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八六章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保底第二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八六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保底第二更)

    第086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阳光从繁茂的枝叶缝隙间透入林中。

    耶律查奴不知何时醒来,正瞪着眼睛,盯着yù尹,等待他的回答。

    脸sè依旧苍白,jīng神似乎也很萎靡。浓密的络腮胡子上,还残留着些许血污,让他更显狼狈。不过,耶律查奴却没有转移目光,轻声道:“小乙,你告诉我,四太子可堪重任吗?”

    yù尹忙蹲下身子,“查奴,你醒了?”

    “小乙,你休要打岔,先回答我。”

    “这个……”yù尹lù出为难之sè。他朝左右看了一眼,耶律习泥烈还在呼呼大睡,鼾声如雷。进树林的时候,也不知是什么原因,yù尹和耶律查奴等人并没有和耶律习泥烈等人靠的太近,而是在树林边缘找到了一个僻静之处,用以隐藏踪迹。

    “查奴,你这让我如何回答?

    我不是大辽子民,之所以卷入其中,不过适逢其会。四太子是大辽皇子,而今更是大辽唯一的继承者……且不说我的话没有用处,就算是有,说多了也会有喧宾夺主之嫌。”

    是啊,会喧宾夺主!

    耶律查奴苦涩笑道:“小乙以为,大辽而今可有真主?”

    “这个……”

    “小乙,我也知道,这样bī你回答有些不妥。可这件事牵扯到我大辽国祚,四太子虽是我大辽唯一的继承人,却无人主之像。我担心,若大辽真个jiāo给四太子,最后也是难以善终。你我曾并肩作战,我也看出来,你虽心怀大宋,可是对我大辽并无恶感,而且一心一意想要帮我大辽延续国祚。你是个好汉,蜀国公主对你也极为看重,所以我希望你能真心回答我这个问题,四太子可堪重任否?”

    耶律查奴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让yù尹再也无法回避。

    是啊,他来可敦城,不就是希望能够在未来,为大宋的将来,增添一个变数吗?

    他而今不过布衣,可位卑未敢忘忧国,yù尹内心里一直期望能改变历史。

    大辽,是一个变数!

    可如果把这个变数放在一个不靠谱的人手中,到头来还是一潭死水,岂不是和他最初期望背道而驰?

    为公,他不想大辽灭亡。

    为sī,他也不希望耶律习泥烈执掌朝堂。

    想到这里,yù尹叹了口气,苦笑道:“查奴,你这是在bī我。”

    朝耶律习泥烈等人的方向看了一眼,yù尹压低声音道:“四太子,无人主之像。”

    “嗯?”

    “四太子看似洪烈,实则小肚jī肠。

    看似果决,耳根子却很软,很容易受人蛊huò。如今大辽,实非虏人对手,当务之急应积蓄力量,休养生息。可是令国主在应该死战时却仓皇逃亡,应该收敛锋芒时,却要拼死一战。说好听一点,他是刚强不屈,说难听点,就是不识时务。

    四太子在某些方面,和令国主极为相似……若真个把大辽国祚放在他手中,到头来必然是一个凄凉结局。

    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些,查奴莫要再bī我。”

    耶律查奴面颊chōu搐了两下,苦笑着点了点头。

    “小乙,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请讲。”

    耶律查奴咬着牙撑起身子,朝耶律习泥烈六人看了一眼之后,突然把声音再一次压低了一些,几乎是在yù尹耳边轻声低语问道:“小乙,蜀国公主,可堪重任吗?”

    yù尹心头一颤,耶律查奴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一路过来,他已经觉察到,余黎燕其实比耶律习泥烈更适合接掌大辽国祚……可问题是,在这个男尊nv卑的时代,可供余黎燕施展才华的空间,实在太小。

    如果余黎燕能接掌大辽,那倒是真有可能成为变数。

    可问题是,余黎燕是一个nv人……

    yù尹不是看不起nv人!

    事实上,前世的世界nv权至上。不管是否属实,可动辄男nv平等的口号,着实让nv人的地位提高许多。余黎燕如果生在后世,说不定能够成为一个nv强人。可现在……

    yù尹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若以蜀国公主才具,倒也算得上合适。”

    “好了,我知道了!”

    耶律查奴好像松了一口气,复又躺下来。

    “对了,你若是到了可敦城,需小心两个人。

    萧乞薛和坡里括……此二人乃陛下心腹。其实陛下此次出兵,还是留了后手,让他二人留守可敦城,只怕也是想有一个退路。萧乞薛骁勇刚猛,在上京时便有赛翼德之名,枪马纯熟,有万夫不挡之勇;坡里括心狠手辣,且诡计多端,需要提防。

    这四太子和萧乞薛关系甚好,而萧乞薛和坡里括,素来狼狈为jiān。

    我知道,耶律屈突律其实一直对蜀国公主心怀叵测,蜀国公主对你则信任有加,令耶律屈突律很是不满。这一路上,他背地里没少说你坏话,偏他又是粘八葛的继承人,四太子对他极为倚重。若到了可敦城,一旦四太子得势,小乙你必然会面临危险。所以,你最好小心一些……蜀国公主能护你一时,恐护不得一世。”

    耶律查奴对yù尹,可谓是推心置腹。

    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一并说出来,而后眼睛一闭,躺在那里便不再言语……

    怎觉着,这耶律查奴是在jiāo代后事?

    yù尹嘴巴张了张,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来。

    其实,耶律查奴已经说得够多了!

    蜀国公主能护yù尹一时,却护不得yù尹一世……潜台词恐怕就是:除非公主能成为nv王。

    可问题是,余黎燕可以吗?

    +++++++++++++++++++++++++++++++++++++++++++++++++++++++++++

    天渐渐黑了,余黎燕四人在傍晚时回来。

    她们的收获不小,猎来了两头獐子。忽图黑台和马尔忽思兴高采烈,余黎燕则招呼yù尹,一起处理獐子,而后生了火,烧烤起来。林中,弥漫着一股子浓浓ròu香,耶律习泥烈等人也醒过来,兴奋的跑上前,看着在火上被烤的吱吱冒油的獐子,直吞口水。

    yù尹发现,耶律查奴和任怨并没有凑过来,而是躲在一旁窃窃sī语,不晓得再说什么。

    眉头微微一蹙,yù尹觉得事情似乎变得有些复杂了!

    说实话,当初决定和余黎燕一起去可敦城,本是想着能做出一个变数出来,却不曾想这大辽内部,还有许多周折。还是考虑欠周详,却忽视了耶律习泥烈的xìng情。

    一开始觉得这个人tǐng豪爽,可相处下来才知道,此人也是个空心大萝卜,huā把势而已。

    相比之下,余黎燕还真是一个继承大辽国祚的合适人选。

    而且从耶律查奴的话语中可以听出,耶律查奴似乎也改变了主意,不太希望耶律习泥烈上位。可就如同耶律查奴所言,耶律习泥烈在可敦城还是有一些根基……那劳什子萧乞薛和坡里括,必然会成为耶律习泥烈的臂助,这问题还真麻烦了!

    至于那耶律屈突律,yù尹并未放在眼中。

    小人一个,成不得大事……

    如果这家伙不是粘八葛的王子,恐怕余黎燕根本就不会正眼看他。

    但问题在于,大辽若想延续国祚,少不得要拉拢一些盟友。粘八喊是méng古高原西部的一个大部落,实力强横,绝对会成为耶律习泥烈拉拢的对象。可耶律习泥烈如果要拉拢粘八葛,只怕到最后,一定会牺牲余黎燕,来达到拉拢粘八葛的目的。

    想到这里,yù尹没由来心里一阵泛酸。

    他也说不清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情绪,只下意识握紧了腰中楼兰宝刀,看着那正在大快朵颐的屈突律,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杀机。余黎燕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朝yù尹笑了笑,复又低下头,烧烤獐子尹轻轻出了口气,慢慢松开了楼兰宝刀。

    大家饱食之后,便又休息。

    也难怪,这一路折腾,风餐lù宿,所有人疲惫至极,已经到了极限。

    半夜的时候,yù尹mímí糊糊,突然听到一阵呻yín声。他睁开眼睛,却见一旁耶律查奴脸通红,身子不住的chōu搐,看上去好像得了重兵一样。他连忙爬起来,走到耶律查奴身边,伸手在耶律查奴的额头mō了一下,好烫……坏了,这家伙莫不是得了风寒?

    “小乙,发生了什么事?”

    余黎燕也被惊醒,忙走过来问道。

    “查奴好像得了风寒,看样子病的不轻。”

    yù尹说着,还检查了一下耶律查奴的伤口……可是好奇怪,伤口没有任何问题,安道全的金创yào可不是白来的,耶律查奴的伤势,已经大有好转。突然得了病症,恐怕还是昨夜在水中受了风。yù尹把他的猜想说出来,余黎燕也着急了……

    “明日天亮,查奴能否好转?”

    耶律习泥烈也被惊醒,走上前来,面沉似水。

    这家伙,好凉薄!

    耶律查奴跟随他一路走来,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地这个时候他不慰问,反而……yù尹立刻反应过来,耶律习泥烈这么问,恐怕是在担心,耶律查奴耽搁了他的行程。

    “四太子,怕是不成!”

    “哦?”

    任怨轻声答道:“若查奴患了风寒,恐怕不是一下子能够康复,需要慢慢调养才成。”

    “这怎么可以!”

    耶律习泥烈顿时急了眼,“咱们必须要立刻赶去可敦城,怎能为他在这里耽搁下来?”

    “四哥,你怎地说话?”

    “燕子,我等身系大辽国祚,一切当以国事为重,且不可以感情用事。”

    耶律习泥烈说的是大义凛然,余黎燕还想争辩,却被yù尹扯了一下,示意她别再说话。

    就在这时,耶律习泥烈身边一个亲信,便是那昨日回答yù尹问题的亲信……此人名叫萧孛要合,萧是姓氏,孛要合是他的名,沉yín片刻后,开口说出一番话来。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