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七七章 贵客(二)二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陈希真的确是个名满江湖的大侠。

    论功力,已达宗师之境,可算得是真正高手。然则,这功夫练得再好,也不过凡人。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这是亘古难变的思想。在陈希真眼中,便是功夫再好,也抵不上官家赐予的荣耀。他不是个官mí,但骨子却存着入仕的向往。

    可惜终其一生,也未得一官半职。

    不过,要说对朝廷的忠诚,陈希真不逊sè于任何人。

    听得柔福帝姬等人也在,陈希真先前那股子洒脱劲儿,一下子减少许多。

    在走进庭院的时候,还整理了一下衣冠。一个老江湖都如此,更不要说齐龙腾父女。

    三人小心翼翼进得院子,本来玉尹要他们上座,陈希真却不肯同意。

    且看那上座的都是什么人?

    李逸风、高尧卿、朱绚等一干衙内坐在那边。

    次席则是一帮太学生,还有安道全凌振这些人落座。再往下,则是肖堃等一干开封府的胥吏。

    小乙,真个成了气候!

    不过若非如此,他又焉能闯下这么大的基业?

    本来陈希真是想要和肖堃等人一起坐,但是被玉尹死活给拉到了次席上。

    这席上,还有安道全和凌振两人。

    当陈希真做好之后,安道全突然笑道:“陈大侠,多年不见,你这精神可越来越好。”

    “你是……老安?”

    陈希真一下子没能认出安道全来,不过随着安道全捻须而笑,他猛然想起了安道全的来历。心中自然又是一番惊喜交加,拉着安道全的手,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好像一下子明白了,玉尹何以进境迅速。

    有这老家伙在。玉尹有如此进境,似乎也不算奇怪。

    也正是因为安道全的存在。陈希真不再那么拘谨。

    燕奴拉着紫萱上了楼。而齐龙腾则溜溜做到了角落的酒桌上。这一桌上的人,都是玉尹的老兄弟。杨再兴高宠,张二姐夫妻等人都在这边,也让齐龙腾少了许多压力。

    随着时间推移。午时到来。

    酒菜纷纷上了桌,人们也渐渐的都放开来。

    高尧卿和朱绚两人。讨论起朱璇的那支鞠队,兴致勃勃。而李逸风吃到了一半,便跑到陈东等人的桌上。说起了那大宋时代周刊的事情。陈希真和安道全也没在意旁边的太学生。谈论往事,好不感慨;至于凌振父子,则溜到肖堃等人桌上。

    在安道全那一桌,一帮子太学生坐在那里高谈阔论,实在有些难受。

    倒不如坐在肖堃这边舒服,至少从品级上。凌振是这一桌子客人中地位最高的一个。

    玉尹端着酒杯,忙里忙外。与人吃酒。

    只不过,当他再端酒与那些观音巷的街坊们邀酒时,那些个街坊都显得是战战兢兢。估计玉尹在这边,他们也感觉不习惯。所以玉尹敬了一轮之后,便准备返回院子里。

    “小乙,吃惊怎地不唤我来。”

    巷子口又来了几人,为首的正是柳青。

    而在柳青身后,则是牛皋和柴霖两人。

    玉尹忙上前招呼,把柳青等人引入院中。

    在他们背后,却又留下一阵子的窃窃sī语。

    “刚才那胖子是谁?怎地有些面熟?”

    “是啊,自家也觉着有些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珍宝阁的东主?听人说,那珍宝阁可是富可敌国,他们那东主更是手眼通天。”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小乙哥的客人,怎会没有来头?”

    经过先前一连串的震撼,观音巷的街坊们,也都麻木了!

    柳青说起来,也算是比较低调的人,单从明面上的财富而言,甚至可能连潘楼背后那夷州商人司马静都不如。可是,这开封说大很大,说小又很小。柳青虽说低调,但也算得上开封府能排的上名号的富翁。更重要的是,这家伙真个手眼通天,结交的都是当朝权贵。所以表面上看他甚至连过江龙司马静都比不上,可实际上,如果没有李师师这么一层关系在,柳青分分钟可以把司马静赶出东京。

    当然了,两人也没什么矛盾和冲突,柳青也不至于跑去对付司马静。

    进了院子,当柳青看清楚那院子里的客人时,也是大吃一惊。

    当听到玉尹说,那楼上还有个柔福帝姬和太子妃的妹妹时,柳青更表现的小心翼翼。

    高尧卿似乎认得柳青,把他拉到了席上。

    “柳胖子,先前我要你为我找的那西域美酒,这都过去小半年了,怎地还没消息?”

    柳青是连声告罪,“衙内勿怪,西域美酒不难寻来,只是而今那八拉沙兖正动dàng不安,所以实在是不太安全。我本来还打算下月走一趟西域,为衙内操办这事,哪知道回鹘西州而今乱的紧,听人说辽人余孽闯入西州,把高昌回鹘打得狼狈而逃。连带着八拉沙兖那边也受了牵连,这路途上上真个凶险,小底只得作罢。”

    “辽人不是被女直人败了吗?连耶律延禧都成了俘虏,哪里来的余孽?”

    朱绚一旁听了,忍不住询问起来。

    玉尹听到回鹘西州,顿时警惕,也赶紧凑上前来。

    柳青搔搔头,笑道:“这个,自家却不太清楚。

    只是小底在西州的人传来消息,说是那耶律延禧有一个女儿,名字叫……叫耶律余什么来着?”

    “耶律余里衍?”

    “啊,就是这名字,怎地小乙也知道?”

    柳青诧异向玉尹看去,却不想玉尹心里一动,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小乙,小乙……”

    “啊,怎地!”

    玉尹回过神来,却见朱绚和高尧卿也都正好奇看着他。

    柳青问道:“我是说。小乙怎知道耶律余里衍?”

    玉尹愣了一下,眼珠子一转。立刻回答道:“这有甚稀奇。前些时候盛传耶律延禧被女直人大败,这瓦子里的讲史先生可是编了许多故事,其中便有人提过这名字,说这耶律余里衍是耶律延禧的女儿。还是劳什子蜀国公主什么的……当时也是觉着这名字古怪,所以便留了心。我不禁知道耶律余里衍。我还知道耶律敖卢斡,耶律雅里,耶律习泥烈。”

    “讲史先生说的?”

    柳青搔搔头。笑着道:“看起来。开封的瓦子里,还真存着那有见识的人。”

    “休得废话,快说那西州怎地?”

    玉尹说的是理直气壮,倒是让朱绚和高尧卿都没了兴致。

    柳青连忙告罪,低声道:“听说那耶律余里衍进了西州之后,拉拢了八拉沙兖的同宗。联手夹击西州回鹘人。加之那西夏国也暗中支持,回鹘人眼见着就要顶不住。

    我看。除非是女直人出兵,回鹘人才能有喘息之机。

    不过而今可敦城被汪古人得了手,女直人便是要对西州用兵,也颇为麻烦……

    西州早晚会被那个耶律余里衍拿下,可如此一来,小底在西州多年经营的基业,怕就要没了。这些日子,小底也正在为此发愁,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眼下这麻烦事呢。”

    很显然,高尧卿和朱绚对柳青的难处并不放在心上。

    听柳青这么一说,顿时没了兴致。

    “大官人,这西州的商路若是出了麻烦,你又要如何是好?”

    玉尹关心余黎燕,忍不住低声问道。

    柳青愣了一下,喝了杯酒,苦笑道:“能怎地,只能另想门路。

    而今西州正乱,辽人和回鹘人之间尚未决出胜负,所以自家也只能暂时冷眼旁观。等西州局势稳定一下,再派人过去打点便是。反正这买路钱怕是少不得,运气好时,找对了人便轻松些;若运气不好,找错了人,便准备破财免灾,难不成还放弃这条商路?自家自祖父开始,便经营西域商路,已有三代,断不可放弃。

    不过呢,现在没甚机会,还是再等些时候。

    我打算走一趟太原府,顺便探探漠北商路……实在不行,便去西夏走一遭,说不得还能找些路子来。天晓得西州这一乱,会乱到什么时候,也是颇有些头疼啊。”

    柳青一边说,一边叹气。

    可玉尹这眼睛却一亮,“怎地大官人要去太原府吗?”

    “是啊!”

    “说起太原府,自家倒是有些朋友。

    我家本有一位世交,名罗四六,之前犯了事,刺配太原府忻州。他有个儿子名叫罗德,虽他一同去了太原,不想却得了忻州团练使季霆的看重,而今在那边做书记。

    此外,我那边还有一个朋友,也颇有脸面。

    正打算带些东西过去,只苦于找不得机会……若是大官人去太原府,便顺带捎一程如何?我这边还可以写封书信于罗大郎他们,说不定还能给大官人一些关照。”

    柳青顿时大喜。

    他常年走西域,说实话对漠北一路并不熟悉,太原府更没什么熟人。

    按照玉尹的说法,他在那边的朋友似乎颇有门路,若真个如此,倒是能事半功倍。

    “小乙真个自家福星,此次若能开漠北商路,便与小乙平分则个。”

    玉尹微微一笑,也不客气,便受了柳青这一番言语。

    他刚要把高宠喊过来,忽听院子外面有人喊道:“丰乐楼白世明,前来为小乙哥道贺!”

    丰乐楼,白世明?

    玉尹听到这名字先愣了一下,旋即起身向外看,却见一个青年正迈步走进了院子。!。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