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五五章 那就抢回来!(保底一更)1/3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五五章那就抢回来!(保底一更)1/3

    昨日月票最终在2520票,老新答应过,会补上。[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所以今日保底两更,加一章加更,共三更奉上。这是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

    yù尹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太乐署一事带来的yīn霾似乎早已dàng然无存,根本没有对他产生什么用处。安道全在房间里,侧耳听到yù尹和杨再兴等人的jiāo谈之后,也不禁暗自感慨:小乙成熟许多!

    挫折、磨难,有时候就是一把磨刀石。

    yù尹在这块磨刀石的磨砺下,已经渐渐展lù出了锋芒。

    安道全同样,也经历过无数磨难。

    当初被王黼打压的几乎无法喘息,若不是靠着几个老友的帮衬,可能早已死去……

    他膝下无子,身后更无亲人。

    不成想老来却得了老友后人的照拂,内心里已经把燕奴和yù尹当作成自己的孩子。

    不管怎样,都要助这两个孩子一臂之力。

    便是死后见到了周侗那老儿,也能坦然面对了。

    从桌上拿起书,慢慢翻阅。他逐字逐句的推敲,试图从眼前这本书中,寻找出一个答案。

    至于是什么答案?

    也许,只有安道全自己知晓。

    ++++++++++++++++++++++++++++++++++++++++++++++++++++++++

    yù尹发现,手头上的事情,可真个是太多了。

    返回开封以后,原以为能清闲一二,却不想这事情,是一桩桩接踵而来,令人有些难以招架。

    复又找到肖堃,把他要购下宅子两边土地的想法说出来。

    肖堃倒是非常爽快,二话不说便同意了。

    长八十步,宽二十步,听上去好像也没有多少,可这要一丈量下来,也真吓人一跳的土地,超过二百平方米的面积,再算下原先的宅子,yù尹家的面积,差不多占地接近一亩。这若是在后世,少说也能卖个千八百万。可是在肖堃的cào作下的土地,总和下来不过一百八十贯,倒是让yù尹吃惊不小。

    “怎地恁便宜?”

    “小乙真个说笑,只听人抱怨贵的,还没听人抱怨便宜。”

    肖堃忍不住打趣了一句,而后正sè道:“小乙放心,自家虽说压了些价,但大体上还算公道。

    开封府的确是寸土寸金,但那是上面建有宅子。

    你那块土地,两边都荒着,而且属于无主之物,自然也没有外面传的那般昂贵。”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一边四十步,面积太小。

    若这八十步的长度连在一起还好,关键是中间又隔了一个yù尹的宅子,便使得土地贬值许多。

    观音巷,只是个平民区。

    有能力huā一百多贯买土地的人,未必看得上这么小的地方。

    所以,也就造成了这两块土地的价格低廉,加起来才一百八十贯而已。

    办完了手续,签下了契约,就算是完成了一桩心事。

    本来,yù尹打算到八月末再进行改建,谁想到凌振听说了这事情之后,立刻拍着xiōng脯,把这事情给担下来。

    “我这甲仗库,隶属军器监。

    手底下要兵卒不多,可是工匠却不少。小乙既然要建房,便jiāo给我来负责。最多二十天,保证把这房子建造的妥妥当当,说不得中秋时,便可以在家中赏月了。”

    细想,还真是如此。

    军器监的工匠不少,每年到这个时候,多也都清闲下来,没有平日里的繁忙。呆在工厂里也是闲着,倒不如出来找些零工来做。如果按照规矩,这种事自然是违反了章程。可这军器监,特别是甲仗库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清水衙mén。

    凌振就是这里的天!

    他若安排sī活,以前可能还会被人斥责。

    但现在,他和殿前司扯上了关系,军器监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谁会闲得无聊,为了这么点jīmáo蒜皮的小事,跑去得罪人?虽然不明白凌振和殿前司究竟是什么关系。可之前殿前司有过jiāo代,军器监那边也就高看了凌振两眼。

    反正你只要不造反,不闹事,我便不寻你麻烦。

    两边出奇的,保持了一种平衡。

    yù尹自然希望房子的事情能够早一些解决。

    既然凌振开了口,他也不会拒绝,便向凌振道了些,言明这房舍要求,而后准备搬家。

    这一搬家,工程可不小。

    yù尹干脆又跑去找肖堃,托他在安远mén附近赁了一座宅子,而后便举家搬了过去。

    但只是那银子,便足足五六箱,单独占用了一辆马车。

    至于其他luàn七八糟的东西,便带过去。反正以后回来,还要添置新家具,这些不值钱的,便不会带回来。这琐碎事情实在太多,好在yù尹而今人手也还算充足,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麻烦。一张琴,两口刀,牵着暗金,yù尹便施施然出mén。

    他还有事情要做,没得那份心思在搬家上面。

    大宋时代周刊既然已经商议妥当,那边李逸风也开始cào持,准备着创刊号的发行。

    嗯,这创刊号必须要办好!

    可是该写什么东西,才能雅俗共赏呢?

    什么是开封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事情?这可是需要些琢磨才好……

    当晚,新家luàn成一团,实在是无法居住。

    yù尹便在附近找了一家客栈暂时住下,又顺道去了周寄瑜的那家铁铺。

    周寄瑜已经走了!

    走的是非常潇洒,没有任何留恋,更没有通知任何人。

    而今这家铁铺,已转到了游铁,也就是先前周寄瑜店里那个小伙计的名下。游铁已尽得周寄瑜真传,只是还少了些经验。而今他独立mén户,生意却显得很冷清。

    yù尹找到,是请他打造丹炉。

    开封城里的铁铺很多,可熟悉的也就是这家。

    再者说,周寄瑜临走前把游铁托付给了yù尹,有生意自然要好生关照。

    丹炉的构造并不复杂,关键是在于用料。游铁得了这宗生意,也开心的不得了,并向yù尹保证,一定会把这丹炉打造的漂漂亮亮。yù尹,相信这家伙能够做好。

    坐在桌前,铺好了纸张。

    yù尹在案前沉思,却久久下不得笔。

    写点什么才好呢?

    ++++++++++++++++++++++++++++++++++++++++++++++++++++++++

    笃笃笃。

    房mén突然被敲响,yù尹收回思绪,把笔放下,起身过去开mén。

    “小七,怎地这么晚来?”

    黄小七站在mén口,气喘吁吁,看上去好像很辛苦。

    yù尹忙把他让进屋来,给他倒了杯水,示意他先喘口气再说。

    黄小七端起杯子,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干。抬手在嘴巴上抹了一下,这才道:“方才我去小乙哥新宅,听九儿姐说小乙哥在这边写东西,所以便跑过来了。便桥屠场那边已经打听清楚……小乙哥,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好办,那帮子泼皮背后有人。”

    “啊?”

    yù尹闻听,顿时一愣。

    怎地泼皮背后,还有人撑腰?

    黄小七说:“那里面有个早些年的兄弟,我便是向他打听。

    便桥泼皮的团头名叫田雨生,本是个破落户,也没甚大本事。不过这鸟厮有个妹子,嫁了个叫吉普的。那厮确是李宝的关mén弟子,使得一手好扑,在御拳馆做了六级力士,也是个狠角sè。听说那厮和吕之士关系很好,早年得过吕之士照顾。

    小乙哥当初和吕之士争跤,把他从献台上摔下来,折断了tuǐ。

    吕之士因此成了瘸子,所以那吉普对小乙哥恨之入骨,曾多次扬言要小乙哥好看。”

    团头,便是泼皮闲汉头领的称呼。

    yù尹眉头一蹙,“那就是说,若打了田雨生,吉普便会出面?“

    区区六级力士,yù尹倒真个不担心。

    当初他以四级力士的水准,便干掉了五级力士吕之士。

    而今,按照燕奴的说法,yù尹已经到了三层大圆满的功夫,差不多九级力士,未必便逊sè于李宝。所以,那劳什子吉普,yù尹还真没有放在心上。他头疼的是御拳馆李宝,以及打败了李宝之后,会不会触怒御拳馆的其他人,这才是麻烦。

    李宝,不在话下。

    可谁又能担保御拳馆不会护短?

    当初周侗也是御拳馆的教头,那而今御拳馆里,是否存在如同周侗一样的人物呢?

    想到这里,yù尹有些头疼。

    黄小七满脸期盼之sè的看着yù尹,等待着他的回答。

    而yù尹在房间里徘徊,思忖良久后突然停下脚步,“小七,去把大郎和十三郎找来。”

    “小乙哥的意思是……”

    “自家有便桥屠场的房契,那本就是我的地方。

    一群泼皮而已,若不长眼,打了便是。至于御拳馆那边,我明日便去拜访大郎他们。

    便不信那李宝能在御拳馆一手遮天。

    便不信这堂堂御拳馆,就可以不讲道理,不遵律法吗?

    让老霍准备一下,明日我们去御拳馆的时候,便动手把那些泼皮赶走……记住,别闹出人命才是。你明日一早,带些钱两去找肖押司,便告诉他,自家要动手了。”

    黄小七jīng神一振,忙说道:“小乙哥放心,绝耽误不得事情。”

    “慢着!”

    yù尹想了想,又道:“你现在便去找石三,就说我遇到了麻烦,请他找些帮手来。”

    “帮手?”

    黄小七诧异道。

    yù尹一笑,“那便桥屠场有多少泼皮?”

    “有三五十人……哦,我明白了!”

    yù尹手底下能打的,不过十几个人,便是有霍坚和王敏求,还是显得薄弱了一些。

    既然要站住脚,那就必须展现出足够力量。

    不然的话,那些个泼皮隔三差五的跑来寻事,终究是一桩麻烦。

    yù尹,不想要麻烦!

    黄小七应了一声,便匆匆走了。

    而yù尹则心情略显烦闷,便走到窗前,伸手一把推开了窗子。

    夜幕,黑漆,不见星月。

    从天边飘来滚滚黑云,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