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八零章 沧海一声笑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家中又起战争,吵得脑壳疼。

    第一更先奉上,实在不知道能否写出第二更和第三更。

    如果真个写不出来,便明日补上。

    ++++++++++++++++++++++++++++++++++++++++++

    燕奴取来一支嵇琴,递到玉尹手中。

    说起来,也有许久未见玉尹使琴,虽然心里面很想听,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

    而今,玉尹要使琴,燕奴自然高兴。

    却见玉尹接过嵇琴后,便惬意而坐,调好了琴弦,拿起弓子,闭上眼睛。

    如此良宵美景,却该使个什么曲子来?

    玉尹思忖良久,突然嘴角一翘,嵇琴陡然间发出一声幽幽叹息,令得庭院中切切sī语声,顿时止息,换来却是一片宁静。

    那琴曲,旋律流畅,浑厚如歌。

    在这庭院中,不泛好音律者,或许称不得大家,但也深得三昧。

    便比如高尧卿,他人虽有些纨绔,但大抵上有真才实学。当琴声一起,他便愣住了,回身轻声道:“二十六郎,可听得这曲子?”

    朱绚摇摇头,“自家只听得好来,却不懂其中奥妙。”

    “这曲子,莫不是小乙新作?”

    高尧卿嘀咕了一句,便聚精会神聆听。

    而李逸风等人则兴致勃勃,随着那曲子节拍而走。

    李若虚和徐揆,可说是久闻玉尹嵇琴第一之名,但却未能真正领教过。而今玉尹当面使来,让两人也是耳目一新。不过,他二人和高尧卿一样,心中满是疑huò。

    “九儿姐。这是甚曲子来?”

    赵多福忍不住问道。

    燕奴苦笑摇头,“若妹妹都听不得奥妙。自家更听不出来。”

    “人言小乙在音律一道。有生而知之本领。

    今日方知,此言不假……前些时候才聆听小乙作那《鸥鹭忘机》,却不想今日又听得新曲。”

    朱璇压低声音,和朱凤英说道。

    玉尹此刻使的正是后世民国时期二胡大家刘天华所创作的《良宵》一曲。这曲子原本是刘师在除夕之夜。与学生、友人欢聚一堂时的即兴之作。当时刘师受气氛感染,即兴而作。一边拉琴一边记谱,便有了后世享誉近百年仍经久不衰的二胡独奏曲,更被列入二胡十大名曲之一。其地位仅比那《二泉映月》稍逊sè。

    良宵一曲。单一、抒情、清新、明快,更让人生出怡然自得之感。

    玉尹使出这一曲,正好和眼下的气氛相和。

    他拉着曲子,下身稳若磐石,巍然不动,上身却在不停摇摆。更晃着脑袋,整个人都好像沉浸在那乐曲声中。上把演奏完毕。曲调一变,却变成了中把演奏。

    那旋律更加明亮,更富有jī情,玉尹也随之站起身来。

    朱凤英诸女趴在窗台上,听得如痴如醉。

    而庭院中,便是高尧卿和朱绚等人,也纷纷随着玉尹起身,不停的鼓掌叫好。这《良宵》一曲,共分为三段。其中第三段的下把演奏,更是整首曲子的**所在。

    旋律变得无比昂扬,华彩多姿。

    便是高尧卿,也忍不住随着那乐曲而跳出来舞动,引得一阵阵欢笑声。

    玉尹也笑了,他猛然把曲调一转,复又回到上把演奏的模式。一曲良宵重又循环,只是这一次,玉尹多了许多花招,忽而上把,忽而中把,忽而下把……把那曲子演奏的变幻莫测,但其中那欢快的旋律却始终不变,而且更多了起伏跌宕,令众人同时喝彩。

    “九儿姐,我们也下去跳舞吧。”

    赵多福有些忍耐不住,拉着燕奴央求。

    燕奴在犹豫一下后,便点了点头。她抱起小紫萱,随着赵多福等人跑下楼,便在那略显空旷的厅堂中旋舞,更发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把那气氛推到了**。

    玉尹兴奋了!

    似乎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真个这般快活使琴。

    在一曲结束之后,玉尹却意犹未尽,便走上前端起一碗酒,咕嘟咕嘟一饮而尽,而后把那酒碗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而后弓子一颤,嵇琴再一次发出悠长亮音。

    自重生以来,虽则只半载光景,却经历无数风bō。

    从苦苦挣扎,到而今家业小成,玉尹总算是站稳了脚跟……

    可在这期间,却发生了多少事情?遇到了多少人?

    郭京、罗一刀、罗德、余黎燕……还有眼前这诸多好朋友在,都让玉尹感慨万千。

    在众目睽睽注视下,他突然放声高歌。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jiāo。

    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一襟晚照。

    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这一曲《沧海一声笑》,几乎是用吼出来的。虽说曲词并不算太美,甚至有些白话,可是却唱尽了大气磅礴。曲调非常简单,却又暗合了古曲韵律……一首曲子可谓一泻千里,畅快淋漓。玉尹的嗓子并不算太好,却偏偏合了那份畅快的豪情。

    刚开始,高尧卿等人都觉得,玉尹这词曲有失水准。

    但是听着玉尹的歌声,xiōng中却翻涌起无尽豪情,到后来,竟忍不住随玉尹放声高歌。

    沧海一声笑的词很简单,曲调也不复杂。

    只吼了两回,所有人便都记下了歌词,随着一同歌唱。

    便是陈希真这等好江湖,也能感受到其中那份豪迈。竟涨红了脸,起身一同高歌。

    眼看着一帮子男人好像发疯了一样歌唱,赵多福诸女都愣住了。

    许久,柔福帝姬幽幽道:“九儿姐好福气。小乙如此才情,怕这开封府中。也难有人比。”

    燕奴闻听。顿时笑了!

    她下意识tǐng了tǐōng膛,脸上lù出骄傲之sè。

    ++++++++++++++++++++++++++++++++++++++++++++++++++++++++

    玉尹喝醉了!

    他记不得究竟喝了多少酒,也想不起来最后所做的事情。

    反正第二天醒来时,只觉口干舌燥。嗓子眼里好像冒火一样,更有一种嘶哑的疼痛。

    喝酒误事。

    玉尹拍了拍额头。坐在áng上犹自发懵。

    一旁桌子上,摆放着一碗水,他下了áng走过去。端起碗来把水喝了个精光之后。才算是舒服了一点。看房间里的摆设,倒也不算陌生,是他书房的摆设。靠着房屋一角,是一张红木琴桌,上面还摆放着那张枯木龙吟古琴。两支嵇琴放在古琴旁边,其中一支的琴弦。已经崩断。玉尹依稀记得,那是他昨晚使琴使得兴起时。令琴弦断裂。可是这具体的过程,却又一点都想不起来。

    喝多了,真个是喝多了!

    他走到铜盆旁边,里面盛着清水。

    旁边还摆着牙刷和青盐,玉尹洗漱了一下,从房间里走出来,顺着楼梯来到大堂。

    堂上,还残留着昨夜狂欢的痕迹。

    燕奴正在打扫庭院,见玉尹走出来,她噗嗤笑了,“小乙哥酒醒了吗?”

    “啊,是啊,醒了!”

    “粥水已经做好,小乙哥且坐,奴这就取来。”

    燕奴说着话,便走去了厨房。

    而这时候,安道全从厢房里出来,看着玉尹的目光,也显得极为古怪,眼中带着一抹诡异笑意。

    玉尹在矮桌旁坐下,安道全也过来了。

    “小乙,从明天开始,便要准备药浴。”

    “啊?”

    “我已经为你调配好了新的强筋壮骨散,还有这内壮丹,正好可以配合你而今的状况使用。不过这内壮丹的材料,比先前那强筋壮骨丹要贵许多,而且需要丹火炼制,非常麻烦。我算了一下,这内壮丹要配合你突破第四层功夫之后使用,差不多需要一千贯的花销。你准备一下,回头我要去药房为你寻找药物……”

    “呃,此时安叔父与九儿姐说便是。”

    安道全脸sè突然一变,突然压低声音,“未曾想,小乙居然如此胆大。”

    “什么?”

    “我是说,你昨晚居然拉着柔福帝姬跳旋舞,还把她给抱起来……”

    玉尹先是一怔,旋即jī灵灵打了个寒蝉,“安叔父,你可不要胡乱说话。”

    “自家哪里乱说,不信你问九儿姐?”

    燕奴端着两碗麦粥走过来,正好听到安道全的话,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九儿姐,我真个抱着帝姬旋舞?”

    “抱着倒是没有,不过拉着手旋舞却是真的……不单是多福,还有十八姊和凤英妹子,也都拉着一起旋舞来着。嗯,倒是抱了小紫萱,但大体上并没有太出格。”

    拉着公主跳舞还不算出格吗?

    玉尹看着燕奴,苦笑连连。

    “她们,没有不高兴吧。”

    “那倒是没有,走的时候都非常开心……对了,高衙内今早派人过来,让奴通知你说,十五过后,便开始授业,地点便是那下桥园……小乙哥,你又要授甚业来着?”

    “呃,便是衙内之前说的那个黄公子。”

    安道全喝了口麦粥,吃了一口小菜,蹙眉道:“可我怎地便想不起来,朝中有哪位大人物姓黄。”

    “这个……”

    玉尹不知该如何回答。

    连安道全都不知道的人物,莫非别有蹊跷?

    反正玉尹总觉着,这里面似乎有什么诡异之处。

    “还有,二姐之前有说,她可以帮忙在汤yīn老家为咱寻两个下人。

    奴思忖着,既然是二姐介绍,想来也是可靠,便应下了!估计这两日便会过来……到时候小乙哥还要与肖押司说一声,也好更换户贯,否则又是一场麻烦事情。”

    “我知道了!”

    “另外,柳大官人说,他准备在八月十九动身,小乙哥要带什么东西,还要早作准备。”

    玉尹蓦地想起来,昨日和柳青说过的事情。

    他连忙把那麦粥三两口喝完站起身,“如此,我便去和十三郎商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