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一零四章 血色可敦城(完)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一零四章血sè可敦城(完)

    “杀!”

    伴随着石烈达剌干爆吼,沉甸甸,重达五十六斤的金背大环刀哗棱棱作响,将一个斡鲁朵连人带枪,生生劈成两半。电子书下载**一蓬鲜血喷溅出来,石烈达剌干宛如血人。

    一根肠子,挂在他的头上,让人感觉颇为可笑。

    但相信面对他的那些敌人,此时此刻是一点也笑不出来……眼前这厮,真个生猛!

    那口金背大环刀下,已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从长街尽头一路杀过来,石烈达剌干几乎无一合之敌。

    他的刀法非常简单,来来回回不过三招。但也就是这三招,杀得对手狼狈而逃,根本无人敢触其锋芒。

    在石烈达剌干身后,有三百多名辽军士兵紧紧跟随。

    从城mén一路过来,他收拢了二百多人,但也损失了一百多人。如此计算下来,这一路拼杀,非但没有让石烈达剌干兵力折损,反而变得更加强大。最重要的,是在这些残兵中,石烈达剌干发现了二十多名弩兵。这些弩兵使得都是强弩,杀伤力极强。

    用他们的话说,校场上那些黑山军发难之后,他们距离武库比较近,所以抢先反应过来,从武库中找到了几十张强弩,以及人手一口大刀。从校场杀出一条血路,这些弩兵虽杀死不少黑山军,但也死伤惨重。不过经历了这么一场血战,他们已经完全进入状态。跟随在石烈达剌干身后,不时shè出弩箭,造成了巨大伤亡。

    用他们的话说,死在他们弩箭之下的叛军,不下百人。

    而在他们配合下,辽军更斩杀二百多瓦里,以及百余名斡鲁朵。

    那石烈达剌干不愧是军中将军,如果放在nv真人当中,他至少也是一名猛安孛堇。因为他官职最高,所以迅速把那些残兵败将聚集一处,并且很快形成了战斗力。

    “石烈家子孙在此,哪个敢拦我路!”

    石烈达剌干杀红了眼,怒吼连连。

    在他前方,黑山军和斡鲁朵们组成叛军,一个个心惊胆颤,连连后退。

    继续再往前,便可以看到署衙院墙,石烈达剌干暴喝一声:“挡我者死,儿郎们,随我救四太子。”

    那口沉甸甸的金背大环刀舞出一道道寒光,石烈达剌干人刀合一,便向前冲去……

    ++++++++++++++++++++++++++++++++++++++++++++++++++++++++++++++++

    “燕子,立刻放下兵器,咱不想再杀阿保机的子孙!”

    耶律大石厉声喝道,声如沉雷。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确是有些气势。站在原地不动,却让对面的余黎燕感受到沉重压力。

    这是我大辽最后的名将!

    这是我大辽太祖,阿保机的子孙……

    咱便是投降,也算不得什么。论辈分,他是咱老叔,咱投降老叔,又算得什么屈辱?

    可是,当余黎燕看到血泊中的萧乞薛和耶律习泥烈,那刚动摇的心,立刻又坚定下来。

    她抬起头,倔强大声回道:“不!”

    “燕子,你莫要bī我。”

    “不!”

    余黎燕攥紧大枪,横在身前,“阿保机的子孙,只有战死,绝不投降。”

    那言下之意,分明是在告诉耶律大石,你根本就不是耶律阿保机的子孙……耶律阿保机的子孙,绝不会自相残杀,把枪口对准自己人。耶律大石的脸sè,变得狰狞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咱再说最后一次,燕子,莫bī咱!”

    声音沉厚,带着浓浓杀机。

    乙室斡鲁朵脸上lù出敬重之sè,轻声道:“公主,使君之所以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

    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咱大辽,葬送在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里面吗?

    使君这样做,也是为了延续咱大辽国祚……公主,请莫自误,使君绝无恶意。”

    可是余黎燕,却毫无退缩之意。

    耶律大石这一回,真个是怒了!

    “乙室弥里……”

    他刚喊出乙室斡鲁朵的名字,忽然听到庭院外传来一声声暴烈吼叫。

    “四太子,休要慌张,石烈家的子孙来了。”

    石烈家的子孙?

    耶律大石一怔,lù出茫然之sè。

    他不是坡里括,也不是萧乞薛,自然不知道石烈家的子孙是谁。但他却知道,石烈部乃是太祖二十部之一,不过早已没落。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可敦城里,竟然出现了石烈家的子孙。耶律大石脸sè一变,心中顿时有一种不祥之兆……为何到现在,咱的黑山军还没有攻入可敦城?

    “乙室弥里!”

    “末将在。”

    “给我杀了石烈家的人,立刻前去城mén口,拿下城mén!”

    乙室斡鲁朵大吼一声,手持诃黎bāng,便冲出庭院大mén。

    耶律大石厉声道:“燕子,这是你bī咱的……既然你不肯投降,便送你去见你兄长。

    十三郎!”

    “在。”

    yù尹闪身,从耶律大石身后站出来。

    他这一出现,却让余黎燕一怔,那双近乎绝望的眼睛里,顿时透出了一抹生的sè彩。

    “咱之前说要为你拿下燕子,看起来要失言了。”

    yù尹道:“既然她不知好歹,便只有……请使君借我兵器,我不想让燕子死在别人手中。”

    耶律大石凝视yù尹半晌,轻声道:“也罢,且成全了你这痴汉。”

    他一摆手,就见乌里哈喇捧着一口大刀便递给yù尹。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yù尹准备接过那大刀的时候,忽听屈突律嘶声叫喊道:“yù小乙,你怎地在此?”

    yù小乙?

    耶律大石一怔,朝屈突律看去。

    “是谁yù小乙?”

    他厉声喝问。

    没等屈突律回答,却听到乌里哈喇嘶声裂缝般的叫喊声从身后传来,“使君,小心!”

    耶律大石jī灵灵打了个寒蝉,忙侧身向后看去。

    眼前闪过一抹jīng芒,如闪电般已到了跟前。不等耶律大石反应过来,那jīng芒已经没入耶律大石的xiōng口。耶律大石只觉xiōng口一凉,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撞击,噔噔噔退了数步,噗通便倒在地上。在他的xiōng口处,一支匕首只剩下刀柄在外。

    “十三郎……”

    耶律大石瞪大了眼睛。

    乌里哈喇悲愤咆哮,舞刀便劈向了yù尹。

    如果是在从前,yù尹便是能躲过去,也会非常狼狈。

    可是突破了第三层功夫之后,yù尹的六识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灵敏。乌里哈喇这势大力沉的一刀,在他眼中却变得极为缓慢,甚至他可以看清楚那大刀的轨迹。

    脚下啪的一个错步,身形一侧。

    那大刀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滑过……

    yù尹抬手,啪的一掌拍在了乌里哈喇的手腕上。

    表面上看去,他这一巴掌打得很随意,可就是这一掌,乌里哈喇一声惨叫,腕骨粉碎。大刀脱手落下,却被yù尹伸出脚来,轻飘飘接住,而后向上一挑。他身形一矮,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刀柄,顺着那刀势,按照庖丁八法中的抹字诀,向下翻手一拉。

    锋利的刀口,直接撕裂了乌里哈喇的xiōng口。

    从他的xiōng膛一直到肋下,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痕。

    肠子脏器,顺着那伤口一下子喷涌而出,乌里哈喇噗通仰面倒下,顿时没了气息。

    “乌里哈喇!”

    耶律大石悲呼一声。

    而yù尹则借着众人这一愣神的功夫,错步闪身,便从人群中杀出。

    紧随在yù尹身后的,是马尔驴粪,他从一名叛军手中抢过一口宝剑,随着yù尹杀出重围,飞快来到了余黎燕身边。

    “老师,咱还以为……”

    yù尹笑了笑,伸手拍了拍马尔忽思的脑袋,拖刀转身。

    “使君,自家便是yù小乙。”

    “你不是……”

    耶律大石一脸不可思议之sè,手指着yù尹。

    “高十三郎是自家兄弟,我叫yù尹,朋友们都唤我yù小乙,也有人称我yù蛟龙……我便是当年你下毒毒杀在献台之上,yù飞的儿子。之前不得已,还请使君勿怪。”

    耶律大石瞪着yù尹,脸上显出一抹古怪之sè。

    他万万没有想到,千算计万算计,到头来居然死在这么一个无名小卒手中。

    没错,就是无名小卒!

    在耶律大石眼里,什么开封第一嵇琴,什么yù蛟龙……那都是狗屎。yù尹这么一个无名小卒,竟然把他骗得团团转。耶律大石看着yù尹,嘴巴张了张,大叫一声:“报应啊!”

    说完,竟一头倒下。

    这位在历史上,曾建立赫赫西辽帝国的菊尔汗,而今却死在了可敦城。

    耶律大石的部曲们都愣住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们感到有些目不暇给,甚至没有nòng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他们却看明白了……那就是他们所忠于的使君,耶律大石死了。

    “杀了南儿,为使君报仇。”

    几十名叛军同时死后,刀枪并举,便扑上前来。

    就在这时,忽听庭院大mén蓬的一声倒塌,一队辽兵冲进来,为首十余名弩手冲着庭院中的叛军,便shè出了利矢。在最后面的十几个叛军,猝不及防被shè杀当场。

    而冲在最前面的叛军,迎面正对上yù尹和余黎燕。

    yù尹大刀翻飞,余黎燕大枪舞动,一刀一枪,竟杀得叛军东倒西歪,血流成河……

    “咱是蜀国公主耶律余里衍,凡大辽将士听真,与咱共诛反贼,杀!”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