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五五章 便桥屠场(2430票加更,第六更奉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五五章便桥屠场(2430票加更,第六更奉上!)

    第154章便桥屠场

    玉尹这装束,着实有些怪异。

    主要还是衣服瘦了些,以至于把身子勒的很紧,看起来也非常别扭。

    凌振和玉尹不熟,所以也没有注意。可燕奴却不一样,且不说衣服的颜色不同,玉尹的衣服,都是她亲手所制,怎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一眼便看出问题。

    玉尹苦笑一声,“莫提了,直个倒霉!”

    “怎么了?”

    “在路过相国寺时,本想去买些吃食回来,却不想被人泼了一身水。”

    “啊?”

    玉尹摇头道:“也是那人不小心,见我衣服湿了,便让我换了一身,不就变成这样?”

    “那你还不快去换衣服。”

    燕奴说着,便进了卧房,从衣橱中翻出一身衣服,放在了床上。

    玉尹也跟着进屋把衣服换了,在庭院中坐下来,燕奴也从厨房里端出了饭菜摆上。

    凌振看上去很兴奋!

    他连连举杯,向玉尹敬酒。

    大体上,玉尹也能体会出这其中的奥妙。

    虽然还没有询问事情经过,但凌振既然坐在这里,那便是已经顺利解决。

    最重要的,恐怕还是殿前司的出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凌振也算是有了座靠山。

    嗯,便是靠山!

    想他堂堂都统领,为何却如此落魄?

    说穿了,还是没有靠山的缘故。便是那火药局御营不得重视,可若有个靠山,日子必然能好过许多。不过想来,凌振还不知道他的靠山,实际上便是坐在他面前的玉尹。

    大宋时代周刊一旦创刊开设,高尧卿就算是上了玉尹的船。

    玉尹自然也不会说破,和凌振喝了几杯之后,突然问道:“老叔,不知你那御营里,可有些什么好玩的东西?”

    凌振笑了!

    “自家隶属军器监,甲仗库里倒也没甚稀奇。

    不过些许小玩意儿倒是可以拿出来……我今日见你那兄弟使得好箭术,回头便弄些兵械出来与他们玩耍。若说好玩的事务……呵呵,小乙若想打炮,便来找我。”

    玉尹的脸耷拉下来。

    我便是想要打炮,也决计不会去找你!

    当然了,他也知道凌振说的打炮和后世人们口中的‘打炮’完全两个概念,却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不过,这也正合了玉尹心思,他很想去那火药局看看,北宋时期的热武器,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如果……只是如果,或许还能派上用场?

    +++++++++++++++++++++++++++++++++++++++++++++++++++++++++

    凌振醉醺醺走了。

    安道全担心他路上出事,便陪着他一起离开,并告诉玉尹,明日晌午时便会回来。

    燕奴在厨房里收拾碗筷,却见玉尹偷偷摸摸的溜进来。

    从她身后伸出手,环住了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小乙哥,怎恁不知羞?”

    燕奴的脸,顿时红了。

    她可以觉察到,玉尹那根火热的事物,硬邦邦抵住了。已是品尝了这**滋味的燕奴,哪里还能不知道玉尹的小心思。呼吸顿时变得有些急促,身子更有些发软。

    嘴巴上虽骂着玉尹,可身子却不受控制的,贴在玉尹的怀中。

    “九儿姐,**一刻值千金……明日老叔便要回来了,若再想亲热便没这般容易。”

    “哪个要与你亲热,快放开手,奴还要做事。”

    可她说着,却发现玉尹那只不太安分的手,顺着他衣襟斜领处探入了怀中。胸前的丰盈,被那只大手紧紧握住,有些疼,却又从内心深处腾起一种难以抗拒的快感。

    燕奴脸通红,想要挣扎。

    可那冤家的手臂却紧紧搂着她,怀中那只手,更不安分的揉捏着,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再也无力站稳,整个人几乎瘫在了玉尹怀中。

    “小乙哥休在这里,我们回屋去。”

    玉尹闻听这一句话,仿佛是聆听到圣旨一般,忙伸手一把将燕奴横抱起来,便朝着卧房跑去。

    暗金在棚子下,看着玉尹火急火燎的跑进屋中,紧跟着蓬的一声关上门。

    它有些不太明白,可也知道这时候最好别去打搅,于是晃了晃大脑袋,打了个响鼻……

    初秋时的夜晚,风带着习习凉意。

    燕奴慵懒的躺在玉尹怀中,脸上仍残留着激情过后的余韵。

    “你今日恁地忙,却忘了婆惜的事情。

    幸好老叔和那凌叔父都在,才算是圆了过去。不过小乙哥,安叔父这一回来,婆惜再来学戏,确是不太方便。你还是早些想个好主意,莫耽搁了婆惜的大事……”

    是啊,安道全一回来,不但玉尹和燕奴想要亲热变得不方便,徐婆惜学戏还是一桩麻烦事。

    “明日我便去找封娘子说这事,便让她找个去处。”

    “那大郎怎么办?”

    玉尹闻听,也是有些头疼。

    是啊,这徐婆惜学戏,还牵杂着一个杨再兴的问题,也要有个妥善的解决之道。

    “大郎那边,我再想办法。

    不过今日老叔倒是与我说了一件事,让咱们把这宅子改一下,扩建一圈,也能方便许多。到时候便请两个能看家的,你我也不必总困在家中,出去一回都麻烦。”

    “怎么改?”

    燕奴也来了兴致。

    玉尹便把安道全日间说的办法重复了一遍,而后道:“土地的事情不难,到时候我找肖押司帮忙便是,也花费不得多少。只是这一改建,怕少不得要折腾一阵子。”

    “那便改吧,总好过咱二人被困在家中。”

    两人说了会子悄悄话,不知不觉,已过了夜半。

    燕奴也忙了一天,困意涌来,便蜷在玉尹怀中睡熟了。而玉尹,则躺在床上,脑子里好像过电影一样,思绪不断。这大宋时代周刊的创刊号,该如何操作?又如何一炮而红?若都是些时政,只怕也不太讨喜,那么又该增添些什么样的内容?

    还有,便桥屠场……

    嗯,这件事也要尽快解决了才是。

    说不得明日便让小七去打听一下情况,总要把那屠场里的泼皮赶走才成。

    对了,还有那个唐吉。

    之前听人说,那鸟厮而今人不在开封。

    这倒是让玉尹省心了些,可唐吉外出公干,总是要回来。

    一旦那厮回来,必然又要惹出风波……嗯,要想个法子,好生对付这鸟厮才好。

    另外,还有康王赵构!

    虽然不太确定,那推荐玉尹去太乐署的人便是赵构。

    但思来想去,好像除了这家伙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对付唐吉可能要麻烦一点,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是这个赵构?却真让玉尹头疼了!

    唯一的优势,便是赵构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对付玉尹。

    毕竟他堂堂康王,却这么针对玉尹,说出去必然会被人耻笑。貌似那家伙也是个好面皮的,所以不可能动用官府的力量。再说了,两人之间也没深仇大恨,便是因为玉尹,而使得赵构输了一万贯,也算不得生死仇敌。最可能的,便是和太乐署这次事件一样,赵构使出一些阴招,来寻玉尹的麻烦……嗯,便是这样子。

    燕奴,已经睡得熟了。

    她蜷在自己怀中,好似一只小猫般。

    玉尹手指轻轻拂过她那娇美的面颊,却见燕奴哼唧一声,伸出手把玉尹的手指拨开,而后又展玉臂,搂住了玉尹的腰,把脸贴在玉尹的胸口,发出轻柔的鼾声。

    熟睡中的九儿姐,真个是美极了!

    玉尹忍不住低下头,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

    翌日,安道全回来了。

    他回家之后,便立刻为玉尹检查了一下身体状况。

    在确认玉尹身体并没有因为突破第三层功夫而产生损伤,反而因为在突破了第三层功夫后,阴阳**,令玉尹的身体素质,又产生了些许提高。这也让安道全颇为高兴,让玉尹停止服用强筋壮骨丹,不过却不能停止修炼强筋壮骨诀……

    对于安道全的这番叮嘱,玉尹也不敢违背。

    因为按照他的说法:玉尹现在的体质,若继续服用那强筋壮骨丹,非但不会有好处,反而会产生副作用。

    所以,玉尹那敢违背?

    安道全为玉尹检查完了身体之后,又在玉尹的请求下,为杨再兴和高宠检查了一下。

    只是结果,却不甚满意。

    特别是杨再兴,由于长期在艰苦环境下练武,以至于元气出现亏损。

    “若不尽快调理,大郎难活过四十岁。”

    “那怎么办?”

    安道全想了想,便道:“回头让小乙把那强筋壮骨诀传给你,你从现在起开始修炼。之前我配给小乙的强筋壮骨丹,他而今不能继续使用,但是大郎可以服用。

    坚持个半载,差不多就能调整过来。

    至于十三郎的情况要好些,可能和他家传的那套行功功法有关,虽有小亏,却不严重。也一起服用强筋壮骨丹吧,服用两个月,待冬至过后,再看一下另作决断。”

    杨再兴和高宠听罢,顿时喜出望外。

    安道全安排好了以后,便继续他的配药研究。

    玉尹则拉着杨再兴和高宠到一旁,说起了关于便桥屠场的事情。

    “我已经让小七去打听消息,若没什么意外,咱们明日动手,便把那屠场夺过来。

    三岔河口的屠场,拖不得太久。

    早一日控制住便桥屠场,便早一日搬家……否则的话,我在柳青那边也不好开口。”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