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七五章 史上第一份报纸(二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金明池争标图,绢本设sè,长约30厘米,宽约30厘米,描绘的是东京开封府金明池水戏争标的场景。跟我画面中苑墙围绕,池中有十字平台,台上建有殿宇,有拱桥通达左岸。

    左岸之上,建有彩楼水殿。

    下端牌楼之上,书‘琼林苑’三字。

    这副金明池争标图,共画有千余人,虽微小如蚂蚁般,但如果仔细观察,却发现里面的人物和景物,比例无一失措,姿态各异,神情生动,令人恍若身临其境。

    前世,玉尹曾在天津博物馆见过这副画。

    只是那时远比不得这一刻欣赏的真切,甚至可以用手去触mō,感受那画中神韵……

    “张择端进呈!”

    玉尹在画中一角,看到了张择端的落款。

    对于这个落款,后世也有各种争论。

    有的说是张择端早期作品,有的则说这是一副赝品,并非张择端所做。

    而今听张择端解释,便有了一个定论:这金明池争标图是他早年所做,画风尚未成熟。

    “正道哥哥,这落款……”

    张择端笑道:“这落款本事当年自家行卷,进呈翰林书画院。

    后来,也正因为这副画,自家才可以入书画院,潜心揣摩,在去年作出清明上河图一画。这幅画,便一直存放在自家身边,便是最穷困时,也不忍变卖。盖因这副画中,寄托了太多事情,若真个变卖了,只怕我这一世,都会因此而后悔。”

    他的笑容里,带着几分落寞。

    想必在这副画中,还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玉尹收起画,轻声道:“正道哥哥放心,这幅画且放在我这边保管,绝不会有失。

    若他日哥哥有了钱两,拿回去便是。”

    通过这短暂的接触,玉尹已经能够感受出,张择端的xìng情。

    这是个把感情藏得很深的人,同时又是个极有原则的人……若真个不要他钱,反而会让他不快。既然如此,倒不如顺着他的心意。不过这幅画,倒是要真个好生保存。

    玉尹让燕奴把画收起,而后陪着张择端和陈东,走出厅堂。

    庭院中,已来了不少人。

    有开封府的肖堃肖押司、宋押司、石三、冷飞、罗格等人,还有东京禁军的封况,甲仗库御营的凌振。安道全在外面招呼众人,而封况则坐在门口的桌子上,和肖堃等人说笑。跟我见玉尹三人出来,众人忙起身上前来,向玉尹好一番道贺。

    玉尹也不客套,受了礼物,招呼大家落座。

    “小乙哥只管陪客,自家在外面为小乙哥来招呼。”

    封况曾拜师玉飞,说起来也是玉尹的兄弟。

    所以他来了之后也不客气,自告奋勇便担起了迎客的事宜。本来,这些事情有黄小七他们打理,可说实在的,黄小七虽说跟随玉尹已久,算得上玉尹心腹,可这身份和地位,始终是有些上不得台面。封况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军官,至少在身份上,比黄小七要高出一头。他既然这么要求,玉尹当然也不会拒绝,便应了下来。

    随着午时接近,院子外面的流水席上,已经坐满了人。

    就在这时候,忽听封况高声喊道:“高三衙内前来道贺。”

    玉尹闻听一怔,忙起身往外走。

    才一出了院门,就看到高尧卿大步走上来,一把攫住玉尹的手臂,“恭喜小乙,贺喜小乙。”

    “衙内,这话怎说来?”

    “黄公子那边,已经定下来了。”

    “啊?”

    玉尹旋即醒悟过来,高尧卿说的是那一件事情。

    黄公子那边定下来了吗?

    他心里松了口气,不管那黄公子是什么人,都算是为他多了一个靠山。

    只是,玉尹有些奇怪:黄公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那天从下桥园出来,他也曾着人打听过。这开封府达官贵人多不胜数,更有许多没实权,地位极高的环卫官。其中不泛有黄姓官员,却没有一个,符合黄公子要求。

    看高尧卿那样子,似乎对黄公子非常尊敬。

    按照他的说法,黄公子的家人,对他老爹,也就是而今殿前都太尉高俅有过恩情。

    但这位黄公子的家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玉尹打听来打听去,也没个头绪。

    不过,看高尧卿的模样,似乎对作成此事非常高兴。

    玉尹当下笑道:“却不知何时可以授课?”

    “再过些时候吧……黄公子最近也比较忙,怕没得空闲出来。

    不过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以后便在我那下桥园内授课……具体何时,自家到时候会通知小乙……小乙,那黄公子非一般人,你需多小心才是。该如何授课,要有个筹谋出来,哥哥这将来的前程,可就靠你了……你若教的好,日后少不得好处。”

    这话一出口,让玉尹更疑huò了。

    这黄公子的家人,便有如此能量吗?

    连高尧卿这等人物,也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说明这黄公子的来头,可真不是一般人。

    就在玉尹疑huò时,巷口黄小七的声音再次传来。

    “武康军节度使府上,朱绚公子道贺。”

    朱绚也来了?

    玉尹和高尧卿一怔,忙转过身来。

    而这时候,观音巷的那一排流水席上,已是窃窃sī语。

    “哥哥啊,看到了没有,而今小乙哥真个是不同了。”

    “着啊,刚才肖押司他们前来,自家便觉得有些不一般。不成想连衙内们也都来了。

    刚才来的那个……看到没有,便是站在小乙哥旁边那人,便是殿前都太尉高俅高太尉之子。啊,这个,武康军节度使府上公子!武康军节度使何人,你们知道吗?”

    “这个,还真不太清楚。”

    “便是太子妃的父亲。”

    桌上,顿时响起一连串到吸凉气的声音。

    “那岂不是说,是皇亲国戚?”

    “可不是说……你们先前还说小乙哥辞了那太乐署博士可惜。看到没有,就凭今日来的这些人,哪个敢说小乙哥没了前程?依自家看,小乙哥这前程,锦绣的紧呢。”

    周围众人,连连点头。

    朱绚一袭水蓝sè团花缎子长衫,看上去文质彬彬,颇有些儒雅之气。

    “听说小乙迁入新居,自家不请自来,小乙勿怪……咦,怎地三郎也在?正好,方才还担心没得熟人无趣,有三郎在,定要好生吃几杯水酒,小乙也不会拒绝吧。”

    玉尹这时候,又怎可能拒绝?

    朱绚拉着高尧卿进了庭院,却不多时,又听有人高声喊道:“太常少卿府上大公子到。

    广平曲周李若虚前来道贺。

    太学内舍生,徐揆前来道贺……”

    话音未落,李逸风三人的身形,便出现在了巷口。

    只见这三人兴冲冲走上来,李逸风二话不说,拉着玉尹的手,嘿嘿直笑:“小乙,成了,成了!”

    “大郎,你这是……”

    “咱们这大宋时代周刊,成了!”

    李逸风说着话,便拿出一卷纸来,递到了玉尹手中。

    玉尹先是愣了一下,旋即一阵狂喜:大宋时代周刊,这莫非便是大宋时代周刊的初版?

    他向李逸风看去,却见李逸风兴奋的连连点头。

    李若虚苦笑道:“自家从前确是小觑了小乙,没想到……这邸报照着小乙所说排设,便是自家看着,也觉得舒畅不少。比之先前那劳什子开封邸报,这大宋时代周刊,的确是强上百倍。按照小乙所说,这份报纸五张一套,其中三张是正刊,登得都是朝中大事,以及一些太学教授的文章;副刊多以日常琐事为主,此外还有些市井见闻。不过,这看着好是好,可这文章,终究是有些少了……

    这一刊结束之后,我等手中的文章也就是再办个四五刊,若再办下去,便难了……”

    玉尹已经听不得李若虚的话语,强按住jī动心情,把报纸打开。

    一股墨香扑面而来,让他不由得有些陶醉。

    五张报纸,叠摞在一处。那刊头醒目的‘大宋时代周刊’六字,让玉尹好一阵的jī动。

    这,可是史上第一份报纸。

    而这份报纸,却是出自于他的手笔……

    玉尹想到这里,手不由得有些颤抖。

    他一目十行的看过来,并且在副刊上,找到了那篇署名为乙东的文章。

    这便是玉尹构思,陈东执笔,写的那篇关于女真人的文章。篇幅不是很大,文字也很干练,透着一股子刚硬之气,与陈东的xìng格,颇为相似。乙东,便是取玉尹小乙之名中的‘乙”配合陈东名字里的‘东’而成。毕竟如今朝廷和女直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如果大加抨击,难保不出麻烦。所以玉尹和陈东商议之后,便用了乙东之名。同时,用演义方式,从蛮夷和正统的角度来书写女直人,倒也不会引起太大风bō。

    玉尹不求这篇文章能够被朝堂上重视,但是却希望,能够被百姓们所了解,能够知晓女直人的野心,清楚女直人的残暴。若这样一来,至少能让大家有所警惕。

    这,便是玉尹的打算。

    在副刊的右下角,还有一篇文章。

    玉尹看罢之后,眼睛不由得一眯,脸上旋即lù出古怪的笑容。

    不管怎么说,看这份样本,李逸风他们的确是用了心,接下来便要看最后的推广。

    至于如何推广,玉尹已经有了打算。

    他正要请李逸风等人进去入座,巷口处,再次传来一声吆喝。

    “柔福帝姬前来道贺!”

    这一嗓子喊出来,莫说是玉尹惊了,便是李逸风等人,也都懵了。

    刹那间,整条观音巷内,变得是鸦雀无声!!。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