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八九章 斯诺的《西行漫记》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章斯诺的《西行漫记》

    保底第二更奉上

    第三更会晚一点,还请见谅。

    ++++++++++++++++++++++++++++++++++

    第089章斯诺的《西行漫记》

    “你……看出来了?”

    这话才一出口,玉尹就后悔了。

    这不是废话吗?自以为表现的很好,却不知余黎燕早就已经看出了他的心思。不是玉尹笨,而是他小看了古人,或者说小看了古代女人的智慧。余黎燕在深宫里长大,所接触的,经历的事情,绝不是玉尹可以相比。即便他是从后世穿越而来,便真的能比余黎燕的智慧高深吗?说起来,也是最近一段时间,他有些太得意了!

    归根到底,玉尹之前的接触层面太低,哪怕在他前世,更多时候也就是一个宅男。

    嗯,文青宅男。

    哪怕穿越以来,他赚了钱,扬了名,还挫败了郭京。

    可郭京又算什么人物?不过是开封一个不足为人道的混混,泼皮,闲汉而已。哪怕后来玉尹还认识了陈东、李逸风等人,更与李清照、李师师还有两位帝姬产生纠葛,但也仅止于此。他并没有接触到这个时代的精英阶层,更不了解那些个精英们的手段。仅凭着他对历史的了解,勉勉强强站稳脚跟,但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一直以来,玉尹并没有认认真真的去认识这个时代。

    甚至随余黎燕一同来天德军,也是一时冲动,更没人一个周全的计划。

    余黎燕,给他上了一课!

    实实在在的上了一课……

    在这时候,玉尹再也没有那点小算盘,只看着余黎燕,苦涩而笑。

    余黎燕轻声道:“小乙有才具,能文能武。

    咱其实一直在想,小乙为何要帮助咱呢?大辽和大宋之间,恩怨极深……小乙却要帮助大辽延续国祚,咱心里甚是奇怪。这一路上,咱就在考虑这件事情,小乙帮助咱的真正目的。若说为了权势,正如小乙所说,大辽而今不过风中残烛,能否生存尚在两可……如果真为权势,大可以投靠虏人,他们说不定更加欢迎。

    钱帛吗?

    大辽国库早已经不复存在,咱与四哥,也是靠着任老公帮助,才躲过了一劫,又哪有什么财富钱帛?

    不是为权势,也非为钱帛,咱一开始还以为,小乙是为了咱……

    可是后来,咱知道错了!小乙看咱的目光很清澈,更没有那种**luo的**。全文字无广告而且咱可以感觉出来,小乙对家中妻子甚是相爱,不太会为了咱,做那种抛妻弃子的事情。思来想去,咱后来终于明白了!虏人势大,连我大辽也无法抵挡,那么一旦大辽灭亡,接下来……咱不知道小乙是如何看出这大势,但咱相信,小乙之所以愿意帮咱,恐怕也是不希望大辽灭亡,大宋成为下一个大辽。这么一想,所有的疑问也就一下子清楚了……小乙,咱只想问你一句,你究竟是什么人?”

    余黎燕好奇的看着玉尹,等待着玉尹的回答。

    玉尹则一声苦笑,“小底并未欺骗燕子,我只是开封街头,一个杀猪卖肉的屠户。”

    “那你……”

    “位卑未敢忘忧国!”

    玉尹深吸一口气,沉声回答。

    余黎燕闻听先是一怔,那明亮的双眸,透出一抹古怪之色。

    “位卑未敢忘忧国吗?小乙真个出口成章……只是,咱越发无法相信,小乙大好人才,何故做那杀猪卖肉的屠户?也罢,小乙心思咱已经明白,唇亡齿寒,咱懂了!

    咱只要小乙一句话,可愿帮咱掌控可敦城?”

    坏了!

    玉尹刚说出口,便知道说错了话。

    位卑未敢忘忧国,是南宋著名诗人陆游在《病起书怀》一诗中的句子。可问题是,陆游而今似乎尚未出生,若记得不错,他应该是在明年才会呱呱落地,这位卑未敢忘忧国一句,自然无从谈起。

    不过既然已经说出来了,玉尹索性也不去辩解。

    他正要开口回答,却听余黎燕又道:“有件事,咱要和小乙说明白!便是咱掌控了可敦城,其实能给大宋的帮助也不会太多,至少在这几年里,不会有太多帮助。

    你还愿意帮咱吗?”

    如果余黎燕说话是大包大揽,玉尹反而不会信她。

    以大辽而今的形式,便是余黎燕接掌了大辽国祚,想要对抗女直人,也不太可能。女直人如今正气焰嚣张,哪里是余黎燕现在可以对抗?哪怕是接掌了可敦城,余黎燕想要稳住阵脚,也需要一个漫长过程,甚至在必要时,会抛弃可敦城。

    连立足之地都没有,又如何能帮助大宋?

    玉尹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希望借助大辽的影响力,在必要时可以给予女直人一定程度的牵制。换句话说,余黎燕不过一只小蝴蝶,还无法制造出一场风暴。

    闭上眼睛,玉尹没有回答。

    余黎燕的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

    她站立良久,默默转过身,想要沿着原路下山。

    不想就在她准备离开的一刹那,玉尹却突然睁开了眼睛,轻声道:“燕子,拿下可敦城之后,最好能派人走一趟伊犁河谷。若小乙没有记错,在八拉沙兖一带,似乎还有你的同宗。而且当地康里人和葛逻禄人,对大辽始终存在一丝好感。”

    “啊?”

    余黎燕身子一颤,猛然回过身,瞪大双眼,一脸震惊。

    “你,你怎知道这些?”

    我怎知道?

    还真要多亏了我那位好友老纪!

    他曾经专门研究过西辽的建立过程,而且作为耶律大石的粉丝,更对耶律大石在反出大辽之后的经历,了如指掌。公元1124年,耶律大石率众西进,打算向阿拉伯借兵复国。他率领四万兵马,分两路进入西域,一支南下喀什葛尔,准备打通帕尔米通道。只是这支南进军,遭遇了喀喇汗王朝的抵抗,最终以失败告终。

    而另一支兵马,则是由耶律大石亲自率领的北路军,在穿过伊犁河谷的时候,也就是在八拉沙兖地区,受到久居此地的同宗欢迎,并且收服了当地康里人和葛逻禄人,取得出乎意料的胜利。后来,耶律大石改八拉沙兖为虎思斡耳朵,然后挥兵西进,攻占了中亚大部分地区,更建立了西辽帝国,延续大辽九十年国祚。

    对于这段历史,玉尹的记忆有些模糊,所以需要认真思考,才做出了回答。

    他这么回答,也就等于是向余黎燕保证,他会帮助余黎燕,却接掌大辽国祚……

    余黎燕且喜又惊。

    喜的是,她没有看错人,玉尹还是决定要帮助她。

    而惊得则是,玉尹既然是一个杀猪贩肉的屠户,又如何能知道这许多事情?他怎会知道八拉沙兖有自家同宗?余黎燕不知道玉尹说的真假,可是八拉沙兖是契丹语,她却听得明白。既然是契丹语命名的地名,说不定还真会有自家的同宗。

    玉尹说八拉沙兖的同宗,依旧忠于大辽……

    他,如何知晓?

    面对着余黎燕那满是疑惑的目光,玉尹也有些头疼了。

    他知道,他必须要对这件事做出一个解释,否则余黎燕又如何能相信他的言语?

    深吸一口气,玉尹道:“也许燕子不知,小乙在开封,还算有些名气。

    因使得好琴,故而和一些权贵也有接触。小乙有一位好友,名叫李逸风。他父亲,便是我大宋当朝太常少卿李纲李伯纪……梁溪先生家中有一部古书,是一个叫做斯诺的人所撰写,叫西行漫记。其中便记载了这件事,小乙也是偶然翻阅。”

    编,接着编吧!

    反正余黎燕也不可能跑去开封找李纲,更不可能询问这件事的真假。

    最多她能打听到李逸风,而玉尹和李逸风,恰恰认识……这便足够了,足以令余黎燕深信不疑。听了玉尹这解释,余黎燕糊涂了!李纲李伯纪,她当然听说过,而且她还知道,在对待大辽这件事情上,李纲是站在大辽一边,不赞同宋金联合。

    只是……

    这斯诺是谁?

    怎地这名字听上去忒古怪,似乎不像是宋人的名字。

    西行漫记?

    更没有听说过,难道说是某个部落的人所撰写?不过内心里,余黎燕已经信了**分,盖因玉尹说的有鼻子有眼,容不得余黎燕不相信。不成,将来若有可能,还是要派人去阳曲,请任老公帮忙,想办法找来这部书,好好的看一看才是。

    余黎燕没有再去询问这部子虚乌有的《西行漫记》,心中更充斥着一种莫名幸福。

    他,真的只是位卑未敢忘忧国?他,真的只是为唇亡齿寒而助咱?

    看得出来,玉尹是下了功夫,甚至连夺取可敦城之后的计划,都已经为咱想清楚了……

    余黎燕咬着嘴唇,半晌后轻声道:“入可敦城后,怕要有些麻烦。

    到时候小乙要多加小心,莫落了他人口舌……如果真有麻烦,可以找孛要合帮忙。”

    孛要合?

    耶律孛要合!

    玉尹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愣了。

    耶律孛要合不是耶律习泥烈的亲信吗?怎地听余黎燕这口气,耶律孛要合是她的人?

    刚想要再问,余黎燕却不给他机会,转身走了。

    “小乙,且忍些时日,最多不过三十天,咱便可以掌控局势。”

    余黎燕的声音,在玉尹耳边回响。

    看着余黎燕背影消失在崎岖山路上,玉尹突然长出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官家子弟,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