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一零一章 血色可敦城(三)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一零一章血色可敦城(三)

    马尔驴粪很沉默!也让玉尹感到古怪。全文字无广告

    按道理说,他要活命,必然会向耶律大石效忠。如果效忠,那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把玉尹的身份告诉耶律大石。玉尹不相信,马尔驴粪不知道他叫做‘玉尹’,既然他能偷偷塞给自己匕首,想来也应该知道他的名字。而玉尹在耶律大石面前一直自称高十三郎,马尔驴粪想来心知肚明,但是却从来没有向耶律大石告密。

    之前,玉尹还以为马尔驴粪送他匕首,是要他刺杀耶律大石。

    可想想看,连玉尹都不知道耶律大石会造反,马尔驴粪更不可能清楚这其中蹊跷。

    如今思之,当初马尔驴粪送他匕首,恐怕还是奉了萧孛要合,甚至是余黎燕的指示,更多是希望玉尹有自保之力。嗯,应该就是这个意思,绝不是让他刺杀耶律大石。

    余黎燕还没有这个想法,萧孛要合,更不可能擅作主张。

    耶律大石隔着牢门,笑呵呵问道:“十三郎,可愿随咱去创一番大事业?”

    而玉尹则一脸警惕之色,凝视耶律大石半晌,才缓缓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大胆!”

    玉尹这话刚出口,乌里哈喇勃然大怒,踏步便要上前。

    他手中持一杆短枪,那枪刃上,还滴着浓稠的鲜血,看上去杀气腾腾。

    耶律大石却拦住了他,“既然十三郎要看咱的本事,那便随咱走一遭,看看咱本事如何。”

    说完,耶律大石朝着马尔驴粪一摆手,那马尔驴粪便快步上来。

    他取出钥匙,把牢门打开。

    灯光下,马尔驴粪背对着耶律大石等人,朝着玉尹用几乎难以察觉的幅度,点了点头。

    这厮,是自己人!

    玉尹顿时放下心,迈步便走出牢门。

    “好枪!”

    他看了一眼乌里哈喇手中的短枪,大声赞道。

    乌里哈喇脸色一变,而耶律大石却笑了,“十三郎也会使枪?”

    “不会!”玉尹笑道:“自家只是开封街头一个卖力气的,一日三餐尚顾不得,哪里会使枪?”

    “那你怎知,这是好枪?”

    “能杀人的枪,便是好枪……这位老兄的枪上染着血,想来一定是一支好枪。”

    耶律大石一怔,突然发出一阵爽朗大笑。

    “十三郎说的好,能杀人的枪,便是好枪。(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既然如此,十三郎便随咱杀人去……今夜过后,便是咱大展拳脚的时候。”

    耶律大石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而乌里哈喇则看了玉尹一眼,一侧身,示意让他先行。

    玉尹在前,马尔驴粪在后,紧随耶律大石走出牢门。门外偌大的庭院,横七竖八倒着几十具尸体。尚有十几个人手持利刃,正在尸体堆里巡视,若见到没死透的,便上前一刀。

    “拜见使君!”

    当耶律大石走出牢门时,一干人纷纷向他行礼。

    耶律大石只摆了摆手,那些人二话不说,便立刻聚在一处。

    “斡鲁朵那边怎样?”

    “使君放心,乙室弥里很少抛头露面,便是当初在上京的那帮子蠢货来了,也认不得他。

    他此刻正在署衙吃酒,等候使君命令。”

    乙室弥里?

    玉尹一怔,想来这应该是一个官职名称吧。

    果不其然,那乙室斡鲁朵是耶律大石的人,怪不得耶律习泥烈才一招揽,乙室斡鲁朵就表示归附。恐怕是早就设好了计策,在等待合适机会,混入城中营救耶律大石。

    之前,耶律习泥烈没有过来,这乙室斡鲁朵为掩人耳目,和萧乞薛发生过几次冲突。

    在可敦城没有出现比萧乞薛更有身份的人物之前,乙室斡鲁朵便不会轻举妄动……至于耶律习泥烈的到来,只是给乙室斡鲁朵一个机会,一个混入城中的机会而已。

    忍不住向耶律大石看去,玉尹心中暗自佩服。

    这耶律大石,果然厉害!

    慢着……

    玉尹突然想起一件事。

    耶律大石很早就被关押,他怎可能知道,耶律习泥烈会来可敦城?

    耶律习泥烈之所以会出现在可敦城,绝对是一个意外。玉尹甚至相信,若非他的出现,耶律习泥烈应该会前往振武,与耶律延禧汇合。而后耶律延禧大败,这位赵王四太子,捧耶律延禧大印归降女真人,成为阶下囚。也就是说,耶律习泥烈的出现,只是意外。便是没有他的出现,乙室斡鲁朵一样会顺利进入这可敦城!

    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难道说这城里,还有耶律大石的人?

    如果有,那个人会是谁?

    这个人能压制住萧乞薛,能让乙室斡鲁朵进可敦城,想来这身份和地位都不会低。

    想到这里,玉尹的心,一下子又沉下来。

    看样子,今天晚上这个局,还真不太好破……唯一破局的机会,怕就在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玉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情绪平静。

    也就在这时候,乌里哈喇等人取出十余支利箭。那箭矢上绑着焰火,众人点燃焰火之后,迅速把利箭射向空中。只听砰砰砰一连串爆响,可敦城上空,顿时五光十色,动人炫目。

    +++++++++++++++++++++++++++++++++++++++++++++++++++++++

    署衙里,相扑正激烈。

    乙室斡鲁朵的手下,果然不同凡响,面对萧乞薛从坡里括手中借来的斡鲁朵们,居然连胜三场。以至于萧乞薛的脸色阴沉似水,而坡里括脸上,更带着一丝怒色。

    乙室斡鲁朵哈哈大笑,看上去极为猖狂。

    而耶律习泥烈和耶律屈突律等人,则不停鼓掌叫好,为庭院中的力士们加油助威。

    天空中,突然有焰火绽放。

    耶律习泥烈正看得兴起,见到那焰火出现,不由得一怔。

    乙室斡鲁朵突然抓起一个酒坛子,狠狠摔在地上。

    正在庭院里相扑的力士,突然间舍了对手,恶狠狠便向耶律习泥烈扑过来。

    “不好,有刺客!”

    一名斡鲁朵大惊失色,惊恐叫喊起来,“保护四太子。”

    说着话,他便扑向了耶律习泥烈,看那架势,好像是要挡住那名相扑力士。耶律习泥烈也是吓了一跳,加上喝了不少烈酒,以至于脑袋迟钝,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相扑力士气势汹汹,眼看着便要到了近前。

    却见斡鲁朵纵身扑过来,探手想要阻拦,却被相扑力士一个砸钉打得连连后退,便到了客厅台阶下。耶律习泥烈就站在台阶上,正茫然不知所措。眼见斡鲁朵被击退,他探手想要搀扶,不想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四哥小心,这个人是刺客!”

    余黎燕从后院冲出来,手持一杆大宁笔枪。

    在她身后,马尔忽思和忽图黑台都拎着一口短刀。

    余黎燕呼喊着,想要提醒耶律习泥烈。哪知道她喊出话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那斡鲁朵探手从怀中取出一口短剑,猱身便撞进了耶律习泥烈怀中。

    耶律习泥烈发出一连串惨叫,紧跟着噔噔噔连着退了十几步,一头便栽倒在地上。

    身下,鲜血迅速流淌出来,染红了地面。

    余黎燕悲呼一声,拧枪而上。

    那名斡鲁朵刺杀了耶律习泥烈之后,正兴奋不已。不成想余黎燕已经到了跟前,大宁笔枪扑棱棱幻出三朵枪花。斡鲁朵忙举剑相迎……只是,他手中短剑实在是太短,铛的一下子便被那大宁笔枪磕飞,紧跟着锋利枪刃,凶狠没入胸膛……

    “贱妇好胆!”

    一旁的乙室斡鲁朵大吼一声,抄起那长案,呼的向余黎燕砸来。

    沉甸甸的酒案破空,发出呼呼声响。

    余黎燕心知,她抵挡不住,忙错步扭身闪躲,同时冲着愣在旁边的萧乞薛喊道:“乞里活,还不动手……这些人是诈降,是耶律大石的走狗,你赶快调集兵马。”

    “啊!”

    萧乞薛恍然大悟,忙扭头叫道:“坡里括,快点兵。”

    说着话,他本能的往肋下摸去,想要拔刀迎战。可谁又想到,他这一摸,却摸了个空。

    原来刚才他和乙室斡鲁朵起冲突的时候,曾拔出刀来。

    只是被坡里括阻拦,后来腰刀便被坡里括拿走……慢着,刚才刺杀四太子的人,好像是坡里括的手下。萧乞薛激灵灵打了个寒蝉,心中陡然间生出一丝警兆。

    毕竟是耶律延禧的心腹,一名辽国悍将。

    萧乞薛本能的错步想要闪躲……可究竟要闪躲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说时迟,那时快,一抹冷芒掠空而来。也是萧乞薛那鬼使神差般的错步闪身,原本可以取他性命的一刀劈空了,正砍在了萧乞薛的胳膊上,把他的左臂一下子砍断。

    “啊!”

    萧乞薛痛的一声惨叫,连退几步之后,一**坐在地上。

    “坡里括,你……”

    坡里括手持钢刀,浓稠的鲜血顺着刀刃滴落地上。

    面色如常,他看着脸色惨白,抱着断臂的萧乞薛,微微一笑,“乞里活,咱们也算多年老朋友,咱本想给你一条活路。可谁想到,你这厮榆木疙瘩脑袋,咱几次提醒你,你却冥顽不化。陛下出兵大同,咱实在看不到胜算。倒是使君所言不差,而今大辽不比当年,应休养生息,积蓄元气,而不是匆匆忙和虏人决战。

    咱思来想去,这大辽国祚交给谁,都不如交给使君合适。

    原本计划挺好,却不想这该死的四太子居然跑过来,迫的咱不得不改变计划……

    若不是四太子来,咱也不会下这狠手。

    乞里活,你若是要怪,便怪四太子和蜀国公主,不该来这可敦城。”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