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九五章 强项朱三郎(三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九五章强项朱三郎(三更)

    一万两千字奉上!

    ++++++++++++++++++++++++++++++

    为了守候消息,许多人早食便未用。电子书下载**

    似yù尹这种起来较早,家中还雇了人做饭的家伙正常早食之外,其他人大都水米未进。

    已过了正午,大家都饥肠辘辘。

    便是yù尹,也有些饥饿……也难怪他,虽然吃了早食,可他的运动量却不比别人少,除了没有如正常那般找鲁智深切磋之外,他早上练功,而后去屠场杀猪,同样消耗巨大。再加上yù尹食量惊人,所以也就更感饥饿。高尧卿当下大手一挥,让人在浚仪桥街上的一家酒楼中定了丰盛饭菜,也算是摆一场庆功宴……

    “这一顿下来,怎地也要几十贯,未免太làng费了些。”

    李逸风嘀咕着,但吃的却不比人少。

    也难怪他这般嘀咕,实在是huā销太多,李逸风很担心,yù尹手里的钱,能否撑下去。

    还是高尧卿趁人不注意,把yù尹的计划告诉了李逸风。

    得知yù尹居然用了这种植入xìng广告的手段来赚钱,李逸风也不禁发出连声感慨。

    午后,yīn霾散去,阳光普照。

    李若虚兄弟告辞了yù尹等人,踏上回家的路。

    “若冰,怎地也要参与进来?”

    在回家的路上,李若虚忍不住询问。

    李若虚笑了一笑,见左右无人,便低声道:“哥哥可熟悉那yù小乙?”

    “这个……”

    “我总觉着,这yù小乙颇为神秘。

    算起来,他也是老开封人了,此前评价并不甚好,可突然间好像换了个人一般……他的琴艺,他的才学,在今年之前未曾有过表lù。然则入chūn之后,却突然崛起,让人有些眼huā缭luàn……当日哥哥与我提起此人时,我也曾着人打听过一番。

    本以为他只是有些小才,了不得便是柳三变那等人物。

    可是今日方知,他xiōng中实有沟壑……此前种种,只怕刻意为之,这确是一个人物。”

    “便因为那篇西行记?”

    “哥哥难道不觉得,小乙这篇西行记里,隐藏了许多内容吗?”

    李若虚,沉默了!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兄弟的xìng子,以及他内心的想法。

    李若水绝对是一个强硬的主战派,其人对nv直人的忌惮,甚至比李纲等人更加深重。

    早在济南做教授的时候,李若水便对童贯等人的妥协投降战略非常不满。

    他甚至sī下议nv直人说:辽人若虎,nv直似狼。

    虎虽凶猛,却不比群狼凶残……且狼xìng贪婪,全无道义,与之联合,无异于与虎谋皮。

    所以,早在海上盟约,宋金联盟的时候,李若水便不甚同意。

    在济南时,他多次上书徽宗皇帝,甚至在病重之时,也条陈良策,表示反对宋金联手。但他的那些条陈,甚至连徽宗皇帝的案头都没有送到,便被人束之高阁。

    要知道,当时主政的蔡京也好,童贯也罢,都兴致勃勃的要灭辽兴宋,建不世功业。似一个小小教授的反对,他们又怎可能放在心上?若非李若水有上舍登第的身份,说不得那两人便早已经把李若水害死,更不会容忍他如今来到开封府。

    “此前,我只知nv直不可与之谋。

    然则现在,我才知道为何会如此忌惮nv直……当初辽人虽然与我等为敌,却倾慕我大宋风雅,百年教化,几若相同,不复蛮夷之风;可是那nv直,确是彻底的蛮夷。他们只知贪婪掠夺,而不知风雅何物。与这等异族结盟,又怎不受其所害?”

    李若虚听罢,不禁沉默。

    他不知道该如何解说这件事,但李若水所说的,也确是道理。

    “我已决意,再次条陈。”

    “若冰,这个时候你条陈,岂不危险?”

    李若虚闻听大惊,轻声道:“而今朝中议和风正盛,便是官家也一意要求议和……你这时候条陈,只怕会有危险。如今蔡京虽然不复官家宠信,可那张邦昌,白时中皆蔡京走狗,又岂能容你?这件事,你还要三思,切莫轻身涉险,有xìng命之忧。”

    李若水,却叹了口气。

    自家兄长的品xìng甚好,只是……

    他读书作词,都有上佳表现,偏偏这政治上,不懂得变通。

    “我此次条陈,并非上奏官家……我也知道,这时候与官家条陈,根本没有用处。

    所以,我准备与太子条陈!”

    李若水,这是要站队了。

    这也是他而今唯一的办法,用这种方式,来引起上层的重视。

    谁都知道,官家和太子不和。他这样做,也许失败,但也许能够成功,便在此一搏。

    只是他的想法,李若虚看不明白。

    在他看来,勿论是和官家条陈还是和太子条陈,都差不太多。

    不过,李若虚也知道,他劝说不得李若水。别看李若水长的斯斯文文,甚至有些柔弱,但内心却极其强大,无比刚烈。他既然拿定了主意,那断然不会再改变。

    “可这与你为报馆撰文,有何干系?”

    “呵呵,哥哥真以为,小乙办这报馆,只是一时之快?

    看这架势,用不了多久,你们这大宋时代周刊,必然会成为朝堂上下所关注的焦点……我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唤醒官家,让他明白而今之局,已危在旦夕。”

    正如李纲对李逸风说的那样:这大宋时代周刊,会成为焦点。

    谁能抢先占领这大宋时代周刊的阵地,便可以获取足够的利益……

    而最为关键的是,大宋时代周刊背后,有皇室的影子。便是那些投降派,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也就使得大宋时代周刊从创办之初,便可以站在一个制高点之上。

    李若水突然笑了!

    “我要为你们撰文,还有一个目的:便是想要nòng清楚,那个yù小乙,究竟是怎样人。”

    “呃?”

    “此人,绝非等闲。”

    李若水说完,停下了脚步。

    站在汴河大堤上,看着那秋水滔滔,李若水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兴奋之sè。

    “对了,你们报馆,可缺人手?”

    李若虚道:“前几日大郎说,人手不足。

    虽然请了不少同窗前来,可无论是阅历和眼界,都有些不足。这报馆而今,可说是小乙一手cào办……我虽有心劝说大郎,但又怕大郎以为我是在那里挑拨离间。”

    这个时候,怎可以计较这些?

    李若水对自家这个兄长,已经无语到了极点。

    他眯起眼,轻声道:“改日你与大郎说,推荐一人,说不得可堪大用。”

    “谁?”

    “哥哥可还记得朱梦说?”

    李若虚愣了一下,旋即恍然,连连点头,“若冰说的,莫非就是那政和年间,强项朱三郎?”

    李若水笑道:“正是此人。”

    强项朱三郎的这个‘朱’,可不是太子妃朱琏的‘朱’。

    此人祖籍严州桐庐县,从小在开封长大,十五岁便考入太学,在当时也算享誉一时。

    然则,此人却是个极其强硬刚烈的主儿。

    政和五年到政和七年两年间,宋徽宗大肆兴建艮岳,开huā石纲,令民不聊生。

    朱梦说看出这huā石纲背后,所隐藏的种种危机,于是以太学生的身份,不顾一切连续上书言事,抨击朝堂时弊,令徽宗皇帝极为恼怒,偏偏又不好拿他问罪……

    但朱梦说这样的举动,却极大程度上得罪了蔡京童贯以及朱勔之流。

    在拉拢无效之后,宣和二年,蔡京便以通匪罪名,将朱梦说打入大牢。可当时这朱梦说的名声已经传开,蔡京这举动,jī怒了太学生,于是便联名上书,为朱梦说喊冤。以至于到后来,传到了徽宗皇帝耳中……虽然赵佶也想杀死朱梦说,可迫于压力,最终只得下诏,彻查朱梦说的罪名。宣和二年末,朱梦说通匪之事,最终不了了之,蔡京将他编管池州,等于流放。这样算是保住了朱梦说的xìng命,却不得不背井离乡。但也正因为此,朱梦说强项三郎之名,便传开了。

    “朱三郎回来了?”

    “嗯!”

    李若水点了点头。

    若论关系,朱梦说和李若水同期入太学。

    若非犯了事情,恐怕会比李若水还要早一些上舍登第。

    “昨日有人看到朱三郎陪着他阿爹朱红在一家脚店吃酒……我本打算晌午前去拜访,却不想被你们这大宋时代周刊给耽误。过一会儿,我还要去他家走一遭。”

    李若虚连连点头,“若是朱三郎来,确是一桩好事。”

    说实话,李若虚对yù尹的决定,还是有些不满。

    盖因yù尹这次发行大宋时代周刊,几乎全部免费,令他无比心疼。

    而其中有一千二百份报纸,大都是送去中等之家。那些高mén大户权贵,根本没有理睬。当然了,若是高mén大户,家中mén禁森严,报纸能否送进去,都是一个问题。

    yù尹之所以选择那中等人家,便是希望能把报纸呈到主人家跟前。

    所以,他找了开封城的送水工,让他们待发报纸。

    能够着人专mén送水的人家,想来都不会太差。这些人,也是传播信息的主要途径。

    当然了,中等mén户的人家里,不泛朝廷官员。

    开封城寸土寸金,除了当朝权贵之外,很少有人能买得起住宅。

    便是燕瑛那等人物,所居住的房舍,甚至也比不得高尧卿送给yù尹他们做报馆的宅子。

    总之,李若虚对yù尹独断专行,很是不满。

    如果能推荐朱梦说进报馆,以朱梦说的名望,想必那yù尹也不得不谨慎决断吧……

    想到这里,李若虚不由得连连点头。

    他虽然被赶出了报馆的决策层,可是安排个人物,倒也不难。

    更不要说似朱梦说这等名士,李逸风怎可能会拒绝?

    ++++++++++++++++++++++++++++++++++++++++++++++++++++++++

    yù尹并不知道,他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在午食过后,他和陈东便离开报馆,准备回家换身衣服。

    晚上要去潘楼为徐婆惜捧场,顺便还要叫上杨再兴,否则的话,肯定会被责怪……

    有时候,yù尹真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保姆。

    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要他去cào心,他去费心。

    可不如此,又不成!

    他虽然只是一个白身,可位卑未敢忘忧国,他还是希望能够在未来的靖康,做出自己的贡献。

    “小乙,下一期,该如何写?”

    “嗯?”

    “我是说,这西行记的下一期……”

    陈东兴致勃勃。

    今日得了李若水的夸奖,他热情正高涨,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后面的文章写出来。

    只是,若让他自己动笔,却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

    所以必须要和yù尹商量一下,才能做出决定。而今的陈东,已经不再把yù尹当作一个在马行街上杀猪贩ròu的屠户。自从和yù尹结识以来,他所做的一切,已经超出了陈东的预想。便如今日这免费送报一事,可以说是神来之笔,端地巧妙。

    “下一期,咱们不写西行记。”

    “什么?”

    陈东听了这话,便立刻不愿意了。

    自己正兴致高涨,怎不写了呢?

    “下一期,我想请你写安禄山。”

    陈东听了这话,立刻懵了。

    安禄山,那是唐朝人吧!安史之luàn,陈东怎可能不知道?只是他不明白,写安禄山,和西行记有什么关系?

    看陈东一脸诧异之sè,yù尹笑了。

    “今日这一篇西行记,份量很足……想必这坊巷间,也需要一些时日才可以完全消化。

    若这时候再继续写西行记,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咱们这报馆,最重要的便是执中。如果做的太过,必然会遭人算计,那时候便有二十六郎出面为咱们撑腰,恐怕也难以幸免。所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所以我思来想去,还是感觉不要太过于着急西行记,便吊一下胃口,咱们换个方向?”

    陈东搔搔头,好半天才道:“小乙,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很显然,对于这个脑袋里一根筋的家伙而言,yù尹说的有些过于深奥了。

    沉yín了一下,yù尹道:“盛唐基业,毁于安史之luàn。

    你便只管写就是,最好能写的直白些,让市井中人也可以一目了然……好好写写那安禄山的发家史。我相信,只要你能写出来,自然会有人看出这里面的奥妙。

    嗯,下一篇文章,便叫做‘yù东讲史’,你看如何?”

    “yù东讲史?”

    陈东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他笑道:“虽不知小乙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yào,但想必这‘安禄山’必然有趣。”

    yù尹笑而不语。

    安禄山?郭yào师!

    却不知道这诺大开封城里,又有几人能看出端倪?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