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五九章 陈希真(二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五九章陈希真(二更)

    今儿封推了,所以必须爆发一下才成。电子书下载**《》

    只是这月票也忒不给力,待小乙哥向大家求票,求保底月票,还请帮衬则个。

    +++++++++++++++++++++++++++++++++++

    李宝毕竟是老了!

    已近不huò之年,气血逐年在衰弱。老不以筋骨为能,李宝这些年苦苦寻找真法,想要突破第四层功夫的瓶颈,也正是出于这个考虑。人过四十,恐怕再难以jīng进。

    历代那些宗师,哪个不是在四十之前进入第四层功夫,而后慢慢打磨,最终成就宗师?

    所以,李宝真是急了。

    今日yù尹前来挑战,更让李宝感受到了莫名压力。

    两人jiāo手二十多个回合,李宝便有些喘息。而yù尹的拳脚,却更加凌厉,同时招数也变得不复yīn毒,反而以大开大阖为主,一副硬碰硬的架势,bī得李宝节节败退。

    不仅是李宝,另一边林木也有些抵挡不住了!

    杨再兴的气力或许比不得yù尹但他那招数,比之yù尹更加凶残。

    两人jiāo手三十个回合后,杨再兴那枪拳的威力已演化极致,忽而如怒龙出海,忽而又如毒蟒出击。yīn柔和刚猛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竟然被杨再兴演绎的淋漓尽致。

    被杨再兴打得连连后退,林木更是气喘如牛……

    “好了,都停手吧。”

    耳边突然回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蕴含着一股子震慑人心的奇异力量。

    杨再兴不由得心神一颤,手上便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个停顿。

    紧跟着,就见一名老者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杨再兴jī灵灵打了个寒蝉,踏步一个环身,紧跟着一拳轰出。这一拳的力道,丝毫不逊sè于方才与林木jiāo手时的劲力。

    哪知老者只是笑了笑,身形一闪,错身抬tuǐ就是一脚,正中杨再兴的膝盖。

    仿佛是被一柄重锤砸在上面,杨再兴大叫一声,噗通便摔倒在地上。(《》)老者这一招,名叫搓踢,杨再兴学艺的时候,也曾见老道士使过。不过这老者使得,似乎更加巧妙。

    林木见杨再兴摔倒,顿时欣喜。

    二话不说垫步上前,抬脚便向杨再兴踹去。

    此时杨再兴的tuǐ已经失去了知觉,眼睁睁看着林木一脚踢来,竟无法闪躲。

    刚要开口大骂,却见老者脸sè一沉,横跨出一步之后,那瘦小枯干,本佝偻着的身子猛然直起来,好像充了气一样,顿时变得粗壮。至少在杨再兴眼中,老者的这种变化非常清晰。紧跟着就听林木一声惨叫,而后才传来一声蓬的闷响……

    林木好似断了线的风筝,呼的一下子便飞出去,狠狠摔在地上,口中更喷出鲜血。

    “没有听我说,都停手吗?”

    老者神sè淡然,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倒是那林木被他横里一撞,竟再无还手之力,躺在地上顿时昏mí过去。

    从老者开口,到林木被撞飞,都是在眨眼间发生。

    当杨再兴倒地的时候,高宠也是吓了一跳,忙上前想要帮忙。哪知道才迈出去一步,林木便被打飞出去。

    这老家伙,居然是不分敌我!

    而他只出手两次,却真个是把高宠给吓到了。

    不仅是高宠被吓到了,连yù尹也大吃一惊。他bī退了李宝,忙跳出来,闪身便到了杨再兴身边。

    这可是未来的大宋猛将兄,怎地……

    他伸手想要探查杨再兴的伤势,却听老者淡然道:“别担心,不过是暂时失了知觉,没甚大碍。等恢复了知觉以后,会痛一下,而后有些肿胀。回去用舒筋活血的yào水浸泡一个时辰,在找人推拿一番便不会有事。这算是教训一下你们这帮小子,莫以为练了些拳脚,便以为天下无敌……对了,回去告诉张进,就说周师兄已经过世了,当年那些恩恩怨怨,便过去了!一把年纪,还这般想不开吗?”

    老者是在对杨再兴说话,却让杨再兴一头雾水。

    “张进是谁?”

    他脱口问道。(《》)

    老者也是一怔,“你师父难道不是那嵩山一斗米吗?”

    “是啊……可我不知道师父的名字。”

    杨再兴有点傻了,没想到在这御拳馆,居然会遇到老道士的熟人。

    老者闻听,顿时哭笑,“这家伙果真是想不开,当年输了周师兄,便发誓不用本名……他还好吗?”

    “不知道!”

    杨再兴糊里糊涂回答道:“他教了我八年,不过后来突然走了,更没有任何jiāo代。”

    老者的脸上,突然lù出一抹失落之sè。

    他叹了一口气,朝yù尹看去,表情显得很是复杂。

    “你知道,我是谁吗?”

    yù尹也有点懵了,这突如其来的老者,着实让他吃惊不小。

    特别是刚才那诡异的声音,险些坏了他的心境。看他的身手,怕也不是个简单角sè。林木的本事虽然不清楚,但是从他能够和杨再兴jiāo手几十个回合来看,确不简单。

    可这么一个人物,却被眼前老者轻描淡写便干掉……

    yù尹心里,突然生出了些许慌luàn,莫非今日的事情,难以善了吗?

    此时,李宝已经退回去,看他的脸sè,却很不好看。

    而那林木躺在雨水之中昏mí不醒,御拳馆的一众教头,竟然没一个人敢站出来救治。

    听老人询问,yù尹mō了下鼻子,轻轻摇头。

    “自家,陈希真。”

    原以为报出名字,yù尹会lù出惊容。

    可是看过去,yù尹却是一脸茫然:陈希真是谁?很有名吗?

    他朝高宠和杨再兴看去,却见两人也是一脸mí茫。

    老者脸上顿时赧然,有些羞怒的吼道:“难道你家那丈人,便没有提过我的名字?”

    yù尹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他本就不是江湖中人,对于江湖事,也不算了解。

    甚至关于很多江湖的传闻,也都是听燕奴讲述。而燕奴……周侗生前并不希望燕奴也卷入江湖是非之中,所以便提起,也是寥寥数语。燕奴不知道的事情,yù尹更不可能清楚。

    至于杨再兴和高宠,和yù尹的情况差不多。

    杨再兴虽然有那么个师父,但从不和他说那些废话。

    高宠的武艺,源自家传,更不是江湖中人,怎可能听说过‘陈希真’这个名字呢?

    三人一脸茫然,让老者哭笑不得。

    他犹豫片刻,突然一声长叹,“一入江湖岁月催,不知道也是好事……看你三人,倒是让老头子想起从前的事情。当年我与周师兄和张师弟本亲如手足,却因入了那江湖,到头来几乎反目成仇。周师兄和张师弟既然没有提起我,说明他并不想让你们卷入江湖是非。也罢,我刚才还说过去的事情便过去了,没想到……

    御拳馆开设之初,是为让人习武强身。

    馆内人的sī人恩怨,和御拳馆并无关联……

    所以,你们三个只管放心,御拳馆绝不会chā手你们的恩怨,所以好好过你的日子便是。”

    说完,老者回头看着一干教头。

    “我刚才说的,可都听清楚了吗?”

    众教头哪敢怠慢,忙恭声道:“谨遵陈公教诲。”

    便是李宝脸sè难看,也不敢有任何不满。

    他偷偷看了yù尹一眼,心中的忌惮和嫉恨,却不自觉有加重了几分。

    这yù小乙已经成了气候,若不使些手段出来,早晚必成祸害……也许,我该做出决断了!

    想到这里,李宝眼中,闪过一抹狞sè。

    陈希真说完这番话,又变成了先前那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冲着yù尹摆了摆手,“便走吧……以后莫再惹事生非才好。回去后还好过日子,切记要善待九儿姐才是。”

    他知道燕奴?

    yù尹此时,脑袋有些发昏。

    陈希真的出现,着实让他有些感觉不可思议。

    刚要开口,却见陈希真停下脚步,朝那昏mí不醒的林木看了一眼,冷哼一声道:“去把他抬回屋去,待他身体好了,赶走便是。御拳馆不需要这等落井下石的小人,便是输,也要输得光明磊落才好。告诉他,以后莫让我在开封再见到他……”

    依然是有气无力,却让人遍体生寒。

    yù尹三人相视一眼之后,暗自心惊不已。

    他和高宠过去把杨再兴架起来,转身便往拳馆外走去。

    而这时候,御拳馆外已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这已经有多少年了?没有人来御拳馆生事。可今天,yù尹三人竟然上mén挑战,而且和御拳馆斗了个不分伯仲出来。

    从这一点而言,yù尹的目的达到了!

    他已经通过这次踢馆的行动,向所有人展现了他足够强大的武力。

    能够和李宝打成平手,甚至略占上风……以后那些开封的泼皮闲汉便是想要寻他麻烦,也得要掂量一下轻重才是。毕竟,市井中虽藏龙卧虎,却并非人人都是陈希真。

    而陈希真出面,成全了yù尹,也保住了御拳馆的名声。

    御拳馆必须是一个独立超然的存在,若是卷入那些泼皮闲汉的纠纷中,只怕用不得多久,便是官家也会对他们生出厌恶。所以,陈希真出手了!一招击败杨再兴,是告诉那些看热闹的人,御拳馆不是没有高手,而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当然了,陈希真和yù尹等人的关系,也令人万分好奇。

    至于陈希真最后对林木的处置,也显示出了御拳馆的威能。

    我御拳馆发话,你便停留不得开封城!

    这是一种霸气,更是一种威严,令人们对御拳馆,更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敬服……

    “小乙,那老家伙究竟是谁?”

    杨再兴出了拳馆,仍未能反应过来。

    yù尹和高宠搀扶着他走下mén阶,拳馆外看热闹的人,立刻让出了一条通路。

    yù尹猛然停下来,回过身向御拳馆在看去。却见那漆黑大mén缓缓关上,复又恢复到了先前的雄浑庄肃。不知为何,在yù尹的心里,这御拳馆看上去,又了些神秘……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