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二七章 你是我妻(一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一二七章你是我妻(一更)

    “阿娘,听说小乙回来了!”

    杨再兴兴冲冲跑进熟肉作坊,一进门便兴奋的大声叫嚷。

    在他身后,黄小七等人也跟着跑进来,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欢快模样。没错,小乙回来了!以前或许没太多的感受,不过玉尹这次离开东京,让大家都感觉冷清不少。

    玉尹在开封时,不管他去不去铺子里,每日都是生意兴隆。

    而今玉尹一走三个月,生意比之早先可是冷清不少。那些姐儿们本就是怀着目的前去,玉尹即便不在,可只要能入他的眼,说不得便能得到提携。特别是在玉尹做出那篇解词之后,便更如此。每个人都怀着目的而来,谁料想玉尹竟一走三个月。

    兴致会渐渐淡去,直至再无兴趣。

    事实上,似乎除了千金一笑楼的张真奴和潘楼封宜奴还时常派人前来之外,玉家铺子已没了三个月之前那般火爆景象。不过,该做的生意还是会继续,只要玉尹还在,潘楼、千金一笑楼乃至高阳正店和玉家铺子的契约,就不会被毁去……

    “小乙哥回来了?”

    正在配制作料的张二姐,立刻站起来。

    杨再兴道:“方才我来的时候,路上遇到了石三郎……他告诉我说,小乙晌午时进了城,而今怕已经到家了。”

    正赤膊在那口大锅上翻肉的霍坚,也跳了下来。

    “东家既然回来了,那何不去拜见一下?”

    “我去叫十三郎,还有三哥他们……前两日一起吃酒时,还谈起小乙何时能回来。”

    杨再兴口中的三哥,不是石三。

    他说的‘三哥’,是王敏求。当初他和霍坚,在断碑沟带着一帮人要劫持玉尹等人,结果被玉尹等人击败。后来玉尹见他们可怜,便让王敏求和霍坚带着人来开封讨生活。

    玉家铺子的声音挺好,屠场也需要人手。

    这样一来,倒也也看看分配得当。霍坚带着一些人在作坊里帮忙,王敏求则带几个人在屠场工作。那些女子,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洗洗涮涮,缝缝补补,也不算无所事事。至于住处,燕奴把罗一刀的宅子清理一下,安排了一些人。屠场也能住下一些人,作坊里也可以安排几个,如此一分配下来,倒也正好。

    所以说,玉尹之前在鲁山见到牛皋时,没有大包大揽还真个没错。

    如果那一百来人到了开封,他真没有那个能力,安排得当……

    不过,对王敏求等人来说,一日三餐吃个饱,还能有栖身之所,便已经很满足了。

    更不要说,这里是繁华的东京!

    日子虽说过的清苦了些,可也不算太差。

    至少比起在断碑沟打家劫舍,整日里提心吊胆的强百倍。

    “都给我回来!”

    杨再兴转身要走,不想张二姐却突然喝止。全文字无广告

    停下脚步,杨再兴疑惑转过身来,看着张二姐道:“阿娘,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们几个,今天莫要去打搅小乙哥和九儿姐。”

    “为什么?”

    霍坚梗着脖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就在这时,杨廿九从楼上下来,笑呵呵道:“大郎,听你阿娘的话没错,今天就不要去打搅小乙哥了。”

    见杨再兴一脸茫然,张二姐笑道:“你九儿姐还有一笔帐,要和小乙好生算一算……再说了,人家小夫妻一别这么久,自有许多话要说,你们跑过去又算什么?”

    杨廿九道:“就是这话,反正小乙哥明日,肯定会来这边,也不急着今天这一时半刻。”

    九儿姐和小乙有帐要算?

    杨再兴一脸茫然,朝黄小七和霍坚看去。

    只见这两人和他也差不太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都是摸不着头脑。

    不过阿娘既然这么说,且听她的话。

    “既然如此,那我先去潘楼送货去……小七,老霍,晚上一起吃酒去。

    咱昨日在都亭驿那边看到一家铺子,自酿的酒水,味道极好,价钱也不贵。正好屠场那边放了工钱,晚上我请客。再叫上十三郎和三郎,说不得今晚要一醉方休。”

    黄小七和霍坚听了,顿时眉开眼笑。

    看着杨再兴的背影,张二姐却蹙起了眉头。

    “当家的,大哥这段日子,总是往潘楼跑,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廿九搔搔头,“自家那知道这些……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一向有主意,自家也从来没有去过问过。想必是潘楼生意极好,需要生肉多,所以才跑的勤快吧。”

    张二姐叹了一口气!

    “当家的,小乙哥而今也回来了……

    大哥年纪和小乙哥差不多,却连个上心的都没有。你看是不是该操持一下,为他寻个亲事?这发了工钱便跑去吃酒,一月倒头也不见存下积蓄,又当如何是好?”

    “这个……”

    杨廿九想了想,“要不然,我晚上去王婆那里打听打听,或者让她帮忙留意下,为大哥寻个好人家。二姐说的也有道理,大哥而今也不小了,是该成个家,收心了!”

    张二姐听了,顿时眉开眼笑……

    ++++++++++++++++++++++++++++++++++++++++++++++++++++++++++++++++

    “九儿姐!”

    玉尹拎着包裹,兴奋的走进了庭院。

    哪知道,燕奴在经过最先的失神之后,猛然变了脸色,转身就跑回自己房间,蓬的关上了房门。

    把个玉尹弄的,有些措手不及。

    他站在院子当中,看着燕奴那紧闭的门扉,好半晌也没有弄清楚状况。

    “九儿姐,我回来了!”

    他朝着燕奴的房间大喊一声。

    可那屋中,却没有回应。

    九儿姐生我气了?

    玉尹此刻,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犹豫了一下,走到屋门口,伸手拍了拍房门,“九儿姐,我回来了!”

    不等他再说下去,却见房门吱呀一声开了。燕奴寒着脸,手里拿着一张契约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玉尹,把那契约递到了眼前,“小乙哥,你这又算是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

    玉尹一脸迷蒙,从燕奴手中接过了契约。

    他眼睛一扫,心里面顿时咯噔一下,暗道一声:坏了!

    原来,这契约赫然就是这宅子的房契。也许有人会奇怪,便是这宅子的房契,又怎么了?

    房契是没什么问题,问题就出在这房契持有人上。

    当初,玉尹方重生开封,便遇到了郭京逼债。心中迷茫不知所措,更不知该如何赚来那三百贯钱。于是便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准备一身顶债,了不起落个流放的结果。不过他若是被刺配充军,流放蛮荒,燕奴却需要有一个妥善安排。

    于是玉尹便偷偷找石三,并通过肖堃肖押司,把房契过到了燕奴的头上。

    想着便是自己被刺配充军了,燕奴也不至于连个栖身之所都没有。只是后来的发展,却出乎了玉尹意料。凭借一手嵇琴,居然声名鹊起,变成了开封府有名的人物,铺子的生意随之有了巨大转机。再后来,凭着两篇曲谱,玉尹不但偿还了债务,生意也是蒸蒸日上,日子变得好转许多……这也让他把这契约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可敦城一去三个月,每天都是在紧张中渡过。

    不是搏杀,便是面临种种危机,更遭遇牢狱之灾……

    这也使得玉尹把这契约的事情完全给忘记了,却没有想到,刚一回家,便东窗事发。

    看着燕奴那紧绷着的小脸,玉尹偷偷咽了口唾沫。

    “这东西,怎在你手中?”

    “你管我是怎样得来,我只问你,玉小乙,你这是什么意思?”

    燕奴俏脸通红,凤目含煞。

    玉尹揉了一下脸,故作疲倦道:“九儿姐,你看我刚回家来,何不让我先歇口气?”

    “不行,你不给我说个明白,这件事就不算完。”

    “我……”

    玉尹话到嘴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

    燕奴的眼睛却红了,颤声道:“玉小乙,奴自嫁入你玉家,从没有想过要过什么锦衣玉食的日子。奴只是希望,小乙哥你能自立起来,莫要令阿翁九泉之下失望。

    可是你……

    你以为奴便是那种只能享得福,不能与你同甘共苦的女子吗?

    不错,你而今是有了声望,家里这环境也确实过得比以前好了……但是你把这宅子过到了奴的名下,便以为是对奴的照顾吗?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真的出事,奴又怎能独活?玉小乙,你可是忘记了当初在我阿爹榻前的诺言:要一生一世照顾奴……奴不要这房契,奴只希望小乙哥你能平平安安,奴便已经开心了!”

    燕奴说着,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似乎要把心中的委屈,还有此前的种种不安都宣泄出来,让玉尹站在一旁,束手无策。

    看着燕奴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玉尹心里更是绞痛。

    他伸出手,“九儿姐,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只是当时已惘然,我实在是想不出,能有什么办法解决,便出此下策。我,我,我绝没有半点看不起你的意思。”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却让燕奴哭得更厉害了!

    “好了,不要哭了!”

    眼见燕奴有些劝说不住,玉尹只好大吼一声,“没错,自家当时的确是打算独自承担,所以才把房子过到你名下。可便是如此,又怎样?你是我的婆娘,让自家婆娘能过的好些,便有错了吗?我便是把这房子过给你,也没什么不对之处。

    你既然嫁给了我,你的便是我的,这房子在谁的名下,便真的有那么重要不成?”

    燕奴愣住了!

    她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玉尹。

    哪知道玉尹把包裹往地上一扔,猛地伸出手,攫住她的手臂,一把将她纳入怀中。

    “听着,这房子便放在你名下……休要再胡思乱想。”

    “你……”

    燕奴瞪大眼睛,张开小嘴刚要说话。却不想玉尹一低头,用一种极其霸道的方式,吻在了她的唇上。燕奴身子顿时僵硬了,她想要挣扎,却浑身无力,想要叫喊,却说不出话来。这冤家,怎地出门一趟回来,直变的如此霸道起来?未等她明白过来,玉尹已拦腰把她抱起,迈步就往屋里走,直奔那床榻大步行去。

    “小乙,你要做甚?”

    “不过是一张房契便这般凶悍,今日若不好好教训你,日后又如何是好?”

    说着话,玉尹抬脚啪的便关上了门。

    燕奴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有些紧张,可更多的,还是一种期盼,一种带着无尽羞涩的期盼。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