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四八章 大宋时代周刊(二)六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安叔父,你回来了?“玉尹惊喜唤道,忙快步迎过去,来到那两人身前“前两日九儿姐还说,你怎地走了这许久还不回来,还以为我夫妻招呼不周,累得叔父不满,不肯回来呢。”

    为首那人,正是安道全。

    与第一次见时的安道全相比,而今的安道全大不一样。

    自从搬去了观音巷,被燕奴逼着断了酒瘾。在经历了最初的不适应以后,安道全的精神饱满许多。他那一头白发,是无法变黑了,不过面膛红润,颇有几分鹤发童颜之气。一身团huā锦缎子单衣,腰间束着大带,还系着一个紫sè绣huā香囊。

    足下白底黑靴,颇有几分气度。

    站在那里,远远看还以为是个什么了不得大人物呢。

    安道全身边还有一个人,年纪看上去,大约在四五十之间,整个人显得精瘦干练。

    玉尹不认得这人,但是从他衣着打扮上,却能够看出些端倪来。

    这个人,怕也是个官,而且还是个武官安道全之前说去访友,想来就是这人?

    嗯,很有可能!

    安道全道:“你这小乙,见面还来说我,你说去太原,结果一下子却跑的没了踪影,九儿姐那几天,可真是担心的紧。甚时候回来的?咦,………,你好像,好像……,………”

    安道全突然轻呼一声,指着玉尹,半晌后摇头道。

    “造化,也许真个是你造化。

    怎地出门一趟,竟然练成了功夫。

    嗯,看起来之前准备的药方是没了用处,晚上我再看看说不得要重新配药才成。”

    玉尹愣住了!

    配药?

    他马上反应过来,安道全之前配的药,适合于练成二层功夫的玉小

    乙。而今他已经练成了三层功夫,之前的药物便不再适用。这怎么听起来,越发的斗破苍穹了?

    不过玉尹倒也高兴,能够尽快突破第三层功夫的瓶颈,进入第四层功夫未来便可以再增多一份保障。自家武力越厉害,就越可以保证家人的安全。心里面,不晓得有多开心呢。

    “那还要烦劳老叔。”

    “吃了你的,住了你的总要出些力气才成,否则自家这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好了休说这些,身上可带了银子?”

    “啊?”

    “我这老兄弟而今遇到了些麻烦,需要使些银子才成。

    你也知道我这口袋里比脸都要干净开封城里认识的几个,一个个比我还要狼狈。思来想去,便只有你这小子了十五郎你莫着急,别看这小子开了个生肉铺子,那生意真个好的不得了。开封城里七十二家正店有十几家从他这边进生肉。

    嘿嘿,一月下来这小子竟然能赚几百贯,可是比你这个武奕郎要做的舒服许多。”

    果然是安道全那位朋友!

    不过,这老家伙怎么吃烙饼夹丸子,架炮往里打?

    十五郎先前的精气神并不是太好,虽然长得精瘦干练,可玉尹能觉察到他双眼无神,似乎有心事。

    不过听安道全这么一说,他的眼睛突然亮了。

    满带着期盼之sè,向玉尹看过来,甚至那眸光中,带着些哀求之sè。

    “老叔要多少银子?”

    玉尹知道,恐怕是躲不过这一刀了。

    索xìng把腰包拿出来“我今天出门没带许多银子,方才又用了些,里面也就是二三十两银子,还有两贯散钱。若是不够,便要回家取,家里倒还能拿出些来。”

    “先给我。”

    安道全二话不说,便把那腰包抢了过来。

    往十五郎手里一塞“你先拿去用,我这就和小乙回去,把剩下的钱拿来。

    快点过去吧,莫耽搁了时辰那帮子泼皮可没得规矩可讲,晚了少不得二郎吃罪。”

    “老哥哥,谢了!”

    十五郎接过了腰包,眼里还闪着泪光。

    他又朝玉尹一拱手“小乙哥仗义,这个人情,我凌振记下了。”

    “啊,凌老叔客气了……”

    玉尹话还没说完,十五郎便急匆匆走了。

    安道全一把拉着玉尹的胳膊“走走走,先回去给我拿个二百贯来,否则十五郎那边可有的麻烦了。”

    “老叔,究竟怎么回事?”

    “咱们边走边说。”

    安道全拉着玉尹一边走,一边说起了这十五郎的事情。

    十五郎,名叫凌振,是甲仗库,也就是火药局御营都统领。这都统领的职务不低,可奈何凌振的火药局,是个不被人待见的地方,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二三百人。

    凌振擅长制造火炮,能一炮打出去三里,没有分毫误差。

    慢着慢着!

    玉尹突然停下脚步“老叔,你说那十五叔叫凌振?”

    “是啊,他行十五,所以都唤他十五郎。”

    谁管他行多少,关键是他叫凌振!

    玉尹顿感无比凌乱,脑袋里乱哄哄的,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

    我确定不是重生在后水浒世界吗?这真的是历史上的那个宣和时代吗?好乱,真他妈的乱到了极点。凌振,那分明是水浒里的人物,绰号轰天雷,是粱山好汉啊。

    怎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叔父,那凌振可有浑号?”“有啊!”

    “莫不是轰天雷?”

    安道全弃道:“你怎知道?”

    我他妈的当然知道!

    玉尹心里面一次次的爆出了粗口,可偏偏还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他一直在开封?”

    “废话,他便是开封人,不在开封在何处?”还好还好,玉尹记不清楚水浒传里的凌振,具体是何处人但他肯定,水浒传里的凌振,不是开封人。按照安道全的说法,这凌振一直呆在开封就更不可能投奔粱山,更不可能成为粱山好汉。而今宋江已经死了,京东三十六巨盗也没了。

    所以,此凌振绝非彼凌振。

    偏这厮也能造炮还能打出三里……

    慢着,他会造炮?

    玉尹觉得,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偏偏这一时间又无法想明白。

    有高宠,有安道全,便是又出来个凌振算多大的事情?这北宋史书上没有被记载的人,却不代表他们不存在。说不定,这只是一个巧合,………,嗯绝对是个巧合。

    凌振膝下两子一女。

    长子早天只剩下一个儿子,名叫凌威,从小溺爱无比,可谓是有应必求。

    哪知道,正因为这份溺爱让凌威养成了无法无天的习惯。这厮长大以后,整日游手好闲不是混迹在勾栏瓦肆,便是与人作扑使钱。

    凌振的家境本不算太差,加之亲戚不少,在开封也有些能量。可是这凌威太不争气,隔三差五回来讨钱。

    一开始,凌振尚给他钱两。

    可后来这钱用得越来越多,以至于凌振也无法供上。

    周围的亲戚被凌威sī下里偷偷借了个遍,一来二去,到后来这亲情也被借的没了。

    安道全这次去凌振家里做客,正好碰上了凌威出事。

    这厮在外面和人使钱,居然欠了二三百贯之多。要知道,凌振一年的傣禄也没这么多,而火药局御营又是个清水衙门,哪里能凑得出这许多钱来?他是个武官,吓唬些普通百姓还成。可对方却是这开封府老资格的泼皮,根本不害怕凌振。

    对方开了。,今日天黑之前不把钱拿来,便要了凌威的胳膊。

    安道全听了之后,也是心急。

    他便想到了玉尹,却又没有把握……

    毕竟,他不知道玉尹是否回来,万一没回来,而燕奴又做不得主,可就完蛋了。不过还是要尝试一下,安道全思来想去,便拉着凌振一起进城,不想在开封府门口,遇到了玉尹。

    “怎样,家里可有这些钱两?”玉尹闻听笑了“区区二百贯,家里还有。

    不过老叔,我是觉得那凌威这次,恐怕是中了别人的仙人跳,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仙人跳?”“呃,就是圈套。”

    “唔,倒是很有可能……”安道全放慢了脚步,一脸沉思之sè“你这么一说,倒让我有些怀疑。二郎虽说不孝,但也不至于犯浑到这地步。十五郎说那孩子之前,输赢也不过一二十贯,怎地这次一下子变成了二三百贯?那这么说来,便是拿了钱,也没得用处了?”

    玉尹笑了“老叔,这钱还是要出。

    不过,咱不能只带钱去,还要带上人手才行。这开封城里的泼皮,我也算见识过他们的手段。你和他们讲道理,没什么用处,关键是要有人有钱,还要有手段。”

    “你的意思是……”

    “老叔,这件事你就莫再操心了,便交给我来处理。”

    “你,成吗?”

    玉尹见安道全一脸担忧,便搔搔头,压低声音道:“老叔你莫忘了,小乙从前是做何手段。虽说如今已改邪归正,可真要对付那帮家伙,还是要以毒攻毒才成。”是啊,玉尹从前可就是个泼皮出身。

    当然了,彼玉尹非此玉尹。

    玉尹虽然不想去沾这些是非,可为了和凌振搭上关系,必要的牺牲还是可以的……

    再说了,他又不一定出手。

    那杨再兴高宠,还有王敏求霍坚随便拉出来,便足以应付这种局面。

    马行街上玉蛟龙哈,也许大家已经忘了这么一个浑号了吧。

    火药局,轰天雷!

    这么一个大杀器如果平白放过的话,那才是真的可惜。

    想到这里,玉尹脸上浮现出一抹森冷的笑意。安道全在他身边,甚至感受到了,浓浓杀机。

    这小乙,怎地杀气恁重?!。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