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二二章 鲁山盗(完)三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一二二章鲁山盗(完)三更

    晚上还有一更,求月票,求推荐票!!!

    +++++++++++++++++++++++++++++++++++++++

    要想出人头地,还需贵人相助。(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玉尹身无功名,而且是屠户出身。在普通百姓眼中,也许能称一声‘大官人’,可是在那些达官贵人眼里,他又算得什么?便是柳青,最多也就是唤一声‘小乙哥’,大官人三字,绝计和他无缘。事实上,满开封城里,又有几人能看他入眼?

    想要被看得起,想要改变未来,便要有靠山,有贵人相助!

    可这贵人,又在何处?

    玉尹靠着马车,仰天望着高悬夜幕的一轮皎月。

    唐恪能投靠赵桓,日后必会飞黄腾达。可他是进士出身,浮沉宦海多年,只要用点心思,自然能得到赵桓所喜。自己呢?恐怕是凑过去,赵桓也未必会看他一眼。

    想到这里,玉尹不禁苦笑。

    方才升起的念头,旋即便又破灭!

    抱赵桓大腿,他而今还没有资格……但若让他去抱赵构大腿,又有些不太情愿。

    这该如何是好?

    北宋末年,记忆中确有许多牛人存在。

    可那些牛人大都不得好死,而能善终或者长寿者,却多是奸贼小人。

    让玉尹去抱秦桧之流的大腿,那不如让他去死。他可不想后世和秦桧那般遗臭万年。

    但如果不这样,又该如何奋发崛起?

    功名,功名,功名啊!

    这两个字,可真个是让玉尹犯了愁。他拿起一壶酒,自斟自饮,不知不觉,夜已深……

    +++++++++++++++++++++++++++++++++++++++++++++++++++++++++++

    蚩水河面上,从对岸飘来一个个黑点。

    只是营地之中,鼾声如雷,便是有那守夜的人,也是把注意力投注在马车外面,没有留意河面上的动静。

    黑影越来越近,大约有几十个。

    玉尹迷迷糊糊站起来,走到河畔一棵垂柳下,撩衣小解。

    就在这时,忽听河里传来水声,他顺着方向瞄了一眼,可是这一看,却顿时脸色大变。

    河面上漂来的是浮萍,看上去也没什么奇特之处。全文字无广告

    可是当那浮萍靠近岸边的时候,就听哗啦一声水响,从河水中窜出一道人影,朝着河岸上便扑来。

    紧跟着,浮萍被一块跨掀起,河面上陡然露出密密麻麻的人头。

    玉尹激灵灵打了个寒蝉,也顾不得许多,一边扎紧腰带,一边大声呼喊:“有贼,有贼来袭。”

    正坐在马车上打盹的守夜人蓦地清醒过来,忙转身看去。

    只见从河水中窜出一道道人影,瞬间便扑到了岸上。与此同时,玉尹已经冲上去,并顺手抄起一根哨棒,拦住了为首之人。月光下,那人身高大约在180公分靠上,和玉尹身高相差不多。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留着八字胡,相貌颇是威武。

    看年纪,大约在三十多岁,不到四十。

    身形不算太魁梧,却非常结实。他赤膊赤足,身上还挂着晶莹水珠,手中持两柄黑黝黝,沉甸甸的镔铁四棱锏。那铁锏约四尺六寸长,若折算下来,大约有140公分靠上长短。沉甸甸,若婴儿手臂粗细,看份量少说也要有十几斤的样子。

    这人上岸后,也不说话,见玉尹扑过来,轮铁锏便打。

    玉尹忙一顺哨棒,一招凤凰点头,呼的便捅过去,棒带风声。玉尹不擅枪棒,不过跟着杨再兴,倒也学过几招。这哨棒在他手里,丝毫不逊色一杆大枪。那汉子只听棒上挂着的风声,眼神顿时一凝,左手铁锏向外一封,踏步旋身,便逼近玉尹。

    只见他顺势反手一锏,照着玉尹头上便落下来。

    玉尹忙撤棒相迎,就听铛一声响,那铁锏落在哨棒之上。玉尹只觉手臂一振,暗道一声:好气力!

    不过他倒也没有慌张,先撤了一步之后,垫步而起,手中哨棒在崩开了对方铁锏后,一式玉带缠腰,便横扫出去。

    “咦?”

    那汉子发出一声轻呼,显然有些意外。

    自家气力可不小,手中这一对铁锏,共重达五十四斤。

    居然被眼前这个小白脸给挡下来,真个是出乎意料。

    “点子扎手,兄弟们小心。”

    他忙大声喊喝,声音格外洪亮。

    说着话,他手中一对铁锏轮开,呼呼作响,如同疾风暴雨般,便砸向玉尹。这家伙气力不小,功夫也颇惊人。甫一交手,玉尹便感受到巨大压力。此人的功夫,想来也练到了第三层,几欲达到巅峰。而他这对铁锏,显然也是下过一番苦功夫。

    上磨、下扫、中截、直劈、侧撩、绞压……

    铁锏的二十四击法,此人显然甚得其中三昧,那铁锏呼呼作响,使得风雨不透。玉尹刚开始还能抵挡,可渐渐便有些支撑不住了。毕竟,他擅长拳脚和刀法,手中哨棒真个不太顺手。不但是不精通枪棒,这哨棒的份量也不够,压不住手。

    几个回合下来,玉尹急了!

    那些个盗贼显然是经过训练,行动颇有章法。

    他们冲上岸来,便立刻三五一队,联手迎敌。而营地中的护队成员,多是习惯于单打独斗,根本无法抵挡对方的攻势。只一轮冲锋下来,便有十几个人倒在地上。

    好在,这些盗贼的手上知晓轻重,并没有取人性命,只是把人击倒在地。

    一开始,护队还能抵挡一二。

    但十几个人倒地,便有些慌了手脚。

    柴霖舞枪抵住了三人,眼见局势不好,也是心神不定。

    玉尹见势不妙,猛然错步旋身,手中哨棒劈手便砸向那使铁锏的汉子。那汉子举锏封挡,哪知道玉尹却突然将哨棒脱手,转身便跳出战圈,翻身朝着那些盗贼扑去。

    一名盗贼上前阻拦,被玉尹一个侧身避过钢刀,使出多罗叶手,劈手把钢刀夺走。脚踩连环,身体迅速靠上去。就听蓬的一声闷响,那盗贼被玉尹一肩撞飞出去,摔在地上惨叫不停。玉尹上前,帮助柴霖抵住了对手,“九郎,去帮大家退敌。

    让兄弟们不要慌乱,三人一组,背靠背应战。

    咱们只需要稳住阵脚便可,无需和这些贼人死战……”

    柴霖一怔,旋即恍然。

    忙道了声谢,撤身跳出了战圈。

    “大家别乱,三人组队,背靠着背……”

    柴九郎毕竟是老江湖,在护队中的声望也不差。他这一声大喊,立刻稳住了局势,护队成员纷纷寻找搭档,三三结队,背靠背迎敌。如此一来,盗贼虽占据了上风,偏偏又束手无策。

    使铁锏的汉子在玉尹脱身之后,也是愣了一下。

    可就在他一愣的功夫,护队竟然暂时稳住了阵脚。

    这汉子眉头一蹙,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眼见玉尹抵住己方的人,他犹豫一下,猛然上前,大吼一声,“牛家村的弟兄暂退。”

    盗贼们听到他的喊声,立刻停止攻击,迅速后退,结成了阵势。

    而护队本打算趁势追击,却被玉尹喝止。

    经过方才一阵拼杀,玉尹展现出了足够的能力,让护队的成员们,也都感到钦佩。

    喊杀声,停了下来。

    但双方人马,都没有后退。

    在狭小的空间里,双方形成了对峙。

    玉尹这时候才仔细观察,这些盗贼大约有六七十人的模样。

    看他们的年纪,都不大,多是二三十岁。这些盗贼,对那使铁锏的汉子颇为敬重,看起来这家伙便是匪首。可是看出来,又能如何?盗贼显然经过训练,相互间的配合也很熟练。护队这边人数虽然占了优势,可真要打起来,未必能够获胜。

    玉尹缓缓后退,与柴霖并肩而立。

    这时候,柳青也从马车里钻出来,虽然脸色有些发白,可是并没有太多的惧色。

    也难怪,似他这种走南闯北的人物,眼界不会太差。

    想来也曾经历过一些事情,这胆气也非比常人……否则的话,又如何能有而今家业?

    “对面的好汉,自家初经贵地,不晓得这边规矩,惹得好汉发怒,实在是自家过错。

    自家是正经的商人,自问没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方才见好汉们下手也都有轻重,想来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如果这般拼下去的话,少不得是两败俱伤。不如这样,好汉开个价,算作自家买路钱,也算结个善缘。”

    说话的,居然是柳青!

    玉尹不由得对这个胖乎乎的家伙,高看了两眼。

    在这个时候,还敢站出来说话,本身就需要勇气……而且,他能看出对方并没有下狠手,并愿意破财免灾,可谓是有胆有识。也许只有这等人物,才能在那鱼龙混杂的开封城里,混的风生水起。玉尹心里暗自称赞,目光便落在了对方身上。

    双方刚才的交锋,各有损伤。

    护队伤了二十多个人,可盗贼也伤了七八人。

    好在没有闹出人命,便有了一个缓和的余地……而这一切,也和这些盗匪训练有素有关。如果方才他们上来就下狠手的话,只怕这局面,就要变得难以解决了。

    玉尹看着那匪首,心里面也是称赞了一声。

    不过这个时候,轮不到他说话,于是和柴霖相视一眼,悄然后退一步,让出位子,由柳青来招呼。这胖子也是个人精,能说出方才话来,想必能够兵不刃血,解决眼前麻烦。

    柳青话音刚落,却听对面那匪首道:“自家做这等不要钱的买卖,本也是把脑袋系在腰带上,没那许多顾忌。只是方才在河对岸,听你们唱的那曲儿真不赖,所以才让弟兄们不下毒手。能做出这等曲儿来的人,想来也不是等闲之辈。盗亦有道,自家兄弟也是为了讨生活,才没了脸面的做这等无本买卖……敢问那曲儿,出自何人之手?”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