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八七章 宁从直中取(一)三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八七章宁从直中取(一)三更杨金莲只是个小女人!

    她本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因家里欠了人钱,险些被卖身勾栏。也正是李观鱼当时拔刀相助,替她一家解了灾难,随后金莲为感恩,便嫁给李观鱼为妻。时,李观鱼方中了秀才,却得罪了当地豪强,不得已她便随着李观鱼一路辗转,来到东京。

    内心里,杨金莲渴望被人疼爱,被人关心。

    李观鱼有很多钱,也很疼爱杨金莲。

    可是,在某些方面却又好像忽视金莲,让她感受不到应有的温暖。

    这也让杨金莲,非常难过……

    成亲一年有余,但是却不得和李观鱼亲热几次。

    来到开封,常和六嫂她们一起闲聊,偶尔说及这闺房之乐的时候,金莲总觉怅然。

    李观鱼好是好,但……

    “大官人倒是个贴心的人,难得似他这样,还能如此客气。”

    六嫂喋喋不休,在杨金莲耳边说着。

    却说得杨金莲越发烦躁,下意识用手挡在xiōng前,仿佛有一只大手,正按在上面……

    那种感觉,真个羞人!

    ++++++++++++++++++++++++++++++++++++++++++++++++++++++++

    玉尹匆匆忙和杨金莲分别,直奔观音巷。

    说来奇怪,每次和这个杨金莲见面,总是会闹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来,弄的两人都很尴尬。

    第一次见面,险些便成了潘金莲和西门庆的翻版。

    第二次见面,差一点被泼了个落汤鸡。

    这第三次见面,有……

    玉尹回想起来,觉着总有种哭笑不得的感受。

    不过,等他回到家,这许多事情便已经抛在脑后,不复挂在心上。

    燕奴不在家!

    她一大早便去了铺子,接高世光一家人过来。

    张择端则宅在房间里作画,而安道全却躲在丹房里炼丹。偌大的庭院里,非常安静,只有那暗金听到玉尹脚步声,摇头摆尾从马厩里出来,和玉尹好生亲热一番。

    喂暗金了一些精料,玉尹便上了楼。

    换了身衣服,抄起那口虎出长刀,便噔噔噔走下楼梯。

    答应观音院的三百贯,燕奴一早便送过去了。玉尹整理了一下衣衫,迈步便出去。

    “小乙,方才王敏求来,说今天为十三郎搬家,问你可有吩咐。”

    由于高宠要远行,所以要做个妥善的安置。

    高宠的老娘,原先住在便桥。

    本来倒也方便的紧,可是高宠这一出门,短时间无法回来,便有些麻烦。为了让高宠安心,玉尹让燕奴在榆林巷赁了一处宅子。是个两层的小楼,距离观音巷不过十分钟路程,方便玉尹照看。本来,燕奴是想把这房子买下来,却被玉尹阻止。

    玉尹情愿一个月六贯九十三文足赁下房子,也不愿意出钱购买。

    原因?

    玉尹心里清楚。

    这时候在榆林巷买一幢房子,少说也要七八百贯。

    可是用不得一年,那房子必然贬值,到时候岂不是赔得血本无归?

    与其这样,还不如留些钱,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收买一下人心,比如偷偷打造一些兵器,到时候也能派上用场。暗地里,玉尹已找了游铁,请他打造二十口朴刀,供屠场刀手练习。sī自配置兵器,是犯禁的事情,可为了以后,却不能不提前准备。

    杨再兴需要一杆好枪,也要着手准备。

    此外,他精于射术,甚至不逊sè于王敏求。

    在征得燕奴同意后,玉尹便把将《八闪十二翻》中,关于射术的口诀传授给杨再兴。

    玉尹没有射箭的天赋,所以也没有特意练习。

    这射术留在自己身边,始终是个浪费……与其这样,倒不如传授给杨再兴。反正从江湖辈分上说,杨再兴的师父张进,还是周侗的师弟,传给杨再兴,倒也无妨。

    所以,还要一张好弓。

    这些都需要大笔的花销,玉尹又怎敢乱用钱两?

    “我知道了!”

    玉尹回了安道全一声,便走出院门。

    出观音巷,转第二甜水巷,上榆林巷一拐弯,便到了观音院的山门。

    山门紧闭,寺院里也颇为冷清。玉尹上前叩响山门,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有僧人出来。

    那僧人,确是昨日得了玉尹赏钱的僧人。

    见玉尹之后,那张脸顿时笑出了褶皱,活似一朵盛开的菊花。

    “大官人怎来的忒早?”

    “长老,敢问智深长老在吗?”

    “在,在,在……大官人只管找他便是。”

    想来这僧人,是得了住持长老智真的叮嘱,忙不迭便回答道。

    玉尹朝那僧人道了谢,错身而过的时候,又使了一锭碎银子在那僧人手中,令他顿时眉开眼笑。

    观音院里,非常安静。

    那广场上香鼎中,轻烟袅袅。

    玉尹讨了三炷香插在香鼎中,算是礼佛完毕。

    见庙礼佛,是他前世家乡的一个习俗。虽说那时候这信仰已不复存在,可这习俗却一直延续。

    况且,今日来观音院,却是向人求教。

    必要的礼数还要遵循,便使了钱,一样不能废掉。

    穿过中堂,直奔后院的菜地。

    当玉尹来到菜地的时候,却发现那菜地上的青菜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块光秃秃的荒地。禅房的门,还没有更换,站在屋外,可将禅房的摆设一目了然。

    那禅房里,竟然空无一物。

    一张蒲团上,端坐着一个僧人,正一手持手珠转动,一手拿着木鱼槌,口中念念有词,隔一会儿,便会敲击一下身前的木鱼,一派宝相庄严,令人顿生敬服之心。

    直到此时,玉尹才看清楚了智深长老的模样。

    昨日光顾着和这位智深长老交手,却未能看清楚他的长相。

    此时凝神看去,就见这位长老生的一张极英武的面容,牛山濯濯。颌下一部短髯,更衬托出他豪壮之气,浓眉大眼,狮鼻阔口,便手持佛珠,却不掩身上豪气。

    玉尹停下脚步。

    他知道,这位智深长老知道他的到来。

    可他正在礼佛,却让玉尹感觉有些坐蜡,是否该进去呢?

    深吸一口气,玉尹正要开口,目光却突然被门旁的一行字所吸引。那字,写的忒难看,但又让人有一种铁笔银钩的感受:刚易折,柔易曲!

    这行字,显然是才写没多久,甚至还有地方墨迹未干。

    这一行字,是写给玉尹看得。

    刚易折,柔易曲?

    什么意思!

    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其实并不难懂。

    刚易折,太过刚强则容易折断,若太过柔软,则会失去原有的味道。玉尹相信,鲁智深写这六个字,必然是有他的用意。可这一时间,玉尹却想不出一个道理。

    这,算不算是鲁智深的一个考验?

    玉尹,一下子愣住了……

    ++++++++++++++++++++++++++++++++++++++++++++++++++++++++

    鲁智深依旧端坐屋中,木鱼声声入耳,梵音阵阵。

    玉尹则闭上了眼睛,思索着眼前这六个字中的含义。他相信,这六个字,和他今天的来意一定有关系,可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却一时间没有任何一个头绪出来。

    这不仅仅是做人,更牵扯到玉尹日后的发展。

    就在他思忖时,忽听从禅房中传来一个洪亮声音:“刚柔之道,存乎一心。

    刚中有柔,柔中有刚,若而取其一,你当取哪个?”

    二取其一?

    这是个二选一的命题!

    玉尹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悟,二话不说,迈步便往屋里走去。

    他骨子里带着骄傲,不愿折腰屈膝事权贵。

    重生以来,生活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做出改变,于是变得圆滑许多。可是鲁智深却要他二选一,分明是告诉他,在有些事情上,想要保持平衡,根本就不可能。

    “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玉尹大声回答,迈步便要闯入禅房。

    木鱼声戛然而止,梵音消失。

    鲁智深大笑一声,也不见他动作,猛然长身而起,跨步向前,抡起木鱼便砸向玉尹。

    这个时候,玉尹有两个选择。

    或是咬着牙迎头而上,或是闪身躲避。

    他没有犹豫,虎出长刀锵的发出一声龙吟,拔鞘而出。

    只听铛一声巨响,木鱼和虎出长刀撞击一处,从那沉甸甸木鱼上传来的巨力,一下子便崩开了玉尹的长刀。若换在以前,玉尹必然会错步闪躲。可这一次,他却没有半点退让的念头,跨步一个旋身,长刀带着一道光弧,呼的便又劈了出去。

    铛,铛,铛!

    接连三声巨响,玉尹硬生生和鲁智深碰撞三次。

    鲁智深先前那股子狂野,一往无前的势子顿时被玉尹生生打断,竟未能走出禅房。

    “哈哈哈……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这便是你的选择吗?”

    玉尹硬撼鲁智深三木鱼之后,那股子巨力,震得他脑袋瓜子发懵,耳根子嗡嗡直响。手臂好像不再属于他的一样,完全失去了知觉。他不得不退后三步,喘着气,向鲁智深看去。方才三刀,可说是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让他难以为继……

    “洒家便在这里,若你能进的禅房,便算你赢。”

    进禅房?

    其实有很多种办法!

    可是,玉尹方才选择了‘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却使得他只有一条路可选。

    那鲁智深站在禅房门口,恍若一尊金刚。

    玉尹咬着牙,直勾勾看着鲁智深,依照着大力金刚护体神功运转体内那口真气,手臂渐渐恢复了知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他似乎有点明白鲁智深的意思。

    当下口中发出一声咆哮,跨步上前,虎出长刀呼的抡起,向鲁智深恶狠狠劈去……!。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