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九六章 忽见大光明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九六章忽见大光明

    第096章忽见大光明

    天已经黑了!

    可敦城署衙中,余黎燕正一脸平静的聆听着萧孛要合的汇报。

    萧孛要合本是‘太祖二十部’子弟,也是契丹老牌贵族后裔,对大辽是忠心耿耿。

    他曾担任侍卫司斡鲁朵,后青冢寨一战后,保护耶律习泥烈兄妹突围。

    从内心里,萧孛要合是最不希望大辽灭亡的人。原本他想要前往夹山助战,可是后来听玉尹分析,也认为天祚帝绝无胜算,而且确实不再适合担当大辽国主,于是便继续追随耶律习泥烈,一路风尘仆仆,从阳曲来到了这地处漠北的可敦城。

    耶律延禧六个儿子,长子敖卢斡被天祚帝杀害,次子雅里在去年亡故。

    其余诸子,而今只剩下耶律习泥烈一人,所以萧孛要合也在潜移默化中,把耶律习泥烈看作下一任大辽皇帝。可这一路走来,耶律习泥烈的表现却让萧孛要合感到失望。特别是在金河泊一战,耶律习泥烈听信屈突律,竟然不顾南岸儿郎死活,甚至有心想要逃走……这也使得萧孛要合对耶律习泥烈,进一步的失望。

    而当时余黎燕的表现,则让孛要合感到敬佩。

    后又在耶律查奴的劝说下,萧孛要合决意改换门庭,联合耶律查奴一起辅佐余黎燕。

    “如此说,萧乞薛已经心动了吗?”

    “正是!”

    萧孛要合笑道:“公主这次把四太子交给任怨的那些珠宝赏赐给萧乞薛,令他非常高兴。那老儿其实也不老实,只是坡里括一旁牵制,说不定而今早已逃离可敦城。

    听闻公主高见,萧乞薛也非常动心。

    他表示愿意交出兵权,听从公主调遣……”

    余黎燕听罢,顿时长出一口气。

    “只要萧乞薛肯归附咱,咱日后必不会亏待他。

    这件事,孛要合需多费心才好,不过咱以为,四哥那边断不会轻易低头。坡里括手中尚有三百斡鲁朵和八百瓦里,始终是一个心腹之患。再加上四哥此次黑山招揽兵马,加起来有近两千人。如果不能够妥善解决,必然会酿成大麻烦……

    所以,咱现在还要继续忍耐。

    待怨哥儿从汪古借来兵马,或者查奴能劝说仁爱太子出兵,则一应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仁爱太子,便是西夏崇宗李乾顺长子,李仁爱。

    这李仁爱的母亲耶律南仙,便是辽国宗室女。(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贞观五年,也就是公元1105年,耶律南仙被天祚帝耶律延禧封为成安公主,下嫁李乾顺为皇后,并在1108年诞下李仁爱。

    如果按照辈分,李仁爱还是余黎燕的外甥。

    这李仁爱因为母亲的关系,素来与大辽亲近。历史上,在天祚帝兵败大同之后,曾意图逃亡西夏。女直人派遣使者到西夏,劝说夏崇宗交出天祚帝,并且世代通好。李仁爱听说之后,极力反对夏崇宗如此做,但最后也未得到夏崇宗首肯。

    不久之后,天祚帝被俘,大辽的国祚因此而断绝。

    虽然有耶律大石西进,但实际上大辽已经不复存在,李仁爱听闻之后,抑郁而亡,年仅十七岁。

    而今,李仁爱方十六岁,正血气方刚。

    西夏在这一年,虽然向女真人称藩,但其实力犹存。如果李仁爱能够出兵相助,则余黎燕的把握便更大一些。余黎燕和耶律南仙以姐妹相称,自然比其他人多了几分亲近;至于汪古人,余黎燕一开始并没有想到,完全属于一个意外之喜……

    “公主,那小乙兄弟那边……”

    余黎燕突然笑了!

    “你道小乙真个是冲动吗?”

    “哦?”

    “你忘了,他曾多次向你打听耶律大石的消息,此次之所以发威,只怕也是为耶律大石而去。他此前不止一次提醒咱,要咱多留意耶律大石的动静。此次入大牢,估计是想要和耶律大石接近,好秘密监视此人。另外,严密封锁大牢,任何人不得进入。有小乙在牢里,咱们……嗯,可以暂时不用去理睬那耶律大石的事情。”

    余黎燕这么一说,萧孛要合顿时露出恍然之色。

    “还是公主了解小乙,若非是公主解惑,咱险些误会了小乙。”

    “你着人在那边多多照拂,等四哥回来,势必会问罪小乙,咱这边也会尽量拖延。

    希望仁爱太子那边能够及时赶来,唯有这样,咱才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布置……对了,咱之前让你派人前往八拉沙兖寻找咱大辽同宗,你可曾安排下去了?”

    萧孛要合忙躬身道:“回禀公主,自家已经命萧翟列前去八拉沙兖,寻找同宗了。”

    “萧翟列?是否可信?”

    “公主放心,萧翟列是咱本家兄弟,对大辽忠心耿耿。

    只是咱有些奇怪,公主如何知道那八拉沙兖,有咱大辽同宗?咱着人打听过,那八拉沙兖乃黑汗国所治。只是听人说这些年来,一直不算特别安稳,屡有动乱发生。”

    余黎燕顿时笑了,“你休要问这事,咱自有办法知道。

    还有,再派人往西州打探消息,看看那边的情况,究竟如何……可敦城不可久居,一旦咱稳住脚跟,必须要寻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这西州,正是咱最好的去处。”

    “末将明白!”

    萧孛要合闻听,顿时躬身领命。

    心中对余黎燕格外敬佩,公主虽然一介女流,可这做事却比那四太子强上百倍……四太子来到可敦城,便整日叫嚣要中兴大辽。但每每问及他如何振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为那区区**百黑山贼,竟然亲身前往,真个是分不出来轻重。

    萧孛要合自然知道,余黎燕为何要等待援兵到来后再起事。

    盖因那屈突律已经写信给粘八葛,向粘八葛求取兵马前来援助……虽然还不清楚粘八葛的态度,可是余黎燕却必须要做好万全打算。可敦城不过兵马数千,万一粘八葛来袭,到时候少不得一场恶战。反倒不如等待援兵抵达,粘八葛自会退却。

    这才是老成谋国之法!

    萧孛要合躬身退出房间,余黎燕却长出一口气,几乎是瘫坐在榻上。

    一种莫名的疲惫感悠然升起,也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中兴大辽,执掌一国,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今只是一个小小可敦城,便已经让咱精疲力竭,真不知道他年若要中兴大辽时,会成什么模样。

    睿智皇后,果然女中豪杰。

    咱,真个比不上她……

    “公主,公主!”

    耳边突然响起忽图黑台的叫声,余黎燕睁开眼睛,就见忽图黑台在门外探头探脑。

    “依丽克赤,进来说话。”

    余黎燕朝忽图黑台招了招手,小丫头怯生生走进屋中。

    “公主,咱是想问问,小乙哥什么时候能回来?”

    “嗯?”余黎燕笑道:“怎地依丽克赤,也突然关心起小乙呢?”

    “小乙哥是咱的师父,教咱识字……南儿不是有一句话,叫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吗?

    咱担心,若小乙哥不回来,便无人教咱识字。

    还有马尔忽思,小乙哥传授他功夫,这如果小乙哥不回来,岂不是要前功尽弃吗?”

    余黎燕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揉了揉忽图黑台的小脑袋瓜子。

    “别担心,用不得太久,他便会回来!”

    目光变得格外深邃,余黎燕在心中暗自问道:小乙,那耶律大石而今已经是笼中之鸟,为何你对他还如此忌惮,非要入那大牢,才肯罢休?但愿得,你是对的!

    +++++++++++++++++++++++++++++++++++++++++++++++++++++++

    夜已经很深了!

    子时过后,牢房外寂静无声,偶尔才传来几声梆子响,还有门外狱吏时断时续的鼾声。

    耶律大石也已经睡了!

    不时,还会发出两声梦呓……

    玉尹盘坐囚室中央,吐纳修炼。

    这强筋壮骨法已经修炼了一段时日,加上安道全配置的强筋壮骨丹,更是相得益彰。

    之前连日多场搏杀,令玉尹每次都要耗尽精力。

    可却不知,如此一来更让他有效的吸收了强筋壮骨丹的药力。

    夜深人静,玉尹依照着强筋壮骨法,做完了九个大周天运行之后,准备收功起身。哪知道,身体中突然间腾起一道暖流,伴随着方才运转的内息,急速在身体中游走。

    四肢百骸,在刹那间仿佛灌注了无穷力量,玉尹猛然纵声发出一声长啸,在斗室之中回荡。

    骨节,伴随着那热流游走,发出一连串犹如爆竹般的声响。

    眼前突然大放光明,玉尹长身而起,挥手拢长袖啪的一声爆响,整个人的气质,好像一下子改变了许多。他毫无意识的,本能施展出燕奴传授给他的那些拳法,只觉往日艰涩、僵滞不活之处,陡然间豁然贯通,拳法也变得圆融流畅许多!

    第三层功夫,意气君来骨肉臣!

    玉尹强抑制心中狂喜,凭借本能,把那拳脚功夫一趟趟施展出来。

    圈子越来越小,同时又越来越流畅,越来越灵活……突然间,玉尹一声大喝,一掌拍出,啪的一声打在那夯土筑成的墙壁上,只见那墙上顿时显出一道道裂纹来。

    “好拳脚!”

    伴随着这一掌击出,玉尹的神智也回复到了清明。

    从对面牢室中,传来耶律大石一声喝彩,紧跟着就听他道:“十三郎使得这般拳脚,天下大可去得!”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