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八十章 血战金河泊(三)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八十章血战金河泊(三)

    日当正午,玉尹和余黎燕站在金河泊畔,目瞪口呆看着站在船头上,昂首tǐōng的马尔忽思。

    用力咽了口唾沫,玉尹苦笑道:“这边是你说的船?”

    老子不是游山玩水,你给我弄出这么一艘小船,有什么用处!

    马尔忽思倒没有说谎,他的确是有一艘船。不过,不是那种渡船,而是用来捕鱼的小船。船体很小,一次估计也就是载五个人,再多了的话,怕就要撑不住了。

    更不要说还要那么多马匹,又如何渡河?

    玉尹扭头向余黎燕看去,不过余黎燕的脸sè虽然难看,但大体上还算保持了平静。

    “小乙,马尔忽思没有说错。

    当日遭遇兵祸时,村里的船只几乎被虏人焚烧一空。他当时和依丽克赤两人躲在这艘小船上,逃进芦苇dàng中,才算保住了xìng命。这艘船,怕也是附近唯一一艘船只。

    咱们要想过河,唯有用此船方可。”

    玉尹其实如何能不明白,只是眼见船只窄小,着实有些失望。

    “看起来,要分几次方能渡河了。”

    玉尹想了想,突然道:“既然如此,先把这马匹送去对岸吧。我估计那么多马匹,怕是没办法运过去,先把这六匹马运过去,到时候也能减少些麻烦,你看如何?”

    “你是说,过河之后,一人一骑?”

    玉尹点点头,“要是全部运过去,恐怕这马尔忽思哥儿也顶不住,得一天一夜才成。”

    余黎燕道:“这也是个办法,便依小乙所言。”

    她犹豫一下,转身从马背上取下一壶点钢箭和一张黑漆弓,递给玉尹。

    “你这是作甚?”

    “两边都要有人守着,我带依丽克赤过河看马,你在这边等候四哥他们过来,到时候咱们便在对岸汇合。”

    “也好!”

    玉尹接过弓箭,挽了一下,有些轻了。

    这一路上,他跟随任怨和余黎燕也学了一些射术。虽然比不得任怨和余黎燕那样骑射娴熟,但也能弯弓搭箭,十箭之中,至少能有四五箭中的。不过若骑在马上,恐怕也就是一两箭的命中率。好在玉尹臂力惊人,至少可以保证射程以内。

    用余黎燕的话,百步之内,十箭中能有三五箭射中目标,便算是进步。

    哪怕那三五箭中的并非要害,射不死人,也可以吓吓别人。说这番话的时候,余黎燕更多是一种调笑,偏偏玉尹对此无能为力,毕竟这射箭,不是一蹴而就能成。

    两人商量妥当之后,余黎燕便准备上船。

    没想到,玉尹前脚刚一松开绳子,他那匹老马便率先一下子冲进河中。只见那匹老马,在水中滑行,居然不需要任何外力的帮助,朝着河对岸游去。而其他几匹马,显然做不到这一点,只能眼巴巴看着那匹老马在河中滑行,却无可奈何。

    “咦,你这匹马居然会水?”

    余黎燕诧异惊呼。

    马尔忽思说:“这算得什么?只要训练的好,便可以泅水过去……我听人说,南人的马匹,大都识得水xìng。大江大河可能泅不得水,可是一般河流,倒也无碍……金河泊水流很缓,又没有什么漩涡暗流,马儿若识得水xìng,泅过去并不困难。”

    听他这么一解释,余黎燕倒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马尔忽思没说出来,但话语中还是带着一种‘你少见多怪’之意。被鄙视了!余黎燕面红耳赤瞪了马尔忽思一眼,纵身跳上船只,那小船在水上一阵剧烈摇晃,吓得余黎燕一声惊叫,又惹得那忽图黑台-依丽克赤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就这样,余黎燕随船走了!

    剩下五匹马,在马尔忽思的领引下,一同下水,随船同行。

    这马的泅水本能是天生,不过需要引导。马尔忽思对马的xìng情非常熟悉,又常年生活在金河泊,故而也不算困难。只是这样一来,在河上耽搁的时间不免延长。

    玉尹跨刀负弓,在岸边目送小船远去,长出一口浊气。

    左右一个来回需要时间,玉尹想了一想,便回身往村庄里走去。一手拿着一根木棒,拨打废墟中杂草,同时一家家查看,希望能找到一些可以派上用场的东西。

    还别说,这一通翻腾下来,还真让他找到了不少好东西。

    空木桶十只,!玉尹想了想,便把木桶拎到空地上,找来一些工具,把捅口封死,然后三只木桶穿在一起,用绳索绑结实。在河水里试了一下,发现这三只木桶,可以撑住一个人的重量。也就是说,待耶律习泥烈等人过来是,有三个人可以不用坐船,靠这木桶筏子渡河。只要能掌握方向,慢是慢了点,渡河却不成问题。

    做好木桶筏子之后,玉尹又回到村子里继续翻腾。

    差不多到酉时,也就是下午五点左右,马尔忽思撑着小船,缓缓驶到了岸边。

    算算时辰,耶律习泥烈等人也快来了……玉尹看着马尔忽思,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这家伙不懂汉语,和他说话忒费力。他想了想,从身边的干粮袋中取出两块干肉和一张饼子,递给坐在船头的马尔忽思。马尔忽思警惕的看了玉尹一眼,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不过从他鼓动的喉头看,只怕是饿了。

    “吃吧,天黑以后,还要几个来回呢,若饿着肚子,到时候可就没气力了。”

    说完,把饼子和干肉放在船头,玉尹又回到岸边,从袋子里取出剩下的干肉和饼子,一口肉一口饼,狼吞虎咽吃起来。看玉尹吃的香甜,马尔忽思咽了口唾沫。

    他对南人没有好感,不过……

    谅这南人也使不出花招来!

    自从村子里遭遇兵祸,马尔忽思带着忽图黑台在这里讨生活,大多数时候是鱼塘野菜为生。这干肉大饼已经快半年没有吃过,如今重又回味,不禁流出两行热泪来。

    他一边吃,一边流泪。

    玉尹在一旁也不说话,把干粮袋里的干粮吃完之后,把楼兰宝刀往腰间一插,拎着链锤便走向村庄。

    马尔忽思吃完了干粮,就看见玉尹从村子里抱着干柴出来。

    点上火,一堆篝火熊熊燃起,玉尹坐在篝火旁,闭目不语,却让马尔忽思心里无比好奇。

    “你……点火作甚?”

    玉尹猛然睁开眼睛,诧异看着马尔忽思道:“你会说汉话?”

    马尔忽思结结巴巴道:“谁告诉你,我不会说汉话?虽然没有忽图黑台说的好,但也能听懂。”

    “那你刚才……”

    “我只是不想说罢了。”

    玉尹忍不住笑了,他摇摇头,看了一眼马尔忽思道:“天快要黑了,这金河泊这么大,点上火,是为了给别人指路。否则黑漆漆的,未必能找到这边来。”

    马尔忽思恍然大悟。

    他犹豫一下,走过来坐下。

    不过距离玉尹还是保持一些距离,轻声问道:“你是南人,我们是辽人,为何要帮我们?”

    “这个……

    呵呵,没什么为什么。想帮时,便帮了,哪有许多道理?对了,我听你和依丽克赤的名字,似乎并非辽人xìng命,怎地觉得好像是méng古人?你们难道是méng古后裔?”

    马尔忽思摇摇头,“不是,我们是突厥后裔。”

    “突厥后裔?”

    马尔忽思似乎不想再解释,只点点头,便沉默了。

    玉尹搔搔头,有心再询问,可是看马尔忽思好像没有说话的意思,也不想去讨没趣。

    干脆又闭上眼睛,依照着强筋壮骨法的口诀,吐纳呼吸……天sè,越来越暗,直至完全黑了!

    篝火噼啪作响,火星子乱窜……坐在河畔,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对岸的火光闪动。

    想来,余黎燕那边也升起了篝火。

    忽然间,玉尹睁开了眼睛,长身而起。

    “怎么了?”

    “来了!”

    玉尹侧耳倾听片刻,而后快步离去。马尔忽思犹豫一下,便紧跟在玉尹身后。两人行不多远,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月光下,一队骑军风驰电掣般朝这边行来。

    “可是四太子吗?”

    玉尹忙高声呼喊。

    紧跟着,就听一声:“吁!”

    为首一名骑士勒住了战马,“前面可是小乙?”

    “正是小底。”

    玉尹忙走上前去,就见耶律习泥烈也翻身下马。

    两人见了面,耶律习泥烈看余黎燕不在,忙紧张问道:“小乙,燕子呢?在何处!”

    “燕子已经过河,请四太子也快些上船。”

    “找到船了?”耶律习泥烈喜道:“我们一路过来,也没有看到船只踪迹……”

    玉尹笑了笑,把这周围村庄的遭遇说了一遍,而后用手一指紧跟在他身后的马尔忽思,“四太子,这边是马尔忽思。船就在那边,只是要分批过河。我还准备了些许工具,可以多带三个人过去。只是这样一来,马匹需自行泅渡,船只无法承载。”

    “这样啊……”

    耶律习泥烈沉吟一下,便点头同意。

    只是当他看到那小船之后,也是一阵苦笑。

    “小乙,我先带人渡河,怨哥儿还没有过来,你便留在这边,等怨哥儿来了一起走。”

    玉尹眉头一蹙,扫了一眼耶律习泥烈身后几人。

    “也好,那我便在这里,等怨哥儿过来。”

    耶律习泥烈lù出笑容,用力拍了拍玉尹的肩膀,“小乙果然是好汉,这次若得逃出生天,小乙当记首功。等到了可敦城之后,咱一定不会亏待你,到时候定有重赏……感谢淡看历史星空的物语不乖的潛水艇这破电脑乌鸦多多笨羊.冰点一生111书友……等书友的慷慨打赏!!!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