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六五章 这是你家亲戚?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你这人,直恁无礼。

    我在问你话,你怎地不回答我?”

    就在玉尹打算找高尧卿询问的时候,那位黄公子却突然开口,并且一脸的不高兴。

    小小年纪,偏做出一副大人模样。

    玉尹忍不住笑了,便看了他一眼道:“他们使得极好,我比不得他们。”

    “那你为何会犯困?”

    “这个……”

    远处黄如意和范老儿都停下来,冲着玉尹怒目而视。

    不过他们也知道,玉尹并非他们能够招惹。

    黄如意也好,范老儿也罢,平日里都是在勾栏瓦肆献艺。而玉尹虽未进入勾栏,可是却有着极大的名头。且不说他斗琴赢了冯超,更逼走了俏枝儿,已经声明远扬。

    单只他跑去御拳馆踢馆,且全身而退的故事,更被勾栏瓦肆里的讲史说先生变成了评,时常会登台演绎。没错,玉尹的仕途被断绝了!可也正因为如此,黄如意和范老儿才更加恐惧。如果玉尹走仕途,这些勾栏瓦肆里的艺人反而不怕,因为那时候的玉尹,要爱惜羽毛,珍惜名声,他们便骂了,也就骂了……

    可现在玉尹手底下养着四五十人,个个剽悍凶狠。

    更不要说玉狻猊杨再兴,玉趐屃高十三郎这两个超级打手在,整个开封城,又有谁敢真个跑去招惹玉尹?当初一个郭京,便能在瓦子里横行,而今的玉尹,手中实力不晓得比郭京强横多少倍,这帮子在勾栏瓦肆里讨生活的人,谁个又不怕?

    还有,玉尹和官府的关系很好,特别是那肖押司,已经被他拉拢过去。

    他有在东京禁军中勾当的好兄弟疯狂,还有开封府里差遣的石三、冷飞和罗德……

    这帮人的身份虽然都不算显赫,确是实实在在,握有实权的人物。

    似黄如意这些人,却真个不敢去招惹玉尹。i

    玉尹扭头看了一眼高尧卿,却发现高尧卿低着头,似乎在观察脚下的土地是否肥沃。

    这家伙……

    他想了想,便说道:“小弟误会了,自家并不是说他们使得不好,相反以技艺而言,他们可谓是炉火纯青。只是我喜欢一些更刺激的游戏,这种慢吞吞的杂耍,便不太钟意。”

    黄如意和范老儿闻听,都愣住了。

    原来,并不是我们技艺不好,而是人家不喜欢这种表演方式。

    可这蹴鞠白打,无非射门和不射门两种,杂耍起来大致都一样,又能有什么刺激?

    这游戏多少年传下来,就这么玩儿。

    偏偏现在有人说不刺激,不好看,让两人多少感觉有些失落。

    少年眼睛一亮,忍不住问道:“那你,如何才能变得刺激呢?”

    “这个……”

    玉尹闻听搔了搔头,又看了一眼黄如意和范老儿,犹豫半晌后道:“身体和身体的撞击,肌肉和肌肉的碰撞。蹴鞠的目的不是看能不能落地,而是在激烈的拼抢中,如何把鞠踢进门里。

    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太明确……这么说,如果我蹴鞠,便找二十二人过来,十一个人一组。

    现在的球门太小,必须要扩大。

    而后每组之中,一个人负责守门,在一定区域里,可以用手接球阻止对方把鞠射入球门,其余十个人便依着蹴鞠白打的规则,争抢,拼斗,把鞠踢进对方门里。”

    玉尹把后世的足球规则拿了出来。

    他记不清球场要多大,球门是什么尺寸,禁区又该有多大面积。

    但大体规则,却还算是知道。说到兴奋时,干脆蹲在地,拿着一根树枝画了一个简陋的球场,口沫横飞的讲解起来。

    少年一开始听得有些迷糊,但随着玉尹说的越来越仔细,他那眼睛里便开始闪动起兴奋的光彩。而高尧卿一开始也是觉得无聊,可听着听着,也不禁来了兴趣。

    包括哪些扈从,也都聚精会神的听着这游戏的规则。

    玉尹说到精彩处,这些人更连连点头。

    甚至,连那少女回复了心情,复又走过来站在人群外侧耳聆听,都无人留意……

    “这比赛呢,分下两场。

    一场……便半个时辰,中间可以休息一盏茶的时间,进行战术的调整。下场踢完,便以进球多少为胜负标准。如此一来,便可以在很大程度激起大家的兴趣。

    反正我是觉着,那慢吞吞好似杂耍似地蹴鞠,终究没得这种方式更加刺激,更让人热血沸腾。”

    玉尹话刚说完,就听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

    “朱九!”

    “在。”

    “立刻找来二十二个人,依着小乙的说法,踢半场让我看。”

    众人这才留意到,方才那跑走的少女,不知何时居然回来了。

    她话音还未落,就听那位黄公子一声欢呼,“姨娘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玉小乙说的这法子究竟好不好,使出来看一看便可。这样,姨娘出十一人,自家也出十一人。

    敢不敢扑一回,便以一百贯定胜负?”

    关扑,赌博,在宋朝真的是已经刻到了大家的骨子里。

    一个岁的小孩子,开口闭口便要扑一回,让玉尹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受。

    而那少女,更是兴奋。

    “好,若是输了,回去后可不得与你阿娘告状。”

    显然,这少年是有过这种前科,以至于少女说出口之后,他脸一红,用稚嫩的声音吼道:“谁若敢告状,便,便,便罚抄一百遍。嗯,抄论语一百遍……”

    也许在少年心里,抄可怕的刑罚。

    少女也连连点头,立刻招呼扈从过来。

    看样子,这两人的家境都不算太差,居然很快便聚集了足够人员。

    至于球门?

    更加简单……虽然匆忙间找不来那关键的球门,可是却能搭建起两个简陋的球门。

    扈从们纷纷更换衣物,便是高尧卿也显得有些兴奋,换了一身短打扮,要做那所谓的‘裁判’。

    “黄如意,范老儿,你两人做边裁。”

    高尧卿摆手呼唤,让两人顿时面露苦色。

    若年轻个十岁,能陪这些公子哥们玩耍,他们是求之不得。

    可偏偏他们这年纪已经不小,黄如意四十多岁,将近五十;范老儿也已经过了四十。

    平日里玩儿些花活还可以,可如果依着玉尹所说,绕着那空地来回奔跑,只怕不用一盏茶的功夫,便站立不起。问题是,高衙内让他们跑,他们又如何能拒绝?

    还是玉尹看出了端倪,对高尧卿道:“他二人这么大年纪,恐怕也跑不动。

    这样,全权交你裁定,不过是一次尝试,那可能一下子完备?这裁判也有许多规矩,你便是让他二人去,怕也帮不得你什么忙?先耍则个,先耍则个……”

    短短时间里,如何能说得那么多规矩?

    后世足球运动发展百年,有一套完整的体系和规章制度。

    如果真个要细说,便是说三天三夜,也未必能够说得清楚。

    高尧卿听了玉尹的这番话,也觉得有理。

    于是便示意黄如意和范老儿两人不要登场,然后往场中央一战,一副大权在手,威风凛凛的模样。

    少年和少女,则兴致勃勃分立两边。

    随着高尧卿一声‘开始’,一场发生在宣和六年,却带着浓浓二十一世纪足球印记的蹴鞠大赛,便拉开了序幕。

    “小乙哥,你可真个害苦了我等。”

    黄如意和范老儿虽然心里感激,却忍不住前抱怨。

    玉尹一怔,“我怎地害了你们?”

    黄如意和范老儿相视一眼,范老儿叹了口气,指着场中的比赛道:“小乙哥好本事,却想出了一套新的蹴鞠方法。可问题是,这等蹴鞠需得年轻力壮,似我与老黄已年老体衰,根本无法参与其中……偏你说的这法子,又极能吸引人,一旦推行开来,只怕用不得多久,我与老黄便没得饭吃了,你说这算不算害苦了我们?”

    玉尹闻听,愣住了!

    他只是随口搞出这足球比赛的模式,却没有考虑其他事情。

    没错,这种竞技体育一旦推广开来,似黄如意他们之前的那种杂耍蹴鞠,怕就要没了时常。宋人并不羸弱,事实宋人的骨子里,也有着极其强悍铁血的一面。

    这种风靡后世的足球比赛若推广起来,那些年老体衰,靠蹴鞠杂耍的艺人们,又当从何处讨食?

    玉尹从来没想过,他随随便便的一个主意,居然会造成许多人失去谋生的手段……

    看着黄如意和范老儿那一脸黯然之色,玉尹也迷茫了!

    自家带来的蝴蝶效应,便这般厉害吗?

    不过,他脑筋一转,顿时有了主意,“老黄、老范……你们其实也不必担心。

    蹴鞠比赛的竞技性质虽然加强,比之前杂耍多了刺激,却不代表你们找不到差遣。说不定如此一来,你们的收入反而会增加……试想,蹴鞠比赛,始终还在蹴鞠范畴,它不管怎么说,都是建立在蹴鞠的技艺基础。或许较之从前,技艺会有所削弱,但也还是要有一定的技艺基础。比如停球,射门,过人……这些东西,都需要有人指点。

    如果这游戏真个推广起来,你们何不找球队,做个教头,专门传授这基础的技艺?”

    黄如意和范老儿闻听,顿时眼睛一亮。

    着啊,若真个如此,说不得我等这身份地位,还能提高一些……

    两人相视一眼,先前的颓废和黯然,顿时一扫而空。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