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九三章 声音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九三章声音

    八月十五,中秋。

    天不作美,丑时后下起淅淅沥沥小雨。

    雨不算太大,但却使道路格外湿滑。不过便是下了雨,也无法阻止那些开封府的商贩。

    天还没有亮,开封城mén口,便聚集了许多人!

    已过卯时,燕瑛洗漱完之后,换一身便装,走进厢房。

    桌上,已摆好了草食,非常简单,一碗粥,四个馒头,外加两碟小菜。

    燕瑛而今,已不是开封府尹。四月时,他遭柏台弹劾,说他任开封府尹时办事不力,以至于出现闹市杀人的案件。所谓闹市杀人,便是指罗四六刀劈牛宝亮一事。

    但是在肖堃暗中cào作下,闹市持刀杀人,却变成了闹市甩刀杀人。

    柏台的弹劾,虽令燕瑛被罢黜开封府尹一职,但是并没有能伤到他的筋骨。随后,燕瑛便极为低调,深居简出,甚至不和任何人jiāo集。没多久,他便得到徽宗皇帝重新启用,出任龙图阁学士一职。并且在不久前,顺利坐上了户部尚书的位子。

    说起户部尚书这职务,被许多人窥视。

    比如那户部shì郎唐恪,便对这位子虎视眈眈,甚至不惜重金走太子赵桓mén路,以求可以晋升。哪知道,正是他走了赵桓的mén路,让原本对他还算看重的徽宗皇帝,立刻改变了主意,任燕瑛担任户部尚书一职,也使得唐恪对燕瑛更恨之入骨。

    不过,便恨了又如何?

    谁让他在最关键的时候,站错了队伍!

    燕瑛坐上户部尚书的位置后,却依旧表现低调。

    昨日传来消息,官家今日不朝,也使得燕瑛难得一个早上的清闲。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敲打在屋檐上,发出轻弱的噼啪声响。

    燕瑛在餐桌旁坐下,正准备用饭时,却发现在一旁摆放着一卷纸张。

    他眉头一蹙,便拿起来打开,入眼却是一列大字:大宋时代周刊。在这六个字下面,还有三个略小的文字,写的是‘创刊号’三个字。刊头上有日期:宣和六年甲辰,戊申月甲子日,宜嫁娶、祭祀、祈福。求嗣;忌开市、开仓、做灶、出行。

    燕瑛看罢,顿时笑了。

    “官人,笑甚?”

    说话的是燕瑛的妻子,正好从屋外走进来。

    燕瑛把手中的报纸扬了扬,“李大郎他们不死心,前些时候做那开封邸报蚀了本,而今又nòng出这劳什子大宋时代周刊……不过说起来,这名字听上去倒是比原先响亮。

    而且看着结构,也比当初办得有规矩。

    只是这字……却不知出自何人手笔,颇有飘逸之风,似自成一家,与当世名家不甚相同。”

    夫人闻听,也笑了。

    当初李逸风他们搞的开封邸报,赔得血本无归,可谓尽人皆知。

    “梁溪先生也是,由着大郎他们胡闹。

    这邸报满大街都是,偏他们几个太学生nòng出这一遭来……燕福,这劳什子是哪里来的?”

    mén外一个老家人,忙走进来道:“回夫人的话,这是早间送水的人送来。

    小底也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看上面有字,还以为是有人给老爷,便着人放这边……要不,小底这边拿去扔了?”

    “胡闹!”

    那老家人话音未落,却听燕瑛一声呵斥。

    “这上面有吴老聃的文章,岂是你可以拿去扔掉?”

    吴老聃,是吴革的叔父,也是宋初名臣吴廷祚的六世孙,同时还是当世颇有名望的黄老mén徒。其人不好儒术,喜读黄老之说,在北宋末年,也是极有名望的隐士。

    许多人,甚至包括徽宗皇帝,对吴老聃也是极为尊重。

    燕瑛算不得黄老mén徒,但是对吴老聃的学说,却颇为看重,闻听燕福要扔掉,顿时恼怒起来。不过,他也知道这怪不得燕福,毕竟燕福也不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

    “大郎他们这一回,可真个是搏命。

    连吴老聃都请出来撰文,可见其用心良苦。嗯,这上面说的事情,看着倒也清爽,便是那些邸报内容,也是费了心思,写的颇为清楚。比之那开封邸报,强百倍。”

    燕瑛说着,摆手示意燕福出去。

    他笑呵呵对燕夫人说着,而后又翻了一页过去,把那头版报纸便递给了燕夫人……

    燕夫人确是个黄老mén徒,听说有吴老聃的文章,顿时来了兴致。

    夫fù两人坐在餐桌旁,竟忘了用餐,看着那报纸,读的是津津有味,更不时发出几声莫名的赞叹。

    “咦?”

    燕瑛脸sè突然一变,目光却凝住了。

    此时,他正在翻看副版的内容,确是一篇关于nv直人的文章。

    文章用极其夸张的方式,描述了nv直人的一些生活习xìng和习俗。但最重要的,还是对nv直人军制的解释,以及nv直人生xìng贪婪残暴,杀人不眨眼的事例。对于最后那段文字,燕瑛并没有在意。明眼人一眼便可以看出,那些事例恐怕有半数都是杜撰出来。最重要的,还是那nv直人的习xìng和军制,让燕瑛立刻感受到不寻常的味道。

    对nv直人,朝廷而今是两种声音。

    一种是要防微杜渐,提防nv直人;另一种则是要和nv直人jiāo好,似当年与辽国一般,成为兄弟友邦。这两种意见,而今是争执不停。官家似乎更倾向于和nv直人jiāo好,对于那‘nv直人威胁论’似乎并不放在心上,甚至还在不同场合表达不满。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朝堂上而今做主的,大都是议和派。

    不管是白时中、张邦昌还是御史大夫范宗尹,都赞成和nv直人jiāo好,其中更不泛有人主张,把一些土地让出去,换来nv直人的友谊,从而达到世代友好的结果。

    燕瑛对此,当然不屑一顾。

    可作为徽宗皇帝的宠臣,燕瑛这个时候却必须要站在徽宗皇帝一边。

    所以在朝堂上,燕瑛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沉默寡言,更不会轻易发表任何意见。

    这份文章刊登在报纸的最后面,在这篇文章之前,大都是一些开封城市井风俗的东西,其中更包括了一些小道消息,huā边新闻……比如说某某酒楼的行首sī会情郎啦;亦或者哪家酒楼又增添了新节目,还有新的酒菜,倒是颇让人感兴趣。

    可这一篇nv直人的文章,却突兀的出现在一堆huā边消息当中。

    若普通人,便会把这文章当成一个故事来读,可若有心人,却能够看出其中奥妙。

    燕瑛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这篇文章的背后,又隐藏了什么内容?

    从表面上,你看不出这篇文章有什么máo病。

    这笔者文yù东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用讲故事的方式,把nv直人潜在的威胁陈述出来。便是那些议和派,也奈何不得什么。毕竟这北宋是个言论极其自有,极其开放的时代,人家讲故事,又凭什么说人家居心叵测?可问题是,这篇文章如果传出去,势必会在市井中造成一些bō澜。至少那些百姓,可能会对nv直人生出抵触。

    那么在朝堂上,势必又会引发出一场动dàng。

    “官人,何故不说话?”

    燕瑛蓦地清醒,伸手把燕夫人手中的报纸抢过来,转身就往外走。

    “官人,这下着雨,要去何处?”

    “我要出去走走。”

    “可是……”

    不等燕夫人说完,燕瑛已经匆匆去了内堂。

    燕夫人眉头紧蹙一起,沉yín半晌后,突然把燕福唤来,“燕福,一会儿老爷出去,你跟着他。”

    燕福忙应了一声,匆匆离去。

    燕瑛换了衣服,拿着那报纸便直奔大mén口去。

    燕福手持两支油纸伞,正恭敬的等着他到来……

    “老爷,这是要去何处?”

    “开封城这个时候,哪里最热闹?”

    燕福闻听一怔,忙回道:“这时候最热闹的,怕就是那些早食茶肆……”

    “那么,哪一家早食茶肆人最多?”

    燕福想了想,“若说人最多,怕便是那桑家瓦子的桑家楼。”

    “如此,便去桑家楼。”

    燕瑛说完,从燕福手里接过一支油纸伞,便盯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走出了家mén……

    ++++++++++++++++++++++++++++++++++++++++++++++++++++++

    事实上,在这一天,不止是燕瑛收到了大宋时代周刊,还有许多人也都看到了这份报纸。

    当燕瑛来到桑家楼的时候,发现这桑家楼生意兴隆。

    大堂上,坐满了客人。

    看穿戴打扮,好像都是有些身份和地位的商人和读书人,其中更不泛一些熟人在座。

    燕瑛一进来,便有人与他招呼。

    他顺着声音看去,就见这桑家楼二楼,靠着栏杆旁,坐着几人。其中有一人,燕瑛还认得,却是新任御史中丞秦桧。虽说御史中丞这职务比不得燕瑛那户部尚书之职,可他背后却是柏台,让燕瑛也不敢怠慢,便朝秦桧扬了扬手,走上二楼。

    “会之,怎地恁早?”

    “香燕先生怕不知,自家早有习惯,每日清早,便来这桑家楼早食。

    呵呵,择之想来燕龙图也不陌生,这是子庡,开封人士,乃我好友,而今在康王府勾当。”

    择之,名叫徐处仁,神宗元丰年间进士,除宗正寺丞,太常博士。

    而那个子庡,名叫韩公裔,和燕瑛并不算熟悉。和秦桧徐处仁相比,韩公裔的身份和地位最低。本来,燕瑛没来时,当属秦桧地位最高,不过燕瑛一来,便坐了主位。

    秦桧一眼便看到燕瑛手中的报纸,不禁笑道:“怎地燕龙图也看了大宋时代周刊?”

    “莫非会之……”

    燕瑛一怔,刚开口,却见徐处仁从身旁取出一卷报纸。

    “也不知这大宋时代周刊是何人所办,我和会之来此早食,刚坐下来茶博士便送来这报纸,说是免费,一桌一份。上面还有吴老聃的文章,确是让人眼前一亮。”

    桑家楼,居然如此派送?

    燕瑛眉头微微一蹙,心中不禁又多了分疑huò。

    他正要开口,忽听邻桌有人拍案道:“nv直人忒凶残,竟把这活生生的人杀了做口粮吗?”

    “是啊,以前只知道这nv直人厉害,却不想是这般凶残。”

    “拿人做口粮,与禽兽何异?”

    “直娘贼,这文yù东忒不痛快,一篇文章写了一半,便来个且看下回分解,实在可恶。”

    “是啊,忒不痛快。”

    一干读书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内容,确是大宋时代周刊的最后一篇……

    燕瑛扭头看,却见那几人穿戴,似乎是书院学子的打扮,却不知道,是哪一家书院。

    “会之,这报纸你看了?”

    “嗯,看了。”

    “不知会之有何想法?”

    秦桧笑道:“能有何看法,不过是些书生参照两晋时的史料编写,当不得真……不过这文yù东,的确是用了些心思。至少他对nv直人的习俗和军制,颇为了解。

    想必是和nv直人有过jiāo集,却有些危言耸听,不登大雅之堂。”

    燕瑛听了,却不说话,而是向徐处仁看去。

    这徐处仁生的倒也俊朗,不过犹豫肤sè偏黑,故而又有人唤他徐黑子。他本是应天谷熟人,也就是后世河南省商丘。在大官年间,曾知永兴军,反对童贯强平物价,认为如此一来,会使得商贾不通,反而会造成物价上涨。也因此,他得罪了童贯,险些被贬为庶人。好在其人耿直,便是徽宗皇帝也知,对他颇为赞赏。

    见燕瑛看向自己,徐处仁正sè道:“这文yù东,颇有想法。”

    “呃?”

    “会之以为,其文荒诞不经,有危言耸听之嫌。

    然则我却看到了他内心中的忧虑,他用这篇看似荒诞的文章在提醒,nv直人贪婪成xìng,而今灭了辽人,断然不会就此罢休。我大宋和辽人之间,早晚会有一战。”

    “便因为这一点,便作此判断,恐怕有些不妥吧。”

    韩公裔一直没有开口,突然间说话,却和徐处仁的意见相左。

    燕瑛面无表情,拿了一个包子,要了一口之后,突然笑道:“这馅儿倒是做的好。”

    秦桧道:“桑家楼的包子,的确是有名。”

    “这文yù东是荒诞不经,还是别有用心,单凭这一篇文章,恐怕也难以说的清楚。”

    燕瑛吃完了包子,轻声道:“不过今天这份邸报……不对,是大宋时代周刊的确有些意思。小小一份邸报,却发出了不寻常的声音,我们还是再观察一下后论断。”

    秦桧三人听罢,不由得齐刷刷,点了点头!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