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七六章 贵客(一)一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七六章贵客(一)一更

    不过是乔迁新居,怎地连帝姬都被惊动了?

    yù尹可不认为,他和柔福帝姬有多大的jiā之前虽说见过一面,可是却没说过几句话。而且相隔那么久的时间,yù尹甚至已经有些记不太清楚,柔福帝姬的样貌。

    正疑huò时,观音巷的巷口,却已经出现了一群人。

    为首的那个娇小玲珑的少nv,正是柔福帝姬赵多福。而在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少nv,其中一个yù尹还见过,便是之前在下桥园和黄公子扑鞠获胜的那个小姑娘。

    叫什么来着?

    yù尹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只依稀记得,那小姑娘好像姓朱,还是那个黄公子的姨娘。

    除此之外,yù尹对那朱姑娘是一点认识都没有。

    “怎地她也来了?”

    “谁?”

    “十八姊。”

    “啊?”

    十八子不是李吗?

    yù尹扭头看了一眼李逸风,“大郎休要胡说,哪个十八子?”

    “不是十八子,是十八姊,姊妹的姊……”

    李逸风正解释着,却见柔福帝姬已经摆着手,朝yù尹招呼:“小乙小乙,还不来迎我?”

    yù尹这才醒悟过来,忙快步上前,来到了柔福帝姬身边,侧着身子唱了个féi喏道:“未知帝姬前来,有失远迎,还请勿怪。”

    “嘻嘻,我今日出宫玩耍,刚出了东华mén便听说小乙乔迁新居。

    也是一时兴起,才跑来这边讨杯水酒吃,小乙何罪之有?只是我来的匆忙,却没有礼物与你。对了,我这里有一副青纹,本打算与老师的,便送给你做礼物吧。”

    说话间,赵多福便把一副用蜀锦做成的弦囊,塞到了yù尹手中。

    观音巷中,鸦雀无声。

    方才还高谈阔论的众人,这时候都张大嘴巴,目光有些呆滞。

    巷口外,有十几个男子,身穿便服徘徊。想来是赵多福的shì卫保镖,得了赵多福的警告,才没有跑进来驱赶这观音巷的百姓。yù尹没有客气,把青纹琴弦收好!根基他对赵多福的一点了解,这是个内心里很单纯率直的小nv孩儿,没甚心机。

    若是不收,她定然不快。

    既然来做客,便收了也无妨。

    倒是站在赵多福身后的朱姑娘笑了,“小乙,又见面了。”

    “啊,朱姑娘好。”

    “嘻嘻,上次你出的那个主意甚好,自家回去之后,便组了鞠队,而今正在cào练。对了,若是有空,便来指点则个……我听说谌……黄谌那个家伙也组了鞠队,还请了劳什子黄如意范老儿做教头。嘻嘻,下次你定要帮我,赢了黄谌才好。”

    yù尹听了,连连答应。

    “对了,这是我妹子朱凤英,听说小乙你使得好嵇琴,所以跑来凑热闹。”

    朱姑娘指着身边那个眼眉儿和她颇有些相似,但似乎又比她小了些的少nv介绍道。

    “是啊是啊,小乙当初在马行街使的嵇琴真好,今日乔迁,是否也会使上一回?”

    朱凤英看上去也是个没心机的,满眼期盼问道。

    yù尹一怔,便笑道:“且先入座,入座再说!”

    他忙侧身让路相请,赵多福等人也不客气,迈步便往院子里走。

    “封况。”

    “哥哥吩咐。”

    “再去潘楼加定二十桌酒菜,顺便找些桌椅,摆放在巷口处,莫要怠慢了shì卫哥哥。”

    封况闻听,忙跑去安排。

    yù尹急急忙忙追上赵多福等人,走进了庭院中。

    呼!

    就在赵多福等人身形没入庭院的一刹那,观音巷里,传来一连串的长呼。

    “刚才那个,真是柔福帝姬?”

    “应该是吧……小乙便是胆子再大,也不至于找人假扮柔福帝姬这般过分。这若是传扬出去,少不得是杀头的罪名。看刚才那些人的气度,也不会是普通nv子。”

    “嘘,没看那巷口的哥哥们吗?

    刚才我留意了一下,那些哥哥们可都带着家伙。若是普通人,怎可能如此招摇?依我看,那些哥哥们,说不得便是御龙骨朵子,是保护柔福帝姬的shì卫,大家多小心。”

    “你莫说,刚才柔福帝姬身后那nv子,我可认识。”

    “哪个?”

    “便是那个朱璇……那是武康军节度使的nv儿,太子妃的亲妹妹。

    先前那个朱绚,还算不得朱府嫡支。要说嫡支,还是方才那朱璇和朱凤英两个nv子。我家一个亲戚,便在武康军节度使府上当差。有一次我去找他,见过两位姑娘。”

    “如此说,那真是柔福帝姬?”

    周围众人,顿时哑然。

    好半天,只听一个老者捻须笑道:“早便说过,小乙非池中之物,你们还不相信。

    当初小乙辞了太乐署博士时,你们一个个还编排小乙。老夫早知道,小乙有大前程。若真个当了那劳什子博士,才是真的耽搁了前程。好,好,好!当浮一大白。”

    老人话音未落,顿时引来周围一阵嘘声。

    当初说小乙没出息,一辈子就是个杀猪唱曲的那个人,好像便是你老人家吧……

    不过老人恍若未觉,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这可是正宗的皇都chūn,在潘楼要七八十文才一小壶,今日怎地也要喝他个痛快才是。

    +++++++++++++++++++++++++++++++++++++++++++++++++++++

    赵多福等人进了庭院,最先慌张起身的,便是高尧卿和朱绚两人。

    “十八姊怎地来了?”

    “咦,偏你来得,我便来不得?”

    朱璇凤目圆睁,吓得朱绚立刻闭上了嘴巴。

    至于高尧卿,见柔福帝姬也来了,赶忙上前见礼。

    直到这时候,庭院中的其他人才nòng明白了这三个nv子的来历。先前尚能居于偏席的肖堃,立刻悄悄起身,往角落里的桌子边上一缩。有这些人在,他今日还真就坐不得上座。

    这时候,燕奴也下来了。

    听yù尹介绍之后,把燕奴也吓了一跳。

    她胆子虽大,可也要看人。眼前这几个nv子,却真个是皇亲贵胄,燕奴如何不惊?

    倒是赵多福全无半点机心,上前拉着燕奴的手,“姐姐好漂亮。”

    把个燕奴惊得,差一点停止了呼吸。

    眼见这几位在院子里,酒宴恐怕是开不得了……yù尹索xìng招呼了两个刀手,抬了一张桌子上楼。又让人把酒菜奉到二楼上,燕奴陪着柔福帝姬等人上楼吃酒。

    这几人离开,院子里的气氛,总算是缓和许多。

    朱绚拍着xiōng口,一副纠结模样,“小乙,你怎地和我十八姊认得?”

    “这个……还要亏得衙内。”

    高尧卿忙摆手道:“自家虽介绍与你,却没说过她是何人。

    便是自家摆酒,十八姊也未必会赏脸……小乙,你真个该死,和柔福帝姬有如此jiāo情,居然也不知会我。这下倒好,方才连礼物都未能奉上,真个是失了礼数。”

    一帮人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数落yù尹,却把个yù尹数落的苦笑连连。

    拜托,我和她们也不熟!

    和柔福帝姬,和朱璇都是一面之jiāo,那个朱凤英,更是第一次见……

    可这话说出来,谁又会相信?

    若真个是一面之jiāo,柔福帝姬她们怎会前来?

    高尧卿捶xiōng顿足,连声道jiāo友不慎。而朱绚则端正坐在席上,一副乖孩子的模样。

    “那十八姊究竟是……”

    “你真不知道?”

    李逸风疑huò的看着yù尹,轻声道:“十八姊据说,已经被内定为太子贤妃,和太子妃效娥皇nv英之事。不过如今还没有说出去,据说太子似乎对此也不甚兴趣。”

    朱璇,也要成为太子妃?

    yù尹愣了一下,下意识抬头向楼上看去。

    却不想那楼上朱璇正好探头出来,和yù尹目光相触,立刻欢笑着朝他挥手。

    yù尹笑了笑,而后转过身来。

    什么太子妃,其实就是个不懂事的nv孩子而已。

    “武康军节度使一mén三nv,真个好福气。”

    “此话怎讲?”

    “方才那朱凤英,据说被官家看中,打算许配给郓王殿下。”

    yù尹顿时哑然,一mén三nv……莫非那朱桂纳,要效仿独孤信不成?

    正思忖着,外面又传来了一声呼喊:“御拳馆天字房供奉陈希真陈大侠前来道贺。”

    陈希真也来了?

    yù尹吃了一惊,忙冲楼上喊道:“燕奴,快随我迎接陈师叔。”

    燕奴忙应了一声,匆匆从楼上跑下来。

    两人出了宅mén,陈希真一行三人,已经走进了观音巷。

    陈希真在前,齐龙腾在后,紫萱则拉着陈希真的袖子,颇为乖巧的跟随。

    yù尹和齐龙腾并不陌生,暗金还有那三匹马所用的jīng料,都是由齐龙腾一手cào持。

    陈希真走过来,表情凝重,“小乙,怎地巷口有许多御龙骨朵子直?”

    “啊?”

    燕奴忙轻声道:“便是柔福帝姬的shì卫。”

    原来,shì卫在大宋叫做御龙骨朵子直……yù尹一直以为,大内shì卫便是五龙寺的那些内等子,却不想错了!不过,yù尹真个错了,御龙骨朵子直和五龙寺的内等子有很大不同,而且也并非是如燕奴所言,属于所谓的大内shì卫。

    yù尹忙把柔福帝姬等人到来的事情告诉了陈希真,这才让陈希真消了担忧。

    原以为是yù尹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把那些御龙骨朵子直招过来。原来,是柔福帝姬在此。不过陈希真心里,又暗自有些吃惊,怎地小乙人脉如此厉害?不过是乔迁之喜,便是柔福帝姬也来道贺。这家伙,到底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实力?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