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一一九章 鲁山盗(四更,求月票!)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一九章鲁山盗(四更,求月票!)

    第四更奉上,求月票,求推荐票啊!!!!!!!

    “你是小乙?”

    原本很稀松平常的自我介绍,玉尹完没有想到,竟然使得柳大官人一下子惊了……

    柳青呼的站起来,险些把身下的凳子撞倒。圣堂

    他指着玉尹,惊喜喊道:“果然是小乙,刚才就说看着眼熟,却没想到……哈哈,这可真是……能在这里遇到堂堂开封第一琴,端地是自家福分,自家的福分。”

    他这般激动,让玉尹懵了!

    “大官人别是认错了人吧。”

    “哪有认错,小乙可是马行街玉蛟龙?”

    “这个……不过是小乙以前胡闹时的诨号,玉蛟龙三字,端地当不得。”

    “怎当不得?”柳青乐了,“小乙大相国寺使琴时,自家也曾见过。只不过当时有些远了,所以未能看得清楚。后来小乙在马行街两次使琴,自家也都错过了,为此还懊悔不已。小乙嵇琴,堪称东京一绝,而此前小乙为李娘子解词,更如雷贯耳。

    可惜,不得亲眼见小乙当时风采。”

    玉尹,糊涂了!

    他何时在开封有了这般名声?

    不错,他此前的确是因为嵇琴而闻名东京,但若说让柳青如此失态,却不太可能。

    当下玉尹忙询问缘由,柳青兴高采烈,让伙计上来酒菜,才和玉尹细细道来。

    说起来,这柳青在开封府,也算得是一富户。

    他在汴河大街有一家店铺,专营一些西域特产,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比如西域奇石等物品,往往是客人需要什么,他就经营什么。他那店铺便叫做柳家珍奇,玉尹倒是有些印象。只是在玉尹记忆中,那铺子常年不开门,偶尔开门,也是客人寥寥,非常冷清。(《过,按照柳青的说法,他那铺子就是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的生意。

    他在西域颇有门路,甚至还掌握着黑汗国一些商路。

    所经营的事物,往往都是在私下里敲定,所谓的柳家珍奇,其实就是一个门面而已。

    进货之前,便已经找到买家。

    货到之后,直接送到买家手中,几乎很少从门面店铺里出货……

    也正是这原因,柳青所结识的客人,大都是开封城里的上层人物,虽说不得手眼通天,却也颇有脸面。这家伙好游山玩水,出货进货,大都是一手操持,享受这其中乐趣。比如这一次,他为御史大夫范宗尹,在西域找来了一对奇石,形若龙凤,通体透明……至于范宗尹会拿来做何用处?柳青不太清楚。但他却可以从这笔生意中,实实在在赚来八千余贯!一对奇石,八千余贯,这利润端地惊人。

    “小乙不知,数月前,这开封府突然流传小乙解词。

    便是那篇李娘子词的解词,而且很快就为人熟知,不少人对小乙解词,都是赞不绝口。

    就连小蔡相公也说那解词甚好,听说还传到了官家耳中。

    可惜当时小乙不在东京,却错过了极好时机。若当时还在东京,说不得官家还会给小乙一官半职。呵呵,不过若真个那样,自家如今怕也无脸与小乙同席了。”

    玉尹,听得瞠目结舌。

    曾几何时,自己竟然有了偌大名声而不自知?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有这么大的名声,想来那唐吉便是要对燕奴不利,也不会明目张胆。

    “对了,方才听大官人说,这往洛阳的路封了?”

    柳青连连摆手,“小乙面前,‘大官人’三字万万当不得。

    自家有表字,不吝!呵呵,是家父所赐,也是警告自家,为商不可以过于吝啬,斤斤计较。小乙若不弃,唤自家表字即可。不过这大官人……可是万万当不得!”

    不吝,柳不吝?

    倒也是个颇为奇怪的名字。圣堂

    玉尹没有在意这个,只问道:“不吝兄,你方才说往洛阳的路封了?”

    “是啊,被封了。”

    “因何故封路,不吝兄可知晓?”

    这时候,那伙计端着酒菜上来,摆放在酒桌上。

    柳青也不管玉尹同不同意,便为他满上一杯酒水,而后故作神秘道:“自家倒是打听出来,这洛阳封路,却是东京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故。近两月来,东京禁军死了六名军使,还有十几个郎将,闹得有些严重,所以才要封路排查。”

    “死了这许多人吗?怎地死得?”

    “这却不太清楚,不过听那关卡上的押官透露,似乎是被人杀死。

    这件事闹得东京城里人心惶惶,官家也是不得已,着殿前司追查此事,以安民心。

    想来也封不得太久,大概五六日便可以放行。”

    玉尹这心里,有些忐忑起来。

    他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要五六日才可以放行吗?”。

    柳青点点头,看了玉尹一眼道:“怎地小乙急着回去吗?”。

    “是啊!”

    &;玉尹见柳青一脸疑问,苦笑道:“自家离京已有三月!离开时曾与拙荆有约,荼蘼花落,便是我归家之日。眼看着荼蘼花已经开始掉落,若再不回去,怕拙荆担心。

    不吝兄或许不知我那浑家,有时候好烦迷糊。

    万一我回去晚了,她胡思乱想……担心发生什么意外。”

    “原来如此,贤伉俪如此恩爱,却让人羡煞。”

    柳青显然不太了解玉尹的家世。

    当然了,以他在东京城里的身份和地位,也不可能去关注玉尹的家世。毕竟两者相差太过悬殊,柳青走一趟生意,轻轻松松几万贯,甚至十几万贯的利润,结交的也大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玉尹呢,虽说小有家产,但是在柳青眼中,显然和赤贫没有太大区别。若非玉尹解词流传,引得众人说道,柳青还未必会在意玉尹。

    看玉尹一脸忧虑之色,柳青想了想,突然压低声音道:“其实,自家也急着要返回东京……本来我也打算,绕道而行,只是这路上,怕不太安全。今既然小乙也有意赶路,自家倒也想和小乙结伴同行,这样一来路上也能有照应,不知可否?”

    结伴同行!

    玉尹先一蹙眉。

    他是觉得,若结伴同行不免有些麻烦。

    刚才可是听到了,柳青带的货物不少,路上难免会有耽搁。

    可又一转念,玉尹倒觉得也是个机会。反正洛阳封路,要五六天时间,若绕道能提前抵达东京,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而且自己以后要在开封立足,少不得会需要有人帮衬。既然柳青在开封认得许多上层人物,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些方便。

    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这在后世,尽人皆知。

    玉尹上辈子就是有些过于清高执拗,有些事情是明明知道,却不肯低头为五斗米折腰。

    不过重生一回,什么事也都算是开破了!

    似柳青这样的人物,倒不妨多些交情,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所帮助。

    想到这里,玉尹也就不再纠结。

    “敢问不吝兄,你方才说绕道不太安全,又是怎么回事?”

    柳青看左右无人,便压低声音道:“若往东京,需避开河南府所治……如此一来,便只有绕道汝州。若在平时的话,绕到汝州可能要多耗三天时间,不过现在嘛……

    只是汝州这两年来,不甚安稳。

    我此前便听人说,那边如今盗匪横行,汝州官府也束手无策。咱们若绕道汝州的话,便有可能遇到盗匪。我听说小乙师出名门,得御拳馆周教头真传,还能使得好扑。如果小乙愿意结伴而行,这路上也能多一分保障,不知小乙能否帮衬?”

    玉尹在快活林,曾胜过吕之士,故而拳脚功夫也有些名气。

    盗匪横行?

    玉尹蹙一蹙眉头,沉吟片刻后便说:“若是同行,遇到麻烦小乙断然不会袖手旁观。

    只是这绕道真可以早些抵达东京?”

    柳青说:“河南府说是封路五六日,可小乙要知道,这五六日会造成何等拥堵。到时候便是放行,也少不得会遇到盘查。这许多人一一通行过去,只怕还要耽搁时日。

    如果走汝州的话,最多七天,一准可以抵达开封。

    路上可能会增加些许税金,不过小乙也不用担心,些许税金,自家出了便是……”

    这家伙,还真是‘不吝’。

    得了一个免费保镖,你只出些税金吗?

    玉尹心里面笑了一声,沉吟片刻,倒是觉得这样做也不错。

    与其被堵在这慈涧镇,倒不如和柳青绕道汝州,前往东京……至少能赶在荼蘼花落尽前,抵达开封。

    “若不吝兄不嫌弃咱拖累,小乙感激不尽。”

    柳青一见玉尹点头,也顿时乐开了怀。

    “那明日一早,便与小乙通行。”

    吃罢了酒,已近亥时。

    玉尹赶了一天的路,着实有些疲乏,便推辞不胜酒力,回房歇息去了。

    店里的伙计倒是非常尽职尽责,一直保持着热汤的温度。玉尹换了衣衫,便把自己埋进热汤之中,顿感无比舒适。闭着眼睛坐在浴桶里,只露个头在水面上。玉尹仔细思忖方才柳青的那番话语,越想就越是觉得,事情似乎有那么一些古怪。

    军使和郎将,官职不算太高,是禁军的基层军官。

    若死一两个人也就罢了,可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要说没有古怪,谁又能够相信?

    双手掬了一蓬热水,泼在脸上。

    看起来,开封城而今也是暗流激涌啊!

    第一一九章鲁山盗(四更,求月票!)

    第一一九章鲁山盗(四更,求月票!,到网址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