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一零五章 何不助咱兴辽(1350票加更奉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一零五章何不助咱兴辽(1350票加更奉上!)

    这是1350票加更,今晚还会有一更。(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不过,最近月票增长有些缓慢,兄弟们可否再加把劲儿呢?1440票加更,绝不食言。

    ps:已经快到月底了,有月票的兄弟,别再藏着了!

    +++++++++++++++++++++++++++++++++++++++

    黑山军战力不俗,然则辽军又岂是善与之辈?

    虽然在和女真人的战斗中,辽军节节败退,但是以战斗力而言,依然是极为强横。

    只不过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一个错误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主帅带领下,辽军最终被女真人击败。可敦城留守的辽军,大都身经百战。在石烈达剌干的带领下,这些辽军奋勇争先,层层推进,已逼至署衙大门口。黑山军虽竭力抵抗,却真被石烈达剌干杀得吓破了胆。好在这时候乙室斡鲁朵冲出署衙,将石烈达剌干拦住。

    石烈达剌干,乙室斡鲁朵!

    都属于那种大开大阖,强硬悍勇的战将。

    乙室斡鲁朵的身材高大,比石烈达剌干高出半个头;而石烈达剌干则体格壮硕魁梧,但只是那腰身,就比乙室斡鲁朵粗了一圈。两人都是那种硬碰硬的打法,甫一交手,便打得不分上下。石烈达剌干的金背大环刀五十六斤,约一米半长短;乙室斡鲁朵的诃黎棒六十二斤,约170公分长。刀棒交击,伴随着两人不时发出暴喝,一时间难解难分。

    乙室斡鲁朵一招泰山压顶,那石烈达剌干必然还一记玉带缠腰。

    叮叮当当,每一次刀棒交击,都会发出刺耳巨响,罡风四溢,更逼得两人周遭两米范围内,不见旁人。

    乙室斡鲁朵这一参战,立刻稳住了黑山军阵脚。

    却不想,才片刻功夫,署衙内的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玉尹在关键时刻突然出手,刺杀耶律大石,斩杀乌里哈喇,令庭院中的叛军顿时群龙无首。

    而余黎燕更奋勇争先,在玉尹的保护下,并肩冲出了署衙大门。

    长街上,喊杀声不断,到处都是尸体。

    几棵栽种在路旁的红柳树,而今恍若巨大的火把,把署衙门前的空地,照映通通透透。

    余黎燕厉声喝道:“咱是蜀国公主耶律余里衍。

    所有人听着,耶律大石已死!大家都是镔铁子孙,不要再继续自相残杀,放下兵器,咱可以保证,绝不会追究你们的过错!咱以阿保机的名义起誓,停止抵抗,既往不咎。”

    耶律大石,死了?

    使君,死了?

    余黎燕的喊喝声在众人耳边回响,黑山军的抵抗,明显一滞,士气随之迅速跌落。(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而相对应的,辽军顿时发出一连串的欢呼声。

    “耶律大石死了,耶律大石死了!”

    铛!

    伴随一声巨响,乙室斡鲁朵手中诃黎棒一招霸王扛鼎,硬生生崩开石烈达剌干的金背大环刀。但巨大的冲击力,仍让他有些抵挡不住,脚下噔噔噔退了三步,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神光。

    “你胡说,使君怎会死在你这妇人之手!”

    余黎燕冷笑道:“此天佑大辽国祚不堕……乙室弥里,事到如今,你还要执迷不悟吗?”

    “咱不信,咱不信!”

    乙室斡鲁朵犹如疯虎般,红着眼睛便要扑向余黎燕。

    却见石烈达剌干错步上前,一下子拦住了乙室斡鲁朵,“乙室斡鲁朵,你的对手是咱,吃我一刀。”

    那口沉甸甸的金背大环刀,在石烈达剌干手中恍如灯草,上下翻飞,幻化出刀云重重,犹如雪花飞舞一般。乙室斡鲁朵也疯了,诃黎棒呜呜作响,拼命想要击退石烈达剌干,闯入庭院中一探究竟。先前,是乙室斡鲁朵呈守势,石烈达剌干猛攻;而今,却变成了石烈达剌干守,乙室斡鲁朵攻。一攻一受的转换,却无法改变黑山军士气低落的现实。不过,这些黑山军凭着一股气,仍拼死在抵抗。

    余黎燕秀眉紧锁,贝齿咬着红唇。

    这样打下去,死得可都是大辽的勇士啊……

    玉尹在余黎燕身边,轻声道:“燕子,把耶律大石的尸体抬出来吧!见了耶律大石的尸体,这些人也就没了底气。城外尚有黑山军攻城,此一战最好速战速决。”

    着啊!

    余黎燕顿时醒悟过来。

    她连忙挥手,就见马尔驴粪跑过来,“请公主吩咐。”

    “把耶律大石尸体抬出来,不过要小心一点,莫坏了他的身子。”

    马尔驴粪立刻跑进庭院,不一会儿的功夫,两名辽军把耶律大石尸体从庭院中抬出。

    “尔等看清楚,耶律大石已死。”

    火光中,耶律大石的尸体,静静横在门阶上,脸上的表情,甚至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使君死了……使君真的死了!”

    一名黑山军看清楚耶律大石的尸体后,手里一哆嗦,长枪铛的便掉在地上。

    他噗通一下跪下,看着耶律大石的尸体放声大哭,“使君死了,使君真的死了……”

    耶律大石在黑山军中的声望和地位,显然不同凡响。

    他的死,令无数黑山军都失去了斗志,一个个恍若失了魂的木偶一般。更有甚者,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只是这样一来,黑山军又如何抵抗辽军攻势。好在余黎燕早有准备,在黑山军停止抵抗的时候,便厉声喝令,辽军停止继续攻击。

    此时,石烈达剌干正在和乙室斡鲁朵火拼,根本顾不上这些辽军。

    而余黎燕身为辽国公主,虽然没什么声望,可是这身份摆在那儿,足以震慑辽军。

    玉尹见此状况,顿时如释重负。

    结束了,都结束了!

    “使君!”

    就在这时,忽听乙室斡鲁朵一声悲呼,手中诃黎棒嗡嗡嗡连环轰击,把石烈达剌干逼得连连后退。玉尹眉头一蹙,反手从一名辽军手中抢过一口大刀,垫步便跳过去。大刀啪的打在诃黎棒上,玉尹扭身一抹,把乙室斡鲁朵立刻逼得后退。

    不过就是这一下,他手中的大刀竟然碎裂。

    乙室斡鲁朵站稳身形,又要冲上来,余黎燕厉声喝道:“乙室弥里,你可是大辽子孙。”

    声音并不算洪亮,略有些沙哑。

    但却蕴含着一丝威严,令乙室斡鲁朵身体一颤,停止了攻击。

    “咱乙室斡鲁朵,乃遥辇九帐乙室部后裔,如何算不得大辽子孙。”

    余黎燕厉声道:“咱问你,咱可是阿保机的子孙。”

    “公主乃皇室贵胄,自然是阿保机子孙。”

    “那咱再问你,你追随耶律大石谋反,究竟是为了荣华富贵,还是为我大辽国祚?”

    乙室斡鲁朵怒道:“乙室部的子孙,怎会为荣华富贵谋反阿保机,自然是为大辽国祚。”

    “而今,是大辽生死存亡之时,既然你是为了大辽国祚,为何还执迷不悟?”

    “可是,可是,可是……使君死了,谁又能带领我们,再次中兴大辽?”

    “咱也是阿保机的子孙,咱便带不得你们,中兴大辽吗?”

    “你……”

    乙室斡鲁朵突然哈哈大笑,“蜀国公主,你虽是阿保机的子孙,可你一介女子,又如何能中兴大辽?自我大辽兴国以来,雄主无数,却从未听说过,牝鸡司晨。”

    “那睿智皇后便不算雄主吗?”

    提起萧绰,乙室斡鲁朵顿时露出敬重之色。

    “睿智皇后,自然是雄主。”

    “既然睿智皇后能大兴我辽国,为何咱就不能?

    乙室斡鲁朵,咱虽是女人,却也是阿保机的后代。为了我大辽国祚,你为何就不能信咱一回,助咱中兴大辽?而且,如今之局势,你以为谁能比咱,更加适合?”

    是啊,谁能比余黎燕,更加适合?

    乙室斡鲁朵手中诃黎棒,当啷掉在了地上,脸上更透出一抹苦涩。

    天祚帝耶律延禧吗?

    如果他能够中兴大辽,自己有何苦跟随耶律大石?

    而耶律延禧诸子中,最为适合的耶律敖卢斡和耶律雅里都已经死了,其余众人,俘虏的俘虏,或者便是生死不明。唯一仅存的耶律习泥烈,在方才也断了气,没了性命。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耶律余里衍,可以担当重任。可她是一个女人,便真可以中兴大辽吗?

    乙室斡鲁朵,迷茫了!

    见乙室斡鲁朵停止了抵抗,余黎燕总算是松了口气。

    “石烈达剌干!”

    “末将在。”

    “带上耶律大石的尸体,立刻前往城门支援。

    想必耶律大石的尸体一出现,黑山军便无力继续攻击……你告诉孛要合,一旦黑山军退走,不要追击。他们也是为我大辽国祚而拼命,只不过他们用错了方法。

    让孛要合守住城门,你带二百人,去稳定城中局势,扑灭大火。

    凡不再抵抗者,一律赦免,不得为难他们……那些仍冥顽不化者,格杀勿论,勿需心慈手软。此次参与谋反的瓦里,皆不与追究。告诉他们,就说咱说了……把火扑灭,把街道清理干净,一个个乖乖返回营地,咱以阿保机之命,恕他们无罪。

    若愿意拿起兵器,守御城池的,咱就去了他们瓦里的身份,从此之后,便是咱大辽平民。”

    石烈达剌干愣了一下,诧异看了一眼余黎燕。

    火光中,余黎燕神色如常,看上去格外平静……但是在那平静的面容下,石烈达剌干却觉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犹豫一下,他执刀拱手,“末将,遵命!”

    这位蜀国公主,似乎并非那种普通女人。

    她身上似乎蕴藏着一股力量,一股让石烈达剌干可以看到希望的力量……

    至于耶律习泥烈的死活?

    石烈达剌干没有再去询问。

    他带上二百人,迅速撤离署衙。

    署衙门口,只留下一百多辽军,在马尔驴粪等人的指挥下,已开始清理战场,收拢俘虏。

    余黎燕深吸一口气,“乙室斡鲁朵,咱再问你一次,可愿助咱,中兴大辽吗?”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