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150章 大宋时代周刊(四)二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i第一五零章大宋时代周刊四二更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开封府的泼皮闲汉,已经变成了一大祸害。i

    这帮人,不怕官府羁押。

    都是些小罪名,了不起披枷示众,或是打几棍子,关押几天便可以重获自由。反正脸皮早已经磨得厮厚,更不会在意旁人指指点点。而且三五成群,拉帮结伙成了气候。

    你若告官,了不起关几天,而后便要准备承受对方的报复。

    你若耍狠,他们更狠,扰的你鸡犬不宁。

    自从元佑党争开始,这种泼皮闲汉便越来越多。若遇到个心狠手辣的开封府,这帮人便老实一阵子。都是开封人,别的不清楚,可是家长里短,这朝堂的风向也能说出个道道。自元祐以来,就没人能在南衙坐稳,除非这开封府是皇亲国戚。

    等那狠角色走了,这帮家伙便固态萌发,甚至变本加厉。

    久而久之,这些人就成了开封府的毒瘤。

    你又奈何不得他们,官府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在这些个泼皮也都有眼色,知道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不可以招惹。犯下的事情,也不会惹出什么大祸事……

    李逸风听玉尹说完,却笑了。

    “道是什么事情,不过是些许泼皮而已。

    小乙要教训他们也可以,但无需惊动开封府。我与你说一人,便可以把一切事情压下来。”

    “谁?”

    “小乙怎地忘了高三郎?”

    “你是说……”

    李逸风笑道:“那高三郎‘衙内’之名,可不是凭空得来。

    那厮别看平日里在太学里安分守己,可这私底下也是个不省心的人。他老子官拜殿前都太尉,守御京畿安危。那厮和殿前司混的厮熟,许多事情不需他出面就能解决。

    你那位长辈是甲仗库,隶属军器监。

    虽说那军器监是归由枢密院所辖,可他带着个‘御’字,殿前司就可以为他出头。i

    高三郎与你也有些情义,便让他出面,寻个将虞侯出来,把那些个泼皮抓去弄进军营中,还不是想他生便生,想他死便死,就算是开封府出面,也是奈何不得。”

    玉尹愣住了!

    怎地还有这种事情?

    不是说宋代军人地位不高吗?

    可转念一想,你得看那殿前都太尉是谁。

    换个人可能不成,但高俅却是徽宗皇帝的宠臣,平日里也不好争权夺利,便是贪婪了些,也不会有人真个与他过不去。高尧卿既然是他儿子,那自然有他的手段。

    开封城里人人皆知高衙内,又岂是个善与之辈?

    玉尹已不是那个刚重生过来的丝文青,历经半年,他也见了太多的事情。

    对于那些个衙内,可不能只看表面。

    若是表面看,这些衙内一个个都是刻苦求学,孜孜不倦读的优秀学子。平日里温文尔雅,让人感觉亲切。可如果你以为这帮人是只知道读的呆子,便真个错了!这些家伙背地里,各有各的手段,而且从不亲自出面,更不落人口实。

    若真要动手,他们不会给你任何反抗的机会。

    一巴掌直接拍死,绝没有半点寰转余地……

    听李逸风那话,恐怕高尧卿也不是头一次做这种事情,这手里头必然还有不少人命。

    只是,我去找他,便可以吗?

    李逸风见玉尹沉吟,便道:“你若是不知如何找他,我代你与他说较便是。

    三郎早前还说,要找机会与你吃酒,还说要随你学些扑法。这事儿绝不会有问题,你待会儿让人过去,把那些泼皮教训了便是,而后自会有人为你收拾残局。”

    李逸风说的,轻描淡写。

    玉尹琢磨了一下,觉着若能如此,便最好!

    凌振身为都统领,却被人这般欺凌,也是他没后台。如果殿前司这次出面,也正好为凌振撑腰,以后便有人再想找他麻烦,也要考虑一下会不会惹得殿前司出面。i

    这,的确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老叔以为这样如何?”

    安道全笑道:“李公子这主意极好,对二郎来说,这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那便辛苦大郎一遭。”

    李逸风摆手笑称无妨。

    就在这时,霍坚和黄小七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玉尹把事情与他二人一说,霍坚顿时兴奋不已。

    这厮本就是强盗出身,最好勇斗狠。只是来了开封之后,想着大家的生活艰难,所以才一直老实本份,没有招惹是非。而今玉尹让他带人去打架,便立刻咧嘴笑了。

    “小乙哥放心,我老霍比让他们知道,招惹了小乙哥的坏处。”

    “什么招惹我的坏处?

    那是招惹军器监,招惹殿前司的坏处。”

    “没错没错,便是那劳什子军器殿前司。”

    你若是和这么个粗汉较真,那你就输了。军器监是什么?殿前司又是什么?霍坚也弄不太清楚。反正小乙哥既然这么吩咐了,打便是!只要不闹出人命便可以。

    “小乙,那我们走。”

    李逸风急着要带玉尹去见朱绚,所以玉尹这边一吩咐完,他便拉着玉尹要走。

    玉尹只好和安道全道了个谦,又叮嘱黄小七看着霍坚,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才好。

    一应安排妥当,这才随李逸风离去。

    看着玉尹离去的背影,安道全露出欣慰笑容。

    “小乙而今,也算是成了气候。”

    “老叔,这算什么……你不知道,前些时候官家还让小乙哥去做官,不过被小乙哥拒绝了。”

    “让小乙做官?”

    安道全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呆在牟驼岗,说实话并不清楚外面的状况。

    听黄小七这么一说,安道全倒愣住了。

    在大宋朝做官,可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那要赶考,要有功名才可以……而今已经不是甘罗十二岁做宰相的时代,在大宋朝想要做官,要有功名门路,更要有资历。安道全倒是没想到,玉尹竟得了敕命。

    “做什么官?”

    黄小七搔搔头,“好像是什么太乐署的博士。”

    安道全脸色一变,大袖一甩,“那算是什么官?小乙幸亏没做,否则真个要被磨死不可。”

    不过心里面却感到疑惑:是谁出的主意,让小乙做太乐署博士?

    表面看,这似乎是在帮助玉尹,可实际,却是要坏了玉尹的前程。

    嗯,这桩事有蹊跷,看样子以后,还是要小心些为妙。

    就在安道全思忖时,王敏求带着五六个屠场的人,来到了观音巷。霍坚把事情说明后,王敏求二话不说,就要行动。安道全却不想再去凑热闹了!他把那地址告诉了黄小七,便回到自己房中。不管怎样,老的麻烦,似乎可以妥善解决。

    ++++++++++++++++++++++++++++++++++++++++++++++++++++++++++

    朱绚约请玉尹见面的地方,并非什么酒楼。

    而是坐落在舆子行街和浚仪桥街交汇处,都亭驿旁边的一个小茶楼里。茶楼便叫做舆子茶社,从外面看去,没什么出奇之处,甚至有些陈旧和残破,不甚光鲜。

    可若是进了茶楼,却别有洞天。

    茶楼里面的装饰古香古色,完全是依照着秦汉时的特色进行装修。

    用李逸风的话说,这舆子茶去很陈旧,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来吃茶做客。

    这里只有一个特点:贵!

    能来这里的人,非富则贵,普通人恕不招待。

    “大郎也常来此地?”

    李逸风苦笑道:“我哪有这资格……便是坐下来,就要三五贯。烹一回茶,普普通通便是十贯二十贯。有这等闲钱,还不如去千金一笑楼吃一回酒更加划算。”

    黑,真黑!

    若不是李逸风带他来,玉尹听了这价钱,说不得扭头就走。

    不是说出不得这钱,问题是值当不值当。反正在他看来,这茶楼就是个黑店,专门宰那些冤大头的地方。

    但既然来了,便硬着头皮也要去。

    更何况这一回,还关系到这报纸的开办……

    在茶楼里,玉尹见到了朱绚。

    他正跪坐一张茶案旁,和人低声交谈。

    在旁边,还有一个相貌奇美的女性茶博士烹茶,茶香袅袅,令人心神不由得松弛。

    “大郎,这位便是小乙吗?”

    朱绚站起来,面带笑容。

    而他身旁的男子,却正是先前李逸风提到的高尧卿。

    玉尹看了一眼李逸风,前行礼,“小底见过朱公子,衙内别来无恙?”

    高尧卿呵呵一笑,“小乙直恁不道地。回来许久,也不来找自家耍,真个让人心寒。”

    “衙内说笑,非是不去,实在是登不得门。”

    你家门槛太高了,我只是一介平民,便是去找你,也进不去啊。

    这话语中,隐隐含着恭维之意,高尧卿听了笑容更甚,拉着玉尹的手臂坐下,“方才见二十六郎在,一问方知是小乙要来,所以便在这边讨杯茶水吃,小乙勿怪。”

    见高尧卿和玉尹亲热,朱绚也有些疑惑。

    李逸风趁着两人说话的功夫,便在朱绚耳边低声细语几句,解释了高尧卿和玉尹之间的关系。

    朱绚这才恍然大悟,倒也不着急,吩咐那女博士道:“果果,今日在座的可都是风雅之士,定要好生烹茶,莫薄了自家的脸面。嗯,便取我前次带来那建溪贡茶来,便看你本事。”

    玉尹方与高尧卿说完了话,听得朱绚这般说,便下意识扭头,朝那女博士看去……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