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五八章 立名之战(一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五八章立名之战(一更)

    第158章立名之战

    yù尹话未说完,忽听李宝发出一声爆吼。e^看

    小关索之名,并非凭空得来,李宝这心中,自然也有属于他的那一分骄傲。

    好吧,既然你说了用拳头说话,那便拳头上见分晓吧!李宝心里很清楚,今日这局面如果一个应付不得当,他多年英名都将付之东流。更何况,这里面还牵扯到他最心爱的关mén弟子吉普,与其和yù尹废话,倒不如爽快地拳脚上分出高下。

    yù尹既然已练成了第三层功夫,那就不能再掉以轻心。

    李宝甚至已经把yù尹看作他出道以来,最大的敌手……没错,就是最大的敌手!

    第一次和yù尹jiāo锋,险些把他摔死。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因祸得福,从此声名鹊起,已隐隐成为开封市井中的一号人物。

    之前官家敕命,李宝更是羡慕嫉妒恨。

    他不是官场中人,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在他看来,大家都是市井中人,yù尹只不过是学了两手勾栏瓦肆里的手段,又凭什么可以获得官家的青睐?这不公平!当然,李宝也承认,yù尹的曲子好听。可那又如何?表面上李宝是不屑一顾,可这内心里,对yù尹的嫉恨,更加重了几分,甚至生出些许厌恶之情。

    如果yù尹受了敕命,李宝也许还不说什么。

    偏yù尹居然辞了敕命,便让李宝心里更不舒服……

    你以为你yù尹是谁?

    官家高看你,才给了你敕命,你却装模作样的不接受,简直就是不知好歹。

    这也是当初李逸风对yù尹的提醒。

    yù尹和王安石那种人物,毕竟有着巨大不同。

    王安石可以拒绝帝王的诰命,因为他是名士,他有功名在身!他这样做,是淡看功名利禄,视权贵如浮云,那是一段佳话;而yù尹呢?身无功名,不过市井中一个屠户而已。皇帝敕命与你,那是给你面子,是你的荣幸,你怎么可以辞去?

    表面上,许多人称赞yù尹有气节。

    可这sī下里,不晓得有多少人暗自咒骂,yù尹不知好歹。

    今天yù尹打上mén来,李宝自然也不会客气。

    就在yù尹说话的一刹那,他猛然纵身跃出,双手化作虎爪,照着yù尹就是一个砸钉。

    “李教头且慢!”

    林木那知道李宝说动手就动手,连忙大声呼喊,垫步上前便想要拦住李宝。

    哪知道不等他行动,杨再兴已经猱身扑上来,厉声喝道:“怎地,御拳馆要以多欺少吗?”

    话出口,拳已到。

    杨再兴拧腰顿足,一拳轰出,整个人就如同一杆大枪,锋芒毕lù,拳势惊人。

    林木吃了一惊,忙抬手封挡。

    拳臂jiāo击,就听蓬的一声闷响,林木退了两步,胳膊几乎失去了知觉,心中暗自骇然。

    这厮又是谁,怎地拳脚如此凌厉?

    杨再兴这一拳出来,就好像一杆大枪刺出,让林木吃了一个小亏。

    不过,杨再兴也被林木bī退了一步,一拳无功,但他并不慌张。来了御拳馆,便知道少不得一番恶战。这御拳馆能雄立开封府这么多年,又怎可能没有高手坐镇?

    被林木bī退,杨再兴非但没有气馁,反而兴奋起来。

    他退这一步,身体一展,脊椎犹如一条大龙般舒展开来,旋即呈现出一张弓的形状,一口如同兽吼般的气息喷出来,呼的一下子弹出,一招双鬼拍mén便扑向林木。

    与此同时,李宝和yù尹也jiāo上了手。

    李宝曾游历燕云,在家传扑法拳脚中,融合了一些燕云拳法的特点,拳脚刚猛无回,大开大阖。那一双大手,犹如一对大斧般舞动,呼呼作响,带起无铸罡风。

    而yù尹则脚踩罗汉桩,身形游转回旋。

    双手化作龙爪,拨、挑、抓、扯,每一拳轰出,都会产生出一道奇异的气旋。

    这也是龙爪手的特点之一。

    看似刚猛,实则yīn狠,也是周侗当年的绝技。

    李宝经验丰富,yù尹拳脚yīn毒。

    李宝想要获胜不容易,可是yù尹想要打赢了李宝,也非一件易事。

    论功力,自然是李宝占了上风。

    但yù尹天生的怪力,又使得李宝不得不心生忌惮。

    同时,yù尹在北疆的那段经历,也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李宝经验上的优势。他出手狠辣,招招都奔着李宝的要害;而李宝拳脚虽然凶猛,却又不得多加一些小心。

    两人拳来脚往,竟一时间分不出高下。

    ++++++++++++++++++++++++++++++++++++++++++++++++++++++

    御拳馆的弟子们,有些懵了。

    万没有想到,yù尹几个居然有这样的本事。

    李宝诨号小关索,号称打遍开封坊巷,是一等一的高手,成名已久;而林木的名气虽然没有李宝响亮,却也是御拳馆人字房的坐馆高手,论拳脚丝毫不逊sè李宝。

    可现在,人字房两大高手都出手了,却只能堪堪抵住yù尹和杨再兴两人。

    一旁还有个高宠虎视眈眈,未曾出手。

    徒弟们的眼力虽比不得李宝林木等人,却也能分出轻重。

    吉普是李宝手下最强悍的徒弟,已经有了六级力士的水准,堪堪就要成为七级力士。

    这样一个人,竟然被高宠一拳轰断了胳膊。

    说明什么?

    这说明高宠的身手,恐怕也不会逊sèyù尹他们太多。

    “那不是先前在州桥做脚夫的高十三郎吗?”

    有认得高宠的人,忍不住嘀咕起来,“这厮怎地如此厉害,吉普师兄也非一合之敌?”

    “是啊,这鸟厮也太会装了。

    以前还见人欺负他,从不见他动过手。没想到这厮深藏不lù,还有如此的手段……”

    那弟子一边说着,还一边拍了拍xiōng口。

    当初幸好没去招惹这厮,若真个恼了他,不晓得会是什么结果。

    “十三郎家道破落,所以不好与人争执。

    加上他xìng子纯孝,家中还有老娘照拂……我倒是听人说过,早年间十三郎也是个狠角sè。后来他阿娘生了病,十三郎害怕气到他阿娘,所以才变了个人似地,不肯和人斗狠。

    倒是小乙,让自家吃惊。

    他从前带着些泼皮闲汉在马行街虽说招摇,却也稀松平常。

    不成想这厮也是个能忍的,不但使得一手好琴,还书得一手好字,这拳脚更练到了这等地步,真个让人吃惊。他有这等拳脚,之前怎会被郭少三bī到那等地步?”

    “这个嘛,我倒是听人说过些。

    小乙之前好像是练了周教头传下的什么功法,以至于未练成之前,便见不得真功夫……嗯,便是如此!自家就说,周教头的nv婿又岂是善与之辈?也算是一番磨砺。”

    “嗯,必是如此,必是如此!”

    徒弟们七嘴八舌,jiāo头接耳。

    而在那大殿mén阶上,一干御拳馆的教头,也是面面相觑。

    原以为李宝和林木两人出手,便足以解决麻烦,谁又料想到,会变成这胶着状况?

    对方还有一个人没出手,而己方两大高手都已经参战。

    众教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站出来说话……

    三打三,不是不成。

    问题是你如果输了,颜面何存?

    yù尹和杨再兴如此了得,恐怕那高宠也不是等闲之辈。

    大家闯出偌大名头,好不容易才在御拳馆立足,吃上一个安生饭。如果被一个后生打败,那才真是没脸见人。高宠输了,这些人颜面无光,会落一个以大欺小的名声;若高宠赢了,那更是颜面无存。大家都知道爱惜羽máo,谁又愿意冒这风险?

    就在这时,从大殿里又走出十几人。

    当中是一个枯瘦老者,衣着看上去非常简朴。

    但如果仔细看,却发现那老者看似朴素的灰布长衫,却是用木棉布做成,而且做工非常考究。

    木棉布,那可是比丝绸还要昂贵的物品。

    等闲人哪里有资格使用?

    “怎地连陈公也出来了?”

    “废话,人字房眼看着便要丢了面皮,那地字房和天字房的教头们怎可能不出来?”

    这些人的到来,让御拳馆的徒弟们,又是一阵jiāo头接耳。

    “陈公,你看这事如何是好?”

    枯瘦老者两眼无神,看上去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脸上褶皱一动,声音嘶哑道:“周师兄却找了个好nv婿。”

    周师兄?

    莫非说的便是周侗?

    这老者,居然称呼周侗为师兄?

    “陈公,这纠缠下去,怕也不是个办法,nòng不好便会两败俱伤,与我拳馆声名不利啊。”

    “那你要如何?”

    “要不然,便自家打发了他们?”

    老者闻听,却lù出了一抹古怪笑意,“周教头真以为,能稳cào胜券?”

    “陈公莫不是说……”

    “我那师兄看人的眼光,绝非一般。

    他那些个弟子,又有哪个是善与之辈?这yù小乙身为他的nv婿,想来也得了真传……他而今虽只练到第三层功夫,可是他拳脚凶狠,有开碑巨力,想来也是个天赋秉异的小子。你虽是内等子,但真要出手,未必能讨得好……便是胜了,怕也要几十回合。

    凤山以为,你堂堂内等子修行,几十个回合才能胜出一个后辈,便与拳馆有益处?”

    “这个……”

    周教头脸上,顿时lù出尴尬之sè。

    没错,他堂堂地字房的教头,真要是胜了yù尹,也是个以大欺小的名声。

    可看着双方这般缠斗不止,他又感觉万分焦虑……万一李宝和林木输了,这yù尹岂不是要踩着御拳馆立名吗?若真的变成这般,对御拳馆的声名,怕是更加不利。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