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三七章 友情(四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百书屋全文字第一三七章友情(四更)

    李逸风笑容可掬,进门便拱手唱了个肥喏。百书屋全文字无广告

    “小乙这一趟可是走的忒久了些,怎到现在才回来?也不怕九儿姐在家中等得心焦。”

    燕奴顿时红了脸,啐了一口道:“大郎莫不是吃多了酒,怎地才来便胡言乱语?”

    “酒未吃,饭亦未用。

    嘿嘿,看着时辰,正好可以赶上小乙开伙。”

    说着话,李逸风也不客气,往饭桌上一坐,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连连称赞:“九儿姐真个好手艺,四菜一汤,偏是色香俱全。嘿嘿,少阳也坐,却来的正巧啊。”

    这鸟厮今天怎地恁嘴甜?好像抹了蜂蜜似地。

    玉尹心中奇怪,李逸风今天的表现,可是与他往日风格,大不相同。

    再看陈东,却黑着张脸,闷声不响坐下来,不说话,也不动筷子,好像哑巴一样。

    燕奴得了夸奖,心中欢喜。

    “大郎今天直恁嘴甜……这四菜一汤也只够小乙一人使用,奴再去做些菜来,顺便做些烙饼,省的你们一会儿又说不够吃。对了,小乙哥可要吃酒,奴便去买来。”

    女人啊,真个好哄!

    特别是那一心想要操持好家的女人,但凡夸奖一下她手艺,便会欢喜的不得了……

    不过玉尹可以觉察到,李逸风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他昨日才回来,今天李逸风便登门?

    而且看陈东那副活脱脱好像被人欠了一千贯债的模样,玉尹便知道,一定有事发生。

    “菜便不用做了,九儿姐打酒时,顺带着捎来些熟食便可。”

    燕奴应了一声,便解下了身前碎花布的围裙,拿了些钱两便出门了。

    玉尹从厨房里拿来两副碗筷,看了看李逸风,又看了看陈东,这才摆放到了桌子上。

    “说吧,有什么事?”

    李逸风的笑容一滞,顿时露出尴尬之色。

    “小乙这怎说得话来,许久不见小乙,想念罢了。”

    “你不说?”

    “不是不说,是真没什么事。”

    玉尹笑了,起身走到厨房门口,搬了草料放在棚子下,让暗金食用。而后他笑嘻嘻道:“大郎,这会儿九儿姐不在家,你有甚话便说出来。不然一会儿九儿姐回来,可就不方便了……你这家伙是什么脾气,自家还算了解。若不是惹了麻烦,必不会笑得这般**。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有事就说!若九儿姐回来,你便不要开口了。百书屋全文字无广告

    她那脾气不好,惹急了,可是真会打人。”

    “我……”

    李逸风被玉尹一番话,呛得满脸通红。

    陈东一直闷头吃菜,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啪的把筷子摔在桌子上,“李逸风,你有什么话便说……自家本就不想来,你偏要把自家拉来,真个,真个啰唆。”

    玉尹心头一沉,再看李逸风,更感疑惑。

    陈东和李逸风的关系,那是不用说,好的不得了。

    可而今,陈东竟然直呼李逸风的名字,显然是气得恼了。能让陈东发这么大的火,这事情肯定不会小。玉尹犹豫一下,洗了洗手,复又在饭桌前坐下来,“大郎,有甚话便直说吧。”

    “这个……”李逸风好半天,苦笑道:“小乙,自家对不起你。”

    我就知道,肯定有事!

    玉尹笑呵呵问道:“大郎有什么话便直说,你我也非初交,又有什么对不对得起?”

    “可是,你那一千贯没了?”

    李逸风的脸,垮下来。

    玉尹没反应过来,“什么一千贯?”

    “便是你当初拿出来办邸报的那一千贯……没了!”

    玉尹顿时呆住了,半晌后轻声道:“怎地,大郎花销了?”

    哪知道李逸风勃然大怒,“小乙当李某什么人?那一千贯说好了是用来开设邸报,自家怎可能拿去花销?”

    玉尹哪知道李逸风这么大的脾气?

    揉了揉鼻子,他诧异道:“不是花销,怎地没了?”

    李逸风听了,方才那股子气势顿时不见,好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嘴里面嘀咕了一句。

    “什么?”

    玉尹没听清楚。

    陈东气呼呼道:“这鸟厮是说,那一千贯给他亏了。”

    “亏了?”

    “嗯。”

    “怎地亏了?”

    “还不是那几个不成事的家伙聚在一起,然后做了那不成事的主意……好吧,我便说了!小乙,是这么回事。这鸟厮和徐揆李若虚几个,拿了你的钱之后,私下里又不愿意让你参与进去,于是便偷偷摸摸的办了一份什么‘开封邸报’。办了一段时间,赔的一塌糊涂。自家也看了他们的开封邸报,是索然无味,根本没那兴趣。

    若有钱看他们那劳什子开封邸报,倒不如我自己去看宫门邸报。

    这不,这帮鸟厮赔光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便想着来找你,请你出主意帮忙。

    先说好,自家是不知道,这开封邸报是小乙的主意。

    徐揆找我撰稿,自家还写了一篇,得了些十几文润笔钱,回头便还你。”

    说完,陈东便不说话了。

    李逸风耷拉着脑袋,不敢和玉尹目光碰触。

    毕竟这件事,他们办得着实不太地道……

    玉尹这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

    他倒是不在乎那一千贯。事实上,凭他现在也是万贯身家的人,又怎可能缺那一千贯?

    可李逸风他们办得这事情,实在不太地道。

    主意我出的,钱我拿的,到头来你们一声不吭的跑去做了,我还被蒙在了鼓里。好吧,你们既然把我踢开,那也就算了。把钱还给我呗……可倒好,把好好一个创意做的亏了不说,最后还要找我想办法?这种事情,婶子能忍,叔不能忍。

    玉尹沉下脸,也不说话了。

    “其实,这事情自家也反对过的。”

    李逸风声如蚊呐,哼哼唧唧道:“可自家也是人微言轻,顶不得他们人多。义夫兄是觉得,小乙出身不好,加入这件事,会坏了主意,所以才想出了这个法子。

    自家也曾反对,可是没有用处……”

    “那你就不会退出?怎地还傻乎乎把钱送去?”

    “我……”

    李逸风顿时哑然,低着头不知该如何解释。

    玉尹看着他,半晌后一声长叹,起身说道:“大郎,那钱,我不要了,你请吧。”

    老子不干了!

    你们这帮子家伙,一个个看我不起。

    出了事情,又跑来找我,我便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

    李逸风满脸尴尬,看着玉尹,半晌说不出话来。

    没错,他是反对了……可最后,他还是屈服了!甚至不等吴革他们开口,他便兴冲冲把玉尹给他保管的那一千贯投了进去。到头来,却连个声音都没有能听见。

    亦或者,我骨子里和他们一样,也看小乙不起吗?

    李逸风低着头,不禁自我反思。

    他突然觉得,自己找陈东来,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你要真心认错,便自己过来说清楚。到时候小乙便是骂的他狗血淋头,也是活该。

    可他偏偏找来了陈东,岂不是说明了,内心里并不想认错?

    为什么不肯认错,还不是因为,玉尹是个屠户,而他,则是一个官宦子弟吗?

    玉尹没有发火,甚至连骂都未骂一句。可是他那话,却让李逸风有一种感觉,若不做些什么,只怕要永远失去玉尹这个朋友。小乙看上去很和善,可那骨子里的骄傲,丝毫不逊色李逸风这样的官宦子弟……当初俏枝儿,不就是那前车之鉴?

    想到这里,李逸风突然念头通达。

    他看着玉尹,苦笑道:“小乙,今日确是我做的忒过了。

    小乙你信任我,所以把钱放在我手中保管。我嘴上虽说反对,可实际上这心里面……

    这笔钱,我一定会还。

    只是还请小乙,能够原谅李某则个。”

    李逸风一改之前嬉皮笑脸,郑重其事的朝玉尹一揖到地,而后转身便走。

    陈东对李逸风很气,可不管怎样,李逸风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又如何能够忍心坐视不理。

    忙一把拉住了李逸风,“大郎,你先坐下。

    你若是这么走了,钱还不还的上不说,你和真奴姑娘的事情,还要不要继续了?你可要知道,张姑娘对你真个不错,甚至还说愿意自己赎身出来……你这会儿倒是逞了英雄,痛快了,可是又把张姑娘置于何地?莫非,你此前都是在花言巧语?”

    “少阳你休要胡说,自家对张姑娘,那是发自真心。”

    “既然如此,你就坐下。”

    陈东把李逸风拉住,而后苦笑着对玉尹道:“小乙,事情便是这么一回事情。这件事,大郎做错在先,本来自家是不想过来。可……大郎对张姑娘一片痴情,张姑娘对他,也是情根深种。本来,梁溪先生已经同意了这件事,若这事情做的差了,必然会对大郎有所不满。那时候,大郎和张姑娘二人,只怕是再难有结果。

    还请小乙看在过往的情义上,若是这事情真个还有寰转余地,请小乙援手则个……”

    报纸?

    我没有办过!

    可是没吃过羊肉,还没见过羊跑?

    玉尹看了一眼李逸风,又看了看陈东,半晌后道:“那劳什子开封邸报,可曾带来?”

    “说你呢。”

    陈东推了李逸风一把。

    李逸风这才恍然,忙兴奋道:“带来了,带来了……”

    “我先看看,你们那劳什子邸报究竟是怎么办的,然后在想其他办法。

    不过我丑话说前面,这次若是还有转机,我有个要求。你和那个朱绚留下,我没意见,但是李若虚和徐揆,还有那劳什子吴义夫,我不会把他们算在里面……至于再找什么人合作?我拿主意!就这些条件,你若是愿意,我就再想办法。”

    !@#

    百书屋(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