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四九章 大宋时代周刊(三)一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睁眼便见四更。

    不过还请好汉们放心,小底定会一一奉上。五更也好,六更也罢,今天是新书月的最后一天,咱便是拼了这老命,也要让大家心满意足。

    老兵不死,血仍未冷!

    大宋时代周刊创刊在即,更需各路好汉前来捧场。

    +++++++++++++++++++++++++++++++++++++++

    二三百贯,而今对玉尹来说,问题真不是太大。

    而今的玉家铺子,每月盈利在几百贯,生意非常兴旺。仅是刀手,就足足招收了十个,每天都忙碌不停。黄小七而今已经是玉家铺子的管事,手底下也有些人马。

    而熟肉铺子有张二姐盯着,根本不需要费心。

    屠场就更不用说了,杨再兴和高宠在,便足以镇住场子。

    再加上玉尹当日在家中一曲鸥鹭忘机,令杨阳等太乐署博士知难而退的故事传开,更使得玉尹的名声越发响亮。那可是太乐署博士!不是市井中的乐师……玉尹凭着这一手琴艺,便足以称之为大家。没数日,千金一笑楼的张真奴便派人前来拜访,以五千贯破纪录的价格从玉尹手中买走了鸥鹭忘机曲谱,成就了一段佳话。

    为此,李师师很不高兴,封宜奴也非常不满。

    倒不是因为别的,这两人都是极爱琴的人,未必拿去真个表演,但也希望能先睹为快。

    封宜奴还气呼呼跑来观音巷,“小乙恁不厚道,有好曲子不与奴知晓,却卖给了真奴妹子。便是她千金一笑楼出得五千贯,我潘楼使不出五千贯吗?以后小乙若有好曲子,一定要先通知奴才是。咱不为别的,只想好生品味一下小乙才学。”

    玉尹当时,只能不住道歉。

    说实话,太乐署登门寻衅的事情,玉尹原本并不知道。

    后来还是张真奴派人来求曲谱,他才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顿有种哭笑不得的感受。

    当日,只是沉浸于那种状态,才操得好琴。

    若现在再让他重复,未必能操出当日的感觉出来……

    只不过,这种事情他会说出来吗?

    ++++++++++++++++++++++++++++++++++++++++++++++++++++++++++

    回到家,玉尹便让燕奴去作坊把黄小七和霍坚找来,同时让人去通知王敏求过来。

    不过是些泼皮而已,断然不需要杨再兴和高宠出面。

    玉尹又从房间里取出些银子,找了块结实的粗布包裹好,便放在了院子里的矮桌上。

    “小乙,你这边好是好,却是有些不方便。”

    安道全坐下来,一边捶着tuǐ,一边和玉尹说话。

    “不方便?”

    “是啊,你而今也算是有身家的,可这身边来个使唤的人都没有,确有些不大合适。就比如刚才,你这家里要是有两个能使唤的人,便不需要燕奴亲自跑这一趟。

    而今这马行街,人言你小乙,都要尊一声大官人。

    你这身份和从前不一样了,便要改一改从前的做派。还有,你这宅子,却是小了些,若真个添置了使唤丫头,恐怕是无法居住。小乙便没有心思,换个宅子吗?”

    安道全说着,还好奇打量着棚子里的暗金。

    可惜,暗金却不理他……

    换宅子?

    玉尹倒是想过。

    可这开封城寸土寸金,想要买一处好些的宅子,便如李逸风家的那种前后两进的宅子,怎地也要两三万贯。如果位置在好一些,便要三五万贯,非玉尹可以支付。

    但若是买个普通的宅子,倒不如而今这住处。

    再说了,战乱即将到来,现在买那宅子,岂不是要赔死?

    玉尹曾仔细计算一番,最后还是决定,暂不购置房产。可安道全今日这么一说,倒是给玉尹提了个醒。如今自己家业大了,的确是有些不太方便。比如,这家中离不开人,一个人出去,另一个人便要留在家中;再比如,若有什么事情,便要玉尹和燕奴两人亲自去办,实在是太过于麻烦。玉尹手里,可是事务繁杂呢。

    “倒是想过,可这开封城里的好宅子,都有了主。

    便是位置不好的空置着,价格也极其昂贵。我虽说小有些家产,却也承受不得啊。”

    “你这孩子,平日里看着机灵,怎么到了事上,便想不明白呢?”

    玉尹一怔,忙问道:“还请老叔指教。”

    “之前我就观察过你这宅子,地段极好,又清静,是一处好宅子。

    便是小了些,屋子也有些少……可能以前你夫妻二人时,这宅子是足够了。可现在……好了,我不说这些废话。我之前留意到,你这宅子位于观音巷底部,两边尚有五十步左右的空地。大门的位置呢,不算太好,其实可以向前推二十步,抵住对面的山墙。

    反正你后面便是观音院,也不必担心有其他的问题。

    我知道,你在开封府里还是有些手段,使几十贯小钱,把这空地贱买过来重建便是。也不需要多么麻烦,把这院墙加高到八尺,再在院子里建三两间厢房……把你们那两间主屋加高,变做两层。院门对着巷口,不就变得更加气派了吗?

    我替你算过这笔帐,所有事情都做好,加起来也不过五六百贯。

    既然五六百贯能做好的事情,你又何必再去花费上万贯,买那些华而不实的宅子?”

    着啊!

    玉尹一拍tuǐ,连连点头。

    这姜是老的辣,果然不假。

    自己光想着去买外面的宅子,却忘了从自身做改变。

    若院子加宽八十步,院门前推二十步,这院子的面积至少能扩大三倍。最关键的是,这些土地基本上无人过问,都是无主之地,价格也不会太贵。把这土地买下来,再改造一番,不就可以解决目前院小房少的问题了?嗯,这的确是个好主意,花费不多,也不甚麻烦……眼见入秋,等过了农忙,必然会有许多工匠。

    那时候多找几个人,怕不用多久便能够做成。

    嗯,就这么决定了!

    玉尹笑道:“老叔果然好本事,小乙还真没往这方面去想。

    安道全嘿嘿一笑,却用手一指靠着观音院山墙的角落道:“那小乙便为我在这里做个丹房如何?”

    “丹房?”

    “嗯,还要打一口丹炉,必须按照我给的尺寸打造。

    估计这花费也不会太多,连丹炉下来,二百贯足够,不知道小乙可否能帮衬则个?”

    整个宅子大修,不过五六百贯,他这一个丹房,便要二百贯?

    不过玉尹倒是不觉得安道全是趁机敲诈,事实上给他建一座丹房,收益最大的便是玉尹。

    二百贯,还真心不贵!

    “老叔放心,小乙到时候定然会给老叔造一座漂亮的丹房。”

    安道全的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之sè。

    小乙是个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果然省心……他翘着tuǐ,不再赘言,和玉尹一起等待王敏求等人到来。

    可就在这时候,忽听门外传来脚步声。

    紧跟着,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乙在家吗?”

    是李逸风?

    玉尹忙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口。

    “大郎,怎地今日有功夫来我这里?”

    “你在家就好,在家就好……小乙你果然是个能惹是非的家伙,前脚刚辞了那太乐署博士,后脚就削了太乐署那帮家伙的脸面。嘿嘿,之前那杨阳还说,要找你比试一番。结果那天听你操琴后,回去后便请辞,还把他那张琴给砸了……”

    玉尹闻听,苦笑不迭。

    那件事说起来,还真是有利有弊。

    有利的是,那些纨绔子再想来找他麻烦,便要掂量一下份量。

    可这不利的是,他算是把太乐署得罪的狠了,临了还给了赵官家一巴掌,不晓得那为徽宗皇帝此刻,会不会把他恨之入骨。

    算了,还是不去想这些事情了!

    玉尹肃手,请李逸风进来。

    哪知李逸风却一把抓住他胳膊,“走走走,快随我走。”

    “去哪儿?”

    “你可还记得朱绚?”

    朱绚?

    玉尹突然想起来,朱绚不就是李逸风他们之前,为那劳什子开封邸报找来的靠山?

    “你是说太子妃那位堂弟?”

    “正是。”

    李逸风笑呵呵道:“二十六郎昨天与自家说,想要和小乙见上一面,好好说道一番。”

    这宋朝人直恁麻烦!

    二十六郎?

    这老朱家,还真是能生啊。

    玉尹眉头一蹙,看着李逸风道:“如此说来,你答应我要求了?”

    “正是。”

    李逸风lù出尴尬之sè,叹了口气道:“小乙这主意真个太好,自家实在是受不得yòò。我和徐揆李若虚商量过,他二人也说,自己对这邸报真个不懂,便同意退出。

    不过有件事,还要和小乙说明。

    你怎么办这报纸,他二人不管……他二人对这报纸,是用了真心。

    只可惜没这个本事,以至于……他们会撰稿,甚至会做批评,还请你能原谅则个。”

    玉尹听了,反倒是笑了。

    “若只是撰稿,自家岂能在乎?

    本朝开国便有广开言路的说法,上行下效,自家办这报纸,又岂能闭塞言路?以我说,这报纸开设,便要海纳百川,可以让所有人发表言论。我只知道,这道理是越辩越明,若我来操办这报纸,便要让这份报纸,成为百家讲台,各抒己见。”

    李逸风闻听一怔,旋即便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

    他对玉尹这个思路,佩服至极,不由得一声长叹:“官家让你去太乐署,果然真个屈才了。

    走走走,咱们现在就去见二十六郎……你把刚才说的和他再说一回,二十六郎必然欢喜。”

    “这个……”

    “怎地?”

    玉尹为难不已,苦笑道:“大郎来的不巧,家中长辈正好出了事,怕脱不得身啊。”

    “出事?出了甚事?”!。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