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141章 赐命从何来?(三)三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i第一四一章赐命从何来?三三更

    杨再兴心动了!

    为了徐婆惜,便是舍了性命都愿意,更别说是去院读识字。i

    而且玉尹还给他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待遇,在进入院之前,每天要去他家中识字。

    这岂不是可以和婆惜日日相见了吗?

    杨再兴一扫方才那抑郁模样,脸的笑格外灿烂。

    “小乙哥!”

    “嗯?”

    高十三郎羡慕的看着杨再兴,犹豫良久之后,轻声道:“不知道我可否一起识字?”

    “十三郎也要识字?”

    “嗯!”

    高十三郎的脸,露出黯然之色,“家道中落,只因识不得字。

    阿娘这辈子最期望的,便是让十三读识字,将来能考中状元……不过,这考状元自家没去想过,但也希望能读些,识些字,可以多明白些道理。将来若有了子孙,也不至于和自家一样,去做一辈子的苦力……却不知小乙哥能否帮衬?”

    对于高十三郎的过往,玉尹没有过问太多。

    谁都有些秘密,问的太多,反而会坏了交情。

    不过隐隐约约,玉尹也能猜出些端倪。高十三郎的武艺不俗,而且一直是在开封长大。他不可能似杨再兴那样,得什么异人传授,所以这一身功夫,很可能是家传。

    既然是家传,那必有些故事。

    而今高十三郎主动提出,玉尹又岂能拒绝?

    他呵呵笑道:“这又有何难?只是不知,十三郎可识字吗?”

    “以前曾识过些,也读过百家和千字。”

    “那就好,待回头我找人帮忙时,便把十三郎一起报去……对了,十三郎大名叫什么?自家到现在还不知晓。人都唤十三郎十三郎,总不是真个叫十三郎。”

    高十三郎脸一红,轻声道:“阿爹在世时,曾为十三取过大名。

    只是担心愧对祖宗,所以从未用过。这些年一直被人唤十三郎,也都习惯了。若非小乙哥问,自家都险些忘了,还有大名。十三姓高,单名一个宠字,尚未得字。i”

    “嗯,高宠,确是好名字!”

    玉尹连连点头,正要转过身的时候,却突然一激灵,蓦地又转过来,“你说你叫高宠?”

    “是啊,我阿爹为我取的名。”

    高宠,高宠!

    这家伙居然叫做高宠!

    要知道,在《说岳》中,可也有一个高宠,曾连挑滑车,可谓是一员无敌的悍将。

    不过后世证明,历史并无一个叫高宠的人。

    难道说是巧合?亦或者说……

    玉尹有些迷糊了,下下打量高宠半天,突然哑然而笑。

    管他是不是那个评演义里挑滑车的高宠,至少现在,他是我的兄弟,我的朋高十三郎,这便已经足够了。后世还说,安道全也是虚构人物呢!可事实呢,那位安道全如今不就住在自己家中?对了,安道全说去访,不也在牟驼岗?

    “十三郎,打听个事。”

    “小乙哥请问。”

    “那牟驼岗附近,可有个什么局的御营驻扎?”

    高宠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小乙哥说的,可是那火药局御营吗?”

    “火药局御营?”

    “没错,牟驼岗附近,只有这么一处御营驻扎。”

    那便是火药局了!

    高宠接着说:“那火药局又名甲仗库,主要是造些号炮之类的物品,也无甚用处。加之其有些危险,所以位置有些偏僻。若非哥哥方才提起,十三也想不起来。

    那御营大约也就是三五百人,平日里过的很清苦,甚至也没什么人问津。

    对了,哥哥问这,又是为何?”

    “家中长辈访,说是牟驼岗什么御营,九儿姐也说不清楚,故而才有此问。”

    火药局,号炮……

    玉尹搔搔头,突然多了些好奇。

    后世说起四大发明,必言火药。

    这火药早在唐代便已出现,不过大多数时候,人们把这火药更多是用来制作焰火之类的物品。以至于后来,火药流入到了欧洲,却成为欧洲人打击华夏的利器。

    宋代,是一个科技极为发达的时代。

    甚至有人说,宋代是一只脚迈入近代资本主义的时代。

    可惜的是,人们对于火药的认识还不够充分,更多是为了玩耍嬉戏,而非用于军事。便是这火药局,听高宠的意思,也就是打造什么号炮所用,实在是太过可惜。

    安道全认识火药局的人吗?

    若有机会,倒是可以去拜访一番。

    ++++++++++++++++++++++++++++++++++++++++++++++++++++++

    玉尹来三岔河口,主要是两件事。

    一个是要劝说杨再兴拿定主意,另一件事,则是为屠场而来。

    “这里忒偏僻,每日运送生肉,终究有些麻烦。

    而且地方实在太小,若是以前,倒也无妨……可现在十几个人在这边勾当,就有些拥挤。”

    一听玉尹询问这件事,杨再兴就抱怨起来。

    “不是我啰唆,十几个人呆在那院子里,便是放个屁,都要十几个人一起享用。”

    玉尹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过随着屠场人手增加,这三岔河口的屠场,的确是忒小了一些。

    “十三,一会儿你进城,和九儿姐商量一下。

    就把这屠场的情况说一说,告诉九儿姐,我想要在外城寻一处便宜宽敞的地方赁下,问她可有意见。还有,你阿娘也在这边住,本是想要个清静,却变得恁乱……

    嗯,是要换一处地方才好。”

    高宠听了,感激的连连点头。

    “好了,我还有事,要去牟驼岗。”

    玉尹吩咐完了之后,便嘬口一声唿哨,紧跟着,远处传来蹄声,暗金飞驰而来。

    杨再兴和高宠满脸羡慕之色,看着玉尹翻身跨坐暗金背,扬鞭而去。

    “小乙哥真个能耐,去了一趟太原,便得了这样一匹好马。”

    “是啊,若我能有这样一匹马,便是死了也心甘。”

    杨再兴一拳捶在高宠肩膀,“怎地这般没志气?我觉着,小乙哥不是一般人,你我只要跟着他,听他安排,莫说一匹马,便是百十匹,我看也不成问题……”

    高宠嘿嘿笑了!

    却又不由得发自内心的一声感慨。

    “是啊,我也觉着,小乙哥非比等闲。

    以前只是觉得哥哥好勇斗狠,人虽仗义,却非长久之计。谁料想和小关索扑了一回,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半年前,他还在为三百贯债务头疼,饱受那郭三黑子欺负。可现在,哥哥不但是生意兴隆,更成了有头面的人物,而郭三黑子却逃离了开封。

    哥哥的本事,直让人羡煞。

    看他那架势,怕也练成了第三层功夫。”

    “对了,听九儿姐说,哥哥能有如此进境,还要多亏了他家中那位长者。

    据说那位长者能练丹药,不如回头咱们也找哥哥求一回,说不定能突破而今瓶颈。”

    “是吗?”

    高宠颇为意动。

    “骗你作甚,你也不是不知道,三个月前,哥哥不过刚到了二层功夫,可是现在……”

    杨再兴说着话,那眼睛里,更闪烁着兴奋光彩。

    阿嚏!

    玉尹骑在马,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他勒住马,揉了揉鼻子,心道:这又是谁在背后算计我?

    抬头看天色,却也不算太早,将近晡时。玉尹不想再耽搁下去,便扬鞭催马,直奔牟驼岗而去。

    柳青在牟驼岗附近,还挺有名。

    他家的田庄,也是附近最大的一处庄园,故而只一打听,便找到了位置。

    在田庄外通报了姓名,不一会儿的功夫,便看到牛皋骑着一匹马,从田庄里跑来。

    “小乙怎地来了?

    我正说过两日去找你呢。”

    “哥哥看来过得不错,这气色可是好了许多。”

    牛皋闻听,顿时大笑不止。

    不错,如今的牛皋,的确是和鲁山时候的牛皋,有些不一样了。

    衣裳自不必说了,虽算不得绫罗绸缎,可是一身做工精细的黑衣,却把他衬托的格外威武。脚下一双黑靴,也是价格不菲。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满面的红光……

    柳青对牛皋,的确是不差。

    回到开封以后,柳青第一件事,便是让柴霖去开封府找人,为那鲁山牛家村的百十号乡亲办理户贯迁移手续。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百贯砸下去,当天就拿了手续。随即,柴霖便陪着开封府的人,带着公文前往河南府勾当手续……

    而这个人,玉尹还认识,便是此前和郭京险些害了他的那个押司宋仁。

    不过现如今这宋押司的日子也不好过,肖堃和龚押司之间争斗不止,他夹在里面也颇为难受。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出去,还得了不少好处,宋押司自然乐得辛苦。

    至于牛皋一家,已经落户东京。

    他而今在柳青田庄当差,除了柴霖之外,便属他地位最高,一个月下来有五十贯收益。那些随同牛皋一起来的人,也都得了安排。或是在城里的铺子里做事,或是纳入了柳青的商队。总之,大家而今的日子过得都不算差,所以对玉尹,也极为感激。

    “小乙来的正好,柳大官人今天正好在家。”

    “哦?那就好,我也正好有事,想要请柳大官人帮忙则个。”

    牛皋闻听,却笑了!

    “小乙放心好了,你的事情,大官人绝不会推辞。

    不过这会儿大官人可能没有时间见你,不如咱们便在这田庄里,先走一回?”

    “怎地,大官人有客人?”

    牛皋嘴一撇,笑道:“也算不得什么客人,不过是一个秀才,想要托大官人走些私货而已。”

    “哦?”

    “那厮是北国秀才,当不得真。

    据说而今走了那浪子宰相的门路,在太学里就学。你说这些家伙,不好好读,偏整日里算计些邪门歪道,真个是没救了。”

    玉尹听了,倒也没有在意。

    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那厮叫什么名字?”

    “忒古怪了些,自家也懒得去记……嗯,好像是叫做,李观鱼?”

    !

    i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