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三二章 故人?长辈?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百书屋全文字第一三二章故人?长辈?

    开封府能工巧匠不少,打刀的名家也不在少数。百书屋全文字无广告

    不过,若说真为玉尹打出一口趁手好刀的人,却不太好找。这等人物,大都是挑活儿来做。有的甚至一年都未必能打出一口刀来。他们主要的工作,是指点弟子,除非是那种达官贵人,亦或者是看顺了眼的,便拿钱也不一定能请的出来。

    燕奴歪着脑袋瓜子想了许久,一脸愧疚之色。

    “奴倒真个想不出太好的人选……东京能打出好刀的也不过那么几家,而且多是弟子代劳,大师傅很少出手。便是能请得他们出手,只怕这工钱也是高的惊人。”

    玉尹倒不甚在意,想了想便道:“那自家回头去转转,名家打刀,还真是请不得。”

    大体上他知道,东京那好刀匠打一口好刀来,往少里说也要百十贯。

    他可不像和水浒传里的鲁智深那样,打一口镔铁禅杖和一口戒刀不过十几贯。真要是一口好刀,动辄上千贯,玉尹不是买不起,只觉得那样一来,实在太过浪费。

    家中钱两倒也不缺!

    之前他离开东京时,家里还有一两千贯。

    这次从可敦城回来,又带回来几千贯,虽然有不少尚未兑成钱两。柔福帝姬送了五千贯,另外还有一些珠宝,若卖出去也能值个几千贯,零零碎碎的差不多有两万贯左右。

    而玉家铺子这几个月生意不错,一个月下来也能有几百贯盈余。

    这般计算下来,玉尹手里还真不太缺钱!

    可是,玉尹不敢乱用。

    未来是个什么样子,他还不太清楚。没错,他在可敦城,为历史增添了一个变数,可是在开封,他这只蝴蝶是在是太小,小的根本无法掀起风浪,更难有作为。

    往最好处想,朝最坏处打算。

    家中能有些积蓄,说不得在未来能多一些底气。

    所以玉尹并没有再询问,便和燕奴说了一声,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施施然出门去。

    燕奴没有出去!

    不是她不想出门,实在是不太放心。

    这家里面突然有了这么多的钱两,若不安排妥当,终究不能放心。

    玉尹出去了,她再出去,家里可就没人了……万一有那不长眼的闯进来,岂不是坏了大事?

    想到这里,燕奴便收了心。

    她端起碗筷返回厨房,却突然间一拍脑袋,露出懊悔之色,“我怎地把这事情忘了?”

    砧板旁边,摆放着两根圆棍。百书屋全文字无广告

    燕奴看了看那圆棍,心里也随之有了主意。

    +++++++++++++++++++++++++++++++++++++++++++++++++++++++++

    阳光很明媚,风也轻柔。

    暮夏时的开封城,不复之前热浪滚滚,处处透着一丝秋的爽意。

    玉尹走出家门,沿途不时与人招呼。他走的并不快,但步履却透着与往日不同的沉稳。

    成家了,立业了,肩头上的责任更重了!

    玉尹沿着甜水巷一路下来,在榆林巷拐了个玩儿,便直奔马行街而去。不过,他不是去玉家铺子,而是朝城外行去。走出内城,继续北行,不多时便来到了骡马市。

    这骡马市,不甚热闹。

    毕竟开封府的人口虽然不少,但能买得起骡马的人,却真个不多。

    有好骡马,早就被人挑走,集市上的骡马,大都看上去不甚让人满意。那些骡马贩子也都显得很悠闲,更没有人上来招呼玉尹。玉尹便一路走下来,在骡马市的最里面,找到了一家名为齐家铺子的草料店。燕奴说,齐家铺子的饲料是骡马市最好的一家。价钱比其他铺子的饲料要贵一些,但质量最好,所以口碑不错。

    暗金陪了玉尹一路,更寄托着玉尹内心里,一个小小的牵挂。

    所以,他倒不在意这价钱,找到齐家铺子之后,径自走进去,却看到那柜台后,一个中年男子正捧着一本书,看得是津津有味。玉尹进来后,他也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并没有起身招呼。

    玉尹笑了!

    这厮还真有个性……

    “敢问是齐掌柜?”

    “家里有大牲口?要什么草料!”

    这厮果然牛气,客人开口相问,却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若非燕奴说,这家铺子的草料好,说不得玉尹便拂袖而去。只是为暗金着想,玉尹才苦笑着摇摇头,沉声道:“家里添了一匹马,想要买些草料,掌柜可有介绍吗?”

    “马?”

    那掌柜这才抬起了头。

    “驽马还是军马?”

    “这个……是军马!”

    “这样啊,军马的草料和驽马不同,价格也不太一样。自家这里有十几种军马草料,看你想要哪一种。若是南马,多不甚好,建议这种麸皮草料便可。北马看是西域马还是漠北马,需要的草料也都不尽相同。这价格有高有低,你自己挑选。”

    齐掌柜从柜台下翻出了一本册子,摊开来向玉尹解说。

    玉尹又哪知道这许多规矩,只想了想道:“马是我从太原买来,年口虽老,却是一匹好马。至于是你说的西域马漠北马,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昨日我看它吃黑豆饼挺香甜,所以……这样吧,还请掌柜的给我选几种,先拿回去看看,然后再说。”

    “太原的军马?”

    齐掌柜想了想,“据我所知,太原军马多从西北而来,西域马的可能性比较大……你既然说它是好马,那我建议你用这种干草料再加上我家特制的黄豆料饼。

    不要让它用井水,最好多带它出去遛遛,用河水比较好。

    平日用水,我家也能提供,一大桶水二十文,每天着人从城外汲取,绝对保证新鲜。

    这种马最好用精料,新鲜为好……每十天进一次,一次也不同太多,三贯就足够了。你看要不要定下来,我会安排人手,为你家送水和草料,也省的你走路。”

    十天三贯?

    这价钱可真不便宜!

    但玉尹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来。

    和齐掌柜约定妥当,他便告辞离去。

    出骡马市,玉尹便直奔马行街的肉铺而来。他还打算和杨再兴商量一下,以后可以在屠场杀猪,练习刀法。不过在回去的路上,玉尹路过一家铁铺时,突然来了兴致,便迈步走了进去。

    铁铺的面积不大,多摆放是一些农具和铁器。

    只有一边,是陈列兵器,刀剑并排,数量不算太多,但种类还算齐全。

    “客官,要买刀剑?”

    玉尹朝那伙计笑了笑,也不回答,慢慢走到兵器架前。

    伙计立刻上来,热情为玉尹介绍。这铁铺里的刀类型不算多,大体上便是手刀和朴刀两种,玉尹试了一下,感觉都不是特别满意。原因?很简单,刀太过轻了。

    “可有分量足一些的刀吗?”

    伙计一怔,看着玉尹笑道:“客人有所不知,咱这铺子里的刀,都是制式份量。若是要重一些的刀,恐怕要专门打造。不过小底却不知道,客人想要甚样刀来?”

    “这个……”

    玉尹还真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玩意儿,怕是要有专家来回答,他只知道用刀,可用什么刀,却不是太清楚……

    “斩马刀如何?”

    就在玉尹感到为难时,忽听门口有人说话。

    伙计回头看去,连忙恭敬唤了声:“周师傅,怎地今天来了?”

    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体态略显瘦削,脸色发白,看上去有些病态。他咳嗽两声,迈步朝玉尹走过来,“小乙体长力大,普通的刀,怕是很难压手。若早些年,自家身子骨好时,说不得可以专门为小乙打造一把,不过现在……我这里有一口斩马剑,是我几年前为人打造,却不想刀成之后,那厮却已经死了,便留在店里。

    小铁,且去把我放在后屋梁架上的那个匣子拿过来,给小乙开开眼。”

    玉尹愕然,“你认得我?”

    那中年男子闻听,顿时笑了,“自家有非没有眼睛没有耳朵,如何认不得你玉小乙?”

    听这话的口气,似乎和玉尹挺熟悉。

    这也让玉尹有些不知所措,别是遇到长辈了吧!

    “你岳父在世的时候,曾让我为你家燕奴打造过一对阴阳棍。

    小时候我见过你,只是后来因这身子骨不成了,所以便回了老家休养,这才回来。

    小子不错!没丢你丈人和你阿爹的脸。

    我这回来才一两个月,便听不少人提起你……呵呵,老周若活着,知道有你这么一个出息的女婿,九泉之下也会乐的笑出来。”

    还真是长辈!

    玉尹这心里,顿时忐忑起来。

    要知道,他可是西贝货啊……万一被看出端倪,岂不坏事?

    不过听这人话语中的意思,好像只是小时候见过自己。那倒还能说得过去,时间久了,认不出来了嘛。

    这时候,那名叫小铁的伙计捧着一个匣子,吃力走过来。

    玉尹连忙上前接住,入手颇重。

    “这是……”

    “八年前,曾有个叫做尽八腿的好汉,使了一千五百贯,让我帮他打一口好刀……

    我费时一年,才把材料收集好,等这刀打出来时,那尽八腿却已经死了。

    钱,他已经出了,刀却留在了这边……那厮当时犯了事,我也不敢宣扬,就保存下来。说起来那尽八腿和你身高差不多,也是个身长力大之人。这口刀是专门为他打造,重六十二斤,却不知道小乙能否使得起来。若小乙能用,便送与你。”

    尽八腿?

    玉尹一怔,脱口而出道:“师傅说的,可是那京东三十六盗之一的尽八腿刘唐吗?”

    !@#

    百书屋(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