如此好事与小乙,想来必有要求……

    小乙虽不才,却也听说过一句老话: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我才不信天上会平白掉下馅饼,帝姬既然这么说,想必小乙也要有所付出才是。”

    “没有……你别误会,我只是……”

    不知为何,听着玉尹那冷冰冰的话,茂德帝姬心里一痛。

    她连忙摆手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是,只是觉得小乙有才学,自当有所作为。先前小乙辞了官家敕命,再想留在东京,怕难度很大。这杭州应奉局……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赵福金有些失了方寸,忙不迭的解释。

    她当然有想法:柔福帝姬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玉尹,若玉尹继续留在开封,弄不好便要闹出什么事情出来。正好前两日,听宣和殿大学士节度使,领枢密院事蔡攸偶尔说起杭州应奉局缺一个都监,赵福金便立刻上了心。如果,玉尹得了这个职事,便可以离开东京。这样一来,柔福帝姬见不到他,时间长了便冷了心。

    小女孩儿嘛,总是思想多变。

    只要她见不到玉尹,便不会闹出什么是非出来。

    同样,玉尹得了这么一个实缺,也不算委屈,便权作自己给玉尹的一个补偿……

    毕竟,玉尹家业都在开封。

    让他背井离乡,远离这繁华之地,终归有些说不过去。

    那苏杭应奉局都监是个什么缺?茂德帝姬心里自然是非常清楚。

    更何况,杭州虽比不得开封繁华,也算是东南有数的富庶之地,也不算委屈玉尹。

    赵福金这是一番好心,若换个人,说不定会欣然前往。

    可玉尹那是个什么xìng子?

    即便是重生之后变得圆滑不少,但骨子里的傲气,让他不愿意轻易接受一个女子的馈赠。

    若真个为了荣华富贵,便留在可敦城就好。

    玉尹看着赵福金那慌张的样子,顿时笑了……

    “也许帝姬一番好意,可是小乙有自知之明,恐怕难当重任。”

    如果是个知县知府,能独当一面,说不得玉尹会考虑一二。可是这劳什子应奉局都监,说穿了就是一个皇家买办的保镖。上面有领应奉局事管着,下面也没有多少可用之人。便是在杭州,恐怕也施展不得拳脚,毕竟这领应奉局事的,不是朱勔。

    各种束手束脚,倒不如不去。

    玉尹站起身来,冲赵福金一笑,“若帝姬无他事情,小乙这边告辞。”

    说完,他便要离开水榭。

    可不等他走到门口,却听得赵福金身后一声jiāo喝:“小乙,我是为你好,怎恁不知事?”!。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