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一一六章 唱彻阳关泪未干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一一六章唱彻阳关泪未干

    “粘八葛人输了!”

    “粘八葛狗贼全军覆没……”

    “天佑大辽。(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蜀国公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可敦城上空,回荡着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呼喊。可敦城的百姓,更好像疯了一样,在公主府门前聚集。他们高呼着余黎燕的名字,高呼天佑大辽的口号,兴奋的如同疯子一样。

    事实上,当捷报一路传来的时候,整个可敦城,都沸腾了!

    余黎燕振作精神,暂时把先前的那些不愉快抛在脑后,做出一脸笑容,站在公主府门阶上与众人相见。虽然猜想到,乙室斡鲁朵会胜利,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畅快淋漓的大胜。

    五千粘八葛人,战死一千有余,俘虏两千余人,余者皆狼狈而逃,不知所踪。

    粘八葛主帅拔里战死,粘八葛少部主屈突律战死,更夺获牛羊马匹无数……最重要的是,可敦城损失寥寥。乙室斡鲁朵兵出黑山,趁夜偷营,石烈达剌干率部冲锋,并没有太多死伤。根据乙室斡鲁朵传来的消息,可敦城死伤不超过三百人。

    两千对五千,如此大捷却死伤不足三百?

    传出去,不晓得会有多少人感到不可思议,但是对余黎燕而言,却又在意料之中。

    小乙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乙室斡鲁朵如此本领,端地非等闲之辈。

    余黎燕兴奋得暂时抛开心中烦恼,敞开心扉,投入到这场举城欢庆的盛典之中……

    正午时,石烈达剌干率部驱赶俘获的牛羊,抵达可敦城外。

    余黎燕率部出城,迎接石烈达剌干到来。

    乙室斡鲁朵因为要整编俘虏,所以暂时无法赶回。不过,他还是托付石烈达剌干把拔里和屈突律的首级送来,并且将粘八葛的帅旗一并献上,顿时又响起一阵欢呼。

    胜利了!

    我们胜利了……

    可敦城暂时安全了。

    人们载歌载舞,欢声笑语响成一片。

    余黎燕则命人收拢了牛羊,在府中设下酒宴,为石烈达剌干祝贺。

    酒席宴上,马本特突然前来禀报:“公主,城外有汪古人使者,说是奉汪古部少部主摄叔之名,前来通报。汪古人听闻公主有难,故而由摄叔率部三千,前来支援。

    前锋兵马,已经进入云内州,预计两天之内,抵达可敦城。”

    余黎燕闻听,顿时大喜。(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快请汪古人使者觐见。”

    一旁骨那里和石烈达剌干等人,则面面相觑。

    蜀国公主居然与汪古人关系密切?

    怪不得得知黑山大捷后,她丝毫不惧粘八葛人报复。原来,公主早就已经请来援兵!有汪古人这三千援兵,再加上城中的兵马,以及俘虏来的两千多人,可敦城兵马总数,一下子便超过了六千。

    六千人,听上去似乎不算太多。

    可是在漠北地区,拥有六千兵马,足以站稳脚跟。

    骨那里再看余黎燕的目光,就显得有些不太一样了……这位公主,真个是算无遗策。

    喜讯,似乎集中在了一起。

    就在汪古人使者抵达不久,又有探马来报,说是西夏派来使者,求见余黎燕……

    原来,耶律查奴早就抵达西夏,并且顺利拜会了夏崇宗皇后耶律南仙。

    得知大辽将有难时,耶律南仙二话不说,便立刻派人通知了年纪十六的太子李仁爱。

    李仁爱对大辽,一向有好感。

    他马上上奏夏崇宗,恳请西夏出兵援助。

    不过,这援兵可不是说发出便能够发出。而今女真人势大,西夏此前曾多次相助辽国,却被完颜娄室打得惨败而归。西夏在年初,更向女真人称藩。所以,当李仁爱提出出兵之后,西夏朝堂上便乱成一团,有的赞成出兵,有的却反对出兵。

    夏崇宗更犹豫不决,不知是出兵好,还是不出兵。

    反反复复经过十余次讨论,却始终没有结果。耶律南仙最后不得不出主意,让李仁爱出面,请任贤妃设法说服夏崇宗。

    说起这任贤妃,还是宋人。

    其父任得敬,原本是宋朝西安州通判,更是一员猛将。

    夏崇宗攻克西安州后,任得敬归降西夏,为谋求出路,这任得敬把女儿任氏献给夏崇宗李乾顺,便是而今的任贤妃。李乾顺对任贤妃极为宠爱,历史上耶律南仙在李仁爱病逝后,绝食而亡。次年,李乾顺便立任贤妃为皇后,接耶律南仙之位。

    要知道,当时任贤妃并无子嗣。

    李仁爱死后,李乾顺次子李仁孝是曹贤妃所出,可李乾顺却不立曹贤妃,立任贤妃为皇后,其宠爱程度,可见一斑。最初,任贤妃并不愿意插手此事。后来是耶律南仙用她最珍爱的一副火狐狸披肩,说服了任贤妃出面说项,才促使李乾顺下定决心,出兵援助。

    “陛下已下令,出兵六千相助蜀国公主,由大太子李仁爱为统帅,如今已越过边界,正向可敦城而来。”

    余黎燕听罢,不由得抚掌大笑。

    “既是仁爱亲自统兵,却不可以怠慢。

    萧孛要合!”

    “末将在!”

    “你立刻挑选三百瓦里,交给马尔驴粪,让他带着瓦里,清扫街道,并在城外营建兵营。

    你亲自率人,去迎接仁爱太子。

    便说,咱到时候会在十里亭迎接仁爱太子。”

    萧孛要合二话不说,立刻叫上马尔驴粪,匆匆离去。

    大厅里,更是欢声笑语一片。

    骨那里和石烈达剌干心中暗自震惊:蜀国公主,竟强悍如斯吗?

    这一顿酒宴,直到天黑后才算结束。

    汪古人和西夏的使者,被安排进了驿站休息,而余黎燕则熏熏然回到书房,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是大功告成!

    援兵抵达,可敦城兵马已超过万人……

    不过,如此众多兵马,只怕也非是一桩好事。可敦城就这么大,如何能容得下万人兵马?

    凡事有利有弊,余黎燕在经过了最初的喜悦之后,陷入沉思之中。

    目光,在无意间扫过书案上那一摞《西域记》,余黎燕心里一动,探手拿起一卷。

    也许,是时候要着手准备,挺进西州!

    ++++++++++++++++++++++++++++++++++++++++++++++++++

    “公主,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余黎燕考虑如何与大家说,进军西州的时候,忽图黑台和马尔忽思好像失了魂魄一样,慌慌张张,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忽图黑台还没进门,就大声叫喊。

    余黎燕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笑容。

    她对马尔忽思兄妹极好,从不会大声呵斥,“依丽克赤,怎地这般慌张,发生何事?”

    “老师,老师,老师……他不见了!”

    余黎燕先一怔,旋即呼的站起身来,声音颤抖道:“依丽克赤,你说什么?”

    忽图黑台气喘吁吁说不出话,马尔忽思开口道:“公主,方才咱与依丽克赤去找老师,却发现老师的房间里空荡荡,不见人影。老师的衣物还有那口不死鸟宝刀,都不见了踪影……一开始咱没有想太多,但发现马厩中没有暗金的影踪,才知道坏了事。”

    人迹全无,衣物不见。

    余黎燕当然知道玉尹那口不死鸟宝刀,甚至在来可敦城的路上,还商量想要购买。

    后来是看那口宝刀太重,余黎燕才熄了心思。

    不过,余黎燕却知道,玉尹对那口宝刀,可说是喜爱至极。

    如果只是这些也就罢了,关键是暗金……暗金不见了踪影,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公主府中,能接近暗金的,只有玉尹和马尔忽思兄妹三人。

    如今马尔忽思在面前,那岂不是说……

    余黎燕二话不说,绕过桌子,风一般跑出书房,直奔玉尹的住处。

    房舍里非常干净,一如平时玉尹收拾的模样。

    书桌上,摆放着一摞摞书卷,分门归类,整整齐齐。

    桌上铺着一张白纸,余黎燕走上前,见墨迹犹新:闻黑山大捷,怨哥儿与查奴将归,小乙甚喜之。

    公主情义,小乙牢记。

    然家中妻子挂怀,更有危险将至……小乙本早想离去,然燕子大事未定,不敢妄动。今燕子即已稳定局势,小乙归心似箭,只好不告而别,望燕子勿怪小乙失礼。

    西州之事,刻不容缓。

    可敦城弹丸小城,不足为持。

    燕子若取西州,何不以可敦城为饵,交汪古人,以换取粮草辎重物资?燕子而今帐下人才济济,必能想出注意,小乙便不复赘言……临别依依,不知所云。心有所感,做词一阕,小乙与燕子共勉。

    唱彻阳关泪未干,功名馀事且加餐。

    浮天水送无穷树,带雨云埋一半山。

    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

    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燕子,此去西州,且请珍重。昨日种种,小乙难忘。若有缘时……

    想来写到这里,玉尹不知该如何写下去,便停下了笔。

    余黎燕捧着这封书信,先前所有的兴奋和快活,一下子都烟消云散,荡然无存!

    “小乙,你怎能这般就走?”

    她痛哭失声,缓缓蹲下身子来,已说不出话来。

    昨日种种,小乙难忘……

    既是难忘,何必要走?

    余黎燕忍不住放声大哭,泪水打湿了墨迹。

    片刻后,她突然站起身来,转身大步往外走。

    “马尔忽思,给咱备马!”

    “公主,你要哪里去?”

    余黎燕凄声道:“便是要走,咱也要追上他,与他说个明白。”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