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四五章 鸥鹭忘机(三更)可求十张月票?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四五章鸥鹭忘机(三更)可求十张月票?

    “小乙,官家直恁欺负人了!”

    夜色已深,观音巷的庭院中,在夜幕笼罩下,一派宁静祥和。

    月光透过窗纸,洒入屋中。

    燕奴好像小猫一样蜷缩在玉尹的怀中,犹自撅着小嘴,气鼓鼓的抱怨不停。

    初闻玉尹辞了敕命时,燕奴吃惊不小。

    但后来听玉尹一番解释之后,燕奴心里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没错,她是希望玉尹能出人头地,却不代表她可以忍受玉尹遭受羞辱。没错!那道敕命在她眼中,就是一种羞辱。小乙大好本事,偏官家无眼,竟然这般羞辱自己的夫君……

    燕奴,又怎能接受?

    “人言官家才学冠绝,以奴看,也不过如此。

    小乙明明是大好的本领,便是做那太乐令也不碍事,却为何要给小乙一个博士?哼,小乙哥不就也好,自家也不缺衣少食,便是没了那官家照拂,早晚也能出头。”

    把燕奴揽在怀中,听着她如同小孩子般的赌气话语。

    玉尹先前那一点郁闷,也随之不见踪迹。

    手指顺着那顺滑乌黑的秀发滑落,慢慢滑过燕奴后背,如同匹缎般丝滑的肌肤。

    “九儿姐莫急,该出头时,谁人也阻拦不住。”

    哼哼,等到你徽宗赵佶老儿禅位,便是我的机会。

    历史上,你明年便要禅位,以你和太子赵桓之间的矛盾,到时候又岂能有你好果子吃?

    玉尹这时候,甚真不担心!

    +++++++++++++++++++++++++++++++++++++++++++++++++

    翌日清早,玉尹一如往日,练完功后,便把那张枯木龙吟从房中取出来。

    摆放在简陋的琴桌上,他定好了琴弦,手指轻轻婆娑琴体,感受古琴体内传来的灵动。

    前世学琴的时候,父亲曾说过:琴有灵!

    似这种名琴,大都有灵性,必须要日日婆娑,了解它心中所想,才能达到人琴合一的境界。

    真是一张好琴啊!

    抚摸着琴弦,玉尹忍不住一声赞叹。

    “小乙哥,奴去铺子上查看,小乙哥可有什么需要,奴晌午时回来,正好顺路。”

    玉尹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需要,便摇了摇头。

    燕奴拉开门出去,顺手把院门关上。

    只留下玉尹一人沐浴在阳光下,抚摸着古琴,好像在感悟着什么。

    大约过了辰时,观音巷的巷口突然出现了一些人,一共六人,气势汹汹前来。

    “五哥今日定要好生羞骚一下那玉小乙。”

    为首青年,一身华美青衫,做工质地都属上乘。

    听了身后人的话,他嘴角一撇,冷笑一声道:“正要教训那玉小乙,让他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就是,那玉小乙以为自己是谁?是柳三变吗?

    不过一个杀猪卖肉的屠户,官家天恩沐浴,让他入太乐署已经是极为优渥,这厮竟然不就,实在是太张狂了。只使得一手嵇琴,靠两首俚曲,焉敢如斯目中无人?”

    五哥闻听,脸上顿时露出不快之色。

    他名叫杨阳,出身一个富贵之家,书读得不甚好,但却能操一手好琴。当初得周邦彦所举荐,于宣和元年入大晟府。可惜没多久,周邦彦病故,大晟府罢黜,便随着太乐署一并又归于太常寺,做了一个博士。单以琴艺而言,杨阳确是不俗。

    只是他生性有些纨绔,喜欢流连勾栏瓦肆之中,故而名声虽有,官路却不顺畅。

    去年时,他方经过一次考核,被礼部评定为二等甲上,险些被评为一等,否则的话,便可以接掌乐正,正式入了品级。之所以未得一等,便是因为他品行缘故。但杨阳非但不以为耻,反而洋洋自得。他生平最敬佩的,便是那位白衣卿相。

    之前,杨阳在一次诗会上遇到了丰乐楼的上行首冯筝,顿一见倾心,意欲追求。

    哪知道冯筝却与他说:“你琴虽使得好,却也算不得出奇。

    开封城里的第一琴师,乃是丰乐楼下玉家铺子的玉小乙。你若能胜得此人,再说其他。”

    一句话,只气得杨阳怒不可歇。

    但他又不好在冯筝面前失了仪态,于是这怒火,便全部转嫁在了玉尹的头上。

    昨日听闻玉尹被官家敕命,做太乐署博士。

    杨阳心里就有些不太舒服……

    一大早,他便赶去了太乐署,想要为难一下玉尹,哪知道玉尹竟然直接来了个‘不就’。这让杨阳一腔怒火,无处可以发泄。加上一帮子同僚戳哄,这厮便再也忍耐不住,决定找玉尹说道一番:你一个屠子,怎忒张狂?你身无功名,不过是使了两首小曲,便可以入得太乐署。这是官家天恩浩荡,你怎可以不识好歹?

    这些个大乐师,兴冲冲来到了观音巷。

    打听到玉尹的住处后,便直奔玉尹家门口而来。

    此时,阳光明媚。

    观音巷狭窄,一缕阳光溜进了小巷中,为这狭窄的巷道,平添几分静谧之气。

    杨阳在玉尹家门口站定,刚要着人上去叫门,却忽听从庭院中,传来一声清音。

    “慢着!”

    杨阳突然伸手,拦住了同伴。

    伴随着这那一声清音,若同流水般的琴声,幽幽传来,犹若天籁。

    杨阳的脸色顿时一变,紧蹙眉头,闭上眼睛,侧耳聆听从庭院中传来的琴声……

    在遥远的海岸上,有一个很喜欢海鸥的人,每日清晨都要来到海边,与海鸥一起游玩。那海鸥成群结队,有时候竟然多达百余只,成为当地的奇景。后来,这个人的父亲对他说:我听说海鸥都喜欢和你一起玩耍,何不抓来几只,让我也玩耍快乐一番?

    第二天,这人有来到了海边。

    他一心想要抓海鸥,可是海鸥却只在高空飞舞盘旋,不肯落下……

    这边是《列子?黄帝篇》中,海翁忘机,鸥鹭不飞的故事。

    南宋时期,有一位江浙派的著名琴家刘志方,读列子而生感悟,作《鸥鹭忘机》一曲。1425年,也就是明代刊印,著名琴家朱权所著的《神奇秘谱》中,第一次记载了这首琴曲。后世,鸥鹭忘机一曲,被列入传世名曲之中,属于第五级曲谱。

    玉尹此时,全然不知门外有恶客到来。

    他此时的心境,已完全沉入这琴曲当中,精神更仿佛与那张枯木龙吟,融为一体。

    海翁忘机,鸥鹭不飞!

    杨阳虽然纨绔,可是这琴技,却端地不俗。

    我与你们追求的,并不一样……我所追求的,不过是自甘恬淡,与世无争的逍遥快活。太乐署博士,在你们眼中或许很了不起,但于我而言,却不过如斯……

    琴声杳渺,令人心神顿宁静下来。

    忽然,从隔壁观音院中传来一阵阵木鱼声,琴声和梵音合在一处,竟让人神驰物外。

    杨阳几人呆愣愣站在门外,一言不发。

    他们甚至不敢大声喘气,生平惊扰了那天籁仙音。

    琴声止息,杨阳许久才回过神来。

    他扭头看了一眼身边几人,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笑容,轻轻叹了口气,后退一步,朝着那紧闭柴扉,一揖到地。

    再起身后,转身就走,甚至没有留下一句言语。

    气势汹汹而来,又这般悄然离去。

    杨阳等人惊动了不少路人,更有许多人,陪伴着他们,一同聆听了那一段仙音。

    “是何人操琴?”

    观音巷口,一辆马车驻足。

    车帘轻轻挑起,露出一张清丽动人的面容。

    车夫忙匆匆跑过去,拉住一个行人询问,片刻后复又返回马车旁,轻声道:“二小姐,操琴之人,应该就是玉小乙。”

    “那个曾使出梁祝,改编三弄梅花的玉小乙吗?”

    “方才小底问的那人,也住在这边……他说琴声传出的地方,便是玉小乙的宅院。

    他家中只有夫妻二人,清早是曾见妇人离去,而今家里应只剩下玉小乙一人……”

    “人言小乙琴艺无双,才华出众。

    我本不太相信,可今日听闻此曲,方知何为天籁……嘻嘻,前两日姐姐还与我说,要为崇国公寻一老师,传授琴艺。依我看,太乐署那些个博士倒也普通,算不得名师……七叔以为,这玉小乙如何?只他这一手琴艺,想来也算得合适。”

    七叔,也就是那位车夫笑了。

    “小底也听不得好处,只觉得这玉小乙的琴声,倒是让人心情舒畅,或是名师。”

    “嗯,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去与姐姐说来。”

    车帘落下,那张清丽的面容复又没入车厢里,马车在七叔一声吆喝下,缓缓行驶……

    +++++++++++++++++++++++++++++++++++++++++++++++++++++++++

    而玉尹,却全然不知外面的事情。

    他奏了一遍曲子之后,感觉心情顿时舒畅许多。昨日事故带来的郁闷,也随着这一曲而烟消云散。小心翼翼把枯木龙吟收回房间里,他在庭院里伸了一个懒腰,而后又从卧房里搬出来一张长椅,靠在那古槐树上,手捧一本《林牙杂记》,津津有味的品读起来。

    暗金打了个响鼻,从棚子下走出来。

    它悠悠然在庭院里迈着小碎步,看上去怡然自得。

    哒哒哒,清脆提升传入耳中,玉尹抬起头来看去,不由得微微一笑,复又埋首书中。

    隔壁观音院中,梵音袅袅,为这小小庭院,又平添了几分静谧气氛,好不祥和。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