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七零章 江湖地位(二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七零章江湖地位(二更)

    田行建和苏灿,真就是找yù尹销赃。由网友上传==

    这开封百万人口之多,豪商富户,达官贵人多不胜数,物价较之其他地方,更高出数倍。

    要想销赃,的确是个好去处!

    不过,苏灿有一件事倒也没说错:他们这次,的确是惹了麻烦。

    在河上做了回无本买卖,哪知道杀的人居然大有来头。不知怎地,还惊动了两地官府,包括郑州在内,都在追查凶手。此前,田行建获得赃物,大都是在武陟县销赃。当地自有他的mén路,虽价格不高,但胜在安全。可这一次,便是武陟县也在追查,令得田行建不敢出手。可这赃物压在手里,终究也不是个办法……

    时间长了,甚至会lù出马脚。

    所以,田行建思来想去,便想到了yù尹。

    当初他结好yù尹,也存在在开封府开一条路的念头。

    只是后来思忖,总觉着有些不太安全。这次田行建真个是急了,不得不来找yù尹。

    主要是这赃物实在是太棘手!

    yù尹陷入了沉思。

    他不想chā手这种事情当中,能够惊动大河两岸官府的案子,又岂是等闲?

    他而今虽说在开封府站稳了脚跟,却不代表可以为所yù为。相反,大多数时候,他要比从前更加谨慎。只是田行建找上mén来,yù尹实在不好推辞。这北宋有北宋时的江湖习俗,你这回不帮忙,便等于是断了一条路,将来谁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

    苏灿也没有催促,而是静静看着yù尹,不说话……

    这件事的确非同小可,yù尹思忖,也是在情理之中。

    本来就是来碰运气,苏灿甚至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良久,yù尹抬起头来。

    “都是些什么货物?”

    “除一些金银珠宝之外,还有三匹马。”

    “三匹马?”

    苏灿点点头,轻声道:“三匹大宛马。”

    yù尹闻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大宛马?

    那是什么!大宛马三个字,本身就代表着万贯家财。

    所谓大宛马,多指西域良驹。能够被冠以大宛马之名,必然是那种罕见的宝马良驹。

    对于缺马的北宋而言,一匹大宛马,价值万贯,而且是有价无市。

    这东西本身就是一种身份象征,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拥有,除非这人,是极有身份。

    “那马,在何处?”

    yù尹心动了。

    不过,他不是想占有这三匹大宛马,而是别有念头。

    yù尹有暗金,便心满意足。倒是杨再兴和高宠,几次嘀咕着,说想要一匹宝马良驹。只是他们也知道,千金易得,宝马难求。所以,两人也只能看着暗金眼馋。

    东京的骡马市,有不少马匹。

    但除了那些驽马之外,真正的好马,几乎没有。

    便是有几匹好马,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买到。这东西,是富贵人家的玩物,普通人怎可能拥有?

    苏灿听yù尹这么问,心中顿时大喜。

    “便在城外一处客栈中寄放。

    这几匹马,小底也不敢运进城里,便是这一路上,都要偷偷mōmō躲着关卡。我家哥哥说,几匹马算不得甚,若小乙哥喜欢,便赠与小乙哥。主要是那些珠宝,真个价值万贯。眼见着入秋,买卖越发不好做,弟兄们家中,也都等着下锅呢。”

    田行建苏灿这种横行大河之上的水贼,绝不会是独行侠。

    他们的手下,必然有一批人手,就好像yù尹手底下那些人一样,靠着他们吃饭。

    万贯珠宝吗?

    可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

    yù尹沉yín良久,突然道:“若兄弟信得过我,便把东西留下。

    那三匹马,我要了……回去代我向七哥道谢。至于那些珠宝,我可以帮你寻找mén路。只是如此多的珠宝,恐怕也不是一下子能够出手,还请七哥和五郎宽限则个。”

    苏灿,长出了一口气。

    “那如何把货物jiāo给小乙哥?

    珠宝倒还好说,只是那马……实在进不得城来。”

    “可知道牟驼岗甲仗库御营?”

    “这个……小底真个不知。”

    yù尹想了想,便起身走到mén口,把王敏求唤来。

    “三郎随五郎辛苦一趟,把东西取出之后,便送往甲仗库御营。

    自家这边去御营等候你们……五郎说的不错,那三匹马的确麻烦。不过若进了御营,倒也一切好说。对了,顺便把大郎和十三郎叫来,让他们随我一同去御营一行。”

    我需要更多的mén路,我需要更多的帮手。

    未来的靖康之耻,绝非我一人能够抵御,若能多有些朋友,将来便能多几分臂助。

    想到这里,yù尹便拿定了主意。

    田行建和苏灿的这个忙,一定要帮!

    不但要帮,而且要帮好……他虽然不打算hún江湖,但并不妨碍他,在江湖中获取名声。

    那水浒传里的宋江,如何能呼风唤雨?

    不就因为他是山东及时雨吗?我不求做及时雨,但我必须要在江湖中留下我的名号。

    想到这里,yù尹又唤来一个小厮,让他去通报燕奴,取两千贯来,与霍坚送往御营。

    如果那三匹马真个是大宛马,yù尹便要买下。

    但买下之后,却不能带进城里,索xìng就放在御营之中,再打上御营军马的烙印……如此一来,这三匹马便算是有了身份。日后便被人发现,也能有个妥善说辞。

    至于御营那边,有凌振当家,万事无虞。

    凌振到现在还欠着yù尹一个天大的人情,想必也不会拒绝yù尹这小小要求。

    王敏求跟着苏灿走了,不一会儿的功夫,杨再兴和高宠便匆匆前来。

    “走,随我去一趟御营。”

    “去御营作甚?”

    杨再兴诧异问道。

    “到了你便明白。”

    yù尹也顾不得解释,便径自出mén。

    “不骑马吗?”

    “我先去城mén口,在马驿赁两匹马来……你二人快些跟上,莫要耽搁。”

    开封城,是一个商业极其繁荣的城市。

    在开封人眼里,没有什么不可以拿来买卖。

    不过这马匹价格昂贵,少有人能买得起。于是便有人想了个主意,租赁马匹……

    后来朝廷也批准了这项业务,于是一些军营中的战马,便成为赁马,供人租赁使用。

    当然了,赁马需要办理手续。

    首先便是要有开封户贯,否则根本不可能赁马;其次赁马不能过久,必须在一天内归还。

    此外还有种种限制,也是担心军马流失出去。

    yù尹从马厩里牵出暗金,上马扬鞭,直奔新宋mén而去。

    在新宋mén内,有一排房舍,马驿便在其中。yù尹而今也算是开封府的名人了,所以办理手续也不麻烦。和那马驿的官员说明情况,又在一张赁书上画押签字,便顺利赁来两匹军马。

    便桥屠场,距离新宋mén很近。

    yù尹这边刚办好了手续,杨再兴和高宠便匆匆赶到。

    三人也不赘言,直接上马,便冲出新宋mén,直奔牟驼岗方向而去。

    凌振的甲仗库御营,位于牟驼岗东北方,位置非常偏僻。由此北望,可见大河滔滔。御营也不甚显眼,一个占地面积大约在二百亩左右的宅院,远远看去,好像一座大宅。

    若非那辕mén口飘扬的旌旗,可能不会有人以为这里会是军营。

    yù尹也不是第一次来这边了,到御营mén口翻身下马,就见从营中跑出来一个小校。

    “小乙哥怎地来了?”

    那小校是效用打扮,看年纪约有二十上下。

    yù尹忙道:“二郎,你阿爹可在营中?”

    “正在营中试炮,我这边去叫他过来。”

    “也好,那我们便在大堂恭候。”

    小校,便是凌振之子凌威。

    自从出了上次的那档子事情后,凌威洗心革面。

    他本就练得一手好扑,便入了军中做效用。当然了,这只是暂时!凌振那边已经使了银子,等过两个月,便让凌威从御营脱身,加入殿前司,变为东京禁军。

    而今凌振和殿前司,也算是有些jiāo情。

    加之高尧卿那层关系在,凌威入禁军并不是一件难事。

    只需打通了关系,入了禁军便至少能做个承局,位置犹在封况那押官之上,但也只是军中最基层的军官。不过没关系,只要凌振和殿前司保持良好关系,凌威的升迁就会非常迅速。估计用不得一年,便可以做个将虞侯,甚至有可能成为十将。

    凌威对凌振的这番安排,也没有任何异议。

    由于当初是yù尹帮他解决了麻烦,凌威对yù尹极为敬佩。

    特别是后来听人说,yù尹三人跑去御拳馆踢馆,而后全身而退……不管是因何能全身而退,都足以让凌威无比佩服。前次yù尹来试炮时,凌威还认了yù尹为兄长。

    说起这御营的火炮,其实非常简单。

    它更类似于一种信号装置,在攻击时,没有太大威力。

    不过凌威对火yào方面的确是一个专家,他制造的号炮威力,远胜于普通的号炮,更带有一定杀伤力。

    yù尹在见识过了号炮后,颇有些失望。

    不过凌振对火yào的见解,又让yù尹非常好奇。

    后世什么大口径火炮,yù尹不知道是如何打造,就算知道了,恐怕也打造不出来。

    他感兴趣的,是凌振自己研制的几个火yào方子。

    按照凌振的说法,那玩意儿真个做出来,用于号炮之上,威力非同小可。

    只是,yù尹并未见识过。

    三人在大堂上落座,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凌振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小乙,今日怎地有空,来我这边做客?”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