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六六章 大人物(一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六六章大人物(一更)

    空地上,扈从们踢得不亦乐乎。

    蹴鞠,作为北宋一项极为流行的活动,自然深受大众喜爱。这也算一项全民运动吧,扈从们或多或少,都能使上两脚花活。或许比不得黄如意范老儿那边技艺精湛,可这基本功却也不俗。两边把那鞠踢来踢去,倒是颇有几分后世足球比赛的味道。那黄公子和少女在一帮看得好不兴奋,叽叽喳喳,大喊大叫,兴奋不已。

    最终,比赛以少女队获胜而告终。

    事实上从头到尾,都是黄公子队占据上风,却不想快到结束时,竟然一个疏忽,导致了失鞠。

    把个黄公子气得跺脚跳骂,却又不得不接受失败的苦果。

    便是那些扈从,也垂头丧气,情绪看上去低落的紧;而另一边的少女队,则在欢呼不止。

    似乎又一次证明了后世那个‘足球是圆的’的理论。

    玉尹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那个失落的黄公子和兴奋的少女,而后摇摇头走到一旁。

    比赛结束了,想必高尧卿也该说出正题了!

    +++++++++++++++++++++++++++++++++++++++++++++++++++++++++

    黄公子垂头丧气的随着少女走了。

    临走时,两人甚至没有过来和玉尹道别。

    不过想想也正常,看高尧卿那怂样,想来这两个亲戚的地位恐怕不会太差。这些人离开之后,高园顿时安静下来,不复方才比赛时那股子喧嚣和沸腾的景象……

    玉尹在一处人工湖畔的凉亭里坐下,自有女使上来,奉上茶水。

    凉风习习,吹动园林中树木枝叶沙沙作响,不时会有两三片枯黄落叶飘来,落在凉亭外的地面上。

    已过了晡时,阳光不复正午时的明媚。

    玉尹坐在凉亭中,享受着那习习凉风带来的舒爽,品了一口茶水,心情也随之爽快不少。

    凉亭外,高尧卿匆匆走来。

    他一进凉亭,便坐在石凳上,端起杯子咕嘟咕嘟一口喝干了里面的凉茶。

    “小乙,你这法子,端地是好。”

    他声音有些嘶哑,显然是方才当裁判时,吼坏了嗓子。

    仓促间,高尧卿也不可能找来哨子,一个小时的比赛,几乎完全是靠他扯着嗓子吼叫。

    但看他模样,倒是非常快活。

    喝干了茶水之后,他笑呵呵说道:“自家决定了,回头便照着小乙说的法子,组织一个鞠队。嘿嘿,刚才还与黄……公子他们说好,等训练一段时间,便要比试一番。

    对了,小乙可有什么好主意吗?”

    玉尹一怔,想了想便道:“其实这蹴鞠比赛,无非是战术和技能两种。

    衙内若真的有这种兴趣,不妨寻个战术教头和几个技能教头来。比如说方才那黄如意和范老儿,年纪虽说大了,可那脚上的技艺确是真个好。拉过来传授些基础技能,再配上好的战术,想来取胜问题不大……不过这场地,恐怕就比较麻烦。”

    “场地?”

    高尧卿顿时笑了。

    “小乙说的战术教头怕有些麻烦,可若说场地,还真算不得事情。

    不说自家这高园平日里也闲着,拿来当场地便是;便是方才黄公子和那位朱娘子,家里也不缺这等场地。”

    想想也是,对高尧卿这帮人来说,似乎真个问题不大。

    “小乙,方才看黄公子和朱娘子作扑,自家突然想出了一个生财之道。

    到时候拉出来比赛时,便公开作扑,自家坐庄。嘿嘿,想必这参与的人,必然不少。”

    用比赛作扑?

    博彩业?

    玉尹愣了一下,诧异看着高尧卿,半晌说不出话。

    “小乙这是甚意思?”

    玉尹笑了,“衙内打算如何作扑?”

    “便赌输赢……”

    “这多没有意思,单赌输赢,未免单调。

    其实这蹴鞠比赛里面,可是有很多弯弯绕……比如一场比赛谁输谁多少鞠?何方可以进几鞠,何方不能进鞠,不都可以拿来作扑。不过如此一来,说不得会出现一些黑鞠。若真个如此,恐怕过不得太久,这运动便要失去了意义,最后无人问津。”

    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以免将来出现假球。

    高尧卿想了想,也觉得颇有道理。

    同时,内心里更希望能够把这件事做成……

    毕竟整天待在太学里,也没有多少事情。和那帮子太学生,又没什么可以交流,无所事事实在无聊。虽说他参与了大宋时代周刊,可实际上他的兴趣也不太大。

    若非为了和朱绚拉近关系,估计高尧卿根本不会过问。

    不过这蹴鞠比赛,倒是颇有些搞头。

    开封城里,似他这种整日里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实在是太多了,不如建议大家组建几支鞠队出来,便按照方才的模式进行比赛,顺便开盘设赌,也算一条财路。

    想到这里,高尧卿这心里面,就盘算起来。

    只是他这一盘算,却把玉尹给冷落了。玉尹见高尧卿迟迟不说话,开始还能稳住,可是见天色渐晚,却终于耐不住了。

    “衙内,今日寻小乙来,究竟有何事吩咐?

    呵呵,总不是专程让自家来看蹴鞠白打?若是没事,小乙便要告辞了……你也知道,自家晚上还要去流苏园传授潘楼的徐婆惜唱曲。当初答应了封娘子,着实推脱不得。”

    “啊!”

    高尧卿这才回过神来,连连道歉说:“小乙休怪,小乙休怪……呵呵,我今日请小乙来,自然是有事拜托。方才那黄公子你也看到了,不知感官如何?”

    “感官?”

    玉尹笑了,“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能有甚感官来?不过想必那黄公子也是官宦子弟吧,看他那气度,着实有些不一般。别和我说是你家亲戚,我是不太相信。”

    高尧卿闻听,尴尬笑了。

    “小乙好眼力!”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而后说道:“也不瞒小乙,那黄公子确非我家亲戚。

    不过他是我阿爹上官子弟……当年我阿爹,也得了那位恩公不少恩惠,所以……这么说吧,黄公子想要学琴,可是又寻不得名师。本来,我阿爹想在太乐署中寻找,但太乐署推荐的人,都不能让阿爹满意。前不久,小乙一曲《鸥鹭忘机》,使得太乐署好不狼狈,我阿爹便动了心思,希望小乙能教授黄公子学琴。”

    “学琴?”

    玉尹愣住了。

    这开封府使琴的名家可是无数,玉尹虽然声名鹊起,但也不至于能为人师。

    最重要的是,高俅的恩公,想来也是个大人物,什么人找不到,怎地找来了自家?

    只是因为《鸥鹭忘机》吗?

    玉尹还真有些不太相信……

    见玉尹不说话,高尧卿又道:“说来小乙可能不知,而今你在东京诸多琴家当中,也算是一号人物。倒不是说你琴技真个就冠绝天下,实则是许多人喜欢小乙那份灵动情怀。

    之前你改变《三弄梅花》,已隐隐为各大酒家里的琴师们所效仿。

    许多人说,先前的三弄梅花虽好,终究是过于哀怨,比不得小乙新编三弄梅花的妥帖。

    而你后来又做鸥鹭忘机,李娘子和茂德帝姬,也极为欣赏。

    前些时候,蔡鞗和茂德帝姬争执,说实话也是因你而起……茂德帝姬甚爱你所做鸥鹭忘机一曲,时常在家中演奏。加上之前市井中又流传过茂德帝姬与你……呵呵,蔡鞗所以愤怒,还险些撕了你那鸥鹭忘机的曲谱,才令茂德帝姬大怒。”

    不是吧!

    玉尹闻听顿时傻眼了。

    他倒是听人说过,茂德帝姬和蔡鞗争执,一怒之下返回皇宫,至今也未回蔡府。

    为此,蔡京几次斥责蔡鞗,却没有任何结果。

    这段子在市井中流传的很广,有各种版本的演绎。

    有的说是蔡鞗偷情,被茂德帝姬发现,以至于愤怒还家;也有说是蔡鞗看上了青楼女子,有意纳妾,被茂德帝姬不容,所以才产生纠纷,使得茂德帝姬一怒离开。

    反正各种版本当中,没有一个说茂德帝姬不是,都说是蔡鞗造成的后果。

    玉尹却没想到,两人争执的原因,竟然是那份鸥鹭忘机的曲谱!

    不过,与我何干?

    我回来东京之后,便没有再见过茂德帝姬。

    至于她从何得来的曲谱,我又如何知晓?怎地能说是因我而起,未免有些不太合适。

    想到这里,玉尹道:“衙内休要胡说,此事与我何干?”

    “嘿嘿,表面上看似乎与你无关,可实际上……当初你在瑞圣园与茂德帝姬琴箫相和,几乎在市井中流传成为才子佳人的故事。或许你并无那想法,可茂德帝姬欣赏你,却是不争事实。她那曲谱,是派人找张真奴讨要来,而且是你亲笔所书。

    蔡鞗那厮也是妒火攻心,才险些撕了曲谱,结果惹怒了茂德帝姬。

    你可要小心,蔡鞗那厮也不是个心胸宽广之人,早晚会找你麻烦。我今日介绍黄公子与你认识,也是为你考虑。别看黄公子年纪小,可他家世,便是蔡京也不敢招惹。他对你也非常满意,所以才让我询问你的意思……若是有黄公子保你,蔡鞗又算个甚?”

    玉尹闻听,却顿时生出强烈的好奇心。

    “衙内,那黄公子家中,究竟何人?”

    高尧卿笑道:“这你就莫要问了,总之黄公子的家世,压那蔡鞗绝对不成问题。

    你只需说愿不愿意?

    若你愿意,我便与黄公子那边说较。

    具体如何授琴,便商量个章程出来,然后再与你知……小乙,我这可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

    玉尹揉了揉鼻子,陷入沉思之中。

    他而今在东京,的确是站稳了脚跟。但这个站稳,主要是建立在市井之中……这大宋朝廷,真正的主导者还是士大夫阶层。玉尹没了仕途希望,便只能留在市井中挣扎。虽说有肖堃这些人帮衬,可如果那些个士大夫要寻他麻烦,他却没有还手之力。

    若真个能有人帮衬一把,却也是一桩好事!

    想到这里,玉尹点了点头,“如此,小乙便多谢衙内关照。”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