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九六章 与你一个前程(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回到家,已近酉时。

    黄昏将至,晚霞斜照。

    燕奴坐在庭院里的石桌旁,手里拿着一支毛笔,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九儿姐,在算什么?”

    陈东走进庭院,见燕奴一脸沉思之状,不由得有些好奇,便开口询问。

    燕奴抬起头,也不起身,“别扰奴算账……你看,差点少算了一笔。”

    她面前摆放着一个账本,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些数字。玉尹走过去,站在燕奴身后看了一眼,顿时笑了。那本子上写着今日送出了多少支牙刷,一共支付了几多工钱。

    “小乙哥,今日送了一千二百支牙刷出去,便这工钱便将近一贯。

    若再加上材料上的耗费,便接近两贯……这样子下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钱。”

    今天不仅仅是大宋时代周刊的创刊日,也是牙刷正式投放市场的日子。

    玉尹在报纸上,有一篇介绍牙刷的文章,还请了人捉刀,从卫生的角度进行讲解。

    开封人习惯于用青盐漱口,有时候会用柳枝刷牙。

    所以要把牙刷推广开来,便需要足够的介绍才成。一支牙刷的成本,也不过一文钱,可是这推广的费用,核算下来便要增加不少。好在玉尹手中有报纸这么个大杀器,虽然才刚开始,但是却能够给予燕奴不少帮助。早晨,玉尹在发放报纸的时候,还配送了一支牙刷。可有没有效果,他现在还不清楚,需要时间验证。

    看着燕奴一脸苦恼的小模样,玉尹笑着摇摇头。

    他拍了拍燕奴的肩膀,“九儿姐,别急……任何新生事物在最初,都需要一个极为艰苦的过程。这两贯钱虽说使出去,却也算不得亏。明日,还要继续赠送。且准备五千支出来,看坊巷中是个什么效果。对了,那牙具店铺,可找好了吗?”

    牙刷要推广,便需要店铺进行销售。

    早在之前,玉尹已通过关系,在潘楼大街上赁了一个门面。

    地方不太大,除了贩卖牙具之外。还有洗漱的青盐以及相应物品。权作尝试。

    反正那店铺每月不过十贯钱,玉尹还出的起。

    最重要的是,九儿姐要开心……既然她想要把这牙具作为事业来做。便由她去吧。

    “好了,莫再算账了!”

    玉尹伸手,把账本抢过来。“且先吃些东西,过一会儿大郎要来,咱们去潘楼看戏。

    今晚婆惜献艺《牡丹亭》,必然会非常热闹。

    咱们早些过去,免得到时候连个位子都占不住……”

    虽然高尧卿说了他有雅间,可玉尹却不想和他一起。毕竟,他要带不少人前去潘楼,怎可能大家挤在一处?所以午食过后,他便让人去了一趟潘楼。请封宜奴帮忙。

    不想封宜奴说:“牡丹亭出自小乙之手,怎可能让小乙连个看戏的去处也没有?只管放心好了,这边已经准备妥当,三楼上备有一间大屋,小乙到时来便是了。”

    封宜奴做事,果然是八面玲珑。

    至少在玉尹心里面,就感觉着舒服许多。

    燕奴一听有戏可以看。顿时高兴起来,也顾不得那账本,便大声道:“十娘,十娘……饭做好了吗?若做好了,便早早用饭。小郎和红奴。也随我一同前去,快些吃饭。休要耽搁了时辰。”

    小郎,便是高泽民。

    玉尹闻听,顿时愕然。

    怎地高泽民和芮红奴也要前去?

    不过看燕奴那欢喜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

    带去便带去了,便让两个孩子去凑凑热闹也当不得紧,了不起便是增加两个座位。

    陈东一旁笑嘻嘻也不言语。

    不用说,这位已经做好了准备,权作玉尹家眷一同前去。

    高世光夫fù也赶紧忙碌起来,就在饭菜上桌,玉尹和陈东正要入座的时候,忽听门外传来车马声响,紧跟着从外面走进一人,一进院便大声道:“那个是玉小乙?”

    声音,带着几分尖亢。

    玉尹一蹙眉,忙走上前去。

    他看得出,来人似是一个宦官,一身衣着,也是颇为不俗。

    “小底便是玉小乙。”

    “你就是玉尹?”

    “正是。”

    “走吧,随咱家走一遭。”

    “啊?”

    玉尹一怔,刚要开口,眼角余光向门外一扫,却看到有一队黑衣男子在外面肃手而立。光线有些模糊,却看不太真切。不过,玉尹还是能感受到,那些黑衣人的不同凡俗。这些人,怕都是高手!而且他们手持刀剑,显然这来历也不一般。

    “敢问,要去何处?”

    “去了便知。”

    “那……要见何人?”

    “到时候,你自然知晓。”

    宦官一问三不答,而且脸上也透出了不耐烦,“休要啰唆,便去了就是,我家主人并无恶意!若真个想要寻你麻烦,只需与开封府知,便能让你家破人亡,还比让我在走这一遭。

    快点走吧,莫要让我家主人等的太久。”

    “可否容我与家人说一下。”

    “快点,我便在外面等你。”

    那宦官说完,便走了出去。

    陈东、燕奴等人立刻围过来,一个个脸上lù出担忧之sè。

    “别担心,不会有事……九儿姐你们吃罢饭,只管去潘楼等我。

    待我去见了对方之后,就去潘楼和你们会合。呵呵这里是开封,谁又能奈何得我?”

    玉尹劝慰了燕奴一番,便转身离去。

    出了院门,他在那宦官的带领下,还有十几个黑衣人的簇拥下,来到观音巷巷口。

    巷口停着一辆马车,宦官登上车,然后朝玉尹一摆手,“上来吧。”

    玉尹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上了车仗,钻进车中。

    车厢很大,但光线极差。

    四周遮掩的严严实实。坐在车中,也看不清楚外面的状况。

    那宦官便坐在车门口,伸手拍了拍厢壁。马车旋即吱呀吱呀的启动,晃晃悠悠行进。

    玉尹坐在车中,并没有开口询问。

    方才和这宦官交谈了几句,他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个嘴巴很严的人。他若是想说,自然会说;若不想说。便是问了也没有用处。倒不如保留些精神为好。

    所以,上车之后玉尹便闭上了眼。

    凭借着对周遭环境的熟悉,玉尹感觉得出来。马车使出甜水巷后,便拐到了汴河大街。街上的一些叫唱声音很熟悉,玉尹也能分辨出一个大概的位置。随后。应该是在州桥改道,走到了另外一条路上,而后马车停下,似乎是到了城门口。

    按照马车行进的速度以及路线,应该是崇明门。

    出内城了?

    这一出内城,玉尹便有些懵了。

    他对外城,特别是崇明门外的南二厢地区并不是特别熟悉。大多数时候,他是在东厢外城活动,因为便桥屠场便在东厢外城。可是南二厢外城。还真弄不清了。

    马车吱呀的走着,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突然停下来。

    这一路上,车上的宦官一直没有开口,玉尹更不曾与他有任何交谈。

    马车停下之后,宦官挑起车帘从车厢里走出来,而后朝玉尹一摆手。“到了!”

    玉尹忙跟着那宦官走出车厢来,却见眼前是一扇大门。大门两边,院墙高耸,约有三米多高的样子。用青灰sè石粉刷的墙面,给人一种极为整洁的感受。

    “随我来。”

    宦官道了一句。迈步便上了门阶。

    玉尹便跟在他身后,走进了高墙之后。

    从外面看。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宅邸。可是走进来,却是别有洞天。院墙后,亭台楼榭,错落有致,假山流水,更格外精巧……玉尹心里一怔,越发感到了疑huò。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方才这太监的口气,端地不小:若真想为难你,只需让开封府知晓,便可使你家破人亡。

    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够说得的话语。

    至少可以肯定,找玉尹的人,应该是个宗室子弟。

    可是,玉尹又想不起来,会是什么人找他。皇室子弟中,他也认识那么一两个,但他可以肯定,如果是柔福帝姬来找他的话,绝不会弄的这般神神秘秘。那小丫头是个存不住事的人,肯定会自己mō上门来……可不是柔福帝姬,又是何人?

    宗室之中,玉尹实在想不起来,有其他熟人。

    心里面思忖着,却不想前面的宦官突然停下脚步。

    “进去吧,我家主人马上便来。”

    在玉尹的面前是一扇月亮门,玉尹走进去之后,却见一个面积大约有三五亩大的人工湖泊。湖面上,架着一座九曲木桥,直通湖上的水榭。站在湖边,可以看到水榭中灯火闪动……玉尹也不犹豫,迈步便上了九曲木桥,直奔那水榭而去。

    走进水榭,里面空无一人。

    正对着水榭门,摆放着一张琴桌,上面还有一张古琴。

    那古琴的式样,颇有些眼熟……玉尹走上前仔细看,立刻辨认出,这正是他先前在北园迎来的那张梅花落古琴。这张琴,后来被茂德帝姬用枯木龙吟古琴以及价值两万贯的珠宝换走,玉尹便再未见过。既然梅花落在此,那么邀请玉尹的人,也就呼之yù出。

    玉尹站在琴桌前,不由得苦笑摇头。

    想了那么多,偏忘了茂德帝姬!

    却不知,茂德帝姬唤我前来又有什么事情?

    脑海中不自禁浮现出一个妩媚端庄的绝美面容,玉尹心里一dàng,忙守住了心神……

    这时候,水榭外木桥上,传来脚步声!

    +++++++++++++++++++++++++++++++++++++

    继《官神》之后,何常在新书《官运》隆重登场,书号:2441438,以下,是简介:官运之道,三分运气,五分背景,七分运作。

    升迁速度,可由背景决定。位置高低,也在能力学历。台前幕后,尽在运作之术。高材生关允初入官海,不缺学历不缺能力,独缺背景。他凭借三分运气,不需五分背景,只靠七分运作,又遇高人指点,终于得以参悟官场三昧,最终以一介平民之身,成为别人争相靠拢的背景。

    时运有高低,官运有浮沉,但若是悟xìng通达,运作通透,时运必然好运,官运自然享通。!。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