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八四章 各怀心思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八四章各怀心思

    第084章各怀心思

    nv溪烈阿鲁和纳剌阿里古终于抵达金河泊。书mí群4∴⑧0㈥5

    虽然说是要高飞出发,但两人还是带着几分小心,并未落后太多。加之高飞路上被阻拦了一下,所以两队人马前后相隔不到一个时辰,但阿鲁没想到,高飞竟然全军覆没。

    看着村庄废墟里横七竖八的尸体,nv溪烈阿鲁脸sèyīn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高飞无能,竟全军覆没!”

    阿鲁在高飞的尸体旁,狠狠一顿足,厉声喝道:“快给我找,那贼人必然走不远。”

    不管nv溪烈阿鲁还是纳剌阿里古,都身经百战。

    从那尸体上尚在流淌的血迹,两人都看出高飞并未死太久,甚至不到半个时辰……

    也就是说,敌人不可能走远!

    “阿里古,带回你带一队人往东走,我带一队人往西追。

    这金河泊沿岸没有村庄,想来那些人也不可能走远,咱们一定要追上他们,将他们斩尽杀绝。否则回去后你我都无法向左副元帅jiāo代,nòng不好,还会被méng山不屈huā不辣。”

    纳剌阿里古jī灵打了个寒蝉。

    méng山不屈huā不辣,便是拉肋而死。这种刑罚之残酷,就算是nv直人自己,也很少使用。往往被拉肋的人,会隔许久才能断气。中间所承受的痛苦,简直无法想象。

    若让他选择,宁可被‘洼勃辣骇’。

    虽说敲击脑袋致死,死状很凄惨,但至少不用手拉肋那般剧烈痛苦。

    若遇到熟悉的人,可能一bāng子下去就能毙命,根本不需要忍受什么痛苦……纳剌阿里古二话不说,扭头便命人牵马过来。就在这时候,忽听有人高声叫喊:“水里有人!”

    阿鲁和阿里古闻听,忙快步走到河边,举目向河中眺望。

    此时,yù尹等人才游出不多远,在月光的照耀下,三人在水面上起伏,显得格外醒目。

    “休走了贼人!”

    阿鲁一见,立刻嘶声叫喊起来。

    一队金兵立刻冲过来,在岸边半蹲下身子,弯弓搭箭,朝水中三人shè去。

    箭矢力道极为强劲,呼啸飞来。

    既然已经被人发现了,yù尹也顾不得许多,大声喊道:“别回头看,快点游啊……”

    三人六只脚,拼命拍打水面,朝河中央游去。

    身后箭矢飞来,没入身边水中,溅起涟漪无数。yù尹根本不理睬那飞来的箭矢,只是拼命的推着mén板游动。大约游出去一百多米,箭矢明显已经shè不到三人,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扭头看,却见耶律查奴脸sè惨白。

    在他背上,chā着一支犹自摇晃的箭矢,在月光下格外醒目。

    “查奴……”

    “小乙休啰唆,快走。”

    耶律查奴咬着牙,想要加快速度。

    可他本就jīng疲力竭,而今身上又有伤,渐渐就跟不上yù尹两人的速度。

    yù尹见耶律查奴快要支持不住,便放开mén板,踩着水,搂住他的要,往mén板上一托。

    “小乙,你作甚?”

    “别废话,趴好了别动……怨哥儿,听我口号,咱们一起用力。”

    两人推着mén板往前走,耶律查奴则趴在上面,眼中泪光闪闪。只是他很清楚,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处,这份恩情,他日若有机会,总要偿还才是……如果小乙愿意辅佐公主,我大辽国祚,未必就没有希望。再不济,也比那耶律习泥烈强!

    耶律查奴对耶律习泥烈本就不满,此时心中更生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身后,传来游水的声音。

    yù尹忙回头看,就见五六名金兵不知在何时跳下水,朝着他们迅速bī来。这些金兵的水xìng不差,清一sè口中衔着短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几乎可以看清楚长相。

    “怨哥儿,别回头,继续游!”

    yù尹亡魂大冒,忙嘶声叫喊,和任怨推着mén板拼命游动。

    可是和金兵的距离,却没有拉开。等两人到了河中央的时候,那金兵已经快到近前。

    yù尹从mén板上抄起楼兰宝刀,便要返身回去和金兵拼命。

    哪知道,一个游得最快的金兵,突然lù出惊恐之sè,口中短刀掉进水中,他舞着双手,嘶声叫喊道:“救命啊!”

    话音未落,这金兵就一下子沉入水中。

    紧跟着,一股血水从水下漂浮起来……与此同时,又有一名金兵沉进水里,再也没有lù头。其他三个金兵一见,也都慌了神,“有水鬼,快走,快点离开这里……”

    那叫喊的金兵,话未说完口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随后就见从水下冒出一个小脑袋瓜子,在月光下,yù尹面前呈现出一张清秀面容。

    忽图黑台?

    yù尹一眼认出,那竟然是忽图黑台。

    可没等他开口呼喊,忽图黑台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再次扎入水中。而不远处,一个金兵好像被什么缠住了似地,在水里不停翻滚,喊了两声救命之后,便沉入水中。

    至于最后一个金兵,再游出去三十多米的时候,一下子沉入水里。

    水面上泛起一连串的气泡,旋即冒出一股血水,便再无声息……yù尹看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过神儿来。这时候,岸上的nv溪烈阿鲁和纳剌阿里古暴跳如雷,偏偏又无可奈何。弓箭shè不到,派人追赶,也全军覆没……这五个人,可是队伍中水xìng最好的五个。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便成了龙王的nv婿,让两人怎能不惊。

    “小乙哥,我们走……船就在前面。”

    在木板两边,突然冒出两个小脑袋,把任怨和耶律查奴吓得险些沉入水里。马尔忽思和忽图黑台两人一人拉着一角mén板,然后朝着yù尹大声道:“小乙哥,快走……公主还在前面等着咱们呢。”

    yù尹这才清醒过来,忙游过去,和任怨推着mén板,朝前飞速游去。

    别看两个小孩年纪都不算大,可是这水xìng是真好!有他们帮忙,yù尹和任怨的压力减轻许多,不一会儿的功夫,便看到那一叶扁舟,在不远处晃动。马尔忽思和忽图黑台率先上了船,yù尹和任怨推着mén板,来到船边,把耶律查奴送到船上。

    “多谢公主!”

    耶律查奴感动的涕泪横流。

    余黎燕则一脸凄然,拍了拍耶律查奴的肩膀,轻声道:“查奴勿赘言,好生歇息!”

    这时候,yù尹也翻上渔船。

    不过这小船最多载五个人,任怨只好弃了mén板,把mén板上的东西扔到船上,趴在那木桶筏子上,随着小船朝对岸行进。

    “你怎么回来了?”

    “你们在为咱拼命,咱又怎能坐视不理?

    便是死,咱也要和你们死在一起,断然不会做那忘恩负义的勾当……查奴,忍着点,咱帮你取箭。”

    余黎燕说完,也不理yù尹,从腰间拔出一口小刀,撕开耶律查奴的衣服,用小刀挑出那支chā在查奴背上了箭矢。一蓬血箭喷溅到余黎燕的身上,把那白sè长衫染成了红尹见状,忙从腰包里取出一个黑sè罐子,打开塞口,用小刀挑出一团糊状的东西,冲耶律查奴说道:“查奴,却是好运气,这金创yào可贵的很,你是第一个使用……不过有点疼痛,你忍一下便是,效果不错,可以迅速止血。”

    说完,他便把金创yào膏抹在伤口上。

    耶律查奴本来还笑着说:“区区疼痛,能耐我……啊!”

    他惨叫一声,没说出口的话,生生又咽了回去。

    “小乙,这甚金创yào?”

    余黎燕忍不住问道。

    yù尹笑道:“此我一位长辈所制……你别看我,我那位长辈,可是做过太医令呢。”

    余黎燕一听,顿时放了心。

    本来,余黎燕心情tǐng沉重的。看到yù尹和耶律查奴、任怨三人,她就知道其他人都已经不在了。这些人,都是当初随她和耶律习泥烈从青冢寨杀出来,一路跟随,不离不弃的亲信。可是现在……从阳曲出来时有二十多人,可如今,算上耶律习泥烈六人,连一半都不剩下。饶是余黎燕坚强,面对这样的结果,也是暗自伤心。

    不过经耶律查奴这么一打岔,心里的伤痛,突然减少许多。

    “小乙,咱突然觉着,咱们这算不算苦中作乐?”

    月光下,yù尹看着余黎燕那张如huā似yù的粉靥,心中突然涌起一丝怜惜,“燕子,这是不是苦中作乐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咱们很快就要苦尽甘来了……别太难过,这世上没有迈步过去的坎儿。咬咬牙,也就过去了,接下来便有好日子。”

    余黎燕愣了一下,突然噗嗤笑了!

    柔荑握住了yù尹的手,她柔声道:“方才真把咱吓坏了,还以为你……若真个如此,咱这辈子都快活不得。”

    耶律查奴脸一黑,忙转过头去。

    小乙真是个有情义的汉子,公主若真能和他在一起,未必就是坏事……反正不管怎样,若公主也是有情有义的人,如果真个当了家,想来一定好过四太子当家。

    目光,不由自主的扫过那抱着木桶,还在水里沉浮的任怨。

    耶律查奴眼睛一眯:任怨背后有任老公在,他日便真个在可敦城立足,少不得要麻烦任老公。如果任老公也赞成公主当家,这件事说不得还真有希望……等上了岸,却要探探怨哥儿的口风。只要怨哥儿也赞成,这件事倒是能有六成把握。

    想到这里,耶律查奴嘴角微微一翘,眼中闪过一抹jīng芒。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