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八二章 血战金河泊(五)1080票加更奉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八二章血战金河泊(五)1080票加更奉上!

    1080票加更奉上,期待1170票到来……

    貌似也差不多了,今晚可否五更呢?

    +++++++++++++++++++++++++++++++++++

    第082章血战金河泊(五)

    皎月当空,映在金河泊水面上,波光粼粼。全文字无广告

    远处,一队铁骑呼啸而来,带着腾腾杀气,直闯进已经成为废墟的村庄里。月光下,身着白色甲胄的女直人,手持明晃晃长刀,蒲辇孛堇高飞一马当先,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那脸上狰狞表情,以及令人心悸的可怖杀气。

    高飞不能不怒!

    被两个辽人在中途伏击,三人战死。

    追击途中,有被一连串的陷阱阻拦,虽然算不得麻烦,但也实实在在造成两人受伤。

    也就是说,连蜀国公主的面还没见到,他这一蒲辇便折损五人。

    自高飞归附女直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传扬出去,真个有些磨不开面子!

    所以,高飞此刻已经是怒火中烧。

    眼见目标出现,他二话不说,率部便追击过来。

    在前面亡命奔走的正是耶律查奴,纵马冲进村庄之后,便立刻从马上跳下来,任由那匹战马落荒而走。与此同时,任怨冲上前,拉着耶律查奴就走,迅速没入一片废墟之中,不见了踪迹。

    高飞率部冲进村庄,却不见人影。

    他不是傻子,立刻生出一种不祥预感。

    下意识勒住战马,同时高举手中大刀,示意部曲停下。

    这高飞,是渤海大族出身。如果追溯上去,他祖上便是隋朝开国九老之一的高颖。

    所以算起来,他也是书香门第。

    辽国战败之后,渤海望族纷纷归附大宋。

    可就在去年,因张觉被杀一事,令渤海望族生出惶恐之心。他们归顺大宋,本就是为寻求一方庇护。却没想到,这大宋皇帝竟是个没担当的,居然把张觉杀了。

    玉尹早在开封时,便和李逸风等人说过。

    张觉一事,看上去算不得大事,可是对河北地区所产生的影响,却真个难以估量。

    渤海高氏,旋即叛离大宋,归附女直人。

    高飞可算是高氏子弟中的年轻翘楚,为谋取军功,这才来到大同府从军。全文字无广告

    算起来,这家伙也读过兵书战策,谋略亦不算太差。女溪烈阿鲁和纳剌阿里古的算计,高飞不是不清楚。只是他更明白,女直人以军功为进阶资本,只要他能顺利拿下对手,便是实实在在的军功!即便阿鲁和阿里古想要抢夺也并非易事。

    关键就在于,他得要把这功勋,牢牢掌握在手中……

    你说高飞是立功心切也好,说他狂妄嚣张也罢,但是在关键时候,他却能保持冷静。

    “高飞孛堇,何故停住?”

    一名十夫长催马上前,疑惑问道。

    高飞道:“有古怪!”

    “古怪?”

    那十夫长刚要开口,却听得村庄中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马嘶声。

    紧跟着,马蹄声响起,一团火光从村庄深处呼啸而来,十余匹战马好像发疯了一样朝高飞等人冲来,只吓得高飞激灵灵一个寒蝉,拨转马头嘶声喊道:“中计了,快走!”

    十余匹战马被绳索连在一起,马尾涂抹了灯油,此时正熊熊燃烧。

    战马不清楚发生什么状况,反正身后一团火,让它们无法保持平静。十余匹战马疯了似地逃窜,在这村庄里呼啸而来。这村庄,早已变成废墟,道路并不算平整。女直人见势不妙,忙拨马想要撤离,可是这仓促之间,那可能一下子掉头?

    前面的人要调头,后面的人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

    三十多名金兵乱作一团,可眨眼间,那连环火马阵便到了跟前。

    一支利矢,从废墟中射出!

    而一个正忙着调头的金兵,根本就没有留意,被那支利矢射落马下。马蹄乱踏,那金兵本没有被射中要害,可是在乱马踏踩之下,又如何闪躲?一连串凄厉惨叫声响起,金兵瞬间便被踩成了一滩烂肉。与此同时,不断有冷箭从废墟中射出,金兵纷纷乱马。

    火马阵冲过来,狠狠撞在金兵的坐骑上。

    十余匹战马连在一起,产生的冲击力,显然难以估量。

    高飞眼见不妙,忙大喊一声:“休要慌张,下马步战!”

    他纵身从马上跳下来,双脚刚一落地,心中却没由来生出一丝警兆。一道身影从废墟中呼的窜出,朝着高飞便扑来。高飞虽然惊慌,但毕竟家学渊源,身体本能在原地一个打旋,只听铛的一声响,手中大刀撞击在对方手中兵器上,一股巨力传来,直震的高飞两臂发麻,虎口迸裂……两只手顿时鲜血淋淋,手中大刀,再也无法拿捏。

    高飞大叫一声,垫步侧身想要闪躲。

    哪知道来人却诡异的一个扭身,就听呼的一声闷响,一枚链锤横扫而来……

    高飞再想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蓬的一声,身体好像被一支无形大手击中,一下子便飞出去。

    是谁?

    高飞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身体在空中飞行,眼睛却紧盯着那袭击他的敌人。这一次,他看清楚了……来人身高六宋尺靠上,从外表看算不得特别魁梧。一只手紧握一口短刀,而另一只手上,则握着一柄链锤!这厮好大力气,却不知是何来历?

    蓬!

    高飞身体落在废墟之中,想要站起,却感到身上一阵剧痛。

    低头看,却见一根森森白骨,从肋下破皮而出,最可怖的,还是肚子上那一道口子,可以清楚看到,自己内脏已被砸得烂成一团。一口鲜血喷出,高飞惊恐的睁大眼睛,手指那手持链锤短刀,杀入乱军中的汉子……未等他说出话来,就见从废墟中又窜出一人,眨眼间便到了高飞身前,手起刀落,便把高飞人头砍下。

    村口,已乱成了一团。

    火马冲散了女直人的骑兵,更造成十余人惨死于战马的撞击之下。

    不过,这些女直人也着实凶狠,在片刻慌张之后,迅速下马,躲开了火马阵的冲击,与那些从废墟中冲出来的人战在一起。玉尹一手刀,一手链锤,闯入乱军之中。那沉甸甸的链锤,呼呼作响,而那口楼兰宝刀,更在他手中滴溜溜打转,挽出一朵朵刀花。

    罗一刀传给玉尹刀谱,招式并不复杂。

    如果总结下来,只有八招而已,分别以切、割、斩、削、抹、刺、铡、旋做为基础。

    所以,这套刀法,又叫做庖丁八法。

    不过别看只有这八招,却可以通过各种握刀的手法,产生出许多巧妙变化。对于那些变化,玉尹还没有琢磨透,但是八式刀法,却已经熟练掌握。他总觉得,罗一刀传给他的这套刀法,就是一套完整的杀猪刀法,并不太适合战场上大开大阖的搏杀。

    可是,如果配合手中这支链锤,却可以产生奇妙的变化。

    一手锤,一手刀,再配合之前玉尹所学的罗汉步,竟然产生巨大威力……

    玉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他的锤法倒是非常简单,还是余黎燕传授,来来回回不过砸、扫、拦、圈、抹五个招数,却与这庖丁八法相得益彰。

    一名女直人冲过来,玉尹二话不说,轮锤就砸。

    那女直人忙举盾牌相迎,就听蓬的一声巨响过后,链锤被荡开来……玉尹借助链锤被荡开了力道,身形陡然一转,脚下错步前进,闪身就到了那女直人身边,手中楼兰宝刀顺着那女直人的胸口往肋下一抹,就听那女直人惨叫一声,便倒在血泊中。

    锋利的楼兰宝刀,在女直人肋下留下了一道长约三十公分的伤口。

    即便是有甲胄护身,也无法阻止楼兰宝刀的切割……脏器顺着那伤口涌出来,流了一地。

    玉尹此刻心神沉静,一刀过后根本不理睬对方死活,便猱身扑向下一个对手……

    “休放走一人!”

    任怨手持弓箭,接连射杀三人,同时大声呼喊。

    而耶律查奴更舞枪而上,那支近八宋尺,超过两米长的大枪翻飞,圈点拦扎,身前无一合之敌。女直人占居人数优势,奈何面对的却是一群凶狠疯狂的猛兽。玉尹和耶律查奴二人一左一右,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只杀得女直人血流成河。

    眨眼间,两人便杀了一个对穿。

    十余个金兵横尸在两人身后,鲜血流淌一地……

    那些死在玉尹手中的金兵,形状凄惨,几乎没有一个能保住全尸。

    耶律查奴打了个寒蝉,偷偷朝玉尹看了一眼:这南人好生凶残,怎地比咱还嗜杀?

    “小乙,停手,停手!”

    玉尹此时,已杀红了眼。

    耳听任怨呼喊,他这才算清醒过来,站在尸体堆中举目环视,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

    怎地,这都是我杀得吗?

    眼前的景象,看上去触目惊心。

    遍地残尸,血流成河……前世在电视里,看到过不少战争片。可真要身处其中,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玉尹慢慢从尸堆中走出来,迎面就见耶律查奴上前,一把将他搀扶住。

    “小乙,真是好汉!”

    玉尹强笑一声,回头又看了一眼遍地尸体,“查奴,都死了吗?”

    “嘿嘿,放心吧,一个都没放过。

    小乙不但武艺高强,这脑袋更活泛的紧。今日这一招连环火马阵,不逊色当年田单的火牛阵。”

    “那就好,那就好!”

    玉尹丢了链锤,一**坐在地上,只觉一阵阵眩晕。

    阳曲县的那场搏杀虽然惨烈,却怎比得眼前这景象?玉尹这一次,算是真真切切明白了什么叫做战争的残酷。

    这些女直人,可真够狠!

    他咽了口唾沫,从腰间取出一个水囊,拔了塞子一阵狂饮,总算是让情绪稳定下来。

    “怨哥儿,伤亡如何?”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