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三三章 刀名虎出(三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尽八tuǐ刘唐,水浒中赤发鬼刘唐的原型,京东三十六巨盗之。曾随宋江纵横山东。

    玉尹重生宣和,也有半年之久。

    虽然一直忙于生计,但或多或少对那京东三十六巨盗的事情也有所了解。所以当这位周师傅提起尽八tuǐ的时候,他也是大吃一惊,再看手中木匣,也不免多了几分凝重。

    周师傅说,这刀重六十二斤。

    可是却要知道,周师傅说的并非后世的斤两,而是宋斤。

    宋斤一斤,便是后世一斤六两!所谓半斤八两,便由此而来。玉、

    尹粗略估算一下,这六十二宋斤,便是一百斤的份量。赤发鬼刘唐在水浒中算不得太出彩的人物,居然能使如此沉重的兵器?还有,这斩马刀,究竟是怎样一种奇怪的武器?

    一口刀,重达百斤,在后世绝不可想象。

    玉尹看看周师傅,犹豫一下之后,把木匣打开。

    这木匣的材质倒是普通,没什么稀奇。不过这长度,看上去却有些惊人,竖起来也仅比玉尹的身高矮一个头而已。匣子里,用水蓝sè丝绒做沉淀,上面摆放着一口长刀。

    说是长刀,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口大剑。

    刀总体长约有一米六左右,其中刃长一米,柄长六十公分,刀柄下端制有铁砧,即便是在水中也能够使用。这斩马刀,又名斩马剑,早在两汉时期便已存在。据说三国时期刘备曾打造雌雄双剑,便是这斩马剑的雏形,非勇武之士不可用。

    新唐书中也有记载,说这斩马刀重十五斤,属于制式武器。

    而到了宋代,斩马刀又经过了一番改良,并参照唐代横刀,发展成为了步战用刀。

    而斩马刀真正发挥出威力,还是因岳飞而闻名天下。

    史〖书〗记载,岳飞曾以行动迟缓的步兵,击溃了快速迅猛的金军铁骑,所使用的便是改良后的解马刀。不过此时,岳飞还只是一个效用,斩马刀还未经过重新改良。

    宋代的斩马刀大约五宋尺长,其实和玉尹面前的这口斩马刀相差不多。

    只是眼前这口斩马刀,显然是经过精心打造。也不知是采用了什么材料,大刀入手,极为沉重。刀刃比普通斩马剑要宽,大约有四指宽度,刀脊加厚,令刀体呈现一种奇妙的弧形,可以增加劈砍的威力。

    刀柄大约有婴儿手臂粗细,握在手中,倒也正好。玉尹单手将斩马刀拎起来,虚空一劈,就听呼的一声,刀风顿起。

    伙计小铁看傻了!

    这厮好大气力,六十二斤的大刀,居然被他单手使用,而且看上去毫不费力。

    不由得咽了。唾沫,轻声道:“周师傅,怎地这厮忒大气力?”“玉飞之子,不输于人!”周师傅嘿嘿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喜sè。

    “看样子这口虎出,却是找到了主人。”

    虎出?

    这是刀名吗?

    玉尹托起大刀,仔细观瞧,却发现这口刀的护手木瓜,也是用生铁打造而成,呈现一个虎口的形状。乍一看,那刀刃好像是从虎口中吐出一样,颇有些奇妙之处。

    这样一个木瓜护手,可以避免鲜血流到刀柄上,令手湿滑。

    翻转过来,只见刀脊上可有铭文:寄瑜庚子三月铸!

    庚子年三月,算一算不就是宣和二年吗?这口刀,竟然在这铁铺中,méng尘五年之久。

    寄瑜,想来便是周师傅的名讳。

    玉尹想不起来周寄瑜是什么来头,不过他对这口“虎出,大刀,却是发自内心的喜爱。

    后世各种管制,玉尹更没有那个能力,找人打造这种大刀。

    而今,他可以尽情的收藏,不需要任何的负担。一口矢刀在手,心中满是男儿豪情。他摆弄着这口虎出,脸上的喜悦之sè,更无法隐藏,喜爱之心,表lù无疑。

    “当初尽八tuǐ打造这口刀,是想要马战。

    不过那厮学不得好,到头来死得极为凄惨,连个全尸都不剩下。

    小乙与这口刀,也确是有缘。自家本打算回来结束这边的生意,返回越州老家定居。小乙若再晚来几日,自家便要走了呵呵,所以说这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此刀与小乙有缘。

    这虎出凝聚我心血,与寻常斩马刀不同,并非十分锋利。

    但使一分力,便多一分威力。若是遇到那等披甲之士,以小乙的本事,可一刀斩为两段。如今虎出既然有了主人,自家这心事也算是了却了一分,还望小乙莫辜负了“虎出,之名,他日若能凭他建立功业,也不负自家这几年来的心血……”

    玉尹闻听,收起大刀,也不客套,只朝着周寄瑜深施一礼。

    “小乙绝不负周师傅所托。”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想要烦劳小乙费心。”

    “请同师傅吩咐。”

    周寄瑜了却了一桩心事,似是心满意足,让小铁搬来了两张椅子。他自顾自坐下,然后朝玉尹一摆手,沉声道:“不瞒小乙,自家这一生醉心于造刀,故而虽已过不huò这年,仍旧孑然一身。这开封的老朋友,几乎都已经不在了。我这一回老家,与东京再无纠葛唯一有些牵挂的,便是小铁……喏,他也跟了我不少年。,

    说着话,周寄瑜指了一下那伙计,脸上lù出一抹慈祥笑容。

    “我回去归隐山林,从此不会再踏足尘世。

    可小铁正年少,我也实不忍心,让他跟着我去山野中风餐lù宿。

    思来想去,一直也没有找到一个能放心的人托付。小乙而今成才,更在这开封府有了自己名号,也是最合适人选。只是此前多年不曾联络,自家也真有些不好意思,找上门去小乙今天来了,又恰好与虎出有缘。

    故而自家厚颜恳橡我走以后,请小乙多关照小铁一二。

    我这手艺,他也学了个十成十,只是这xìng子有些单纯我怕他受人欺骗…今有小乙,自家便不担心了。只要小乙肯点头照拂小铁,想来开封也无人能欺负他。”

    “周师傅,小铁愿随你一起走。”

    伙计小铁闻听顿时跪在了周寄瑜身边。

    “傻小子,我离开这里,是因为我已经享受够了这边荣华富贵,没什么值得留恋。

    可你不同正风华正茂。

    连女人的滋味都还没有品尝过,随我回越州,岂不是可惜吗?便是你愿意我还不肯同意呢。”“可是……”

    “好了,休再呱噪!”

    周寄瑜脸一板,那小铁顿时不敢在说话。

    “小乙你可愿代我照拂他吗?”

    “周师傅既然说了小乙怎敢不遵?请周师傅放心,小乙定保小

    铁,不受人欺负。”

    玉尹而今,可是有这个底气说话。

    没错,他是不再拉帮结派的混日子可他而今的实力,便是不去做闲汉也足以称霸马行街。他手下一个肉铺,一个熟肉作坊,外加一个屠场。里里外外加起来,可是有二十多个人靠他吃饭。而这些人,又有哪一个,是那种善与之辈?

    杨再兴、高十三郎不必赘言。

    便是王敏求霍坚那些人,个个手上都沾着人名。

    单就这一点来说,开封府大大小小的泼皮闲汉们,敢来和玉尹叫板的,也没有几个。

    周寄瑜听了,顿时畅快的大笑起来!

    H十件件件件件件H十十件件件十十蚪件件十十件件件件十件件忡十十十本来玉尹还想请周寄瑜吃酒,可是却被周寄瑜拒绝。

    他身子骨不成了,对于酒sè特别小心。玉尹也不好强求,便问了周寄瑜的行期,而后告辞离去。

    出了铁铺,玉尹的心情格外好。

    莫非真个时来运转不成?

    今早出门时,还想着要找一口好刀,不成想买回草料,便顺带着一起解决了……

    至于周寄瑜,玉尹倒也不担心。

    回去问问燕奴便知此人状况,想来燕奴对他,应该不会陌生。

    不过,周寄瑜说他曾经为燕奴打造过一对劳什子yīn阳棍,又是什么东西?在玉尹的印象里,可是没见燕奴使过棍,更不晓得这yīn阳棍,

    究竟是个怎样的状况。

    回去之后,得要问一问才是。

    看起来燕奴的功夫,并非玉尹想象那般都在手上yīn阳棍?那又是什么东西呢?

    玉尹捧着大刀,在路上找了一个脚夫,让他把刀送去家里。

    加上那木匣子,一百多斤的东西,走起来的确是有些辛苦。再加上玉尹还打算去铺子那边看看,自然也不好带着这么一个玩意儿,四处走动。他不用担心那脚夫会黑了他的刀,只要他还在开封,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再者说了,玉尹也是有些凶名,谁又真个敢黑了他的东西?再说了,便是拿走虎出,又有何用?

    这口刀,也只有玉尹能使得起来,其他人莫说去使用,便是扛起来,都有些吃力。

    十十件忖H十件件件十十十件H十件件蚪件件饵H十件件件件就这样,玉尹溜溜达达便到了玉家铺子。

    他这一出现,顿时引得黄小七等人〖兴〗奋不已,不等他走过来,便一个个跑上前行礼。

    “小乙哥,怎地去了许久才回来?”“是啊,你不在这边,大家都觉得少了许多趣味”

    “快去叫二姐,小乙哥来了!”众人七嘴八舌,乱成了一团。

    听着熟悉的乡音,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容,玉尹的心情更加舒畅了,笑呵呵与众人寒暄。

    而在远处欢楼中,有那姐儿出来,恰好看到玉尹正走来。

    那姐儿看到玉尹时,先一怔,猛然发出一声尖叫。

    “小乙哥回来了,那玉屠夫,又回来了!”

    尖叫声,惊得玉尹打了个寒蝉。没等他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见那欢楼中,跑出许多huā枝招展的姐儿,呼啦啦便跑上前来,一时间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H十件件件件件件件十件H十件件蚪件件饵十周寄瑜,由小新唧会所中的书友邪周姬域友情客串鼓掌!!。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