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一零九章 智信仁勇严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一零九章智信仁勇严

    三更奉上,今天是周一,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订阅……

    还差不到六十票,1440票的加更奉上,兄弟们继续给力,咱下去码字奋斗。全文字无广告

    ++++++++++++++++++++++++++++++++++++++++

    正午时的阳光格外耀眼,只让人难以瞠目。

    中伏的气温很高,虽然这里是漠北,可烈日炎炎,依旧让人难以承受。阳光笼罩可敦城,远处的红柳林恍若一片火海般,恰似海市蜃楼,令人顿生虚幻的感官。

    可敦城外五里,黑山军列阵而立,军旗招展,悄无声息。

    站在城头上举目眺望,可以清楚看到黑山军的军阵。虽然距离尚远,可那沉静庄肃所酝酿出来的杀机,直让人心惊肉跳。黑山军也算身经百战,那股子煞气可谓强烈。之前由于耶律大石战死,使得黑山军士气低落,不得已停止了对可敦城的攻击。然而现在,乙室斡鲁朵的回归,仿佛给黑山军注入灵魂,复又杀气腾腾。

    余黎燕登上城楼,观看敌情。

    她朝左右偷偷看去,却发现辽军将士,一个个都无精打采。

    耶律习泥烈三人战死,对于辽军士气的打击,不可谓不大。虽然石烈达剌干等人稳住军心,但要想恢复士气,却不是一桩容易之事。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余黎燕,想要知道面对这种情况,可敦城最后的皇亲国戚蜀国公主,又会如何选择?

    玉尹紧蹙眉头,站在余黎燕身后一言不发。

    他可以清楚感受到那些辽军将士的低迷和惶恐……未来会是什么模样?四太子死了,大将军也死了,蜀国公主一介女流,真的可以带领我们,重振大辽国势吗?

    这种怀疑,几乎存在于每一个辽军将士的心里。

    玉尹甚至能觉察到,即便是在明面上支持余黎燕的石烈达剌干和马本特等人,似乎也抱有几分犹豫。

    这种情况下,如何能抵抗黑山军?

    “马尔驴粪。”

    玉尹突然唤来了马尔驴粪,低声道:“乙室斡鲁朵是如何离开?他兵临城下之后,可说过什么?”

    马尔驴粪想了想,摇头苦笑。

    “据说那乙室斡鲁朵在祭拜完了耶律大石棺椁后,便一声不响,连夜冲出可敦城……

    当时大家都在忙着清理城门,所以没能够拦住此人。

    今天早上,他率部前来……就在五里之外列阵,也没有叫阵,更不曾攻击,只是列阵那边,没有动静。这大热的天,实在难耐……玉公子,你说这帮子黑山军,怎恁能忍耐?这么热,还顶盔贯甲的,甚至连动都不动,真怀疑这些人是如何练成。”

    玉尹,沉默了!

    这批黑山军还真不太一样,堪称是耶律大石手下的精锐。

    乙室斡鲁朵,果然不愧是被余黎燕所称道的将领,至少在而今情况下,他依然能控制兵马,如此整肃,也说明了这个人在过往练兵的手段!若非良将,如何能令黑山军如此剽悍?

    玉尹想到这里,看了看余黎燕等人,心头突然一动。

    “燕子!”

    “嗯?”

    玉尹走到余黎燕身后,在她耳边轻声道:“你可信我?”

    余黎燕一怔,点头道:“当然。”

    “开城门!”

    “什么?”

    余黎燕轻声道:“小乙,这时候出城和黑山军决战,恐怕不妥把。

    军士们士气低落,若只是守御,说不定还能支撑一阵。可如果出城野战,未必是黑山军对手。咱手里只有这些兵马,若真个折损严重,恐怕便再也没有希望了。”

    “听我的,开城门!”

    玉尹笑了笑,“我陪你出城。”

    “啊?”

    余黎燕有些糊涂了,不太明白的看着玉尹。

    “小乙,要带多少兵马?”

    “只有你我二人。”

    余黎燕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小乙,你疯了不成?咱知道你有勇武,可是单凭咱两人,如何能敌得过五百黑山军的冲击?你不知道,这些黑山军,可是凶猛的很。”

    “他们不会冲锋。”

    玉尹这一句话,令余黎燕一怔。

    看左右无人,玉尹低声道:“而今所有人都在看着你,正是你展现勇气的时候……你是女儿身,有着先天无法弥补的缺憾。军士们对你不信任,甚至连将领们也是半信半疑。你必须要展现出超乎寻常的勇气,才可以让大家对你产生信任。

    这是一个机会,更是一次赌博。”

    “赌博?”

    余黎燕疑惑看着玉尹,似乎有些不太明白。

    “咱们就赌……乙室斡鲁朵要归附你。

    可又因为你是女人,让他难以作出决断……所以,他才会摆出这个阵势,也是一次试探。你看,他们抵达城下,至今已快一个时辰,却没有半点攻击的迹象。

    为什么?

    这么热的天,便是你我站在这城头上也觉得难受,为何他们要全副武装,骑兵列阵呢?燕子,我想他在等,乙室斡鲁朵想知道,身为大辽公主,将要执掌大辽未来的你,有没有那份勇气和胆量……咱们出去,便和乙室斡鲁朵当面说明白。”

    玉尹一番话,说的余黎燕脸色阴晴不定。

    是啊,小乙说的也许正确,也许……如果正确,那么咱便可以收服了乙室斡鲁朵,掌控黑山军,从而彻底稳住可敦城的局势。但如果失败,咱便要和小乙共同面对黑山军的攻击。余黎燕相信,即便玉尹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乱军中护她周全。

    一个不好,咱便要和小乙一同战死沙场……

    余黎燕的心里面,有些纠结。

    可她也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可敦城人心动荡,士气低落。

    若没有一针强心剂,迟早会面临崩溃!

    这是一次赌博,赢得话收获巨大,如果输了,也就彻底完结……不过,到而今,咱还有什么不能赌的?走到了这一步,余黎燕知道,她已经没有其他的退路和选择。

    咱,便赌小乙的眼光!

    想到这里,余黎燕突然厉声道:“传咱诏令,打开城门。”

    “啊?”

    萧孛要合等人顿时慌了神,连忙上前阻拦。

    “公主,切不可冒险啊……而今军中士气低落,依城而战尚有胜算,可如果出城,必败无疑。

    公主,千万不要冲动。”

    萧孛要合说着,恶狠狠瞪了玉尹一眼。

    方才玉尹和余黎燕说话,他看在了眼中……原以为玉尹会有什么高招,没想到却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这哪里是出城交战,分明是自寻死路,萧孛要合当然不能同意。

    倒是石烈达剌干的眼中,流露出一丝钦佩。

    这位公主,虽是女儿身,可是这胆气却不俗……至少,她没有面对强敌,吓得不敢露头。从这一方面来说,智信仁勇严,为将者的五个要素中,余黎燕在‘勇’上,似乎不逊色须眉。

    只是……

    哪知道余黎燕笑道:“谁说咱要领兵出击?”

    “公主之意……”

    “咱是阿保机的子孙,乙室斡鲁朵,是遥辇九帐乙室部的子孙,咱便出去看一看,他乙室斡鲁朵究竟想要怎地。呵呵,你们不要担心,以咱之见,乙室斡鲁朵未必心怀恶意。咱觉得,他是要试探咱!既然如此,咱又怎可能丢了太祖颜面?

    小乙,请你随咱一同出城,只咱与小乙两人足矣,其余人等,不得擅自出城……”

    什么?

    萧孛要合一下子懵了!

    连带着石烈达剌干等人,也莫不是面面相觑。

    这位公主,究竟是疯了还是怎地?居然要只带一个人出去,面对黑山军五百铁骑吗?

    石烈达剌干咽了口唾沫,怔怔看着余黎燕。

    这娘们儿……不,这位蜀国公主,可是比咱想像中,更具有勇气。

    “公主……”

    “石烈将军,休要再劝咱,咱心意已决。”

    石烈达剌干一滞,这到了嘴边的话,被余黎燕这一句给生生憋回来。

    “对了,若咱回不来,你们也不要为咱报仇,更不要去和黑山军拼命。

    紧闭城门,稳住局面……若大辽还有救,你们便看在咱的份上,助咱父皇一臂之力;若大辽不可救,你们便自寻门路吧。还有那些俘虏,回头放他们离开,那些谋逆的瓦里,也不要再追究,给他们一个平民之身,便放他们走吧……咱答应过他们,要给他们一个希望。而今咱可能无法做到,只好请诸君能够代咱实现。”

    “公主!”

    石烈达剌干闻听,眼睛顿时红了。

    “达剌干是石烈家的子孙,便是死,也是咱大辽的鬼魂。

    公主出城,请让咱随行……若乙室斡鲁朵真要行不臣之举,臣愿意拼死保护公主。”

    “嘻嘻,真要黑山军冲锋,你一人又有何用?”

    余黎燕伸出手,拍了拍石烈达剌干的肩膀,神情自若,“咱相信,乙室斡鲁朵不会对咱不利,这可敦城便交给你和孛要合,莫要轻举妄动,咱和小乙很快回来。”

    “公主,不成啊!”

    萧孛要合快哭出声来。

    余黎燕勃然大怒,“而今咱还是大辽的公主,更是这可敦城之主。

    来人,与咱备马,打开城门……咱倒要看看,那乙室斡鲁朵便真敢要以下犯上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萧孛要合也知道无法阻止余黎燕。

    余黎燕和玉尹走到了城下,自有人准备好马匹,两人翻身上马。

    “小乙,但愿得你没有猜错。”

    玉尹在马上笑了,“若是错了,小乙必然会死在公主之前。”

    余黎燕眸光,恰如秋水一般温柔。

    她点点头,轻声道:“若有小乙相随,咱便是死了,也无遗憾……来人,给咱开门!”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