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四六章 二三事(1980票加更,第四更奉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据说,杨阳回到太乐署后,便向太乐令提出请辞。

    离开的时候,他摔碎了心爱的瑶琴,并发誓此生不再操琴!离开太乐署之后,杨阳便回到家中,数日后,他离开了开封,前往嵩山书院就学,从此苦读诗书。

    十数年后,杨阳再次返回东京时,已成为当时一位著名词人。

    此皆后话,不复赘述。

    +++++++++++++++++++++++++++++++++++++++++++++++++++++++++++++++

    且说马车离开观音巷,上榆林巷后,直奔东角楼而去。

    从左掖门入了皇城,车上少女便下了马车,递上腰牌,在宫中shì卫的带领下,入延福宫,进坤宁殿,来到西寝阁外。这西寝阁,又有个别名,便是东宫所在。

    太子赵桓,便居住于此。

    而今太子和徽宗皇帝之间的关系,已到了不可寰转的地步。

    宋徽宗甚至有意废立赵桓,另立赵佶第三子,郓王赵楷为太子。这郓王赵楷,是懿肃贵妃王氏所出,xìng子和赵佶颇有些相似,是个琴棋书画皆有所成的家伙。

    比起木讷甚至有些刻板的赵桓,徽宗皇帝显然更喜欢赵楷。

    此人好绘画,尤其擅长huā鸟,也算是当时一位大家……这么一个人有灵xìng,且聪明伶俐的家伙,徽宗皇帝如何能够不喜?只是赵桓为太子多年,已有了自家班底,想要废立,并不太容易。甚至连赵佶最宠信的大太监梁师成,也表示反对。

    这种情况下,徽宗皇帝和太子之间的关系,也可想而知。

    少女来到西寝阁后,甚至没有让人通报,便径自进入。赵桓和徽宗皇帝的另一个不同便在于,赵佶好女sè,子嗣无数,嫔妃更多不胜数。而赵桓呢?却是个专情的人,只爱太子妃朱琏一人。以至于年过二十四岁,膝下只有一个孩儿,名叫赵谌。在古代,特别是作为一个太子,二十四岁只有一个儿子,可谓血脉稀薄。

    太子妃朱琏曾多次劝说赵桓纳妾,可都被赵桓拒绝。

    以至于,西寝阁偌大宫殿,却显得极为冷清。

    “姐姐,姐姐!”

    少女进了西寝阁,便叫声呼唤。

    从偏殿走出一个少fù,看年纪也就在二十出头的模样,生的千般妩媚,举止端庄。

    “十八妹,你怎地来了?”

    少fù,正是太子妃朱琏。

    而那少女,却是她的妹妹,朱璇。

    算起来,按照朱家的排行,朱琏行十二,朱璇行十八。

    故而朱璇称朱琏为‘十二姐”朱琏则叫朱璇为‘十八妹’。

    赵桓不在宫中,又去忙碌他的事情了。朱琏这段时间不是太好,方服了药,正在休息,便听到朱璇的叫喊声。

    朱璇忙走出来,带着些嗔怪之sè。

    “怎地说了许多次,进了宫中,需守规矩才是,偏你大喊大叫,又成何体统?”

    朱璇一吐舌头,笑嘻嘻跑上前,一把搂住了朱琏的胳膊。

    “十二姐,你身子骨好些了?”

    “嗯,前日唐恪着人送来天山雪莲做药引,依着太医的吩咐用了药,倒是觉得清爽许多。十八妹,怎地今天不在家做女红,却跑来这边,是不是又惹了祸事?”

    “才没有!”

    朱璇俏脸通红,狠狠的瞪了朱琏一眼。

    别看朱琏是太子妃,但是对妹妹却极好,甚至有些宠爱。

    以至于朱璇从来不害怕她,甚至连太子赵桓,也不太害怕……

    “谌哥儿呢?”

    “呃,被官家唤去考察功课了!”

    别看太子赵桓和赵佶关系紧张,可是赵佶待赵谌却是极好。也许这就是隔代亲的缘故,反正赵佶隔三差五,便会着人把赵谌叫去,或是游耍,或是考校功课。

    而赵谌也很聪明,甚得赵佶所喜。

    可能正是这么一个原因,赵佶最终,还是没能下决心罢黜太子赵桓。

    要知道,赵佶可是个大权在握的皇帝,如果真要下了决心,便是赵桓羽翼丰满,便是梁师成等人暗中维护,赵佶一样可以把他废掉,另立三子赵楷为太子。

    朱琏也知道,这父子之间关系紧张。

    可是她只是太子妃,xìng子有很温婉,不好劝说的太狠。

    只好让赵谌经常去东寝阁那边走动,作为赵佶赵桓两父子之间的缓冲。为了这一队父子,朱琏可称得上是费尽了心思。

    赵谌,年方七岁。

    授常德军节度使,拜崇国公!

    朱琏姐妹一同进了偏殿,而后在殿上坐下。

    “十二姐,猜我今日看到了什么?”

    朱琏噗嗤笑出声来“十八妹这般〖兴〗奋,莫不是看中了某个小哥吗?”

    “十二姐!”

    朱璇顿时满脸通红,气呼呼挥舞着小拳头大声喊道:“我在和你说正经事,你怎地这般取笑我。”

    朱琏咯咯笑起来,这精神也比之先前,好转许多。

    “好吧好吧,那便说正经事……你今天看上了哪个小哥儿。”

    “我看上了……十二姐,我和你拼了。”

    朱璇气得好像一头小老虎般,冲向了朱琏。不过,两姐妹更多是在嬉闹,怎可能真就打起来。被朱璇这么一闹,朱琏的心情好了许多,连带着出了些香汗,更感神清气爽。

    头发蓬乱,衣衫不整,两姐妹总算是停止嬉闹。

    朱琏恶狠狠看了朱璇一眼“你这丫头,好不晓事……真不知将来谁家儿郎能管住你。”

    “才不要嫁人!”

    朱璇嘴巴一撇,显得格外妩媚。

    “好了,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

    “十二姐,我今天来的路上,路过观音巷。

    正好碰到杨阳那几个太乐署的博士过去,我便让七叔停下来观看。结果,我在观音巷那边,发现了一位奇人。”

    “奇人?”

    朱琏微笑着问道:“十八妹又发现了甚奇人?”

    朱璇道:“十二姐有没有听人说过,玉尹玉小乙这个名字?”

    朱琏一怔“是哪家子弟?”

    “不是哪家子弟,就是那个使了好嵇琴,还操的好琴,改编三弄梅huā的玉小乙。”

    “呃……”朱琏恍然。

    “你是说那个玉屠夫啊,我倒是听人说过。

    据说那厮使得好嵇琴,曾独创二泉映月和梁祝,被许多人称赞。后来又改编了《三弄梅huā》,似乎也颇不凡。只是为了这件事,连柔福帝姬和茂德帝姬都卷入其中,官家非常恼怒,还让把两位帝姬禁足,到现在也不能走出皇城一步呢……”

    朱璇那双妩媚的大眼睛里,闪动着熊熊八卦之火。

    “怪不得最近少见两位帝姬。”

    “他又怎地了?”

    “我听人说,好像是官家敕命他做太乐署博士。”

    “嗯,确有这件事,我也听说了……据说还是康王殿下向官家提议,那又如何?”

    “十二姐,那厮得了敕命,竟然请辞不就。”

    朱琏闻听,眉头一蹙,脸上lù出了些许不快之sè。

    她不喜欢玉尹这个人,虽然没有见过玉尹,可是从一些传来的消息来看,这厮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家伙。朱琏生xìng娴静,对于那些不安分守己的,更非常厌恶。

    她甚至觉得,玉尹这个人,闹出这许多是非,就是为沽名钓誉。

    而今听玉尹请辞不就,心中的厌恶感更重,便哼了一声“果是个轻浮浪dàng子!”

    在她看来,玉尹这么做,就是为了学习柳永。

    其实当初仁宗皇帝虽黜落了柳永的功名,未尝便没有磨砺他的意思。如果柳永真个是有心奋发,第二年科举再考,仁宗皇帝便真个能再次把他黜落吗?若那样的话,恐怕第一个表示反对的,便是柏台那帮子台谏清流……可是,柳永却自甘堕落,流连于青楼中,做那白衣卿相。看似迫于无奈,实则是个沽名钓誉,不忠不孝之辈。

    朱琏喜欢柳永的词,但对这个人非常厌恶。

    她觉得,柳永这么做,让官家和朝廷,都颜面扫地。

    而今玉尹又来了个请辞不就,简直就是那柳永第二……不过,人家柳永至少还有些才华,你呢?不过是一个屠夫,附庸风雅之辈,真个是内心邪恶的家伙。

    如果玉尹知道,他这不就的举动,竟然使得太子妃产生如此误会,恐怕会哭死……

    他不就,是不想被太乐署圈住,可没有半分沽名钓誉的想法。

    朱璇没有觉察到朱琏心中的不快,笑嘻嘻道:“那玉小乙,真个能操一手好琴。太乐署那帮鸟厮明显是去登门寻事,哪知道在门外听了玉小乙操琴之后,居然连句话都没说,便灰溜溜的走了。”

    “呃?”

    朱琏闻听,顿时一怔。

    她看似不问外事,但也并非消息闭塞。

    似朱琏这样的大家闺秀,哪个少年时没有学过琴棋书画?

    说起来,朱琏的琴艺也不算差,或许当不得大家的称呼,可若说造诣,确是不低。

    她当然知道,太乐署那些个博士的水平。

    或许这些人称不上宗师级的人物,但是以琴技而言,绝对是出类拔萃。

    而就是这么一帮子人,听了玉尹的琴之后,竟然不战而退?那岂不是说,玉尹的琴技比他们高明许多,难道已经到了宗师的水准?若真如此,太乐署博士,似乎是有些委屈了他。

    朱琏想到这里,便蹙起秀眉。

    而朱璇则兴致勃勃道:“那玉尹使琴,犹如天籁。

    我听了良久,却听不出来曲目,想来是他自己做的曲子。人言那玉小乙生的七窍玲珑心,前世必为宗师一般的人物,是生而知之。我以前不信,可今日亲耳聆听之后,却真个信了……前些时,姐姐不是想找人教谌哥儿学琴吗?我觉着,玉小乙便是一个合适人选。姐姐何必去烦劳太乐署,使人找玉小乙不就可以?”!。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