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六四章 下桥园(二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六四章下桥园(二更)

    高衙内?

    自从上次在舆子茶楼分别之后,玉尹便没有再见过高尧卿。

    倒是李逸风和高尧卿经常见面,毕竟那大宋时代周刊的办公之地,便是高尧卿名下的产业。

    他找我作甚?

    玉尹有些想不明白。

    说实话,玉尹对高尧卿的感官不差。虽说他那老子有点声名狼藉,可一直以来,高俅高尧卿父子,都对玉尹释放出了足够善意。再说了,现实中的高俅很低调,全无水浒传中那泼皮无赖子高二的无良。高尧卿呢,对玉尹也颇为友善,从上次在瑞圣园诗社,高尧卿不顾那王胜是王黼的侄子,坚定站在玉尹一边就能看出端倪。

    他现在找我……

    玉尹搔搔头,接过请柬。

    “请与衙内知,便说小乙准时前往。”

    那高衙内的扈从躬身行礼,而后便匆匆离去。

    他也说不出高尧卿为何要找玉尹,毕竟他就是个传信的人,如何能了解到内幕?

    “小乙,怎地和高衙内走的忒近?”

    陈东上前,低声道:“不管怎地,那厮的名声,终究是……”

    很显然,陈东有些不满玉尹和高衙内走近。

    玉尹叹了口气,扬了扬手中请柬,“少阳以为我有选择余地吗?

    高三郎虽说纨绔了些,毕竟待我不薄。我和你不同,少阳还有功名可求,我……

    再者说,高太尉声名虽则不好,却也无甚大恶。

    且他与家父生前有旧,我若想在这开封府站稳脚跟,你以为我能够拒绝他们不成?”

    “这个……”

    陈东顿时沉默了。

    玉尹辞了那太乐署博士的职务,等同于薄了官家颜面。

    他也知道,这里面的奥妙,内心里也为玉尹感到不值。没错,自家还可以寻求功名,可玉尹呢?他又能去追求什么?恐怕除了多赚些钱两,树立自家名声之外,仕途一路,再难有成就。这种情况下,他又何必再去在意那些不必要的虚名?

    陈东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玉尹肩膀。

    “我去找大郎,把这稿子和他商议一下,小乙你自珍重便是。”

    对于一个仕途上已无甚追求的人而言,陈东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玉尹笑了笑,“少阳只管放下,自家自会把握,无需担心。倒是周刊那边,还要少阳多费心思。大郎虽然用心,却还是有些浮于表面,需要你多多劝说他才是。”

    李逸风操办大宋时代周刊,的确是很用心。

    可由于他身份限制,所选文章不免有些浮华,甚至说过于高深。

    你采用名家文章,倒也算不得错误。偏又弄一些艰涩的,终归读起来不够顺畅。

    如此一来,必然会造成受众减少,从而影响整体格调。

    当初玉尹设计的‘雅俗共赏’是一个大方向,可是具体操作,终究不好把握。什么是‘雅俗共赏’?从李逸风的角度而言,有一个标准,从陈东的角度来说,也有个标准。如何把这些标准统一起来,寻求一个平衡,才是玉尹最为关心的问题。

    在这方面,陈东似乎比他,更具有说服力。

    ++++++++++++++++++++++++++++++++++++++++++++++++++++++++

    处理完了屠场的事情之后,玉尹看看天色,将至午时。

    他索性让人通知燕奴,中午不回去吃饭,而后便在屠场匆匆用了些饭食之后,便赶去下桥园。

    下桥园,又名高园,是高俅名下的一处私人园林。

    坐落于旧曹门旁的下桥畔,四周景致一般。不过园中却开凿了人工湖,堆砌假山,种植许多稀有植物,成为当地一处景致。由于是私人园林,这下桥园大多数时候不会开放。偶尔似高尧卿兄弟会在这里开办诗社之类的集会,平日里多是闲置。

    玉尹来到下桥园时,太阳正毒。

    园林的大门敞开,门口更有人看守。

    看那些守卫,玉尹便愣了一下:莫非是高三郎在这里举办诗社吗?

    便是举办诗社,也用不得许多人守护,怎地看上去,如此森严?当玉尹甫一出现,那些守卫便发现了他。虽然没有什么行动,但可以看出,他们透着深深戒备之意。

    “自家玉尹,受衙内之邀前来。”

    “可有请柬?”

    “呃,这便是衙内送来的请柬。”

    玉尹发现,这下桥园的守卫真个有些不同寻常。

    便是他有请柬,也被好生盘查了一番,才被放行。

    入园林,正当中便是一座假山。

    山上流水潺潺,顺着山体流入山下的水池,而后循环不息。

    正是秋高气爽之时,院中林木虽已经枯黄,但却正逢菊花盛开。姹紫嫣红的菊花,勾勒出高园中独特美景。玉尹迈步从花丛中的小径穿行,走不多远,便见高尧卿迎面而来。

    “小乙,怎地才来?”

    玉尹一怔,“衙内这怎话说?你要我晌午后过来,这放过午时,不正合适吗?”

    高尧卿闻听,一拍脑袋笑了。

    “看我这脑袋,居然忘了……小乙来的正好,快快快,随我一同观赏蹴鞠。”

    “蹴鞠?”

    玉尹顿时来了兴趣。

    “是啊,正好请了黄如意和范老儿白打。

    嘿嘿,这两人而今已很少献艺,若非自家使了重金,怕也请不得他二人,小乙真个眼福。”

    蹴鞠自秦汉时便有文字记载,也就是后世足球的前身。

    玉尹前世也喜欢看球赛,可惜随着后来国足的不给力,也便渐渐淡了心思。

    不过,对于这宋代的蹴鞠,玉尹倒是颇有好奇心。

    他知道,高尧卿今日把他找来,绝不会只是单单请他看蹴鞠,只怕是还有别的意图。但他不说,玉尹也不会主动询问。便随着高尧卿一路下来,走到了后园里。

    高园的后园,有一处空地。

    四周古松成行,围了一圈,颇为别致。

    在空地上,就见三五人正在表演白打,而且是那种不用球门的白打。

    所谓白打,便是指踢球的花样动作,和由几个花样组成的成套动作。通过头、肩、背、胸、膝、腿、脚来完成各种动作,并且要保证那‘鞠’不落地。两三人一组,相互对抗,使出各种踢法,制造各种难题,以迫使对方犯错,使‘鞠’落地。

    落地者,为负;反之,为胜。

    开封城里,有专门靠蹴鞠表演为生的艺人,深得百姓喜爱。

    而那些达官贵人们,对这项运动也颇为痴迷,靠蹴鞠发家的人不少,高尧卿的老爹高俅,便是其中之一。

    此时,空地边上还有一群人,正大声的喝彩。

    空地上,高尧卿所说的黄如意和范老儿,使尽全身解数,把那‘鞠’踢得更是变化万千。

    有道是脚头十万踢,解数百千般。

    黄如意和范老儿都是这蹴鞠的高手,而今能在这高园献艺,也算得上是荣幸,自然不敢有半点藏私。

    玉尹和高尧卿走到场边,朝不远处正在叫好喝彩的那些人看了一眼。

    “怎地衙内有客人?”

    高尧卿笑道:“也算不得是客人,不过是家中亲戚……”

    “呃!”

    玉尹便没有再问下去,而是认真的欣赏起那些民间高手的技艺。

    却未见,高尧卿在回答了他的问题后,朝那些‘亲戚’看了一眼,然后如释重负般,擦了擦额头冷汗。

    “使得好,使得好……这鸳鸯拐果然厉害!”

    人群中,一个华服少年抚掌大笑。

    场中的范老儿心中得意,更使出千般手段,让那‘鞠’好像黏在他身上一般。使了一套花招后,他抬脚用后脚跟啪的一个苏秦背剑,把那‘鞠’从背后过顶,飞向黄如意。黄如意也不慌张,伸出脚,接住‘鞠’,那‘鞠’似乎黏在他脚面上,连着完了两套花活之后,使了个鸳鸯拐,踢给另外一人。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让旁观者忍不住又是一阵叫好声。其中还有一个少女,巴掌都拍红了,那张俏丽的小脸,更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花球!

    原来这所谓‘白打’,就是花球。

    玉尹看了一阵子之后,为这些人的技艺所赞叹,不过内心之中,却感觉颇为无聊。

    这游戏真个没得意思。

    初看时尚可,但看久了,总有些乏味。

    似乎是为了证明这一点,玉尹看着看着,忍不住张口打了个哈欠。

    “你,怎地不叫好呢?”

    华服少年突然跑过来,指着玉尹问道:“莫非他们使得不好,或者你使得比他们好?”

    少年的年纪,也就在七八岁的样子。

    长的倒是粉雕玉琢,颇为好可爱。

    这高尧卿的亲戚还真有意思!玉尹忍不住笑了,便蹲下来,伸手放在少年的脑袋上。

    只是这在他看来稀松平常的举动,却把高尧卿吓得脸发白。

    不远处几个随从模样的男子,更连忙冲过来,厉声喝道:“大胆,还不放开黄……公子。”

    说着话,那几个随从,竟拔出了兵器。

    这一回却把玉尹给吓了一跳,忙抬起手,愕然道:“自家并无恶意,你们这是做什么?”

    “都给我回来。”

    少女突然开口,几个随从这才收起了兵器。

    少年……或者更准确说,应该称之为‘童子’,则是一脸有趣的表情,看着玉尹。

    “高三郎,他是谁?”

    怎地高尧卿家的亲戚,说话这么冲?

    玉尹愕然睁大眼睛,上上下下打量那少女。

    没等他开口,高尧卿忙上前道:“他就是玉小乙!”

    “你便是玉小乙?”

    少女看着玉尹,突然间啊的一声惊呼,把玉尹吓得一哆嗦,忙回道:“自家正是小乙。”

    “你怎地来了也不说话……高三郎,你,你,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少女的反应,让玉尹一头雾水。

    可没等他明白过来,却见那少女转身,一溜烟儿的跑了……

    这,又算是哪门子事?

    玉尹一脸迷惑的,朝高尧卿看去。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