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九一章 1:2:3(二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九一章1:2:3(二更)

    待会儿会有第三更,不过要到零点之后。

    +++++++++++++++++++++++++++++++

    硝酸钾,硫磺,木炭粉末,混合而成之后,被称作黑火药。

    这种火药燃烧时极为激烈,如果在密闭的容器内燃烧,就会产生出大量气体和热量,从而出现爆炸现象。如果单纯以硝和硫磺为主体,忽视炭的数量,所制造出的火药,更多是已燃烧和产生浓烟为主,其爆炸时所产生的威力,自然不大。

    玉尹犹豫一下,轻声道:“凌叔父,何故炭粉忒少?”

    “要许多炭粉何用?”凌振不禁疑惑,“炭粉不过是助其燃烧,要恁多却是浪费。”

    玉尹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凌振,当下道:“叔父何不试一试?

    既然前番试炮失败,那必然是有什么地方出了差池。何不换一种方式,也许能够成功?”

    “这个……”

    凌振犹豫起来。

    这炭粉多寡,其实在他看来,无关紧要。

    若换个人这么劝他,说不得凌振一口唾沫便吐在对方脸上。

    可玉尹这么劝他,却让他不得不认真考虑。的确如玉尹所言,反正失败多次,何不换个方式。

    “叔父,若再试炮,不妨依着一硫二硝三炭粉的方式来做。”

    凌振笑了:“一二三,这倒是忒好记……小乙哥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便试上一回。”

    “叔父,我还有个建议。”

    “说!”

    “而今试炮,有多大个头?”

    凌振想了想,双手比划了一下道:“差不多比婴儿脑袋大一圈。”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叔父按照小乙说的这种方法成功了,能不能把这炮做的小一些。”

    “小一些?”

    凌振只听人说,炮越大越好。

    可是这‘小一些’,那究竟该有多小?

    “比我这拳头小一号变成。”

    玉尹伸出手,也比划了一下,“做小一些,主要是为了方便携带……不求威力如大炮一般,单在小范围里,比如咱们两人这样一个距离能产生效果便足矣……”

    玉尹想的,是后世手雷的用途。

    凌振毕竟是这方面的行家,听玉尹手舞足蹈的解释了一番之后,点了点头道:“小乙的意思,我大抵明白。不过这做起来可不容易!我不知道是否能达到小乙你说的那种效果,也不清楚,能否依照小乙说的制作成功。不过,我会试一试……

    但有个问题,如此试炮,必然要花费良多。

    此前我试炮多是自家出钱,让工匠们做私活……少数几次还成,若次数多了,便有些麻烦。还有,真若如小乙说的那般做炮,怕也无法向军器监交代,少不得又要花销。

    若是少了,自家带可以顶得住。

    可如果依着小乙说的这般,只怕是……”

    牟驼岗御营,隶属军器监专门生成火药和加工皮火炮的一处作坊。

    军器监下属分十大作坊,各司其职,都有不同的分工。似御营这边,每日需上交五百支皮火炮,同时还承担着供应其他两个作坊的火药任务。小打小闹的试炮,军器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果似玉尹那种说法,便是要从根本上改变火药配比,还有制作工艺……这只能在私下里进行,而且需要无数次反复实验。

    这其中的花销……

    哪怕凌振吃了二百人空饷,也有些支撑不住。

    玉尹一听,也不禁眉头紧蹙,“叔父,这般花销,一月需几多?”

    “我这边倒是可以走些门路,也能省些钱两。

    不过工匠那边却需要另行支付,怎地一月也要有二三百贯的花销出来,却不好上报。”

    玉尹闻听,顿松了一口气。

    “若只是二三百贯,小乙拿出便好。”

    还以为要几千贯……若真如此的话,玉尹的确是撑不住。不过二三百贯,虽有压力,可还能撑住。

    凌振诧异看了玉尹一眼,摇头笑道:“小乙真个豪气……既然这么说,那我便着手开始准备。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怕甚功夫!军器监刚下令,要我每日增二百支蒺藜炮和一千支弓火药箭。真若要腾出手来,怕要到来年开春之后,方能进行。”

    军器监的甲仗库,可担负着火器生产的工作。

    按照枢密院所下达的章程,甲仗库每日需生产七千支弩火药箭,一万支弓火药箭,三千支蒺藜炮,三千支皮火炮。此前,御营负担还不算太重,可如果加入这许多工作量,便需要增加工匠,凌振的任务自然也会随之加重,的确是没有时间。

    “叔父,怎地突然多了这许多差遣?”

    军器监每日的产量,有定额,没有特殊事情,并不会增加。

    突然间要求增产如此多火器,那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凌振叹了口气,“说来小乙可能不知,就是前日,你迁居之日,枢密院得常胜军节度使之请,需十万弩火药箭和三十万弓火药箭,以及三万蒺藜炮和两万皮火炮。

    而且那常胜军节度使要的紧,官家便诏谕枢密院尽快解决。

    枢密院又把这事情压在军器监的身上,军器监扭头,便让我等赶工……你想要,这么多的火器,却要在年前交出,所有作坊都不得不赶工,连我这御营也不得幸免。”

    “常胜军节度使……莫非是那郭药师?”

    凌振诧异看着玉尹,“怎地小乙也知道他?”

    不过,凌振旋即释然,“小乙往来无白丁,结交多高士,知道郭药师倒也不稀奇。

    没错,便是那燕山同知郭药师。”

    玉尹心里,蓦地一咯噔。

    这好端端郭药师要这许多火器做什么?

    殊不知,那郭药师自降宋之后,甚得徽宗皇帝所宠信。其人飞扬博湖,为所欲为。燕山知府王安中则是‘不能制,第曲意奉之’。凡是郭药师所要兵械甲仗马匹,一律优先供应。而郭药师有派人在各州做生意,赚取钱财,用来结交权贵……

    凌振叹了口气,“官家待那郭药师甚厚,可此人却是狼子野心。”

    “此话怎讲?”

    凌振轻声道:“我听人说,郭药师的常胜军,全都是‘左衽’装束。

    小乙可知道这‘左衽’装束是什么意思?便是辽人服饰。他而今已归顺大宋,却穿辽人衣装,其心可知。前有燕瑛大人曾弹劾郭药师着左衽,必有异心,却被官家斥责,令其闭门思过。还说什么,郭药师不忘故国,是忠臣……官家要以仁德之心令其臣服,说郭药师绝不会反叛大宋。我听人说了此事之后,真个心冷。

    我有一友,今便在河北宣抚使帐下。

    常胜军而今有兵卒五万,更有乡兵三十万……可是官家却对此人,毫无半点防范。”

    玉尹闻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他大概是知道郭药师其人,但对这个人,并不算太了解。

    听凌振这番话,这家伙简直就是唐玄宗时的安禄山。

    徽宗皇帝这脑袋瓜子,有时候长的也忒奇怪。

    自家帐下也不是没有善战的将领,偏偏却忌惮提防……对一个降将如此放心,还什么以仁德之心令其臣服!这种事情,只可能发生在小说里!一个连衣服都不肯改变更换的家伙,又怎可能真的为大宋效力?这郭药师,也是个三姓家奴的枭雄。

    可是,玉尹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种事连凌振这么一个小小火药局统制都能看清楚,偏徽宗皇帝看不清楚。

    这里面,怕不仅仅是徽宗皇帝的问题,难道这满朝文武,便没有人能够看清楚吗?

    玉尹这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大宋时代周刊第二期的主题。

    也许,应该提醒一下人们,这个郭药师的问题!

    ++++++++++++++++++++++++++++++++++++++++++++++++++++++

    “叔父,何故不见有突火枪?”

    玉尹和凌振谈论许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不是说历史上最早的管状火器,便是出现在宋朝吗?

    可是从目前来看,勿论是那皮火炮还是蒺藜炮,乃至霹雳炮,都不是玉尹所熟知的那种‘火炮’,而是一种更类似用于投掷的炮弹。那么,突火枪在何处?真正的火炮,又在哪里?

    “什么突火枪?”

    凌振一脸茫然之色。

    难道,没有‘突火枪’吗?

    玉尹也愣住了,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前世那残留不多的记忆。

    亦或者说,突火枪还没有出现?

    毕竟是学音乐出身,对这种火器的发展史,玉尹还真是不太清楚。

    突火枪,以巨竹筒为枪身,里面填装火药和子弹。点燃火药之后,子弹从巨竹筒喷射出来,射程约200米左右。这件武器,的确是在宋代出现。但并非是北宋,而是南宋绍兴二年,也就是公元1132年左右。发明者,便是后来的南宋名臣陈规。

    此人曾作《守城录》。

    不过此时的陈规,尚在随州安陆县做县令,而突火枪更不可能出现。

    玉尹足足提前了八年来询问突火枪的事,莫说凌振,便是陈规自己,可能都不清楚。

    “那突火枪,又是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

    玉尹还真说不太清楚。

    “就是一根管子,而后把火药和子弹放入其中,然后点火射击……”

    玉尹绞尽脑汁,费尽心思的向凌振解释‘突火枪’的形状。到后来,他甚至拿起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图形出来。可画出来之后,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突火枪,好像后世的步枪。

    罢了罢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凌振有这个能力做出来便是,如果没这个能力,便只有乖乖等待突火枪的问世。

    凌振看着玉尹画的那张草图,眉头紧蹙一起。

    渐渐的,他眉毛开始舒展开来,脸上更浮现出一抹极为古怪的笑容。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