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一零六章 国之忠臣(四更,求月票!)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零六章国之忠臣(四更,求月票!)

    yù尹一刀bī退斡鲁朵之后,便如隐形人般,退到一旁。书mí群4∴⑧0㈥5

    余黎燕的表现,让yù尹感到莫名震撼。这nv子,有着不输须眉的气概和xiōng襟……单就说临阵招揽乙室斡鲁朵的这种行为,就远不是早先耶律习泥烈可以相提并论。

    在短短时间里,她做出一系列决断。

    她不准萧孛要合出兵追击,命辽兵保持守势,从很大程度上,避免了黑山军狗急跳墙,鱼死网破的可能xìng。同时,她这个决定,也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再次招揽黑山军的可能。耶律大石死了,黑山军等于群龙无首……那么接下来,他们要么成为河套地区的悍匪马贼,要么可能散掉。而余黎燕的决定,无疑可以为她将来再招揽黑山军留下了浓重伏笔……到那时候,黑山军便只能是诚心归降。

    对内,余黎燕提出既往不咎。

    也能在最短时间里,稳定住可敦城的局势。

    最重要的是,她提出了只要瓦里愿意归降,非但不会问罪,反而可以获得平民资格。

    这个法令,将会为她平添一股助力。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nv人啊!

    站在余黎燕身后,yù尹感受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

    那瘦削的身影在他眼中,更变得与众不同……

    ++++++++++++++++++++++++++++++++++++++++++++++++++++++++++++

    夜,已经深了!

    可敦城的喧嚣,逐渐平静下来。

    各处火势,大都已经平息,可敦城的百姓,还有那些得到消息,可以获得平民之身的瓦里们,都纷纷上阵,熄灭城中大火。与此同时,一队队叛军开始返回校场。

    大势已去,叛军们也知道,继续抵抗,死路一条。

    他们返回校场之后,依旧提心吊胆。不过当余黎燕下令送来酒水事物之后,令那惶恐的气氛,也一下子得到了缓解。至少从而今来看,蜀国公主好像无意追究。

    当军卒们平静下来之后,对余黎燕顿生感jī之情。

    可敦城外的黑山军,也退了!

    在得到余黎燕命令后,萧孛要合果断遵循,没有下令追击。

    他分出一半兵力,协助石烈达剌干稳定城中局势,自己则带着一队人马,匆匆赶赴署衙。

    署衙大mén口,乙室斡鲁朵失魂落魄,站在mén阶下。

    他没有说要臣服,也没有继续抵抗,整个人好像失了魂魄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萧都统!”

    当萧孛要合下马时,乙室斡鲁朵突然开口。

    萧孛要合也得到了消息,知道余黎燕想要招揽乙室斡鲁朵。

    “若公主能把乙室弥里收服,必然如虎添翼!”

    这话是石烈达剌干对萧孛要合所说,言语中,他对乙室斡鲁朵敬佩不已,“那鸟厮真好本事!咱自从军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等悍勇猛士。当时若不是那南儿出手,那厮说不得便把咱bī退。如果真个在马上较量,咱恐怕不是这鸟厮百合之敌。”

    石烈达剌干,是而今军中第一悍将。

    能够被他如此称赞,足以看出乙室斡鲁朵的勇武。

    而今公主初上位,正需要招揽人才。这家伙不但武艺高强,而且还是耶律大石的左膀右臂。想想看,在耶律大石被囚禁之后,就是这乙室斡鲁朵凭一己之力,带着黑山军硬撼辽军。萧乞薛虽然算不得名将,却也久经战阵,却非这乙室斡鲁朵对手。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乙室斡鲁朵领军打仗的水平,恐怕也不一般。

    相比之下,石烈达剌干冲锋陷阵尚可,但行军布阵,就比不得乙室斡鲁朵。

    这样的人才,不正是蜀国公主而今所急需的吗?

    所以,萧孛要合也不敢怠慢,表现非常尊敬,“乙室弥里,有何吩咐?”

    乙室斡鲁朵深吸一口气,“敢问,使君尸首,而今何在?”

    这一问,让萧孛要合更添几分敬重。

    他连忙拱手道:“乙室弥里放心,蜀国公主已传诏,命咱为耶律……使君收敛棺椁,绝不会有半点亵渎。待局势稳定之后,蜀国公主会命人在牟那山建造王陵,为使君风光大葬。而今使君尸首,已经放入棺椁,存放起来,并有专人看护。”

    乙室斡鲁朵松了一口气!

    “不知萧都统,能否带咱祭拜使君?”

    “这个……”

    萧孛要合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道:“乙室弥里既然有心,咱又岂能拒绝?只是咱还有事,要禀报公主,只能派人令乙室弥里前去,还请乙室弥里恕罪则个。”

    乙室斡鲁朵本来很紧张,可是听萧孛要合这么一说,忙连声道谢。

    萧孛要合派人带着乙室斡鲁朵前去祭拜耶律大石的尸体,自己则走进署衙大mén……此时署衙内,灯火通明。尸体已经被搬走,地上的鲜血也冲洗完毕,只是有些地方,还残留着血印子,难以清洗。空气中的血腥味依然很重,让人感觉不太舒服。萧孛要合róu了róu脸,见马尔驴粪迎面走来,便急匆匆迎上前,把他拦住。

    “马尔驴粪,公主可已休息?”

    “尚未歇息,不过正在后堂换装!”

    “换装?”

    马尔驴粪轻声道:“四太子力战而亡,公主心中难过,所以要换上孝衣。

    估计到了明日,公主便会下令全军戴孝……只是四太子这一走,公主肩上的担子,便更重了。”

    说起马尔驴粪,也是平民出身。

    他受萧乞薛的恩情,所以在萧乞薛决意归附余黎燕之后,便被纳入余黎燕的麾下。

    当时yù尹曾提醒余黎燕,要她留意耶律大石。

    马尔驴粪这才进入余黎燕的视线……

    这是个小人物,却是个知晓恩义的小人物。

    也正是马尔驴粪的存在,才使得yù尹能够顺利得到耶律大石信任,并将他刺杀……

    萧孛要合并没有因为马尔驴粪出身不高,对他有半点怠慢。

    相反,他知道在方才最为凶险的时候,马尔驴粪曾奋勇杀敌,足以令他感到钦佩。

    我大辽疆域广袤,人口众多。

    之所以败给那虏人,不是大辽士兵不尽心,实在是国主昏庸。

    危难之时,方见忠臣……这马尔驴粪虽然只是个小人物,却是这大辽的忠臣!萧孛要合与马尔驴粪客气两句,便直奔大堂而来。这时候,余黎燕也换上了一身白衣白裙,在马尔忽思和忽图黑台的陪伴下,从后堂出来,见到萧孛要合,与他点了点头。

    “孛要合,此次多亏了你!”

    余黎燕看上去非常疲惫,在大堂正中央的虎皮大椅上坐下。

    马尔忽思和忽图黑台则站在她身后,腰系短剑,jīng神抖擞……

    “怎地不见小乙?”

    萧孛要合疑huò问道。

    余黎燕笑了笑,轻声道:“小乙说,这种场合他不适宜出现,所以在后院里休息。”

    “今日,多亏了小乙。”

    “是啊,若不是他提醒,咱恐怕都要着了耶律大石的道。

    那耶律大石,的确是智谋之士,可谓是算无遗策……若他能真心辅佐父皇,也许……”

    余黎燕话说一半,却苦笑摇头。

    耶律大石并非没有真心效忠过,即便当初他和萧干拥立了耶律淳,后来在归附天祚帝时,也曾尽心尽力。他几次谏言,可惜却不为天祚帝接纳。再后来,耶律大石被nv真人俘虏,依旧带着七千兵马从nv真军营中逃出,千里迢迢投奔天祚帝。

    但结果,天祚帝罢黜了耶律大石的兵权,后来更把他囚禁……

    耶律大石谋反,固然有野心作祟,但也是被bī无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耶律大石和那东汉末年,袁绍帐下谋士田丰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便是天祚帝不是袁绍,或者说天祚帝不如袁绍。当初官渡之战,田丰力劝袁绍不要兴兵,但是却变成了阶下囚。可如果袁绍胜了,田丰尚有一线生机!然而天祚帝,却不一样。

    勿论他胜负,耶律大石必死无疑。

    无奈之下,耶律大石也只有谋反一途……

    余黎燕轻轻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此前,她一直想着成为萧燕燕,可是当她真个要一肩担起大辽国祚的时候,她才体会到,当初萧燕燕承受着何等巨大的压力。一夜未曾休息,余黎燕真的累了!

    “城中,情况如何?”

    “都已经恢复平静……不过若要恢复正常,恐怕还有些难度。

    关键是,百姓们心中惶恐,而叛军降卒,也是人心惶惶,害怕公主到头来反悔……

    军中目前倒还算好,将士们士气颇为高涨。

    只是,四太子的死讯还没有传出去,末将有些担心,一旦四太子死讯传出,又会引发出一场动dàng。”

    余黎燕点了点头,“方才小乙,也这么提醒咱。”

    “那小乙可有主意?”

    余黎燕闻听苦笑,“你道小乙是那诸葛亮吗?这种事情,只能靠咱自己解决,他如何能够chā手?不过小乙倒是提了一个主意,说如果能尽快收服黑山军,说不定能有所裨益。咱方才也就在想,如何能让黑山军臣服……若任由他们离去,未免太过于可惜。这些黑山军的战力可是不俗!对了,乙室弥里还在府mén外站立吗?”

    萧孛要合摇摇头,轻声道:“乙室斡鲁朵要去祭拜耶律大石,末将派人领他去了。”

    余黎燕闻听,眼中神光一闪。

    她长叹一声,“耶律大石何德何能,竟有如此猛将为他死心塌地。

    咱虽是阿保机的子孙,如此国之忠臣,却不得为咱所用,莫非是天不佑我大辽吗?”

    说罢,余黎燕泪如雨下。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