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八七章 任怨与查奴(1260票加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八七章任怨与查奴(1260票加更!)

    1260票加更奉上,期待1350票到来!

    ++++++++++++++++++++++++++++++++++++++++++

    第087章任怨与查奴

    “四太子身系国祚,自不可耽搁。书mí群4∴⑧0㈥5

    不过查奴身患重病,也的确不适合长途跋涉颠簸。这里距离白达旦部不远,而白达旦与我大辽一向亲密,可以着一人送查奴往白达旦部,请巫医诊治,待身体康复再往可敦城汇合。这样一来,即不会耽搁四太子要务,也能使查奴有妥善安置。

    四太子,以为如何?”

    萧孛要合一席话,令耶律习泥烈大喜。

    “孛要合所言极是,就这么定下……只是,诸君之中,谁愿意送查奴前往白达旦?”

    白达旦部,位于远辽倒塌岭招讨司治下,毗邻云内州。

    表面上,白达旦是契丹部落,和辽国一脉相承。但实际上,白达旦部是一个由契丹人、汉人和西夏人组合而成的部落,一直以来负责为大辽守御yīn山以北地区。

    可问题是,谁愿意护送耶律查奴?

    余黎燕目光扫过习泥烈身边众人,除了萧孛要合之外,其他人都把头低了下来。

    心里暗自叹息一声,余黎燕刚要开口,却见任怨站出来。

    “便由小底送查奴往白达旦吧。”

    “怨哥儿,你成吗?”

    任怨到底是宋人出身,余黎燕担心他不了解白达旦的情况。万一闹出什么误会,反而会惹来麻烦。自大辽兵败之后,白达旦的态度就变得有些暧昧,不似从前那般紧随大辽的脚步。这一点,从此次天祚帝出兵夹山便可以看出端倪。按道理说,白达旦也应该派出兵马支援才是,可到目前为止,只听说了谟葛失部落出兵的消息。

    而谟葛失部落,还算不得契丹部落,而是室韦人。

    任怨笑了,“公主不必担心,小底这些年帮契爷打理外务,走过不少地方,甚至远赴西域诸国。这白达旦的习俗,小底心知肚明,而且在那边还有几个好朋友。

    这次护送查奴就医,顺便还可以访友,说不定能够为四太子请来一些帮手。”

    耶律习泥烈眼睛一亮,那张极为粗矿的脸上,顿时升起灿烂笑容,连连道:“怨哥儿既然熟悉白达旦,就只好烦劳辛苦一趟。不过怨哥儿前去白达旦,空手前往恐怕不好……这样吧,屈突律,你把那袋子里的东西取一半来,让怨哥儿带去。”

    耶律习泥烈离开阳曲时,任老公曾送给他袋子珠宝。

    本打算让他献给天祚帝,却不想耶律习泥烈等人中途改变了主意。

    屈突律答应一声,立刻转身去取珠宝。

    只是他没有发现,站在耶律习泥烈背后的孛要合眼中流lù出失望之sè,似在不经意间,朝任怨点了点头。

    发生了这件事后,众人自然再无睡意。

    耶律习泥烈和余黎燕商量一下,决意连夜赶路。

    能早一日抵达可敦城,便多一分保障,所以他很快下令,收拾了行李,准备出发。

    余黎燕则蹲在查奴身边,轻声安慰。

    也不知道耶律查奴是不是烧糊涂了,竟然一把握住余黎燕的手,半晌才松开来……

    yù尹留意到,余黎燕的脸sè,似乎有些不太好!

    “燕子别往心里去,查奴也是烧糊涂了,才有这失礼举动。”

    余黎燕强自一笑,却没有吭声,只是点了点头,轻声道:“小乙放心,咱没有事。”

    这话,是什么意思?

    yù尹心头一怔!

    我让你别往心里去,你却回答没有事。

    下意识朝耶律查奴看去,却见耶律查奴睁开了眼睛,目光在夜sè中,显得澄亮……看着目光,那像是烧糊涂的人?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念头,yù尹心里咯噔一下。

    下午时,耶律查奴还好好的。

    说话虽然有些中气不足,但jīng神却极好。怎地这入夜以后,突然便生了病呢?再联想下午时耶律查奴说的那一番话,还要提醒yù尹要注意的事情……yù尹蓦地明白了!

    他扭头朝任怨看,见任怨朝他点点头。

    yù尹恍然,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耶律查奴看样子是要反击了!或者说,他已经决定,要保住余黎燕进行反击了……至于怎样反击?yù尹猜不出来。但他可以肯定,这必然会引发一场不小的动dàng。

    若成功了,余黎燕便可以登上nv王之位。

    可若是失败了……yù尹jī灵灵打了个寒蝉,暗自苦笑一声。

    他突然发现,自己卷入了一场大辽国祚之争。当初,他出于为大辽延续国祚,可以在未来增添一个变数。可又怎会想到,加入这国祚之争的漩涡?如果余黎燕失败,恐怕第一个丧命的,便是yù尹。哪怕这时候想要chōu身出去,也是要身不由己。

    出卖余黎燕?

    yù尹没有想过!

    其实在他心里,余黎燕也许才是这大辽国祚的真主。

    罢了罢了,既然无法独善其身,那不妨争一回……反正自己本就是想要增添一个变数,索xìng便让这变数,再大一些。辽国的变数越大,恐怕于大宋的好处更多。

    想到这里,yù尹深吸一口气,转身走了。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余黎燕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喜sè。

    同时,更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

    ++++++++++++++++++++++++++++++++++++++++++++++++++++++++++++++

    yù尹还是骑着那匹老马。

    说来奇怪,这匹老马的卖相不好,鬃máo更长的几乎齐xiōng,一副潦倒模样,却极有耐力。

    从阳曲这一路下来,回回都落在最后。

    可除了最初为配合yù尹学习骑术之外,这匹老马从未掉队。

    哪怕是在金河泊,也是它率先冲进水中,泅水渡河。这匹老马的鬃máo发黄,sè泽有些发黑,于是yù尹便极有恶趣味的唤它做‘暗金’,看它样子,好像对这个名字也颇为满意。

    一行人准备妥当,yù尹抱着马尔忽思上马,忽图黑台则跟在余黎燕身边。

    随着耶律习泥烈一声令下,八人纵马疾驰,冲出树林……目送yù尹一行人离去,直至消失不见。任怨这才松了一口气,回过头大声喊道:“查奴,起来吧……别装了。”

    “直娘贼,快烫死咱了!”

    耶律查奴一声大叫,从怀中取出一个水囊,丢在了地上。

    任怨笑嘻嘻从地上捡起水囊,“若不如此,又怎能骗得过屈突律那小子?”

    说罢,任怨脸sè一整,“查奴,咱这次可是背水一搏,输了的话,咱还好说,了不起跑回阳曲当咱的平民百姓,你可是把所有身家,都投在了公主身上,可不能有半点疏忽。”

    “咱心里明白。”

    耶律查奴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从任怨手中接过一件干净的布衣穿在身上,而后沉声问道:“你说能请来汪古铁骑,可真有把握吗?”

    任怨嘿嘿笑了!

    “咱与汪古少主摄叔,是结义安答。”

    “哦?”

    “三年前咱奉契爷的命,往净州送货,不想在途中遇到汪古和克烈两部冲突。摄叔当时被克烈人追的极为狼狈,幸亏是咱出手,把他解救下来。摄叔因此,与咱结为安答……呵呵,刚才我说和白达旦有熟人,其实说的,就是这汪古的摄叔。”

    汪古部,也叫做雍古王孤、瓮古、旺古、汪骨、汪古惕等名字。

    在méng古语中,汪古叫,是‘大墙’的意思。汪古部起源于唐会昌元年,也就是公元841年。当时回鹘被攻破,其中一部南走,定居于yīn山地区。故而其贵族与高昌回鹘一样,以卜国可汗为始祖。唐末,汪古部同李克用率领的沙陀关系密切。可能是因为有部分沙陀人融合其中,故而自称‘晋王’或‘沙陀雁mén节度’后裔。

    这晋王和沙陀雁mén节度,便是指李克用。

    后契丹崛起,汪古臣服于大辽。

    不过随着大辽国势逐渐衰弱,汪古便不再听从大辽调遣,只是名义上臣服大辽国。

    而今的汪古部,和白达旦颇为相似,融合了汉人、契丹人和西夏人,以及从西域内迁而来的回鹘人,称雄于漠北。而漠北各部,在史书中多称之为鞑靼。汪古在唐书和五代史书中,也被认为是鞑靼别部。不过实际上,汪古的主要语言与诸多部落颇有不同,基本上是以突厥语为主,所以有一部分汪古人,自称突厥贵族。

    汪古人的相貌和习俗,与méng古人、契丹人也不太一样。

    加之其贵族成员皮肤偏白,所以契丹人也把他们换做‘白鞑靼’,以区分漠北地区méng古语族的鞑靼或者黑鞑靼。历史上,到元朝时期,méng古人把汪古并入sè目人行列。

    耶律查奴听了任怨的话,也是万分惊喜。

    同时内心中,又有一丝莫名的伤悲……若大太子还活着的话,焉能使大辽沦落如斯?

    任老公是大太子,也就是余黎燕的亲哥哥耶律敖卢斡所遣,在阳曲通过阳曲独特的地理环境,连接大辽西北部和大宋之间的联系,同时还担负着结jiāo漠北各部落的使命。如果按照耶律敖卢斡的计划,用二十年时间整合漠北河套各部落人马,必然可以是大辽获得一个巨大的发展,其铁蹄可以踏遍漠北,直指西域诸国。

    可惜,未等他施展才华,便惨死于宵小之手。

    耶律查奴感慨万千,对任怨道:“如此,那汪古援兵,便拜托怨哥儿。”

    “还请查奴到了西夏,好生与大太子说项……大辽国祚,就将决定于你我两人之手。”

    任怨一揖到地,耶律查奴不敢怠慢,忙一揖回礼。

    两人相视,突然笑了。

    “如此,我便启程了!”

    “那我即刻赶赴西夏,请仁爱大太子出兵相助……怨哥儿,此去汪古,你多保重!”

    “保重!”

    任怨翻身上马,朝耶律查奴一拱手,便打马扬鞭离去……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